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吊死鬼索命

    林文静哭得不成样子了,小眼睛通红,焦急的望着母亲。【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再说林母,此时她人还好像没从刚才的事情里回过神来似的,一脸莫名其妙的的看着我们,见到自己的女儿伤心成那样,摸了摸她的头,替女儿擦拭掉了眼泪。

    林文静急坏了,扑在母亲怀里,问她怎么要这么做,林母也落泪了,很无辜的说了一句:“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上吊了!”

    一听这话,我却真的一头蒙水了,这上吊怎么还会自己都不知道呢?难不成刚才被鬼迷了魂?想到这里,我不由心里更加奇怪了,我急忙问她:“伯母,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半夜不睡觉,做出这种事,这会儿又说不知道。”

    林母还是一脸糊涂的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会舍得扔下文静这么走了呢。”

    “妈,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吧,咱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咱们一起扛,你千万别一个人闷在心里不开心啊。”这下林文静也急了。

    林文静不可能不急,林母这么说,不就是告诉我们,她不愿意说出心里的不顺心么。这如果真有想不开的事又不说出来,说不定下回还会上吊呢。

    林母抹掉了泪水,对林文静说:“我真的没有想不开的事,我就是睡着睡着,突然想起了你爸,然后我就起来了,接着我自己都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了,醒来后就看到了你在哭,我真不知道我迷迷糊糊的会去上吊。”说到这里,林母一惊,转头看了一眼林父的遗照,说:“难道是你爸来找我了?”

    “妈,你可别吓我啊!”这话可把林文静给吓坏了,脸一下变了色。

    “伯母,您多想了,不会是林父来找您的。”我急忙叫林母他们放心,因为林父之前还故意托梦给我,要我来救她的,怎么可能会是他来找老伴呢。

    我问林母:“伯母,你真的没有什么想不开的事?糊里糊涂的就跑来上吊的?”

    林母点点头,很认真的说:“是啊,难道我是人老了,脑子睡糊涂了,要不然怎么就会做这样的傻事呢?”

    见林母说的并不像说谎,我是一头蒙水,一时之间根本想不通她怎么就会上吊。

    林文静对母亲哭着说,如果你真死了,丢下我可怎么办呀,你再和爸爸一样做这种傻事,就算你走了我也会怪你一辈子的。

    林母哭着点点头,说都怪我糊涂,妈再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了。

    听着他们的话,我不由愣住了,因为林文静刚才说她父亲也是做傻事死的,难不成林父也是自杀死的?想到这里,我隐隐感觉到有不对劲,于是就问林文静:“伯父也是自杀死的?”

    林文静泪流满面的点点头,说:“我爸也是上吊死的。”说到这里,又落泪了。

    见的确是自杀死的,于是我急忙叫她别哭,接着问她,你爸为什么自杀呢?

    “你问这个干嘛?”林文静擦掉了泪水,抬头看向我。

    见她是不太愿意提及父亲的事,于是我就说:“我总感觉这事不太对劲,伯母好端端的不可能半夜爬起来上吊的。你跟我说说你父亲的事吧?”

    林文静听到这话,眉头一皱,急忙说:“难道……难道真的有问题,因为我爸死之前也是好好的,也没见他说有想不开的事,可是却自己寻了短见,吊死在这屋子里了。”

    “你是说……你爸和你妈现在的情况一样?也是迷迷糊糊的跑去上的吊?”听到林文静的话,我终于感觉到问题真的没那么简单了。

    林文静点点头,这时林母也急了,她说:“小陈啊,文静他爹一直很开朗的,我跟他感情也很好,那晚上半夜我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不见他在,结果一出房门就看见他寻了短见,这些年我一直很自责,以为是自己哪里惹他不开心了。听你这么一说,难道我们家进了鬼吗?要不然怎么会好好的人就这么想不开呢?”

