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进洞

    这一剑去的很突然,黄皮子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当它发现了的时候,我手桃木剑已经捅了过去,顿时“吱”的一声刺耳的尖叫,我能感觉到桃木剑捅到了一团软软的东西身上,伤没伤到它我不知道,因为此时桃木剑并没有开光。【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黄皮子在洞里吱吱乱叫,在地上肚皮向上翻滚着,显然是痛得不轻,挣扎了起来。见一击便中,我便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了桃木剑上,然后急念祭剑咒给桃木剑开了光,让其附有神力。可是当我做完这一切,想再去斩杀那只黄皮子时,洞口处已经不见了它的踪影,显然是溜进了洞内去了。

    这时,亦不凡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对我说那个尸体倒下了。我回头一看,果然此时周老的尸体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如做梦一般。

    我对亦不凡说:“刚才尸体是被黄皮子给操控了,所以才会起尸伤人。”

    “黄皮子?地仙?”亦不凡是农村人,所以一听就明白了过来,接着问我怎么还会有黄皮子。

    “黄皮子就是戾魄的真身,不过刚才被我刺了一剑,溜进洞里去了。”说着,我指了指眼前神像下面黑漆漆的洞口。

    “原来戾魄是只黄皮子?”亦不凡很惊讶。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是刚才听亦不凡问我尸体是不是被什么操控了,我才想起戾魄本来就是由修仙的畜生所化的,也就是说,戾魄并不是真正的鬼,而是有着自己的真身,不过因为这畜生吸食了太多的戾气,所以被邪性所侵成为戾魄,成为似畜非畜,似鬼非鬼的状态,时而为鬼,时而为畜,总之比一般的鬼魂或畜生厉害多了。

    不过,如今想明白了戾魄也有真身存在,问题倒是好解决多了,因为只要把它的真身给斩杀了,这戾魄自然也就烟消云散。

    “先生,那接下来怎么办,它躲在洞里不出来了,咱们也没办法了啊?”亦不凡苦起了脸。

    我也叹了口气,虽然我们都知道它的老巢就在这下面,可是它不出来可就难办了。我想了想,最后只得转头对亦不凡说:“这洞口还挺大的,要不我进去里面!”

    “啊?钻进洞里面去?”亦不凡吓了一跳。

    我点点头:“如今也没有其它办法了,如果它一直不出来,等到明天月满之夜,那问题可就麻烦多了。你害怕的话,就在外头等我,我去去就来。”

    说完,亦不凡便说:“要死一块死,去就去吧!”

    接着我们就去将地上干燥的树枝破木捡了起来,然后扎着做了两只火把。点燃火把,我们重新来到了泥像下面的那个洞口,望着深幽的洞口我问了一句亦不凡:“你确定要跟我一起进去?”

    亦不凡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不过我却看到他从头到脚浑身都在打着颤栗,显然内心还是非常害怕的,只是没有选择逃跑而已。

    如果若是有人问我怕不怕,其实我也是害怕的,毕竟谁也不知道这洞里头会有什么,而且余雷就是死在这个洞里的,加上在洞里也不发施展拳脚,所以内心里头还是非常担心的。只不过那东西不愿意出来,故意躲在里头,当前除此之外也的确没有其它办法可行了。

    蹲下身,我看了一眼亦不凡,对他说,如果等下情况不妙,你就赶紧先逃吧。说完,我就往洞口钻了进去,亦不凡尾随而入。

    这个地洞说大不大,说小也并不小,起初洞口只能趴着进去,可是钻进去里面几米远后,洞就大了起来,一个人猫着腰都可以站着前行了,看上去就好像这洞并不是畜生打的地洞,更像是人工打通的地下通道似的。

    洞里很黑,幸好我们带着火把,我们就这样猫着腰一直顺着洞往前走,发现地洞竟然一直往下延伸着,而且洞里还不断的吹着阴风,让人心里直发毛。

    亦不凡说:“这怪洞到底有多深啊,怎么还没到头,不会是通的吧?”

