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章 三十年沧桑巨变(十九)

    大约是在天地大变十年后,圣龙立轩突然想起在姑苏家族府邸内的那座失心塔内遇见的场景,此刻想来,莫名感慨。【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即使失心塔内的诸多魔兽都被更加强大的姑苏青山一举荡灭,可是当初留他一条后路的达尔巴却像是一条阴魂不散的影子笼罩着他,告诉他许多关于生存的意义。

    是为了世界而存在?还是为了自由,为了快乐?

    有多少生灵为了复苏世界而放弃自己的意志和自由?

    达尔巴最后达到是明白了什么,而他的明白又代表着什么?

    圣龙立轩不怎么清楚,但是想要即将明白,所以那一日的一幕幕场景在他的眼睛中浮现,栩栩如生,不知不觉间,圣龙立轩的手心沁上了汗水,心有些慌乱。

    抬头仰望长空,仿佛看到天地战场的一幕幕,默然不语,心在颤抖。

    失心塔内,自己的心或许一直在停留吧?

    而达尔巴,才算真正的有心之人,不仅解脱了,还成全了自己?

    ………………………………………………………

    失心塔,高三丈,上面符文密布,如同祥云缭绕,百兽啸吼,群鸟齐鸣。

    圣龙立轩站在最后,看着失心塔,闭上眼睛,想到家族里的那座白玉祭坛,后来隐遁在石剑之中。

    从眼前失心塔上,圣龙立轩感受到久违的神圣的气息。

    姑苏欧鹏这时候在圣龙立轩旁边耳语道:“端木兄,在这失心塔面前可不要大声说话,否则会有不祥的事情发生!”

    “嗯?什么意思?”圣龙立轩微微转头看向姑苏欧鹏凝重的眼神,没有一丝怠慢的问道:“不祥的事情发生?”

    姑苏桖似乎怕姑苏欧鹏一时说不明白,在旁边率先解释道:“传闻这失心塔是我族天骄在万年前从一神秘不可知之地带来,并且在我族危急时刻,屡屡帮助我姑苏一族化险为吉,但是并不能说明这失心塔与我族为挚友关系,只因三千年前的一场大变,我族才知晓这失心塔或许是我族灭亡的源头!”

    姑苏桖整理一下衣服,不同于姑苏欧鹏,眼睛中还带有一丝虔诚,归根结底,姑苏欧鹏体内并无姑苏血脉,而姑苏桖则注定要成为姑苏家族的首脑人物,所以对于曾经帮助家族化险为夷的失心塔,多多少少带着一点感激。然而作为家族里的重要人物,姑苏桖对三千年前的那场知晓的更多,心中的畏惧也更甚。

    “三千年前,失心塔内涌出七只魔物,将我姑苏一族的中坚力量覆灭大半,便是帝境强者都只剩下四名,还有一名因为战斗之际过多使用秘法,每过几年便身死道消。当时我姑苏一族实力大减,多方势力虎视眈眈,在多方策划之下对我姑苏一族发动袭击,帝境强者再去一名,本以为姑苏一族的末日已然来临,但是失心塔发动神威,镇压来犯之敌,七名帝境强者只逃脱两名,在这一刻,失心塔充当的是守护者的角色。也是从那时起,我族才知晓这失心塔并不空心,里面可能封印着数量可观的魔物!所以说,假如这失心塔内在逃出几只魔物,我姑苏一族或许正有可能灭亡!”姑苏桖侃侃而谈,但是压低声音,似乎想到那不祥,浑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道:“你若是大声喧哗,失心塔会认为你与塔内魔物呼应,会动用力量对你进行惩戒,而这种惩戒,名为诅咒!”

    “诅咒?”圣龙立轩圆睁着眼睛,想到自己身上的魔王的圈套,全身冰寒,自己这么多天来,有曾想过自己身上有诅咒这回事吗?!姑苏桖这般说话,倒像是在拷打追问他的良心,让他心房颤抖,极度愧疚,家族里的诸多老人可都在等待着按一天呐!

