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乱改生死薄

    他儿子长得虎头虎脑,很讨人喜欢。【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他想了想说:“就是一个叔叔啊,他天天都会来我们家。”

    “叔叔?”听到这话,我和陈贤懿对视了一眼,心道原来是个男的。于是我又问:“他来找你干嘛呢?”

    “他说要带我走,要我跟他在一起。可是我又不认识他,他还骂我。”小孩嘟着嘴说着。

    “骂你?骂你什么?”我继续问道。

    “他骂我不去找他玩啊,所以他就来找我玩了。”小孩如是说道。

    听到这里,更加映证了我们的猜测,小孩的前世的确是跟那找上门来的阴魂相熟,要不然对方不会怪小孩不去找他。

    这时,小孩又说:“那叔叔说今晚还会来,要把我带走,我好怕怕啊!”

    “今晚么?”我眉头一皱,看来今晚是走不开了,不过也好,反正要面对,来的早也省得我们天天在这里等。

    林龙赶紧安慰儿子,说别怕,这两位叔叔在咱们家,坏人不敢把你带走的。

    安慰完儿子后,林龙就转头问我们:“两位大师,你们看这事该怎么办啊?那阴魂今晚真的会来把我儿子带走吗?”

    “你儿子这么说的话,那么那个阴魂今晚想必是会来的。”陈贤懿顿了顿,见到林龙露出担心害怕的表情后,很是满意的接着说:“不过,我和师弟阴阳两界来去自如,什么小鬼在我们面前也不敢放肆。所以有我们在,林先生不须担心!”

    听到陈贤懿还有心思在那吹牛,我很是无语。林龙在那听得很是感动,对陈贤懿那个相信,都快改口称他为神仙了。

    一吹捧,陈贤懿的嘴巴就关不上闸口了,他说:“别说是小鬼,黑白无常二位阴神你听说过么?”

    “黑白无常?”林龙一惊,来了兴趣,问道:“听过听过,就是专门拘魂的。”

    “对!”陈贤懿说:“就是这两位爷,跟本道也是很熟的,我们常打交道。”

    “真的吗?那黑白无常大师也相熟?”林龙大感惊讶,满脸的佩服之色。

    陈贤懿说:“这算啥,我们还拜过把子,因为我常给他们在上头办事儿。还有那谁,牛头马面,咱也熟,之前请他喝过酒。”

    “喝酒?”

    “对,不过跟他们喝酒,喝的可不是咱们这种酒,而是得用柳树枝泡过的酒,这也叫作阴酒。”陈贤懿一板一眼的说道。

    “大师,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我从小就听老辈儿人讲过,说厉害的先生可以下阴曹,给人问事,认识阴间的鬼差,以前我还不信,这回算是不得不信了。”林龙那个激动,赶紧递上一支香烟上去给林贤懿和我。接着问道:“大师啊,那黑白无常长啥样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啊,这白无常穿着一身白色长袍,戴着白色的高帽,高帽之上,写着四个字:天下太平,全身都是白色。而黑无常则正好相反,全身都是黑色的。他也是戴着一顶高高的帽子,只是这帽子和身上的衣服一样是黑色的,帽子上也写有四个大字:一见发财!以后你若是见到这两个人,可得绕道走远点儿,我这两个哥们儿可不好招惹。”陈贤懿如是说道,说的就好像他真的见过似的。

    林龙忙点头说:“谢谢大师提醒。”

    见陈贤懿说的那么逼真,我也好奇了起来,因为我也没有见过黑白无常,于是问他:“师兄,你真的见过他们?”

    “当然见过,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他们长啥样呢?”陈贤懿拍拍我的肩膀说:“别怪师兄说你,你有阴阳仙经怎么能不学呢,只要你跟下面的阴神鬼差混熟了,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点点头,这话说的倒真的很对,看来我是真的得好好学一下阴阳仙经里的东西了。

    陈贤懿就这样跟林龙一直聊着,听得林龙是一惊一乍,拍案叫绝,看向陈贤懿的眼神都带着无比的崇拜。

    后来我也没注意去听他们聊了,因为后来陈贤懿这丫的越聊越扯蛋了,吹牛都吹到天上去喽,还声称自己跟阎王爷很熟络。

    聊着聊着,接着就看见林龙起身走了,不久又回来了,然后递给陈贤懿一叠钞票,满脸的感激,就好像给别人钱,还是别人看得起他似的。

    看到这般情景,我都愣住了,心道他们这是闹哪般啊?难道陈贤懿这丫的就先把尾款也给收了吗?这万一最后没办成这事儿,岂不脸都丢光喽?

