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邪乎之事

    我当时听到这话很是惊讶,一来是没有想到陈贤懿一大早会跟我说起汤大师这个蓝道,二来他们虽然是搭档,但是我跟他们没啥关系,就算汤大师遇上了搞不定的事情,有陈贤懿出马也就行了,要知道他可是奇门仙经的传人啊,并非欺蒙拐骗之徒。【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可是,如今陈贤懿急急忙忙来叫我一块去,显然多半是真的事上什么大麻烦了。而连陈贤懿都没把握的麻烦,又会是什么麻烦呢?

    想到这里,我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我问他:“师兄,难道遇到了什么大麻烦,连你也搞不定?”

    陈贤懿叹了口气,说:“不瞒师弟,的确是接到了一个棘手的业务,听老汤说了一下,苦主应当是招惹上凶魂恶鬼了。”

    “凶魂恶鬼?”听到这个我心里一愣,鬼分很多种,一般在阳间闹事的多是一些孤魂野鬼,并非恶鬼,这些孤野鬼多半是为了折腾一下时运不高的生人,想敲诈一些金铂钱财之类的。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前世今生的孽缘前来报复的,后者其实也可以算是凶魂恶鬼。但是这种前来索命报复的因为他们不会胡乱伤人性命,所以也不算是大凶,他们心中还有一个理字,就算索命也是为了报复,报复完了也就收手了。

    可是,还有一种凶魂恶鬼则不同,他们可没有那么多讲究,不讲道理,一旦招惹上这种东西,麻烦可就大得去了。

    其实,这些年来凶魂恶鬼我也遇到一些,比如陈家村修路时遇到的那个将军,比如在神农架过鬼市遇到的阴魂,这些都可以算是凶魂,不过他们却也讲个理字。而那种不讲理的凶魂我还好像只遇过一次,那就是进神农架时见到的那个起煞的煞尸,还有那埋在槐树下面的小孩,饶是最后我们全身而退,但是也差点闹出了人命,如今想想如还有些后怕。

    我心里有些担心了起来,急忙问陈贤懿:“师兄,事情真有这么严重么?”

    陈贤懿点点头:“听老汤讲的确像是凶魂,要不然我也不会来麻烦你了,毕竟你是精阴阳,比我在行,有咱们两个人就更有把握了。”

    我想了想,这事拒绝肯定是不可能的,先不说是陈贤懿来找我,就算不是因为他,我若听到这事也会去管一管的,毕竟降妖卫道是我们的职业,不可能容凶魂恶鬼胡来。

    不过,听陈贤懿这样子一说,我倒是对这事很好奇了,问他:“师兄,你好好跟我讲讲,这到底是个啥情况啊?”

    说着,我一边叫他进店里坐。

    陈贤懿说:“不坐了,我还得回去收拾家伙么去,这事我一时也讲不清楚,因为我也只是听了个大概情况,还是一块去老汤那里,让他详细跟你讲讲吧!”

    我点点头,说:“那行,我这就收拾一下,来你店里寻你。”

    陈贤懿见我答应了,笑了笑说:“我就知道师弟不会不帮我。”说完,便先回他的福德堂去了。

    真招惹上恶鬼了?我眉头都皱得紧紧的,长叹了口气,心道这回可能真的有点麻烦了。然后也不敢耽搁,赶紧换上衣服,收拾了一些法器就出了门,往陈贤懿的福德堂赶去。

    来到福德堂,陈贤懿也收拾好东西了,接着便带我去见他口中的汤大师。

    一问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所说的汤大师并不是在我们江西,而是在江苏去了,我们这次是直接到苦主家与他碰头。

    我们从赣州跑到了南昌,打算直接坐飞机飞到江苏去。在路上,我也问了一下陈贤懿,汤大师那边到底接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麻烦事?

    可是陈贤懿也并不是太清楚,按他的话来讲,就是一个赌棍因为贪念,去坟地里把死人的尸骨给挖了出来,供在了家里,结果家人都死了。而具体的情况,汤大师并没有讲太多,只是催他赶紧过去,说他搞不定,要不然会死人。

    听到这话,我都觉得毛骨耸然了起来,跑坟地里刨坟,从棺材里把死人的尸骨给挖出来,还供到家里,这他娘的难道脑子有头病么?要不然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呀?