    “对,是诅咒!”姑苏桖喃喃道,他亲眼见过一名家仆跑到这里与人嬉闹,似乎声音过于杂乱响亮,失心塔中涌现一丝黑雾,落在两名家仆的头顶,只见家仆脸上出现密密麻麻的黑色咒印,极度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口中发出不似人声的野兽嘶吼声音,最后变成两条黑色长蛇。

    由家仆变成的黑色长蛇拥有卓绝的力量,一般王者根本不是对手,而且毒牙锋利狠毒,平常人沾之毙命,就是王者境,沾染上一丝也会修为全废。

    在这之前,姑苏桖也听闻过失心塔不祥的事情,但是有点不信,自从那件事之后,便对这失心塔怀有提防和敬畏。

    按照姑苏林柘对姑苏桖所说,这失心塔的诅咒是在最近百年内出现的,所以本来是一道风景的失心塔成为了家族里的禁地,不得家主许可,不能进入。

    灭世的力量分为很多种,隐性的分为天地间的灾难凭空出现,刚才还乾坤朗朗,下一刻便是乌云密布,数不尽的毒气毒物从天而降,没有修为的生灵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便化为枯骨,还有从平地里陡然而起高大巍峨的火山,含有毒气的岩浆滚滚而下,无数量的农田森林庄家被毁,天地间饿殍遍野,道德沦丧。

    天地浩劫也有十分显眼的,比如说从未见过的异兽凶兽在世间出现,与生灵作战,为的就是让世界变成死寂沉沉的枯寂荒原,还有外来的力量轰打世界壁垒,打得世界支离破碎,瞬间重归混沌,化为虚无。

    南宫小瑾在大战中见过众多血腥和悲欢离合,一次次悲壮盛大的战争开启,那一次,多达十位的圣级强者漂浮在空中,其中欲界仙都的力量较为弱小,只有四位,实际上这种高端力量往往决定战争的走势,再过些时日,他们之间的大战落幕,可能就代表着胜负已分,就在其中一位圣级强者自爆,差距更加明显的时候,于虚空中浮现身穿黄金龙袍的少年以及其脚下踏着的紫金神龙,就在翻手之间,灭世力量一方的圣级强者纷纷落败溃逃,不过帝王少年没有追杀,只是神情落寞的呢喃道:“若不是混沌大道的束缚,我与紫金神龙无法完全剥离出去,你们这些蝼蚁还能偷生?”

    南宫小瑾当时就在帝王少年不远处,听到他的话语便暗暗记下,后来在与圣级强者的交谈和旁敲侧击中了解到一些天地隐秘,即那帝王少年是天道化身,与己身融道的创世神东阳老人模样相同,并且因此诞生自己的神智,而那紫金神龙,则是这片天地的根本,风火雷电等诸本源力量皆是通晓,发起威来,就是受到束缚的混沌规则都要退避三分!

    …………………………………………

    南宫小瑾待众人退后,凌空而起,手中青玉杖高高举起,如同飘带一样的绿光朝四面八方辐射开来,然后汇聚成一颗心形形状,缓缓下沉,就在要靠近失心塔的时候,失心塔浑身爆发出刺人眼目的青绿光芒,似乎要吸纳掉心形绿光。

    “添坟,瞑目,葬宁!”南宫小瑾沉声道,一抖手腕,绿光大盛,瞬间压倒失心塔内涌出的力量。

    就在要完全接触的时刻,心形绿光停止不动,变得更加凝实,就在南宫小瑾松一口气的时候,失心塔内竟然接着涌现力量。

    “这!”南宫小瑾震惊道,觉得今日的事情将没有那么简单,本来以为自己只要稍稍动用点力量便能够完成任务,没想到一而再再而三的需要自己耗费生命力去争取!

    南宫小瑾再度低声念咒,只是失心塔的力量越来越大,而众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插手,南宫小瑾也没有让众人动手的意思!

