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七章 新生还是沉沦?(五)

    蓝剑不懂,也不清楚师父所说的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是什么意思,死神会死吗?这是一个问题,很大的问题,对于凡人来说是无解的问题,而对于他来说,也不仅仅是一个个难解的问题,还是一个无法接受的问题。【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唯一亲近的人就要离我而去,而且是提前预知,让自己慢慢的等待失去的感觉。

    这种感觉,当真是让人难以爽快,只有心中的悲伤才可以显示这一点,但是谁又懂得呢?

    即便懂得,又有多大的意义?

    大势潮流之下,不管你是九天之上的神明,还是蹒跚走在广阔大地上的世人,都只是一枚枚不看重用,终究会下了棋盘的棋子而已。

    蓝剑眼神平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先天之主看到蓝剑渐渐安静下来之后,接着说道:“对于死神来说,生命太过痛苦。漫长悠久的生命代表能够与你并驾齐驱的存在只有时间,而且在经历过多次的生死别离,痛苦流转之后,你将害怕重新融入世间生活。”

    “我死亡的时候,也是你将要痛苦的伊始。你将看着你所爱的人一个个老去、死亡,然后再一个个的把他们送走,那时你会明白能死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先天之主的声音很平静,也不再冰冷,但是听来更像是一段预言,蓝剑不由得在心中升起一丝寒意。

    “为什么是我?”蓝剑声音有些打颤道,师傅的话让他感觉前方有着莫大的艰难在等着自己。

    “我也不知道,你认为这是命运也未尝不可。”先天之主有些怜惜的说道。

    蓝剑沉默,但是腿和心一起在颤抖,所以听到先天之主的话时都感觉到师父的声音也在颤抖。

    “当你为了自己的命运开始认识命运的时候,你的命运就是你所钟爱的命运,即使命运是残酷的。”先天之主淡淡的说完这句似是引导、似是鼓励的话后便回到自己的小院中去了,没有回虚无之谷。

    蓝剑怔怔的站在严生家的院子里,院子很空旷,漫天星光月色下更是显得萧索孤单。

    “为什么让我知道的这么早!”蓝剑心中竟然是这样的想法,他也想象书上所说的那样“乐以忘忧”,不知困难将至那样无忧无虑。

    然而现在先天之主的话让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提前成熟。或许在虚无之谷那么久的孤单之后,那么长的汲取知识之后,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很小的契机便能成熟,而先天之主却是已经给他的宝贝徒儿创造了这个看似残酷但又十分无奈的契机。

    蓝剑想了许久,忽然发现自己的位置发生了变化,仔细端详一下,原来是中黄宫的藏书阁里。

    看着漫山遍野的群书,还有虚无缥缈缭绕的白色浮云雾气,蓝剑的心有一点平静下来,走到最近的一个书架,随手抽出一本书读了起来。

    “自知者不怨人。”

    “生有益于人,死不害于人。”

    “居贫穷而志不倦,当自立、自重、自强,不可自暴、自弃、自屈。”

    虽说蓝剑读的书和他自己关系不大,但是蓝剑依旧继续读了下去,因为他的脑袋里思绪成飞,无事可做,只有读书,而且先天之主让他到这里来必有一定的道理。

    “可以有许多方法去飞跃,但最重要的是去飞跃。”

    “人是否能够义无返顾的生活?”

    “放弃幸福,或相反,以痛苦为生。”

    “时间使得时间生存。”

    但是看书让他更加苦恼,在不知不觉间,蓝剑的气息开始变得冷漠起来。

    或许当人被未来这个问题缠绕住而不能解脱时,总是会拿沉默来对抗自己看来是敌对自己的冷嘲与热讽,蓝剑也丝毫不能例外。

    不知过了多久,蓝剑有一些疲倦,而且他的想法里只有自己将是死神,自己不应该有感情。

    先天之主其实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蓝剑,看到他的这般摸样,暗暗叹息一声,或许这也是他所想的最为理智的做法了。那些说在有限生命里多交些知己好友的人的话对他来说都是胡说八道,不知生命也会疲倦的人是不会知道永生其实也是一种折磨。

    先天之主微微摇头,蓝剑回到房间之中,暗淡的烛光下映照的他十分憔悴与落寞。

    “好好休息吧。”说完之后先天之主便回去了,留下蓝剑一个人慢慢思索。

    蓝剑走到床边坐下,看着仍自像是在沉睡的天玄望去,然后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漆黑乌鸦天玄此时眼睛里似乎有红光闪烁,但那也可能只是错觉而已。

    ………………………………………………………

    梦想依旧,忐忑依旧。我在害怕,害怕未来会怎么变?我的不明志让我从此在怀疑中度过。

    早上醒来,蓝剑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和往常一样,但是那股快要沁入骨子里的冷漠已经渐渐显露在他的眼睛里。

    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下天玄,淡然一笑。

    推开房门,享受着大好阳光照射在脸上的柔和感觉,蓝剑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只要他不再去触及那个更深层次的秘密。

    蓝剑走到旁边的一个房间,那是先天之主的住处,他也准备在这里过一下凡人的平常生活,或许这便是强者所认为的人生的意义吧。平凡是美,平凡是福。

    蓝剑想推开房门,但是还没有伸出手来门就已经被打开了,是先天之主亲自动手打开的。

    先天之主走出门来,脸上泛着温和地笑容,似是很享受这样的生活说道:“走吧,旁边严生家今天将要来一个神医!”说完充满神秘的笑了一下。

    蓝剑似乎很不习惯师父此时的模样,感觉师父此时太过轻松开心了。但他也像是被感染似的,也是轻松莫名的说道:“师父,你是说我们吗?”

