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尸煞

    哎哟一声扑倒在地上,抬头一看,此时那红毛怪物已经如影随行地扑了上来,发出一声类似于猛兽一般的怪叫又冲上来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这凄厉的叫声在这夜色里回荡,说不出来的恐怖刺耳,听得人心烦意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就在这时,亦不凡不知什么时候找到了一根木棍冲了进来,对着那欲再次扑向我的红毛怪就猛猛地抡了一木棒过去,这一下打得很重,直接把那红毛怪给打得一个啷呛。

    此时,一见到红毛怪露出了破绽,我就急忙翻身跳起,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灵符就朝它的脑门上拍了过去……

    灵符一拍到红毛怪的脑门上,它还真就不动了,直愣愣的立在那儿,像个木头人似的。看到这,我这才大松了口气。

    这时,亦不凡忍不住盯着那个红毛怪问我:“这……这个家伙是不是僵尸啊?”

    “这不是僵尸,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当是尸煞!”我摇了摇头,如是说道。

    说实话,我一开始也以为这红毛怪是个僵尸。

    《僵尸》一词出于《大千录》,是道家的一本著作,僵尸的意思是:四肢僵硬,头不低。眼不斜。腿不分,尸体不腐烂。阴阳行当里认为,僵尸只能在晚间出来,僵尸属阴,至阴之物,而光属阳,至阳之物。在风水中认为,僵尸是因为埋在聚阴之地形成的产物,属于三界之外。

    僵尸据说也有长毛的,称之为毛僵,但是我只听说过白僵和黑僵,但是可从没有听说过长红毛的僵尸。再加上我刚才用桃木剑去劈它,它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我如今可以肯定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僵尸。因为僵尸属阴,桃木剑专治僵尸这种邪物,所以不可能不起作用的。

    见我如此一说,亦不凡吓了一跳,就连跨出门外的周老和林文静也忍不住跑前两步问我,什么是尸煞。

    此时我已经将桃木剑捡了回来,对他们说,尸煞,其实就是死后被他人下了邪术,或者是死后自己下了什么邪门的诅咒,死者会把最珍爱的东西握在手里,或放在身边,如果有人去动了死者的东西,死尸就会被煞附身,全身长出硬毛,刀枪不入,非得把被抢走的东西拿回来不会罢休。据说,这种尸煞多是一些古墓之中存在,用来防止盗墓贼的,如果盗墓的把死者的珍爱之物取走,那么尸煞就会将那盗墓贼给活活撕了,很是邪门。

    听到这里,大家都很害怕,于是我叫大家尽快离开。可是就在这时,林文静却惊恐的指着那尸煞大叫道:“动了,动了!”

    我一惊,转头一看,只见刚才贴在它脑门上的那道灵符竟然已经冒起了火烟,显然就要失效了。看到这,心中大骇,知道灵符镇不住它,于是转身拉着亦不凡和林文静就跑。

    可是刚跑出大门,背后就煞气袭来,心知尸煞是追上来了。回头一看,果然那尸煞就在我的背后来了,来势凶凶,很是吓人。看到这,我急忙从包袱里掏了一大把灵符,其中不凡斩鬼镇尸的灵符,对着那尸煞就将符砸了过去,顿时那符就犹如天女散花一样全砸在了它的身上,冒起阵阵白烟。

    说实话,符对尸煞的效果还是有点的,最起码被我十几道灵符砸得连连后退,嘴里发着类似于猿类的嗷叫声,直刺耳膜,听得让人浑身发毛。

    可是我也知道,就这样是镇不住这煞物的。我转念一想,我们刚住进来时这尸煞一直没有出来,直到后来余雷进了那个房间后,这才引出了这个东西,莫不会是余雷拿走了死尸什么珍爱的东西吧,要不然怎么好端端的会引起死尸起煞呢?

    想到这里,于是我急忙冲亦不凡他们喊道:“余雷,你个王八蛋到底拿了人家什么东西!”

