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悲催之命为何让我流泪

    一杯啤酒一饮而尽,顿时有一种苦涩的感觉,我打了个隔,心情更加坏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借洒浇愁,愁更愁吧?

    陈贤懿见到我这般模样,于是就安慰我,说:“师弟,别这样,你那女孩子的前男友就算强又如何,你也不差呀,别泄气。”

    我说:“他有文化,留过学!咱文化少,没法比。”

    “有文化咋了?不就多了一点洋墨水么?咱们还熟读仙经哩!”陈贤懿翻着白眼道。

    我苦笑了一下:“人家长得也挺帅的,也比我年轻一两岁。”

    “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的女孩子可都喜欢像咱们这样三十来岁的,这叫成熟型。”陈贤懿这话不知道是夸自己,还是在安慰我。

    “可是……可是人家好像还是个富家公子,挺有钱的。”我抬头看向他。

    哪知陈贤懿一听这话,然后就愣了一下,然后吱吱唔唔只嘣出了一个字:“哦……!”

    一见他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了,我顿时哭的心都有了,我说:“你老会不会安慰人啊?”

    陈贤懿嘿嘿的笑了起来,说:“我这不也没正经谈过女朋友嘛,你最起码还有喜欢的人,比我好太多了。师弟,是你的话终归会是你的,总之你自己别泄气。”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话我到是心情好多了,是啊,是我的终究会是我的,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也不知道我这辈子有没有那个命,能和杨晴在一起。叹了一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时,陈贤懿不知是不是也被我搞得心情不好了,向我吐起了苦水,他说都快三十的人了,连女生都认识一个,可能这辈子真的要打光棍了。或许这就是阴阳行当里的命运吧,谁都会犯上五弊三缺。

    我说,你真的信命吗?

    他却反问我,信不信。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信?如果信的话,我就不会在这儿伤心叹气了,如果我信命的话,那么孤煞星命的我又怎么会奢望能和杨晴在一起呢?就是因为我不信命,所以我才会对着命运抱着希望,抱着幻想。

    可是,我又不敢绝对的说信,因为我内心中却又时常认为如今的这一切都是命,无论我如何的努力,都逃不脱命运的安排与捉弄。

    我叹息道:“我不知道该信还是不该信,但是如果真的命是一早就注定了的话,我想改变它。”

    陈贤懿点点头,说:“好,说的好,咱们为了改变这操蛋的命运干一杯!”

    “嘭”的一声,两人一碰杯,再次一饮而尽……

    在这时,我感觉和陈贤懿的命运真的很相似,又一次的感觉到同病相怜。老天是这么的喜欢捉弄人,把两个悲催的人放在了一块,让我们感受着命运的无奈。

    陈贤懿为我又满上了一杯酒,说:“为了这悲催的命运干一杯!”

    一杯下肚之后,一股清凉涌上心头,心情好了不多。我们嘿嘿的相视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里带着几分的傻意,还带着几分的无奈。

    我也为他满上了一杯,说:“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干一杯!”

    陈贤懿忙打住,他说:“我是天涯沦落人,因为我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可是你是吗?”

    我点点头,说:“我是啊,我也无父无母,爷爷也失踪找不见了,你说我是不是天涯沦落人呢?”

    陈贤懿说:“是,你就是天涯沦落人,我也是,来,咱们再干了这一杯!”

    一连干了很多杯,具体多少杯,我也没数过,或者说喝得糊里糊涂的根本就记不清。只知道喝得头晕晕的方才罢休。

    见酒喝得差不多了,菜也吃得差不多了,这时我也就说不要继续了。陈贤懿说那好吧,于是就转身朝那柜头上的老板娘说:“大姐,买单!”

    哪知那老板娘却捂着嘴笑了起来,我们问她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老板娘指了指她柜台前的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孩子,说:“我女儿都这么大了,你该叫我什么?”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我们喊她大姐,给乐的啊。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身旁的陈贤懿看了一眼老板娘的女儿,却突然摸着脑袋,嘣出了一句:“妈!”,顿时我就雷倒了,把我笑得捂着肚子都快不行了。

    当然,老板然愣了一下之后,也反应了过来,也笑得花枝招展了起来,说陈贤懿太会占便宜了。

    陈贤懿说:“是你问我该叫你什么,我可不是故意占便宜的。”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该叫我阿姨。”老板娘还笑着没停下来,指了指我说:“还是这小伙子更实在。”

    “他啊,他有女朋友了。我还单着呢!”陈贤懿不要脸的说,然后向老板娘推销了一下自己,不过老板娘说她女儿还在上大学呢,你喜欢的话还得等两年才行。把陈贤懿失落的样子,就好像老板娘真就会把她女儿许给他似的。

    抹着笑出来的眼泪走出了饭馆,见天色尚早,陈贤懿说看我喝得有点多,于是就提议送我回去,顺带也去看看我的玄堂是啥样子。

    其实说醉倒并不醉,反倒是陈贤懿自己有点醉,两个人往玄堂走着。一路上我也十分好奇他为什么有真本事,还会利有蓝道的技俩骗人,于是就问了他:“师兄,咱可是正宗的红道,你怎么也学会了蓝道那骗人哄鬼的招儿啊?”