    南宫小瑾不是不想找人帮忙,只是这失心塔诡异之处在于,一旦有两种不同源的力量涌进,便会慢慢崩裂,里面的魔物一旦释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择!地!心!持!”南宫小瑾一字一顿说道,嘴角咳血,眼神癫狂,一头白发乱舞,脸上的皱纹好像更深了。

    失心塔上的万物生灵的图案齐齐浮现,然后虚影凌空,与南宫小瑾一同抵抗来自于失心塔内部的吸引力。

    “啊!”南宫小瑾口中狂吐鲜血,手中青玉杖化为一道绿光进入失心塔内。

    “啊!啊!”姑苏天星等人也情不自禁的喊道,看着空中摇摇欲坠的南宫小瑾,顿时手忙脚乱。

    失心塔爆发出强大无匹的吸引力,青玉杖好像本来就属于失心塔,从中央落下,直到看不见丝毫存在过的痕迹。

    圣龙立轩突然心头跳动,感觉到不祥。

    失心塔剧烈摇动,连带着大地也在颤抖,然后在众人更加震惊的眼神里衍生出一条璀璨通道,落在圣龙立轩身上。

    “尔敢!”吴子凡大喝,手中袍袖翻舞,力量狂涌,姑苏天星等人也没有闲着,但是那绿色通道坚不可摧,慢慢消逝,而圣龙立轩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

    光芒闪烁中,蒙蒙古音响起,圣龙立轩脑袋晕乎乎的从天而降,落在一座小山坡上。

    看着天空湛蓝色的光彩,以及微风吹来的一丝凉意,圣龙立轩猛地摇晃下脑袋,把脑海中的浮尘杂念去除,仔细看着周围陌生的景物。

    圣龙立轩并不恐慌,突然而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是第一次,石剑中的血山血海世界,在凶禹城内段玉文的兵器店中也进去过一次,只是这一次,似乎有点不同寻常,圣龙立轩在空气中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好像周围的物景会在下一秒扑弑而来,而且就是这些物景也显得有些诡异。

    天空湛蓝的有些可怕,好像是蓝色的天光落下,洁净如洗的天幕上什么都没有,没有白云,没有飞鸟,周围寂静无比,脚下的花花草草随风摆动,但是诡异的相互缠绕在一起,不是认准一个方向,好像生来成长就是如此缭乱,远方林立着人高的奇形怪状的巨石,在前面一马平川,若是眯着眼睛细看,能够看到黑皑皑的一片,凭借直觉,圣龙立轩认为是一片森林。

    在圣龙立轩的左右两侧是一个更高的山坡,圣龙立轩想要飞起来,但发现自身沉重如大地,竭尽全力只能飞高三丈左右,心中大骇,不由得更加小心,遥望左右两侧,蒙蒙白雾笼罩,极端阴寒,至于圣龙立轩的身后,他发现有一条河流蜿蜒流淌。

    落到地面,圣龙立轩回想着刚才看到的景物,前方一马平川,后面一条河流,但左右两边竟然是蒙蒙白雾,向前奔跑了一公里左右,圣龙立轩发现本来在后方看不到白雾的两侧竟然有白雾撩撩而上,暗自沉思道:“莫非朝左右看,都有白雾阻挡吗?”

    圣龙立轩又向右奔跑,发现真是如此,大呼惊奇,从未听说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哗哗的流水声传入耳畔,坐在小山坡上陷入沉思的圣龙立轩看着远处的河流,踌躇一下,站起身来,有点谨慎的缓步踏向河边。

    河水是淡黄色的,圣龙立轩发现自己在左右方向的视野只有十里左右,朝水中扔了一块石头,石头如同被腐蚀一样冒了几个泡泡,不由得连忙退后。远离这毒河,因为圣龙立轩在《蛮荒志》的记载中看到过,有些含有剧毒的河流中往往潜伏着危险,存在着许多速度、力量等等都极为凶悍的毒物。

    圣龙立轩不知道自己的左右两侧是东方还是西方,但眼前的河流是条毒河,还不知道凌空飞过的时候能否安然无恙,身旁的白雾让他怀有忐忑,想了一下,知道不能老待在一个地方,于是转身朝远方的黑色森林跑去。

    ………………………………………

    当初在血山血海的世界中,圣龙立轩赤身**的行走于时间长河上,不知为什么,出来后那段记忆和沧桑枯寂的感觉淡却很多,若不是特意去想,都会忘记有这么一回事,实际上那是白胡子老头特意抹去的,为的是在圣龙立轩晋升帝境的时候一股脑释放出去,那时对他的裨益最大。此时,圣龙立轩在脑海中开始细细打量,如果估算没错,这个世界对他的力量有很大的压制能力,只能飞高三丈,尝试着用长剑挥舞,发现只有在原来世界鼎月境的实力。

    大约过了盏茶功夫,圣龙立轩来到黑森林的外面,有一块巨石矗立在那,上刻“帝林”。

    “帝林?”圣龙立轩咀嚼着这个霸气而不凡的名字,只道是这森林的名字。

    “以帝为名,这森林如此高傲?”