    想到这里,于是我就问林龙:“林先生,你……你这是?”

    林龙笑道:“我这是请陈大师帮我下去阎王殿改一下生死薄,因为陈大师说我命不长,唉。幸好今日得遇到两位大师,这真是我林某的福份啊。”

    一听这话,我整个人都傻了,改生死薄,这他娘的是开玩笑么?老子长这么大,只听说过孙猴子有本事改过生死薄,可没听说过还有谁能像孙猴子一样牛啊。难道还指望陈贤懿能有大闹阎王殿的本事啊。

    陈贤懿对我嘿嘿的笑了笑,说:“我这不也是帮一下他,正所谓相遇就是缘,也是天意。”

    我忙对林龙说:“别,我建议您这钱还是收回去吧,我师兄他……他那啥玩得有点大了。”

    说完,我就对陈贤懿说:“师兄,这样不太好吧?”

    陈贤懿嘿嘿笑了笑,说:“咱……咱也没提这事儿,是他求着咱给帮他办这事,这不办嘛,他心里也不自在。”

    林龙见我这么说,当下就急了,他对我说:“大师,我知道这么做有违阴间律法,这事儿你师兄刚才也说过了,对他自己很不利。我也知道你关心你师兄,但是我真的求你们帮帮忙,我命不长的话,哪放得下家里面啊,麻烦你就让你师兄下去帮我改一下吧!”

    得了,我算是看出来了,刚才经陈贤懿那一阵吹牛,把这林龙给绕进去了,心里种下了坎儿,这事不帮他办的话,他心里还真的说不定会一直担忧着自个命数不长。

    “罢了罢了,随你们吧!”我叹了口气,心道这蓝道技俩真他娘的厉害,说啥都能让人信。

    就这样,林龙吹了一通牛皮,又赚了一笔钱财。只见他闭上眼睛,掐上法指,念了一通神神叨叨的话,然后就一动不动了。待过了一袋烟的功夫后,他这才装模作样的睁开眼,然后叹了口气,说:“成了,刚下去正好阎王还在,于是跟他讲了好半天的理,这才把你的命数从三十九岁改成了八十多岁。”

    听到这话,我都差点两眼一翻栽到茶几下去了,这真是吹牛都不打草稿的主啊。

    可是哪知,那林龙却感动的那是泪流满面,握着陈贤懿的手久久不放,大有把他当神仙供奉起来的势头。

    所幸,这时依水莲已经把饭做好了,喊我们吃饭。陈贤懿这吹牛之事算是告了一段落。

    闲话不多讲,用过饭后,我们依旧在客厅里坐着,等待着那个阴魂上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夜晚的来临,林龙也没有了心思听陈贤懿吹牛,不过对晚上将上门前来的阴魂,他倒不是太担心了,显然是觉得像陈贤懿这样的大师,一定能轻松把阴魂小鬼搞定。

    大约九点多的时候,小孩就睡了,不过依水莲担心小孩,所以把小孩放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让他睡。

    很快,午夜来临,客厅里大家都等得无聊了起来,客厅里非常的宁静。我心里一直在想着等下阴魂上门,该怎么去应付对方,而林龙夫妻二人则坐在小孩旁边,抚摸着儿子的脑袋,很害怕失去他。

    陈贤懿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问道:“都凌晨两点了,那阴魂今晚还会来吗?”

    我说:“应该会来吧,人家小孩都说了今天会来带他走的,咱们再耐心等下去吧!”

    可是就在我这话刚一说完,对面沙发上熟睡的小孩就突然一下坐了起来,把我们都给惊愣住了。

    这时,依水莲也给惊住了,看见儿子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就担心的问儿子:“宝宝,你怎么不睡了?”

    哪知小孩却来了一句:“他来了,他来带我走了。”

    这句话可把依水莲夫妻吓坏了,依水莲直接将小孩一把抱在了怀里,捂着嘴哭了起来。而林龙也吓得坐立不安了起来,四处乱看。

    当然,我们也直接打了个激灵,从昏昏沉沉中惊醒了过来,立即朝门口看了过去。接着,这时林家的门就真的传来了动静,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自动打开了……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