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林家

    这片老房区我还没来过,没有林文静的引领,或许我都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一片老房子,整体是一片未改变的老房子,和城里的漂亮宅院完全不能比较,这里除了一些比较老式的筒子楼,其他大多都是土瓦房,而且这片老房区的地势有点低,好像一个大水盆,里面住着许多人。【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文静,你家是哪一户人家?”既然来到这片老房区,我饶有兴致地想看看林文静家的风水。

    “那里,大槐树映着的那片昏暗的地方,我家就在那里,是一座老宅院,两层叠,上面三间下面四间,还算宽敞。”林文静不好意思地笑说。

    “大槐树?哪呢?”我诧异地看去,也不知是光线暗还是怎么的,眼前的确有一大片乌漆麻黑的地方,但却不知道哪里是大槐树,难道那一大片的黑影,就是大槐树的枝叶?这大槐树也太大了吧?

    果然在林文静确定的眼神下,我注意到那棵巨大的大槐树,其枝叶竟然覆盖了一小半的房屋,开始时还以为天将黑,那个地方不得光所以……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大的大槐树。

    林文静告诉我,槐树那边的老房子在搞拆迁了,那一边的人都拿到了不少拆迁款,不过就是槐树的这一边还没有听说要拆迁。说到这里,林文静有些失落,是啊,看着人家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红利,自己这边却只能眼红,谁不会失落啊。

    “陈哥,你是阴阳行当的先生,那你说说我们这里的风水是好是坏?为什么别的地方都慢慢盖起了大宅院或者楼房,唯独我们这一片老房区没有人开发呢?”林文静似乎很为这里的老百姓鸣不平。

    我听了林文静的话,认真地看了看这一带的风水,随后笑说:“这一带藏风聚气,润泽如水,为兑泽之地,兑在八卦中代表泽,艮则代表山,只是后面那座尖头山,带有冲煞……尖头煞相冲,日月不聚,你能够听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哥说的日月不聚,我想起了小时候看月亮,听别的人说,他们那里到了晚上就能看的东边有月亮,西边有太阳,到了第二天早上,就能看的东边日出,西边月落,但是我们这里确实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现象,要么日出日落,要么月升月沉,好像太阳和月亮,从我们这片老房区看上去,永远没有同时出现在天空中的情况发生。”林文静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好像不相信我能看出这些,毕竟我刚刚来到这里。

    “这是因为后面那座尖头山的尖头煞相冲所致,风水之道,包含天地日月,以及万物生息,我们眼睛能看到的,还有看不到的,都包含在风水之中,所以风水的博大精深,并非传说中的那么简单,日月不聚,则阴阳不和,阴阳不和则无法自然生发,虽有明堂朝案,又有兑泽之貌,却迟迟不得建树。”我摇了摇头,感叹这里的风水并不怎么好,但我所看到的,明明是藏风聚气之风水,难道这里已经有人调整过?

    但纵然有改动,段时间内,这里的老房区,恐怕还无法时来运转,还得等,至于等多久,那得找出改动风水的人才能知道了。

    碍于林文静的关系,我刚才只是一时兴起看了看这里的风水,没想到粗略一看,却是看出了这些个问题,但又想到既然有人在暗中有所改动,我也不方便再说下去,毕竟风水的忌讳很大,不该管的也不能去管,除非人家找上来,也算是出师有名,否则擅自改动人家的风水,不但吃力不讨好,还会损害自身的福德,有害无益。

    在进入老房区的时候,我不自在地看了看那棵巨大的大槐树,槐为五阴之木,五阴即是五鬼,世上的五鬼树分别是柳树、桑树、槐树、大叶杨树、苦楝树。民间俗话说“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所谓鬼拍手,就是说杨树遇风,叶子哗哗啦啦地响,像是“鬼”拍手。

    阴阳行当里说到宅忌,有“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门前不栽鬼拍手”的行话,桑与丧字谐音,柳指父母死后,送殡多用柳枝作“哀杖”、“招魂幡”。“鬼拍手”是指杨树,多植于基地,其叶迎风作响,似人拍手。另外还有“屋后不栽槐”的说法。古时有尊槐之风习,槐于古代是吉祥、长寿和官职的象征,因而民间禁忌植槐于屋后。院内种植苦楝树,以为楝子为苦豆,如果种此树,预兆主人食苦果。

    为什么这个老房区会栽种这么大的一棵老槐树,难道这里的风水也是因为这棵老槐树而发生的变化?