    当然,苦主家里死人,肯定就跟这尸骨脱不了关系了,这还真是遇到了凶魂恶鬼了。

    心里有些惊讶,觉得这事太不可思议了,同时也对这事更加的好奇了起来。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人去刨坟呢?是什么目的能让人把尸骨敢于供在家里?这一切都让人听着都后怕,让人难以置信。但是我们也知道,汤大师应该不会骗陈贤懿,看来这事可真的透着古怪,怪不得会催陈贤懿过去帮忙了。

    既然事情的详细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也只好强压着心中的好奇,带着满心的疑惑出发了。江西离江苏相邻,并不算远,正好我们赶紧上了趟,不久就有一趟飞南京的飞机。

    陈贤懿说这次找我们的是一个大富豪,很有钱,到时候他会开车到机场来接咱们。上了飞机,不多久我们就来到了南京,一出机场,陈贤懿便看到了汤大师,指着一辆大奔的跟前说:“他来了,在那儿!”说完,朝那边招了招手示意我们在这里。

    我顺着陈贤懿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马路边上的汽车旁边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中山装,看上去比我和陈贤懿略大几岁,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吧,站在那儿朝我们招手呢。

    我说:“那就是你口中的那位汤大师?”

    “是的,咱们快过去吧,到时介绍你们认识。”说完,就带着我朝马路那边走了过去。

    很快,我们就走到了汤大师的面前,他有些惊讶,毕竟如今多了一个我。不过惊讶之后,便又恢复了过来,很有礼貌的对我微微笑了下,说:“这位是?”

    “哦,这是我师弟,本事可比我大多了,这次我觉着这事很麻烦,怕一个人搞不定,所以把他给请出山来了。”陈贤懿倒是挺给我面子,把我这个师弟说得比自己都厉害,而且还被他说成是请出山的。这就是告诉对方,我本来是不问世事的,是他的面子所以才出来的。

    如今走近了我也看清楚了,这汤大师虽然只有三十几岁,但是他穿着中山装,举手投足看上去倒不像我们那般随便的样子,他却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样子。

    汤大师一听,很惊讶,然后打量了我一眼,便很热情的伸出手来,说:“鄙人姓汤嗣焱,想不到大师这么年轻就这么高的道行,如此了得,实在是幸会啊!”

    说实话,虽然我看不起蓝道技俩,但是眼前这个人可是有着大名头的,那江西道教协会的副会长,这名头可是走到哪里都有人抱拳称大师的,就算去到江西各大道观里,也是待为上宾。而且据陈贤懿讲,他还是上海易学会的副会长,这种人只有别人称他为大师的份,一般可不会自掉身份喊别人为大师,更何况是比他小几岁的年青人,因为一旦称别人为大师,就显得他自己掉价了。

    显然,如今他一见面就称我为大师,除了是陈贤懿的原因之外,还说明这人心胸宽广,为人处事极为厉害。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倒是觉得汤大师这人也还不错。

    人家这么大名头还称我为大师,我自然不可能真在他面前装大师,扮清高,而且我也不是那种人。所以,我也忙伸出手跟他握在了一起,介绍着自己:“汤大师客气了,我叫陈二狗,嘿嘿名字有点俗,以后叫我小陈就行了。”

    “哪能这么叫的,虽然你年纪略比我小几岁,但是这行当里可是以本事论辈份的。我和小贤是好朋友,咱们也等于是自己人了,这么吧,我以后就叫你老陈了。”汤大师笑呵呵的说道。

    这更让我觉得这人处事厉害,叫小陈显然是知道会把我这有真本事的人叫小了,怕我不高兴,而叫老陈的话,这样一来表示尊重我,二来也不掉他自己的身价,毕竟在外人看来,他可不是蓝道,而是真正的道教协会的高人啊。

    我说:“成,随便怎么叫都行。”

    这时陈贤懿可不耐烦了,说:“你们两是不是太客套了,以后都是自己人了,就别在这客气了。我说老汤,你把我催过来,到底是啥情况啊?在电话里也不说清楚来。”

    我也说:“师兄说苦主跑坟地里刨坟,从棺材里把死人的尸骨给挖出来,还供到家里,真是这么回事么?”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