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通石桥过草地上天山(三)

    李洋,粗犷的壮汉,使重达千钧的两柄重锤,走在众人之前,在踏出步伐之前,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似乎这就是他的本性,因为嗜武如命,希望在修行路上高歌猛进,故而对身周的琐屑事情毫不关注,对于善恶的看法也和别人不太一样,把人分为三六九等,所以每个人因为身份的不一样而受到不同的待遇,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不妥。【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李洋在空中漫步而走,心中堂堂正正,没有觉得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大约走过五十丈左右,就在圣龙立轩等人也惊奇李洋怎么会这么一帆风顺的时刻,他毫无征兆的停下脚步。

    “啊!”李洋仰天怒吼,涨红了脸,眼睛里有着泪花闪烁,浑身颤抖,双手有意识的紧紧握住重锤,似乎知道一旦掉落下去,这伴随自己很久的兵器就会离自己而去。

    兵器真的那么重要吗?对于修行者来说,可能会有所疑惑,认为重要由心。

    只是在李洋看来,即便他不是修行者,这两柄重锤也至关重要,因为这是他父亲临死前留给他的。

    残阳如血,漫天的红云堆积在西方,沉重的挂在天际,横沉于黛色连绵山脉之上,由远及近,是荒芜的沙漠,再靠近一点是一处战场。

    李洋在不远处看着在自己身前的父亲,他以剑拄地,面对百丈之外的诸多黑衣人。

    “我李成,一次为雄,终身为雄,即便就此死去,那也是无憾,可是你等休想将我孩儿掳走,他有自己的路,你们干预不了,也没有资格干预!”身穿残破战甲的李成,浑身鲜血淋漓,脸上有三道纵横划过的深深血口,血液好像流尽,黑褐的伤疤慢慢凝结,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只是李成毫不在意,几乎感受不到痛楚,因为胸口处破开的那个大洞带来的疼痛早已让他心神麻木。冷笑的看着被自己挡住去路的诸多黑衣人,猖狂大笑!

    李成举起手中的重锤,蛮不讲理,又勇猛无匹!

    没有转身看一眼身后的儿子李洋,更不想让他看到,他要将自己的背影留给李洋,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何等样的伟大!

    对啊!就是伟大!什么才是伟大?威力霸绝天下才是伟大吗?李成这位身为拥有帝境实力的伍长,可以慨慨然的说自己做不到,但是对他自己来说,他早已做到!当初人人所说的废物,今日不也是登临帝境了吗?而且没有在帝境止步不前,一路高飞,直到帝境上阶再无法寸近!

    心之所至,境之所达!

    我早已超越自己的极限,那我早就霸绝天下!

    李洋看着在快速奔跑中的父亲,他身上残破的铠甲被风掀起。

    透过李成胸膛处那硕大的黑洞,李洋见到诸多黑衣人害怕的退后一步,露在外面的眼睛游移不定,在闪烁,在恐惧,他们在父亲面前畏惧,想要逃离了!

    只是背后的势力不容许他们退后一步,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前去,希望自己别被这头疯狗咬住,希望自己能够安然无恙。

    李洋闭上眼睛,不敢看那一幕,只是李成愤怒的吼叫声让他忍不住再度睁开双眼,终于,李洋看到李成被黑衣人数十把宝剑穿过头颅四肢心口,没有鲜血流出,因为鲜血早已流尽。

    面露绝望的李洋只见到李成被黑衣人齐齐碎尸万段,而没见到李成在闭眼的那一刻,遥望天空,嘴角露出让黑衣人们心颤的微笑弧度。

    两柄重锤从空中重重落下,砸在李成的血肉之上,最后,那顶几乎完好的头盔套在其中的一重锤之上,哐当作响,让李洋脸色陡然抽搐,十分痛苦。

    “过去,将那孩子带过来!”黑衣人中的首领模样的高大人物沉声道。

    其身侧的略微矮些,身躯有点浑圆的下属奉命过去,只是他看不到李洋眼中的愤怒,十分空洞,好像绝望的深渊。

    黑衣人在离李洋数十丈的时候,身躯陡然炸裂,化为细碎的血肉从空中如同冰雹一样的落下。

    诸多黑衣人心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戒备的看着被细碎血肉落下形成的帷幕遮挡住的李洋。

    “你们走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了!”一位黑衣老者出现在血雨落下的地方,就站立在血肉之上,软软的感觉没有让他有丝毫的不适。

    “恕难从命!”黑衣人首领犹豫一下,豁出去一样的沉声道,然后抬起手中的剑率先朝老者进击而去!剩下的黑衣人尾随其后,因为他们知道落荒而逃的下场只有满门抄斩,唯有在任务中战死,才有可能让组织对自己的一家老小好心对待。

    黑衣老者伸出干瘪的手臂,五指干枯树枝一样张开,脸上浮出淡淡的笑意,缓缓摇头,不知道对这些黑衣人的所作所为是赞同还是反对。只是都不再重要,因为他已经动了杀心。

    诸多黑衣人于眨眼间停止身形不动,眼睛里的光彩瞬间湮灭,体内生机全无,从空中瘫软的落下。

    黑衣老者转过身来,走到李洋身前,伸出手抚摸着李洋的小脑袋,看着那绝望的眼神,没有安慰,平平淡淡的,如果李洋成熟一些会觉得老者眼眸中有着欣慰的光彩。

    十多年后,李洋终于忍耐不住内心的煎熬,走进师父独居的山洞,望着盘坐在石床上,脸色平静的黑衣老者,身侧的香炉上空云烟袅袅,和头顶的夜明珠相得益彰。

    黑衣老者睁开眼,望着爱徒,笑道:“有事?”