    说实话,我也很惊讶,进洞之前谁会想到这洞会这么深呢,一直走都见不到底的。我想了想,我们约摸着最少也走了十几分钟,虽说猫着腰走不快,而且还要时时提着警惕,但是那也走进来很远了,而且洞里还有阴风,难道这洞真是通的,另一头是个出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很难把戾魄给找出来了。

    心里有些担心着急,但脚下还是没有停下,一路往前走着。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走了有多深,反正走到后来两个人心里都没有底气了,有种想调头回去的冲动。因为谁都不知道这洞到底通往哪里,到底能否走到头,万一洞横跨几座山脉,那可就惨了,非得困死在洞里不可。不过,就在我们心里不断打着退堂鼓的时候,终于眼前的通道变大了,在火把的照亮下,好像前方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洞穴。

    见到这般,我们就急忙加快步子走了过去。

    只见,这个洞穴还真是很大的,在火把的有限光亮下根本就看不到头,自然也发现不了戾魄是否就在这个洞中,我们只能感觉到洞穴里头阴风阵阵,在这样的地下洞穴里头,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正一步步往前走着,一边打量着洞中的环境,这时背后却传来嘭的一声闷响,回头一看,亦不凡可能没站稳,摔了个狗吃屎,痛得直哟呵,手中的火把也熄灭了。

    我问他有没有事,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亦不凡说:“奶奶的,这地上有什么在绊我的脚!”

    我说在这种地方可别乱说话,啥东西会绊你的脚啊,分明是你没站稳吧?

    亦不凡说:“真的,你快拿火把来照一照,我刚才真的像是被谁的腿给绊了一下!”说完,这时亦不凡又唉了一声,说:“我怎么摸到了一个圆圆的滑滑的东西呢?奶奶的,我身下这到底是什么呀?”

    见到亦不凡倒在地上,在那里一惊一乍的叫唤着,我也不敢大意,赶紧回身跑了过去,问道:“哪有什么东西绊你脚的?”

    说完,我也来到了亦不凡的身前,然后将火把凑了过去,接着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只见此时亦不凡竟然不知道从哪儿抱起了一个骷髅头,凑到我的火把前,说看看这到底是个啥玩意。

    只见那骷髅头灰黑灰黑的,上面满是裂纹,眼珠和肉早就腐尽,面门上露出只个黑幽幽的孔洞,也不知道死了有多少年月了,突然之间亮在我们眼前,看上去十分的骇人。

    一看清自己手里竟然捧着的是一个死人骷髅头,这可把亦不凡吓了个半死,尖叫一声,忙将手里那个骷髅头抛出几米远。

    说实话,我也吓得不轻,因为我根本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捧着一个骷髅头给我看。我急忙问他:“你他娘的从哪里找出一个骷髅头来了啊?”

    “我也不知道,我刚才摔倒在地上,手上就摸到了这么一个滑溜溜的东西,我哪里知道会是这么一个恐怖玩意啊,他妈的,吓死我了。”亦不凡此时脸色都成了煞白的,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劲来。

    听他这么一说,于是我赶紧将火把放低照向地上,接着就看到地上躺着一具白骨,穿着一件灰色长衣,看上去像是古代的装束。这具白骨如今没有脑袋,显然刚才亦不凡抛出去的就是这具尸体的脑袋。

    看到自己竟然压着一具尸体,再次把亦不凡吓得跳了起来,猛得吐着口水,咒骂着倒了血霉。

    我给他将熄灭的火把重新点着,对他说刚才你应当就是被这具尸体给绊倒的,别再一惊一乍了,要不然我没被戾魄给弄死,倒会先被你给吓死。

    亦不凡嘿嘿的笑了笑,正想说话,表情却突然僵化了,指着旁边叫道:“先生,你……你快看!”

    我眉头一皱,心说刚叫你别一惊一乍,你小子怎么又开始惊乍了起来啊?心里这么想着,我还是急忙顺着他所指的地方看去,接着眉头就真的皱起来了,因为亦不凡所指的地方竟然躺着好多的尸体!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祭坛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