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通石桥过草地上天山五十

    心和冷冷的注视着瘫软在地的白心,以及一跪不起,不敢抬头,浑身颤抖的红凌与苍泽。【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得意忘形,忘却本来自我的人,世间绝对不少;但是惩恶扬善,匡扶正义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心和目光落在如同平凡人一样浑身乏力的白心,对于脚下跪着的红凌与苍泽,瞧都不瞧一眼。

    圣龙千之十分惊讶,看着微微侧过身去的心和的背影,突然笑了起来。

    也是,本是战场上荣耀归来的强者,又怎么可能真的是非不分,屈服于他人逼迫?

    没有人劝阻,肖云脸上很平静,没有看心和三人,而是看着转过身来走到自己身畔的心和,嘴巴蠕动一下,没有说话。

    心和来到大殿里面的黄金宝座上坐了下来,看着艰难爬起来的白心,说道:“你可知错?”

    白心心下十分彷徨,用膝盖行走,嘴角还有血液缓缓流出,衣衫不整,再没有之前的儒雅从容风范,浑身颤动的膝行到红凌苍泽身畔,不住的磕头求饶:“奴才知错,奴才知错了!”

    “错在何处?”心和冷哼一声喝道。

    白心磕下的头缓缓抬起,眼神恐惧的望着端坐在黄金宝座上的黑衣心和,那雪白的头发垂直落下,心和与他四目相对,让他心中大骇,回想起过往,再度重重磕下三个头,沉声道:“奴才不该薄情寡义忘本,更不应该自以为拥有强大力量而威逼肖云将军,真是不仁不义之徒,万民万世唾骂之辈!”

    心和看向圣龙千之,平静道:“千之少侠,你觉得这不仁不义,忘恩负义之徒,是否还有活下去的价值?”

    圣龙千之看向身上散发出铁血气息,如同换了一个人似得心和,微微顿首道:“作恶之徒若是不知悔改,便是挫其骨灰也不能弘扬正气,然而恶并非绝对,是生灵便会犯错,若是能够改错,倒也不失为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

    心和朝圣龙千之点点头,说道:“话虽如此,可有错就得罚,更何况是忘恩负义之辈,沉寂百万年,早已有人忘却我心和是做什么,干什么,喜欢什么的人了。”心和看向圣龙千之侧前方的白心三人道:“你们觉得这错,怎样才能够更改?”

    红凌与苍泽微微抬头,但还是不敢望向心和,两人对视一眼,同一时间重重磕在地上,沉声道:“还请心和大人惩罚!”

    心和突然笑了起来,继而哈哈大笑,猖狂大笑,声音停止,心和冷冷的盯着红凌与苍泽,喝道:“你们本非人族,是我从秘境大山之中将你俩救出,可是你俩所做之事,真是人神共愤!忘恩负义于你们而言,本是小事,但是你们可曾想过,你们是因为什么而为我所救?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达到今时今日之境界?我不管你们,你们就敢胡作非为?真是胆大妄为,不知死活!”

    心和话音未落便朝着红凌与苍泽拂袖,道道飘渺气息显现,端坐着的心和前方出现两柄血红色三尺小剑,瞬间到达惊愕抬起头来的苍泽与红凌身前,毫不犹豫,携带着杀伐之力穿胸而过,两人被这两柄血红色件带着倒飞出去,大口吐着鲜血,撞在高高殿墙之上,然后滑落在地上。和白心一样。两人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瘫软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儿才重新跪起来,朝着心和膝行而去。

    肖云看着丧家之犬一样的三人,沉吟一下,转身对着心和道:“师尊,既然他们已然悔改认错,便放过他们这一回。再说这件事,徒儿也有犯错的地方,望师尊宽宏大量处理。毕竟人皆有求生意志,在死亡危险面前,他们也只能自保。”

    心和冰冷的脸面缓和一些,轻轻点头,叹息一声道:“肖云,这件事错不在你,若真是有错,我也有错,只是我不知道何错之有!生死之事我早已放开,当年灭世大战,我等身为护界大军一方,视死如归,奋勇血战,才保得欲界仙都存在至今。而白心等人,本无可能迈入今时今日之境界,是前人努力,我等再花费百万年时间,才让他们达到此时修为。可他们自以为修为高绝,胆大妄为,误以为我等怕他,却不知这只是小丑行径!”

    心和冷哼一声,看向并排跪在一起,面如死灰,低下头颅,浑身颤抖的白心三人道:“伪圣境巅峰,最低级的圣者战力,真的很厉害吗?却不知井底之蛙望天,徒惹人嗤笑!你们可知圣人之能绝非战力之霸道无匹,你们可知圣人之心绝非一招一式能够演化出来?你们可知,便是你们几十位伪圣境强者围攻我徒肖云一人,他也能够于盏茶之间让你们尽皆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你们真以为自己比之一步一个脚印达到伪圣境的强者高出许多?你们真以为自己能够和上次灭世大战之中的杀手之王李尘途比拟?不说是李尘途,便是与你们同等境界,那铁令山脉之中的任何一位山主,也能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圣者,不到灭世大战开启,又有几人能够看到圣人荣威!”