    李洋犹豫一下道:“当初我父亲死亡之前,师父您是否已经来到?”

    黑衣老者神情一凝,盯着李洋有些恍惚的脸面和愈加坚毅的眸中光彩,嘴中在李洋提到嗓子眼的紧张心情中点点头,依旧是微笑着说道:“是的,我早已来到!”

    “那你为何不救我的父亲?”李洋见心中的猜测成真,脑海中浮现那道突然化为细碎血肉光雨落下的父亲背影,那道已是重伤之躯,但依旧视死如归的背影,心中疼痛异常,望着长久以来挚爱的师父,控制不住心情的喊道。

    黑衣老者笑容敛去,深邃的眼眸望着李洋,让李洋心中悚然一惊,怔怔的望着长久以来视若亲人的师父,黑衣老者见李洋有次举动,心中涟漪泛起,但是毫无愧疚,轻声道:“我救得是你,你的父亲生死,与我何干呢?”

    李洋脸上不满悲伤,微微摇头,难以置信的望向自己一直以来都认为深明大义的师父,声音变调,有些高昂的道:“他是我的父亲,怎么就不该救?我可是你唯一的徒弟啊!”

    黑衣老者长呼一口气,眉头轻皱,冷声道:“你是不是我唯一的徒弟,只有我自己能够决定,你,还没有资格说这个!”

    李洋讷讷不语,震惊的望着黑衣老者,难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可有可无的,似乎明白李洋心中冲天而起的巨大波涌,黑衣老者闭上眼睛,道:“人之一生,当有贵贱差异,贵者有特权,贱者无有选择。你的父亲,看似人上人,实则人下人,因为在他之上,好几重天外,有人对他虎视眈眈,初时只是玩意,后来激怒,当为生不如死。我袖手旁观,见死不救,也是为他好,因为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我也不想轻易得罪,所以只能救你一人!而他死去之前,我告诉他,莫回头,要留一道永恒的背影给他的儿子,伴随你成长。我很开心,他做到了,非常完美,就是我,都忍不住时常在脑海中回想起那道背影,是多么的浩瀚高远啊!”

    “就这么简单吗?依靠人之贵贱有分,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决定我父亲的生死,还没有选择的余地?”李洋失魂落魄的喃喃道,没有选择责怪师父,其实师父已经做得够好了啊!虽然他喜怒无常,好的时候自己就是他的儿子,坏的时候,对自己虽然辱骂却不曾动武拷打,既然如此,自己还有什么其他的过分要求呢?

    黑衣老者看着李洋缓缓闭上眼睛,身上的气息时强时弱,陡然站起身来,从石床走下,将手放在李洋的额头,淡淡的黑色光芒涌入李洋体内,如此这样,盏茶过后,李洋睁开眼睛,眼睛深处的悲伤渐渐化为迷茫,疑惑道:“师父,我怎么在这?”

    “没什么,我刚才心中有所触动,想看看你修行到什么地步了,随意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将你移来,情况还不错,保持进度,要奠定坚实的基础,其他的,由心而动。好了,你回去吧,我想休息会。”黑衣老者淡淡道。

    李洋脸色平静的点点头,心中了然,道:“谢谢师父,徒儿这就离开。”

    说完,李洋转过身来,迈着有些像是迷失掉方向的步伐朝着洞外走去,当接触到洞外炽白的阳光时,李洋陡然停步,皱紧眉头,伸出手静静的按住心口,有种哽咽的感觉在嗓子眼处酝酿,只是不知何缘故,所以那股悲伤升起盘旋,久久凝结,不曾泯灭,大约数年,那种患得患失,好像忘记什么重要东西的感觉才慢慢散去。

    此时此刻,索邦神府内,李洋脑海中浮现被师父抹去隐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心中的惊讶和悲伤让他一瞬间丧失理智,疯狂的怒吼,满眼都是那道背影,那道坦坦然然赴向死亡的背影,属于父亲的最后一眼,让李洋心中的疼痛放大到最大地步。

    “师父,告诉我,人真有贵贱之分吗?”李洋仰天咆哮,身上的气势疯涨。

    “我父亲是下贱之人,所以他的生死可以被他人随意取夺?”

    “既然他是下贱之人,那我呢?我这血管之中跌宕着他低贱血脉的后人,就不是下贱之体吗?”

    “贵者,何为贵?生来便是贵人,这是谁说出的乌烟瘴气的鸟语?”