    “嗯”,先天之主边走出房门边说道。

    “难道昨晚还没有让她痊愈吗?”蓝剑有些好奇道,他以为昨晚师傅是手到擒来,妙手回春的。

    先天之主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我们现在只是一个平凡人而已,哪里有那么厉害的手段啊!?”说完又扬扬头,嘴角扯出一抹笑意。

    蓝剑也被师父的姿势逗乐了,语音轻松,有些郑重的说道:“嗯!我们只是平凡人。”

    不一会儿,两人把出诊的东西拿出来,来到严生家中。不可怀疑的,他们受到了特别的待遇,大约两月有余严生媳妇的病就好了。

    这样一来,先天之主师徒二人的生活便开始丰富多彩起来,镇上的人都将自己的疑难杂症告诉这两个一老一少游方道士,都得到了惊为天人的救治。

    从而,许多慕名的人也过来求医,似乎在繁忙之中他们都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时间匆匆,两月而逝,蓝剑在专心沉心修行之后也获得了惊人般的飞跃。

    夏夜里,一道闪电,一个炸雷,天河决了口,倾盆大雨猛泻下来,风吼,雨啸,天地间一片喧闹。

    此时蓝剑正坐在床上打坐修炼,元海中也如窗外那样有山崩地裂之势。只见那个红色骷髅头状火焰猛地爆炸开来放射出无数个小火星,就像升入高空中的烟花一样瞬间爆炸开来。然后那些小火星又慢慢聚集起来,最后组成一朵硕大的几乎将整个元海覆盖的彩云出来。

    这一夜的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见证了蓝剑跨入上阳境巅峰,等到他能够吸收弥漫在空气中的寒水时就代表他跨入了灵玄境。

    蓝剑慢慢醒转过来,看着狭小的屋子,静静出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更不会猜到他以后会做些什么。

    窗外,狂风骤雨,黑蒙蒙,阴惨惨,风搅雨,雨借风,愈演愈猛烈,电接雷,雷引电,浪山连天涌。

    先天之主此时也没有入眠,静静地听着屋外大自然的神秘语言。

    蓝剑在房间里有些睡不着觉,于是推开房门,狂风携着骤雨猛向屋内卷来,打湿蓝剑的衣衫头发。

    感受着雨水从发际慢慢流下的惬意,蓝剑猛地跃向空中,然后直直的漂浮在黑色虚空上,准备享受着彻夜雨淋风打的快感。

    先天之主眉头微皱的看着窗外,窗外空中漂浮的黑色少年身影,然后双手一弹,一滴蓝印印的水滴化为一道流光射向蓝剑的身体。

    在快要到达蓝剑身体的时候,只见那滴水滴陡然间扩散开来,像是有无穷量的水从中喷薄出来,就如同是一道匹练刷的一下到达蓝剑的身上。

    蓝剑瞬间进入入定,只见元海的四周八方有大量的寒水涌进来。

    寒光默默,真气绵绵。

    那彩云遇到这些突然间涌入的寒水并没有溃散消失,相反形状什么的没有任何变化。但是颜色却慢慢变淡,最后,在最后一滴寒水涌进之后,之前的彩云变成了如同羊羔身上洁白的白色浮云。

    在元海内所有的变化完成后,蓝剑突然间觉得有一种深深地来自精神上的疲倦袭上心头,想要控制住自己漂浮的身体,但是脑袋一沉,眼前一黑,垂直的落在地上,咚的一声溅起一地的污泥雨水。

    先天之主依旧坐在屋子里,但是门已经被打开,正对着门外的躺在雨水地上的蓝剑。眉头深皱的看着蓝剑,先天之主缓缓站起身来,来到门口。

    深深地看了一下狂风骤雨席卷的夜空,雷声隆隆,电光闪闪,但就在先天之主低下头来看蓝剑的时候,立时风停雨止,云淡风轻,点点星光,一弯明月,且有微风拂来。

    星光下,先天之主蹲在蓝剑身旁,没有靠他。而是深深的叹息一声,其实他以为告诉蓝剑他是下任死神的事并不会有太大的妨碍。但是没有想到蓝剑竟然这么固执,把自己长久以来的深深痛苦煎熬都能想象一下,并且犹如身临其境一般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但是现在先天之主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看蓝剑自己,如果他能走出来最好,如果不能,那么未来就是他的梦魇。