    圣龙立轩走了几步,发现石碑背面布满青苔,但是有划痕,于是施展元力擦拭之后,露出一段文字,而且是他所认识的大陆通用语言。

    圣龙立轩看完之后,脑袋上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望向这所黑森林也开始有所忌惮。

    “吾荡魔老人于第七次灭世之战用尽毕生之能,封印帝级魔物七十三只,奈何我已重伤,命不久矣,然大战已到最为艰难的时刻,为了这个世界长存,为了不给挚友同胞们增加负担,我以偶然所得之清灵玉为主要材料,炼制失心塔一枚,再耗尽心血,终于封印这诸多魔物,然而魔物实力还会恢复,假以时日,又将是一场劫难,为此,我又在其中镶嵌绝天阵法,取青玉杖为心,并将青玉杖抛向人间,失心塔一日不逢青玉杖,魔物就一日不得解脱,但青玉杖与失心塔时时沟通,终会相见,故而我留下后手,一旦如此,失心塔将会拘留在场中潜力最高之人进入失心塔,按我所做,当可再维稳百年,望有缘人能够竭尽所能完成,我将毕生所学留入这石碑内,以资感谢!”

    ………………………………………………………

    神魂如履实地的行走,就像在现实生活中一样。

    离有百丈左右,圣龙立轩看的清晰,原来是一位身穿黑色粗布麻衣的老人,手中执着鞭子,看着远方。

    风过而草低垂,圣龙立轩沉默一下,然后踏步向前,故意用力发出声音。

    老人转过身来,一张黑乎乎的脸面,脖颈上带着一串由骨头制成的项链,头上白发一尘不染,整整齐齐,双手叠放有序,眼睛深邃却晶亮无比,看到圣龙立轩走来,毫不吃惊,招招手,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示意圣龙立轩过来。

    “不知前辈是否是荡魔老人?”圣龙立轩走近,躬身问道。

    老人微眯着眼睛,看着圣龙立轩的身躯,细细感受一番,似乎很满意,不过没有立刻回答圣龙立轩的疑问,而是拍拍旁边的青草道:“坐下来谈谈,老朽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人啦!”

    圣龙立轩应声坐下,不知为何,圣龙立轩在这位或许就是荡魔老人的身上感受到永恒的寂寞和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欢心,那笑容,初次相见感觉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圣龙立轩坐下后却对老人刚才的笑容怎么也无法忘记。

    “荡魔老人已死,我只是他的残魂罢了,至于前辈,若你愿意,还是喊我刘党哲吧,这个名字好久不用,都快忘得一干二净了!”荡魔老人低声说道,微微转身看向在诸多历练之后不再青涩着脸庞的圣龙立轩,眼睛落在圣龙立轩的胸口位置,迟疑一下,停顿一下,犹豫一下,然后轻轻点头,没有说什么,而是道:“能够给我讲讲那个世界的现在吗?”

    “恭敬不如从命!”圣龙立轩微笑道,其实荡魔老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已经算是默认,再次追问倒显得自己斤斤计较,或者说是无知。

    停顿一下,圣龙立轩倒不知道从何讲起了,略微尴尬,伸出手挠了挠头发,道:“不知前辈最想听什么?”

    “什么都可以,什么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新鲜和可喜可贺!”荡魔老人缓缓摇头,似乎被前辈的牛羊遮住了视线。

    “那好!”圣龙立轩答道,并且按照自己的经历以及从《蛮荒志》上看到的知识,娓娓道来。

    “其实不瞒前辈,关于这世界的生死无常与灭世护世之战,我也是最近才知晓!不知道为什么,在世界上从未听说灭世战争的传闻,只有一些美丽动人的传说,但都是人们的饭后谈资,但一切从我外出历练开始,就变了!”圣龙立轩抛砖引玉,自己也完完全全的浸入其中。