    “错了啊!一直以来,你都误导了我,人之一生生来平等,怎会有贵贱之分?贵者可以下沉为贱,贱者凭借自身努力上升为贵,这是天上地下最明白不过的道理了!只因你们现在是贵者,觉得已然贵到无法再升的地步了吗?可是,你错了,我是你的徒弟没错,但我不会继承你的精神,我相信,世间循环才是根本,贵贱本为一体,是为左右相合,终有一日,贵就是贱,贱就是贵,没有原因,因为这就是道理,就是规则!”李洋突然心情平复,抬起头来,看着不远处的石桥,淡淡一笑,此时此刻,应当勇猛直进,唯有修为提升,自己的话才会被认真听取,自己才有资格血洗罪魁祸首,使得自己信奉的正义!

    李洋在空中奔跑,极为快速,眨眼间已经到达石桥之上,没有停止步伐,继续奔跑,超越胡冰刘宇二人的百多丈,竟然达到数公里外,那时候才有一道散发着七彩之光的大风把他卷走!

    “这是?”刘子琪有些吃惊的看着李洋消失,目瞪口呆,没想到看起来有些木讷的李洋竟然是至今走的最远的人,这又代表着什么呢?这让还未踏出步伐的他们心中疑惑大起,有所犹豫。

    圣龙立轩皱紧眉头,刚才他感受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只是说不上是什么!

    “好了,剩下的人继续吧,再犹豫也不是什么好事。”圣龙立轩开口道,望着百丈之外的青色石桥,还有空荡荡的百丈距离,忽然觉得充满和神奇和奥秘,仿佛这里面装载着无穷无尽的秘密在,只要有人进去,就会有秘密被逼迫着露出原形,这还不算,当事人的心中会思绪纷飞,极端的混乱,让他们在痛苦和各种观念的挣扎中,准确无误的找到自己的本心。其中包含自己最想记得东西,最想要明白的事情,最想搞懂的奥秘,最愿意付出代价只为得到的那种关乎本心的结论。

    苏怡踏进空中区域,只走了三两步便泪流满面,大哭又大笑,嘴中喃喃自语,时常透露出让圣龙立轩等人惊讶的话语。

    “你在我最年幼最无知的时刻夺走我的贞操,却还想我永远那么无知,怎么可能?”

    “师父,你是我的师父,你不要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你都看上我的**呢?我不漂亮,更没有气质,你们为何趋之若鹜,从小到大,我就只能在失去和绝望间挣扎吗?”

    “每当我对生活怀有一丝希望,绝望便接踵而来!”

    “你们来吧,都来吧,我愿意付出我的**,只是你们的死亡,是我最想要的,你们不会后悔的!因为你们已经付出了代价,死亡,便是代价!”

    “母亲,你是我的母亲?不,你不是我的母亲!你拥有这么高绝的力量,又怎会遗失掉我呢?又怎么会这么多年才找到我?所以你不是我的母亲,我无父无母,我是孤儿,你有何居心?直言又何妨?我实力卑微,是无法反抗你的!”

    “既然你是我的母亲,你为何要抛弃我?你可知这多年来是如何度过的?生不如死不能形容万一,我是在仇恨中长大,我是怨毒的种子,没有了复仇的动力,我的生命便没有了意义,所以,我的事你不要管,我的仇人也不是你的仇人,他们只属于我,终有一天,我会让他们在我脚下惨嚎,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请你不要再插手,否则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喊你母亲了!如果真想帮我,就让你的女儿走在复仇的路上,让她的**得到满足,使那些人知道,再弱小的人也有反败为胜的一天!”

    “谢谢,谢谢你,你所给的一切,我会好好珍惜,我会在修行路上走的足够高远的!”

    “母亲,你怎么不见了?这就是你想替我复仇的原因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否无恙?放心,女儿会找到你的!如果你身处危险,我会救你出来,如果你安然无恙,那我以后好好陪伴你!”

    苏怡几乎落在沙漠上,然后慢慢升起,呈弧线形朝着青色石桥过去,然后踏在上面,刚刚站稳,便有大风呼啸而来,奇怪的是,苏怡依旧行走,身形不动,就好像身处龙卷风的中心,而龙卷风紧贴着石桥快速移动,最后一道闪光,自此不见。

    “原来长乐夫人真的不见了?看样子传言是真啊!”魏云从苏怡的口中知道了大概,轻声说道,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还是先过去要紧!”王敏对着魏云说道。

    “下面谁想过去的?”圣龙立轩开口道。

    众人望望,魏云迈出步伐,磊磊落落,丝毫无羁。

    魏云可能是迄今为之最为轻松地,从储物宝贝中拿出一七弦古琴,一面弹琴高歌,一面昂首阔步,朝着石桥走去。

    地上的黄沙飘起,在魏云身周化为诸多动物异象,还有大山大河奔涌不息的场景,蔚为壮观!

    “君子之道,坦坦荡荡,无所畏惧,无所不能,心如明镜,天地井然!”魏云一只脚立在青色石桥上,另一只脚也行云流水的踏上,然后转过身来,哈哈大笑,圣龙立轩等人也是面露笑容,啧啧称赞!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醉枕江山 重生之温婉 重生小地主 光明纪元 神座 官术 官场之风流人生 火爆天王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我的女友是尸体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民间山野怪谈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