    陈贤懿一见我这么问他,就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说:“你可别小看这蓝道哄鬼骗人的小招,我告诉你这些招儿可灵着呢,百试不爽。不过咱也不是纯粹骗人,灾咱还是得替人解,只不过玩点儿招儿,让客人更信咱而已。”

    听到这话,我不由苦笑了起来。我一点也不觉得陈贤懿用这种法子无耻,如他所说,他不纯粹骗人,他只是为了利用蓝道的技俩让别人更信服他。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悲哀,还是一种无奈,能让一个正经的红道奇门术士,非逼得使上骗术才能生存。或许正如这个社会,只看表面,不看里子。什么都要包装,黑的可以变成白的,白的可以说成黑的。

    其实回头想想,一路走来,我也被很多的人质疑,因为他们看我年轻,自然而然的认为我是蓝道骗子。所以,我理解陈贤懿说的话,因为他改变不了这个社会,所以只能被这个社会而改变。

    正如城市中表面看上去是那么的灯红酒绿,高楼大厦满地都是,但在这样钢筋水泥修成的城市里,却并不那么的美好,这里虽然人多,但藏着的虚伪也多。

    陈贤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师弟,其实这些骗人的技俩也不是我整出来的,也是跟人学的,接触久了,这哄人的话也就张口就来了。”

    这到是让我很惊讶,这怎么还有红道去向蓝道学艺的?这要是传出去了,岂不是闹大笑话么?我说:“师兄,你这话可惊呆我了,你向蓝道学这个来?”

    陈贤懿说:“哪能呀,只是我有一个哥们,他是蓝道,有些解决不了的业务就会介绍给我,所以我们混熟了,也就被他给传染了。”

    我算是听明白了,敢情那个蓝道跟陈贤懿还是一伙的,不是真的灵异之事就那蓝道可劲骗,若真是接上麻烦事了,就让陈贤懿上,这还真的好组合啊。

    陈贤懿见我有取笑他们这个组合的意思,于是急了,他正色道:“你还先别笑,我告诉你,我那个蓝道的哥们可有些名声,上海人,平时常呆在咱们江西,别人都叫他汤大师。”

    我说:“蓝道也能整出大名声来?”

    “那是自然了,人家老汤可是顶着江西道教协会副会长的名头,他说啥话人家都信。嘿嘿,到时候有空我带你去见见他,他一定会对你感兴趣的。我告诉你,他业务可多了。”陈贤懿说到这,最后又叹了口气说:“唉,这年头也真是的,像咱这样有本事的反而混了这么个惨样,也真是悲哀啊!”

    我苦笑了一下,见蓝道我可没兴趣,哪怕这位汤大师是全国道教协会的会长,咱也没心思去见他,我还是踏踏实实做我的本份人算了。心里这么想着,可是谁会想到,最后还真是跟他走一起去了。当然,这是后话,以后再说。

    言归正转,我们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就走到玄堂这边来了。可是这时我却愣住了,因为玄堂门口停着一辆车,杨晴和他的老同学就站在车旁边,显然他同学刚送她回来。

    见我停住了步子,陈贤懿也反应了过来,看了一眼前面二十米开外的杨晴他们,问道:“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就是你的女朋友?”

    我点了点头,说:“咱们还是先别过去吧,等她那前男友走了咱再过去。”

    陈贤懿说:“怕啥啊,你如果不争取的话,那可就真被别人给抢走喽。你看看她太漂亮了,哪个男人不动心啊,你赶紧的上啊!”

    可是,我心里却的确在纠结,因为感觉这时候跑上去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去跟他们打招呼。而就在这时,只见杨晴的前男友,这时却突然伸手要去拉杨晴的手。

    看到这,我心里都乱了,难道一次约会就发展到牵手的地步了?

    “放开她的手!”这时,只见我身旁的陈贤懿突然大喝一声,然后就拉着我冲了上去……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