    “那传闻是东阳老人所化的东阳山脉千百年不变的隔绝着神圣大陆与蛮荒大陆,两种不同文明之间没有交锋,却有交集,曾有神圣大陆第一强族落败逃至蛮荒大陆,蛰伏千年,大约过些时日,便会杀将回去,一雪前耻,而蛮荒大陆上也开始风起云涌,上次灭世大战,人族的诸位天骄开始回归,四大圣兽显露身形,四圣兽部族的诸多老祖也开始游走尘世,我曾经在凶禹城见到东阳老人留下的痕迹,他说这最后之战后将竭尽荣耀,不过,似乎他也没有多少信心。”圣龙立轩突然发觉自己有意无意的在说自己的身世,不由得感慨下,道:“恕晚辈浅薄,只能道一声天地大变,天骄现世,未来多变,而现在却不可控,因为多人沉睡,无人觉醒,这灭世之战,现在看来,甚是艰难!”

    “好吧,那就不讲了,毕竟我这个老东西知道太多,还会贪生怕死吧?”荡魔老人嘲讽样的摇摇头,然后站起身来,执鞭东指,缓缓道:“你知道我在这等你的原因吗?”

    “晚辈知之不详。”圣龙立轩见荡魔老人站起,也立起身来。

    “一是封印魔物、二是继承我之所学!”荡魔老人朗声说道,身体轻飘而起转身面向圣龙立轩,惊得周围牛羊四散,怔怔的看着这个长久以来没有变化的老人。

    “我荡魔老人不敢说在这天地间无所不能,但我敢说,我想做的必定敢做,要不然以我伪圣境之力,又怎能封印这帝境魔物七十三只呢?不过前不久,外来力量导入,有七只魔物逃出去,我身受束缚,不敢轻易动武,只怕那七只魔物造成的劫难不小!

    荡魔荡魔,扫尽群魔!在那群魔乱舞的年代,如我这般以荡魔为己任的强者多如过江之鲫,但是我可以骄傲的说,我在其中必为佼楚,所倚仗的便是自创的七十三式荡魔鞭法!”

    荡魔老人漂浮起来,一震手臂,手中长鞭变成血色,湛然一新。

    圣龙立轩退后一些,知道荡魔老人在传授他毕生所学,面露虔敬,没有不屑,从荡魔老人的身上,他感受到强者在武道一途上的诸般努力,心生景仰。

    荡魔老人挥舞起手中长鞭,如使长剑,飘零异常,若天仙临世,可刚可柔,像是用感情在述说自己的经历,让别人沉浸在他的记忆中。步伐毫无规律可循,却齐整无比,不谈鞭法,就是步伐移位,也是最上乘的绝学。

    七十三式荡魔鞭法,在当时可是让群魔闻风丧胆,尤其是在荡魔老人手中最后一次施展,多达上百名帝境上阶的魔物在鞭法间慢慢沉沦,最后被打得魂飞魄散,只是荡魔鞭法耗力甚巨,荡魔老人在杀掉百名帝境上阶魔物,千名王者境和帝境初阶的魔物后就要身死道消,拼着最后一口气力,又拖了七十多名至少是帝境上阶的魔物。

    失心塔显露人世一次后便坠入深渊,直到后来南宫小机缘巧合下带出,再托付他人,此时想来,恐怕已经无人能够记住荡魔老人这个名讳了!

    荡魔鞭法在老人手中鞭的演示下,如同一个个石雕停驻在空中,然后缩小映入圣龙立轩的神魂内部,让他慢慢消化。

    圣龙立轩闭上眼睛,面露痛苦之色,惊喜的接收着荡魔老人的慷慨赠予。

    看到圣龙立轩嘴角露出的笑容,荡魔老人微微笑道,有些得意:“没错,天赋绝顶,也挺聪慧!这荡魔鞭法中的步法,好好揣摩,对于你来说,才是最为宝贵的!刚从你神魂上感应,你应该拥有异世界血脉,而那血脉太过刚强,速度或许在最巅峰时能够超越荡魔鞭法的极致,但是你现在弱小,速度无法太快,有了这荡魔鞭法,你就可以在速度上远超同龄人了!”

    圣龙立轩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石碑旁。

    ...
推荐阅读: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我的女友是尸体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民间山野怪谈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