    冷不丁的一股阴凉气息拂面而来,整年整月的被一大棵老槐树罩在头顶上方,乘凉是方便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棵巨大的槐树有些怪怪的,好像迎面吹来的凉风不是外面吹进来的,而是从那棵巨大的老槐树上飘出来的,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可能是我职业的缘故,有点敏感,毕竟林文静长这么大都好好的,也没出事不是,我又何必耿耿于怀,感觉凉也有可能是没吃饭饿的,身上没有热气,吃饱饭应该就暖和了。

    来到林文静这里是做客,并不是被人邀请来看风水观阴阳的,我尽力做好一个客人的身份,不能给林文静带来不好的影响,毕竟这里是她生长的地方,我贸贸然说这里的风水不好,也得有人信我才行,不过这里有个很大的好处,那就是安静。

    在外面还有点昏暗,不过到了这老房区的里面,就是彻底的漆黑,到处黑灯瞎火的,除非走到谁家大门口,没关门的,还能有点灯光照出来。

    老房区的路左弯右拐的,根本没有个正行的路,不过所有宅院都还是传统的坐北朝南,只是有的宅院小,门前的路一下子绕过去,宅院大的又来回绕,所有的路都是曲曲折折,像是一条条蛇在其间游走。

    正当我们要拐弯时,我突然仰头看到前面不远的巨大槐树,这棵老槐树至少得有三四个人抱才能抱的住,往上很高,站在下面往上看,犹如看到一片漆黑的天空,俗话说的遮天蔽日,仿佛就是在说这棵老槐树的。

    林文静告诉我,老人们也不知道这棵槐树是什么时候就有的了,起初可能没人注意它,但它长着长着就越来越大,最后其他的树活不下去,整片老房区也没其他的树,就剩下这棵老槐树了。

    我本想上前去看看,但林文静着急邀请我去她家,还有就是她离家这么久,一脸恋家的表情,我只好回头再去研究这棵老槐树,转身跟随林文静拐进了胡同。

    进了林文静家,的确如她所说,简单的小院子,两层叠的房子,所谓两层叠,其实就是两层的瓦房,不算是楼房,在原有一层房子的基础上往上接了一层,上面还是瓦房,造型很简单,不过里面可以容纳很多人和很多家具,一般这样的房子,上面一层就是放农具和不用的家具,下面住人。

    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四五十多岁年纪的妇人,没有其他人,进去之后,看到了林文静父亲的老照片供在供案上,我才知道这个家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林文静的母亲,一个是林文静。

    林母是个非常淳朴的妇人,虽然年龄四五十岁左右,但头发已经不少白丝了,脸色还有点蜡黄,可见身体不是太好,一脸疲惫之意。见到我后,忙去准备晚饭招待,林文静则跟着母亲去厨房,似乎在说悄悄话,不一会儿便听到林文静撒娇的笑声。

    不知为何,自从一进入林家之后,我就感觉这屋子里有些不平常,至于哪不平常呢我又说不上来,只是觉得阴风阵阵,凉气逼人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以前也有过,那就是上回进神庙山时,住进去的那栋山中凶宅一样的。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一紧,难不成这也是栋凶宅?

    这么想着,随后我就四处看了看,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难道是我多想了?

    或许是吧,人家林文静一家在这里住了那么久,如果是凶宅,岂不早住绝了。

    我坐在堂屋百无聊赖,无意间又看到林文静过世的父亲的遗像,两边还竖着两根白色的蜡烛,中间有个灰尘扑扑的小香炉,另外还有三碟供品,只有这些,并没有看到其他的牌位和神主牌,中堂也是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想了想,可能林文静的母亲不信鬼神吧,所以弄这些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冷不丁的,视线落在了林父的遗像上,一般家庭过世的人,所照的遗像都是黑白照,在旁边油灯的映射下,人很年轻,也就四十来岁的相貌,我看了一眼并不像短命之相,于是心里奇怪,怎么长寿之相会死这么早呢。

    不久,林文静见我在打量遗像,就很好奇的问我在看什么。我偷偷问了一下林文静,她父亲是不是横死的,她点了点头表示的确是属于横死,不过具体的死因她却并不太愿意提及。

    晚饭期间,由于饭桌在堂屋,我们三个人只要一扭头就能看的林父的遗像。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屋子阴森森的,特别是那林父的遗像,就好像在盯着我看似的,让人心里怪怪的,很不自在。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晚上就出了怪事……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