    “有可能!”我点了点头。

    “啊?你们可别吓我!”林文静脸又一次变了色,显然是没有料到父亲和母亲上吊是有其它原因的。

    这时林母就抓着我的手,求道:“小陈啊,你不是阴阳先生吗,你快帮我看看,这房子里是不是真的进了什么脏东西,要不然文静她爸是不可能做这傻事的。”

    我忙叫他们先别着急,我说,这事我会帮忙看的,不过现在也还说不定就一定是有脏东西。

    我先叫林文静将母亲扶到椅子上休息一下,然后我就将天眼打开了,环视了一下客厅,客厅里倒不见什么邪灵之类的东西,接着我又去每个房间都看了一眼,发现屋子里干干净净的,并没有进来什么阴魂。

    话说,迷人上吊的阴魂一般都是吊死鬼,一种是孤魂野鬼,他们如果是自杀上吊死的,往往死后带有怨气,会徘徊于上吊之处,如果看见有生人经过,时常就会找上那个人,然后让对方有一点点不顺心就会寻短见。

    还有一种是家鬼,比如家里有谁是上吊或寻短见死的,因为自杀的阴魂一时是无法投胎的,所以在下面寂寞,就会想念自己的家人,后悔自己把家人抛下,于是就会上来找自己的亲人。这种亲人上来索命的是最多的,一般谁家里只要有人寻短见自杀死的,如果没有好好超渡,多半都会上来找亲人。

    我还记得在我十几岁的时候,那还是爷爷刚被抓去县城大牢后的一两年,陈家镇里有个陈婶就遇到了这种事儿。陈婶其实也是我们陈家里的人,当时四十来岁,陈婶的母亲是在我**岁时上吊死的,我还记得非常清楚,有一段日子陈婶生病了,很严重,有一天陈婶的儿子跑到我家找到我,说她娘发癫了,一直掐自己的脖子,叫我去看看。

    当时我就跑去了陈婶家里,一进屋我就看到陈叔在死死的按着陈婶的手,而陈婶则拼命的想将手放到脖子上,表情狰狞。我当时一看就知道是有吊死鬼来索命的,然后房中四周一看,果然就看见了一个老太太站在房间的角落里,老太太样子很恐怖,曝着眼珠子,舌头伸在嘴外边两三寸长,一副吊死鬼的样子,手里还拖着一根长长的草绳,盯着床上的陈婶。我一看,这不就是陈婶她上吊死去的娘吗,这是来找陈婶下去啊,于是我赶紧把它给赶了出去。

    老太太被我赶出去了,陈婶也就好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告诉陈婶,你娘刚才来了。陈婶他们吓得不轻,问我怎么办?

    我想了想,就给陈婶算了一卦,发现陈婶今晚的确有一劫,要么病情会有一劫,要么会有别的凶灾,不过现在病情还挺稳定的,所以这一灾劫多半会是她娘来把她带走。想到这里,我就告诉陈叔,今晚一直要守在床边,门口挂上一把剪刀,只要今晚过去了,就没事了。

    陈叔照着我说的办,一到天黑后,就将剪刀挂在了门口,而我也留在了他们家很晚。就在大概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吧,陈叔家的狗就在门外狂吠了起不,然后就看见一个黑影拖着一条长长的绳子来了,而这时屋内床上的陈婶就又发作了,手里拿着一根裤带,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双手死命的扯,脸色憋得发紫了,可把陈叔吓坏了。

    当晚,陈婶的娘来了四五次,一直从晚上十点多,闹到三更才罢休,每来一次,陈婶就发作一次,每次都十分的害人,一边掐自己脖子,一边嘴里念着她娘来找她了,要带她走了。总之那种情景让人看着都头皮发麻。

    后来,陈婶算是躲过了那一劫,不过上次回陈家村时,陈婶已经过世了,听说也是上吊自杀的,看来她娘时隔多年后,最后还是上来把娘带走了。所以啊,若家里亲人有上吊寻短见死的,最好还是好好处理一下,要不然真的会有麻烦事。

    扯远了,咱们言归正转,眼下林父虽然是上吊死的,但是林母这次上吊却并非林父来找她走的,反而林父还托梦给我,要我救林母,显然这事就跟林父无关了。而房中也不见有孤魂野鬼,所以一时之间我倒是不解了。

    想了想,于是我就问林母:“伯母,你父母亲可还尚在?没有谁是寻短见死的吧?”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祭坛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