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同归一尽

    看到亦不凡露出这副嘴脸,我暗叫一声不好,知道他已经被戾魄上了身。【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心中大惊,急忙止住步子缩回手,可是就在这时,亦不凡却怪叫一声,朝我扑了过来……

    只见他抡起一只拳头直接朝着我胸口砸了过来,此时的我原本就是往前跑着想去把他拉回来的,现在突然之间才刚止住步子,如今哪里还有躲闪反应的时间呀,一拳直接硬生生的砸在了我的胸口上,顿时我就好像被一把铁捶抡了一下似的,胸口一闷,人就倒摔了几米远。

    倒在地上只觉得喉咙里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摸着刺痛的胸口,就感觉好像肋骨都被他打断了几根似的难受,连气都喘息不过来了。

    猛咳了几下,接着抬头往前一看,只见那被戾魄附了身的亦不凡,此时一步步的向我走了过来。

    见到这般,我哪里还有时间缓过劲来啊,捂着疼痛的胸口就往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一步步往后退,最后直接退到了石洞的石壁角落里,再也没有了退路。

    亦不凡咧嘴冲着我狞笑了起来,那样子和余雷他们的死相那是一模一样,笑得人心里直发毛。见我无路可逃了,他怪叫一声,再次抡起拳头对着我的脑袋上砸了过来。

    看他那气势,我顿时大惊,大有要把我脑袋一拳给打爆的势头。我心里知道,如果这一下真被他打中了,不死也得倒地昏迷为醒,那么今天就别想活着离开了。

    想到这里,我也就一狠心,猛的将舌尖一咬,然后就在他拳头要打过来的时候,我一矮身,堪堪将他的拳头躲了过去,一阵劲风从头顶上方位置横扫而过,接着我就一口舌尖血对着他的面门就喷了过去!

    舌尖血之前也说过,是人身阳气最强的血,也称为真涎或血灵子,什么冤孽恶鬼都害怕这玩意。这一口舌尖血带着我自身的阳气,全部正好喷到了亦不凡的面门上,顿时他就“呜”的一声惨叫了起来,接着浑身抽搐,像羊癫疯发疯一样,很是吓人。

    当然,因为咬舌尖也等于在放自身的阳气,所以我也身体一冷,阳气弱上了几分。这也是为何阴阳行当里的人,只有在紧要关头才会咬舌尖的道理。

    要说一般的阴魂恶鬼,被我这样一口舌尖血喷在面门上,铁定就弄成一个阳火烧身,可是眼前的亦不凡却虽然惨叫连连浑身抽搐,但是却没有将那戾魄从他体内逼出去。

    看到这般,我顿时也反应了过来,知道这儿是山中的聚阴之地,这种地方的恶鬼怨气极重,也不知道当年这个洞里怎么会死了这么多的人,地上满是尸体,加上戾魄本来就比普通的冤孽恶鬼厉害,所以单靠一口舌尖血是无法真正将它逼出亦不凡身体的。

    想到这里,我立即就取出一道灵符,想趁它病要它命,对着他的面门就又拍了过去。可是我一近身,那原本在地上打滚抽搐的亦不凡却突然窜起,伸手就掐上了我的脖子。

    这一掐那是让我自个觉得自个的脖子就好像给铁箍给套上了一般,一口气那是给堵在了喉咙里接不上来了。亦不凡依旧不断的抽搐,满脸的痛苦,显然是因为舌尖血的猛烈阳火在烧戾魄的身。可是这样一来,他痛苦中的力气就更大了,所有的力气都使在了双手上,狠狠的掐着我的脖子,嘴里还不断的发出惨叫声……

    我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双大铁嵌给嵌住了一般,瞬间脖子上就传来了吱咯支咯的声音,那感觉分明就好像下一秒钟,我的脖子骨头都要断掉了似的。

    情急之下,我只想着临死之时也不能让它好过,然后挤出全身最后一丝力气,举起手中捏着的灵符,一下往亦不凡的胸口上拍了下去!