    亦不凡见我骂余雷,于是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怎么回事,肯定是余雷拿走了死尸的什么东西,所以才引起死尸尸变的。”

    亦不凡吓了一跳,骂了一句余雷作死,然后问我怎么办。

    我还没答话,那尸煞已经挺过符咒的威力,又朝我扑了上来。此时我只好又砸了几道灵符上去,将它给逼退几步,心里急得跳脚,因为这符要不了几下就会用完,最后迟早会被这尸煞给完撕了。于是气得大叫道:“余雷呢,快叫那王八蛋把人家的东西给还回来,要不然咱们都得死!”

    说着这话,我也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散落在院落里的门梁当作了武器,抡在手里准备防身。

    被我这么一喊,跑出院子外林文静跑了回来,对我喊道:“余雷跑了,没看见他人了,不知道去哪了!”

    一听这话,我顿时一愣,接着气得就想把那小子给找出来,胖揍他一顿。如今闯下了大祸,他自己却一溜烟逃跑了,这太他娘的缺德了吧。

    可是此时容不得我生气,因为那尸煞又扑来了,举着利爪对着我们就横扫了过来。此时我有一根门梁当武器,所以没有再用那为数不多的灵符了,于是抡起一根门梁就朝它砸了下去。

    “嘭”的一声响,手里的门梁可能因为风吹雨淋很长时间了吧,所以猛力砸在它的身体上后,直接就断成了好几段,木屑横飞,接着如铁棍一样的手臂又一次扫在了我的腰上,一下就把我直接扫到了院子墙角下,疼得我直喊娘。

    亦不凡这人因为是农村的,心里对鬼神一直都持相信态度,不过此时真遇上鬼怪了,他倒没有吓得逃跑,反而两次都拿着棍子站在我身后做帮手。

    如今一见到我被打飞了出去,他就抡起木棍对着尸煞的脑袋抡了过去,一声闷响,尸煞直接被他给放倒了。

    接着他猛得窜了过去,对着倒在地上发着怪叫声的尸煞就一顿棍棒扑了上去,显然是打算趁它病,要它命。

    只不过,就在他抡着木棍对着尸煞没砸几下,接着我就看到他被尸煞的脚给扫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嗷嗷直叫唤,一时之间爬都爬不起来了,显然是伤得不轻。

    这时,那尸煞很快就重新站了起来,然后就朝那摔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亦不凡扑了过去。

    看到这,我心都提了起来,门外的周老提着一根木棍也跑了进来,想去帮手。

    我从地上翻身而起,叫周老别来惨和,因为只会徒增伤亡。接着我也管不了他,直接就朝尸煞冲了上去,一脚踹到它的身上。

    可是,这次还是和之前一次一样,就好像踹在一块铁板上似的,脚震得发麻,而它却纹丝不动,一下就扑到了亦不凡的面前。

    尸煞抓住亦不凡,举起十根利爪就掐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被掐住了脖子无法呼吸的亦不凡,脸色顿时就憋成了紫色,双脚不断的在离地一尺多高的地方踢打着,看那样子,不用多久就快不行了。

    看到这里,我吓得脸都白了,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就跳到了尸煞的背上,想将他的脑袋往后掰倒,可是我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最后,我心中一急,快速地从布袋里掏出了一大把灵符,全部往它脑袋上拍了上去!

    灵符一拍到尸煞的脑袋上,尸煞就震得连连后退,掐着亦不凡的手也立即松开了。

    我急忙从尸煞背上跳了下来,取出一张黄纸,咬破手指,在黄纸上快速的画了一道镇尸符,然后对着暂时毫无还手的尸煞脑门上拍了过去。

    这一下,尸煞终于是给暂时的镇住了,立在我面前如同一具木头一样。

    见尸煞暂时镇住了,我哪还敢停留啊,要知道就符最多也就能坚持几分钟,不久尸煞又会发难,于是转身拉着那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亦不凡就大喊一声:快跑!

    几个人窜出院落,转头就往山路上逃窜,连头都不敢回了。

    这一跑就跑了足有一两里路,直到林文静和周老实在跑不动了方才停了下来。我看了看身后,发现还好那尸煞好像并没有追上来。这时,我看了一眼坐在地上不断喘息的几人,发现至从逃出古宅后,果然一直不见余雷的踪影,不由问道:“余雷呢?”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