    先天之主站起身来,走向蓝剑的房间,身后是漂浮的是蓝剑的身体,衣服上泥迹斑斑,且雨水滴滴的向下落去。

    蓝剑的屋子里,天玄还是站在窗前的桌子上,不知是闭目养神还是根本就没有睡过觉。自从那次从嘴中喷吐出那朵红色的骷髅状火焰后就一直待在这里,从不离开。蓝剑呼喊他不听,而且想要抱它起来也像是重于千斤一般,后来索性就不再管它了。

    先天之主微拂衣袖,蓝剑身上顿时整洁如新,将他放在床上后先天之主就坐在床上。

    黑夜过去,白天来临,初生朝阳,一缕阳光,然后阳光慢慢转移方向,天渐渐变得昏暗,凉爽的风袭来,天空又化为了月星交织的夜空。而先天之主就保持冥想的姿势一动不动,天玄依旧。

    大约深夜十分,蓝剑才从昏昏沉沉的苦睡中醒来。由于进阶的时候耗费心力太多,看到床边的先天之主,张开快要干裂的嘴唇说道:“师父,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不长。”先天之主接口说道。

    蓝剑点点头,“我灵玄境了?”

    先天之主将蓝剑扶起来倚在墙上,看着他说道:“今天我就将修行界的一些事情告诉你。但是!”先天之主停顿一下,郑重说道:“我告诉你的不多,你需要自己去理解,去摸索,我只会告诉你一个轮廓。”

    看到蓝剑点点头,先天之主这才缓缓地将他想告诉的认为有必要的东西说出来。

    人间定分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向。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有争斗就会有胜者,胜者便是强者。所以同样,这八个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第一强者,或者说是第一门派。

    分别是南天门、东紫宸、西圣林、北问月、东南乡、西北望,这是六大门派。

    其中东南乡代指影宗,西北望代表善法堂。

    天门、紫宸殿是正道,问月阁看似不问世事,但是也属于正道的范畴,圣林亦正亦邪,影宗是刺客的天堂,强者的噩梦,善法堂是真正意义上的魔道。

    还有寒山寒门、听心斋、失措崖等等隐世强者所待得地方,有时候个人的力量并不一定比帮派弱,相反,在某些方面它还占有显而易见的优势。

    先天之主说完这些之后,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等到你十八岁的时候,我会离开,你那时候就自己去闯荡世界吧。”

    蓝剑没有点头,但是没有反驳却代表了他的默认。

    “从明天开始,你应该修炼一下你的战斗技法了。我给你指定的计划是,白天修炼,晚上修习《舞剑》和《仙传秘旨》。”先天之主说完之后,凭空的在手上出现一柄六尺长剑。

    剑身光亮直长,双刃,剑尖锋利,护手是黑色的,剑柄上纹有黑色龙鳞。而且蓝剑发现这柄剑还有一个特别引人瞩目的地方,那就是薄,薄若蝉翼,但内外两刃却似清晰可见一样。

    看着这柄有些怪异的长剑,先天之主语含莫名的问道:“你认为死神的剑应该叫什么?”

    蓝剑瞥了一眼长剑,思索了好久,毫无头绪,于是说:“不清楚。”

    先天之主将手中剑放到蓝剑腿上,蓝剑将长剑拿起,右手执剑柄,左手抚摸剑身。

    薄而不软,笨重却又显得轻灵,而且触及剑身有一种彻骨的寒意,蓝剑微微摇头,似是不明白这么一柄看起来有些诡秘的长剑竟然让他有些爱不释手。

    先天之主看着蓝剑嘴角的笑意,顿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柄剑叫‘蝉翼’,很奇怪的名字,但是和这柄剑相配。这柄剑是我为你打造的,薄是它的特点,更是它的优点。”

    蓝剑嘴里喃喃道:“蝉翼?”似是明白为什么刚才师傅问他死神的剑应该叫什么了。

    蝉翼本是轻灵、生机,蝉也是生生不息之理。但是化作剑,无比坚硬,十分沉重。想象着将这柄剑插入人的头颅,可能刚开始没有感觉,但是慢慢地有一种痒痒的麻痛,最后直接是瞬间的痛彻心扉。

    蓝剑忍不住手一哆嗦,似是没有想到自己突然间想了这么多,似乎这柄剑能够杀死任何人,并且能够让对方在痛苦中疯狂。

    将手放在剑插入的伤口,几乎看不到的缝隙上有血慢慢露出,但是疼痛是深入骨髓的。蓝剑这时候知道它为什么可以成为死神的佩剑了。

    生不如死但是必死,看着伤口且痛苦渗入心灵,这不就是人们一直认为的死神的手段吗?

    蓝剑抬起头来看向师父,似是询问:“有剑鞘吗?”

    先天之主伸手一指,在“蝉翼”身上出现一把通体黑色的剑鞘,正面刻有金色神龙咆哮的图案,另一面刻有火色凤凰遨游浮云的图案。

    先天之主做完这些便走出门去,蓝剑看着被师傅渐渐阖上的房门,眼光莫名,再转头一看,发现天玄已经不见。

    秉光夜烛,端视蝉翼,漫漫长夜,等待黎明。

    ...
推荐阅读: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剑道独尊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将夜 最终进化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我的女友是尸体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民间山野怪谈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