    只听见“哇”的一声惨叫发出,接着就看到一道黑影从亦不凡的身体里震飞了出去好几米远,而这时掐着我脖子的手也无力的松开了。

    脖子一松,我就栽倒在地上猛得咳嗽了起来,眼泪流得满脸尽是,就像是狠狠地哭了一回似的。我歪头看了一眼亦不凡,此时的他也倒在了地上,一动都不动了,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我咳了一会儿就急忙扑到了亦不凡的身旁,然后猛得拍着他的脸,叫着他的名字。还好,被我这么一通摇晃,还真把他摇醒了过来,他摸着有些晕乎乎的脑袋问我,他怎么会晕倒了,当摸到自己脸上尽是鲜血时,吓得差点喊出来了。

    此时我也没时间跟他解释那么多,告诉他这血是我喷的。见他没有什么大碍,我也就松了口气,刚才戾魄附在他的身上那般抽搐,我生怕亦不凡醒后成了傻子,那可就真糟糕了。

    当然,我这可不是瞎担心,要知道生人身上魂为阴,魄为阳,一旦生人被阴魂附了体,那么人身上就会阴盛阳弱,导致阴阳不平,严重的就会伤魄,当阴魂离开后,人就会变成傻子或疯子。其实这个在民间都很常见,很多人被鬼上身或折腾过后,哪怕鬼被驱走了,其人也大多会成为傻呆一类,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依旧患有神精病似的,这就是鬼上身伤了魄的原因。

    就在我长长松了口气的时候,这时亦不凡突然指着我的身后叫道:“先生,背……背后……!”

    就在这时,我却身子一冷,耳边吹来一阵冷风。我心里顿时一惊,急忙转头,接着就见到戾魄就站在了我的背后,而且正对着我的肩膀吹着气哩!

    此时,我哪里会不知道啊,戾魄他这是还想玩之前那一招,想吹我的灯,然后上我的身啊!

    见到这般,我哪会让他一次次的得逞,当下就一咬舌尖,整个人瞬间就一个激灵,对着戾魄就喷了过去。

    戾魄发出一声惨叫,身体瞬间冒起了黑烟,在我面前手舞足蹈的抓狂了起来,那惨叫声直刺耳膜,要多凄厉有多凄厉。

    只一招命中,我也不再迟疑,掏出桃木剑,再次破破舌尖,将尖喷在剑身上,念上祭剑咒,然后冲上前去,一剑直往戾魄的胸口上捅了过去……

    戾魄本来就离得我很近,这一剑它根本没有闪躲的机会,直接被我刺了个对穿。顿时戾魄的惨叫声就更大了,表情狰狞可怖,双手一下就抓住了我的双肩。一边哀鸣,一边死死的扣住我不松手!

    见它被我一剑刺穿了胸口竟然还不灰飞烟灭,可把我吓得不轻,按理来讲胸口就是阴魂邪灵的鬼门,只要被阳器刺入,就会魂飞魄散,灰飞烟灭的。可是眼前这个戾魄却还这么大力的死死抓住我,虽然满脸的痛苦狰狞,但是显然伤得还没有到致命的程度。

    当下我也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东西和鬼魂有很大区别,鬼魂就是一个阴魂之体,而戾魄却有一个修仙的畜生真身,看来不把它真身杀死,这阴体是很难干掉了。

    这时,亦不凡见我被戾魄给抓住了,再看到它那狰狞可怖发疯的样子,吓得不轻,急忙就要上前来帮我。不过,我并没有让他来帮我,而是对他喊道:“快去把那黄皮子杀了,快去!”

    亦不凡听我这么一喊,也反应了过来,猛得转身就朝前面那个小洞室跑了进去……

    再说我这边,见被戾魄死死的抓住了,于是就想将剑拔出来,打算再给它来第二下、第三下,可是这时戾魄却也好似感觉到了我的想法,直接就将手移到了我的脖子上,一下就被它给掐上了。

    我非常恐惧这种感觉,脖子被死死的扣住,一口气在喉咙下面出不去,这种窒息的感觉是没有亲历过的人难以体会到的,说直白点就好像死亡就在下一秒将要来临似的,让人恐惧和惊慌。而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那双手冰冷,非常大力的掐着我的脖子,我窒息着,挣扎着,恐慌着……

    缺氧造成我力气全消,脑袋里面一片空白,眼里全是戾魄那尖嘴猴腮狰狞可怖的嘴脸。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在快速的消失,我努力的去摸口袋里的灵符,然后往它的身上推去,可是任凭我的灵符将它烧得身体黑烟直冒,它都根本不松手,因为吃痛,掐着我脖子的手力气反而更大上了几分。

    后来我只觉得自己连去摸符的力气都没有了,脑子里拼命的想去支配自己的手去拿符,可是手却无力抬起,慢慢的,慢慢的,我就连眼皮都无力睁开,合了上去,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心里只有一个念想,我真的要死了……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