    心和豁然起身,指着已经匍匐在地上的白心三人,喝道:“你等三人听命,你们之错虽大,但是并未实际履行,故而你们当将功补过,虔心付出,为魔石力量之开拓而奉献。”

    死亡的威胁能够让人忘却自身实力的卑微,白心猛地抬头,眼睛赤红道:“还请心和大人收回成命!”

    心和拂袖一下,再度坐下,看着白心落魄的脸庞,问道:“为什么?说个理由!”

    白心慢慢平静下来,沉声道:“我知道我们所做必然是不对,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当初我为心和大人带到这里。吃穿不愁,修行也有人帮助,但是天赋不够而实力卑微,后来听闻魔石力量能够塑造强者,我义无反顾参加,一是为修行,二是为报答大人带我脱离苦海之恩。然而生灵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生存,在这之前,我无怨无悔,虽然魔石力量能够让我达到很高境界,可是每一次经受的痛苦加倍,让我多次的想要退出。上一次,肖云将军强行将我等拘禁去,经受之疼痛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痛入灵魂,生不如死。红凌苍泽等人与我一样,在那次之后再也不敢靠魔石力量分毫,因为我们知道再承受一次那种痛苦,我们便会魂飞破灭。面对死亡,我等无法做到大人之不畏生死,这是懦弱,我无话可说。我们也很钦佩前辈当年统帅大军与灭世力量力战而不退分毫,我们崇仰,但是我们无法身临其境,直见本心,以大无畏大无私之心智面对魔石力量的研究。虽然说我们如今已有伪圣境巅峰的修为战力,仰仗魔石力量,能够达到圣境最低端的力量,但后遗症也有,我们无法离开魔法秘境分毫,要不然理智全无,疯狂作乱杀戮,那是死路一条。诸多事情纠缠在一块,让我们时时刻刻担心死亡的来临,所以威逼大人与将军。至于惩罚,我们无怨无悔,可是大人之惩罚,实在是将我们望死路上逼,即使我答应,其他人也是不愿答应。我想大人也不愿辛辛苦苦造就我们,然后将我们一下子毁去,望大人再三思量一回。”

    白心说的有道理吗?至少心和与肖云沉默了下来,圣龙千之也不知道怎么说。

    心和眯着眼睛看着大殿之外,只见有四十多位,身穿不同衣服的强者跪在青石板地上,沉声道:“还请大人留一条生路!”

    厚重而不失嘹亮的声音在大殿之外响起,顺着大殿殿门进入殿内。

    白心等人身躯一颤,心中狂喜,但仍不敢抬头。

    心和缓缓起身,眉毛一挑,嘴角浮现一丝冷笑,然后张狂大笑,猛地喝道:“好一个留条生路,好一个留条生路啊!可是你们只知索取而不懂回报,你们真的以为你们为魔石研究付出多少?本是试验品,却以为魔石研究离不开你们。起初我还想将你们从苦海之中脱离出来,使得你们能够成为真正的伪圣境强者。但是!”

    心和冷峻的目光从殿外跪着的强者身上移回殿内,落在白心的身上,冷冷道:“但是刚才我走入殿中,见白心平静的与我四目相对,真是儒雅啊,真是风度啊!我若不给你们一番惩戒,当真以为我怕了你们,当真以为你们可以无法无天了。我拂袖而去,你们心目中实力最强的白心不也是毫无还手之力吗?这时候的你们,以为自己真的有资格吗?在灭世大战开启的时候,我最不会听的就是像你所说的那番话,贪生怕死,我已付出,故而我就要留你们一条命?真是可笑!不临大战,你们便不知道战争之残酷!我做的无视苍生意志的事情还少吗?你们犯了重错,本是挫骨扬灰之局,我留你们继续活下去,你们不知回报,而想就此逍遥离开,真当我心和是满口仁义,慈悲心肠之辈了吗!?”

    白心等人不知道如何反驳,但是又不甘心从此为奴,不知道哪一天因为魔石研究的失败而死亡。

    等到了力量,却以为是理所当然?你吃过的苦,别人也吃过,但是你们没有想过自己这是逆天而行?逆天而行,付出的本来就应该更多一些。而在心和看来,合理的付出就是随时随地的死亡。

    一直以来的心和都是温文尔雅,几乎从不与人争辩,加上他对妻子宫门海雪的态度,让人更是觉得他平易近人。

    但是,很多人都忘记心和本是沙场战将,对生命的理解,又怎是这些才活了数十万年的强者能够比拟的呢?

    肖云没有忘记,可是他怕心和忘记。

    心和没有忘记,所以肖云有些心安,但是目光怜悯的看着跪在殿内殿外的诸人。他们有错吗?肖云也不清楚,可是他觉得师尊做的没错。因为再不做,就迟了啊!

    圣龙千之看着越来越压抑的现场,也不知道怎么说。

    这是一场死局。

    心和没错,因为他心存天地公正,大义凛然;

    白心等人也没错,面对死亡,又有几人能够大无畏呢?

    要怪只能怪他们都生错了时代。

    在这样风雨飘摇的时代,所有的规则道理其实已经在慢慢破碎,所有的行为都直指一个目标——世界长存!!!

    心和在沉默,脸色平静,没有看任何人,只是望着脚下,平滑光洁的地面,像镜子一样,照着人的内心,可是为什么他看不到让他欣喜的地方呢?抬起头来,看着肖云道:“我做的对吗?我们做错了吗?魔石的力量根本就不应该夺取,是不是?灭世大战快开启了,时间不多了,我们很急,但是我们忘记了脚下的这些家伙的生命是多么的珍贵?他们不想死,他们以为我们要让他们死,他们以为我们要他们必死无疑?我不知道我做这一切是为了谁?他们吗?还是世界长存?再或者是为了海雪?我不知道,所以我不明白!”

    肖云缓缓闭上眼睛,长呼一口气,说道:“没有谁对谁错,是他们太年轻了!”

    心和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仿佛老了许多,离开黄金宝座,走到白心面前道:“惩罚不变,不过你们会死?那倒不一定,我已经有法子救你们了,等到你们实力巩固的时候,最好是继续为魔石付出吧,毕竟机会不多了!”

    白心身躯一震,没有反对,那就是答应了吗?

    心和不清楚,他也不想知道,现在的他,只想要结果。见圣龙千之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特别,不由得笑着问道:“怎么?是不是觉得很混乱?选择总是很难得,你以后也会遇到的!”

    圣龙千之盯着心和平静到含有忧伤的眼眸,忍不住问道:“是不是经历过战争,经历过国破家亡之后,便会与你一样了呢?”

    心和眼神玩味的问道:“什么样子?”

    圣龙千之瞥了眼白心等人,说道:“忘却自己的生死,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放在更广大的事业上,无视其他人的意志,只为世界长存,不管流尽多少怨恨者的鲜血,你也不皱眉头分毫。大无私,但也是最冷血,而这冷血之下又热血滚滚。我想,为了能够利用魔石塑造出更多更强大的修行者,即使白心等人死去,你也不会后悔吧?至于歉意,可能会有,但不是现在?!”

    听到圣龙千之的话,白心等人身体颤抖,因为心和确实能够做的比他说的还要冷酷一些。

    心和面容很平静,对圣龙千之所说的话好像没有太大的反应,说道:“你觉得你和我会不会很相似?”

    圣龙千之犹豫了,因为他想到圣龙一族何去何从的事情?

    作为圣临者,他知道的事情很多,还有许许多多是心和不清楚的,之前在万龙壁中所知道的,就已经让他沉思了许久,好不容易从中走了出来,本以为忘却很多,对自己已经影响不大,可是心和的反问让他一下子想起了更多的事情。

    高高在上,俯视星辰世界;岁月长流,窥探混沌土地不朽;家族尊严,明辨战斗是非;无关生死,一切都是感情。

    到时候我会有怎样的选择?圣龙千之自问。

    与拓跋一族刀剑相向,不惧流血,只为圣龙尊严而战,是否是儿戏?还是合情合理的如同一场笑话?

    “这就是超脱生死的意志吗?”圣龙千之突然看着心和问道:“从战场回来,便可以和你一样,只为目标存活?他人目光可以无视吗?”

    肖云眼皮一跳,走了过来,摇头道:“千之老弟,你说错了,从沙场上幸存下来的人从来没有超脱生死的意志,相反,他们更加害怕死亡。只是在战场之上,见了那么多的生灵死亡,面对最直观的生死,忽然知道自己应该守护什么,更知道该怎么去做。师父如此,我也如是!相信你族前辈和我们也相差不多!不畏生死才是最怕生死的啊!因为不畏生死才能够激发自己所有的力量,这才是保全自己的最完美的法门。”

    圣龙千之微眯着眼睛,看着殿外,高墙之外是湛蓝的天空,朵朵白云漂浮,让他的思绪飞到广远的世界之上,仿佛与天道相融,眼眸深邃,与时空相连,看开的看不开的,在这一瞬间,仿佛都成了笑话。

    “有追求,才是根本!我和师父对于自己所做的,无怨无悔!”肖云喃喃道。

    心和毫不犹豫的走了,没有再看任何人一眼,他还有事,他要到秘境之外等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做宫门海雪。

    肖云看着依旧跪下的众人,让他们起身,出言安慰,众人对他将信将疑,再看向圣龙千之,也含有疑惑,只是现在,他们也没有反抗的力量。本以为伪圣境的力量已站在世界巅峰,现在看来,远非如此啊!

    圣龙千之也很疑惑,所以跟随肖云一起,因为他也想知道圣者之力,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神座 最强弃少 官场之风流人生 召唤万岁 九星天辰诀 重生之温婉 圣堂 光明纪元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我的女友是尸体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民间山野怪谈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