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鬼话连篇

    老汤还一头蒙水的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那原本害怕的龟缩在我们身后的端阳,也很好奇的问我什么是赶尸?见他们好奇,于是我便跟他解释了起来。【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其实,赶尸是湘西地区苗族的民俗,属于巫文化,亦说与祝由科有关。清朝就广为流传湘西“赶尸人”的传闻,即赶尸人利用“秘术”,将客死异乡的人的尸体带回家乡,让他们入土为安。

    赶尸的起源,民间有书记载:相传几千年以前,苗族的祖先阿普(苗语:公公)蚩尤率兵在黄河边与敌对阵厮杀,直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打完仗要往后方撤退,士兵们把伤兵都抬走后,阿普蚩尤命令阿普军师把战死的弟兄送回故里。

    于是阿普军师装扮成阿普蚩尤的模样,站在战死的弟兄们的尸首中间,在一阵默念咒语、祷告神灵后,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跟在阿普蚩尤高擎的“符节”后面规规矩矩向南走。这便是赶尸的最早版本。清代中期,赶尸匠出现,起初是把客死四川的湖南移民的尸体运送回家乡。尸体在最开始的运送过程中,是走的水路,并不需要“赶”的。但三峡这一段,水流湍急,旋涡暗礁密布,船只往往沉没。古人又迷信,绝不愿意搭载死人走在险江之上,“赶尸”这个职业于是就产生了。

    据说,赶尸不论尸体数量有多少,都由他一人赶。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手执铜锣,腰包藏着一包符。法师不在尸后,而在尸前带路,不打灯笼,因为他是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这群尸体往前走的,手中摇着一个摄魂铃,让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尸体若两个以上,赶尸匠就用草绳将尸体一个一个串起来,每隔七、八尺远一个,黑夜行走时,尸体头上戴上一个高筒毯帽,额上压着几张书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

    不管你信不信,赶尸这一行的确是存在的,当然,赶尸的人一般都是法师,懂得阴阳镇尸降鬼之术。加上他们常年跟尸体阴魂打交道,所以赶尸人有着他们自己的一套对付阴魂鬼怪的秘术。而这十八冥棺锁就是赶尸行当中的镇尸锁魂的秘术,能将搞不定的尸煞或阴魂封在棺材里,防止它们为非作歹。

    一般的起尸变煞赶尸人是可以搞定的,然后顺利将尸体赶往目的地,而要逼得赶尸人用上他们行当里的秘术,将尸体镇在棺中,显然代表着棺材里的东西他们没办法收拾,只好镇在棺材里,让它无法为非作歹。

    说到这里时,老汤他们再不懂也明白了过来,老汤说:“可是……如今这棺材偏偏让端阳给打开来了,这就代表他把赶尸人都搞不定的妖孽从棺材里给放出来了?”

    我点点头,说:“正是这个意思,总之咱们遇到棘手的麻烦了。”

    想到以前的人都搞不定这东西,我就眉头直皱,也不知道棺材里面那自称是玉清的鬼魂,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连赶尸人都为难的只能将其镇封住。

    端阳听到自己放出了一个前人特意镇封住的妖孽,不由脸都吓白了,他害怕道:“我……我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当时我虽然觉得这棺材上的红漆很奇怪,但是我不知道会是这么邪门。”

    陈贤懿骂道:“谁叫你贪,你看这下捅篓子了吧!”

    端阳被陈贤懿数落着,他也知道是自己的错,所以低着头,满脸的自责与惊慌。

    我说:“师兄,你也别去说人家了,端阳也是受伤者。依我看,那个叫玉清的鬼魂就是因为被这十八冥棺锁给镇住了,所以无法走远,只得永世徘徊于此地,正好见到赌博输光的端阳,这才会故意好心来帮端阳的,然后一步步设计用钱财来迷惑他,说什么将其尸骨供奉于家中,便能助其逢赌必赢,这显然全是谎言,之所以这样来一步步骗端阳上当,为的就是让他将棺材打开,好破掉赶尸人布下的十八冥棺锁。”

    老汤说:“对,老陈分析的的确在理。这般害人索命的妖孽,又怎会好心帮人呢,显然正如老陈所说,就是故意要端阳帮他逃出这布有十八冥棺锁的棺材了。”

    端阳这时方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竟然是被那鬼魂利用了,后悔不矣。不过他随后问我:“可是为什么后来我把尸骨又重新放回到了这口棺材里,他还能出来纠缠我啊?”

    陈贤懿说:“你还好意思说,这棺一旦开了,十八冥棺锁自然就破了,不信你看看那封棺的符都破了。”说完,指向棺材的棺头位置。

    是的,陈贤懿说的没错,在棺头位置一道发黄的符纸已经在第一次开棺时破了,也就等于布在棺材上的那十八道朱砂锁已经不起作用了。

    “我倒要看看棺材里头到底镇着个啥东西!”说完,陈贤懿就走到棺材旁,然后一把便将棺材盖给掀了起来,而我也急忙凑了过去,掐上法指以防里头那东西暴起伤人。

    可是棺材盖掀开后,里面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堆零散的白骨装在棺材里,别说让它起尸吃人了,这些零散的骨头还能不能完整的拼回去都两说着呢。

    看到这一幕,我们都愣住了,我转头就问端阳:“你之前看到的就是这堆白骨么?”

    “是的”端阳点点头,随后又说:“不过当时第一次开棺的时候,却看到的是一个活人,不过一眨眼功夫就成了白骨,我想可能是看花了眼吧!”

    我说:“那就没错了,你这哪是看花了眼呀,显然你第一次开棺时看到的就是阴魂,只不过棺盖一开它便逃出去了。”

    陈贤懿说:“那现在可怎么办才好,如今棺材里只剩一堆白骨,阴魂早就不见踪影了,要想把他找到可就难喽。”

    我想了想,于是问端阳:“你每日送血过来,就这样放在坟前,可有见到那个鬼?”

    端阳说:“见到了,每次我送血过来,他都会出现。”

    这时老汤反应了过来,望向我,说:“老陈你的意思是说,只要那阴魂还要饮血就还会回来?”

    陈贤懿一拍脑门,道:“我咋没想到呢,等晚上来,那东西肯定会出现,到时咱们再想办法把它给灭了。”

    我点点头:“嗯,看来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咱们现在先回去,别打草惊蛇了,等晚上再过来。”

    说完,我和老汤赶紧将棺盖重新盖上,摭上草席,然后几个人便离开了这片乱坟地。

    陈贤懿在回端家的路上猜测了起来,问我那鬼到底会是什么鬼,怎么还会吸人血?

    这个我也很疑惑,因为勾魂索命的鬼很多,但唯独没有听说过吸人血的鬼,只有吸人血的尸,被称之为僵尸。可是棺材里的尸骨早被端阳拆成了零碎,显然不可能是尸变。也就是说,一直在缠着端阳的就是一个鬼魂。

    几个人毫无头绪,最后我只得叹了口气,说:“如今也只好等晚上见到那东西后,才能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了。”

    不久,我们重新回到了端家,接下来我们也没有闲着。为了能保证在今晚收拾掉那个鬼魂,我们开始做起了前期的准备工作,我画了很多符,而老汤则替陈贤懿去寻来了黑狗血,陈贤懿削了很多桃木钉,泡在了黑狗血里。问他那玩意厉害不,他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闲话不多讲,天色很快就黑下来了,这时候虽然该准备的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只剩到时等那鬼一出现,一举将其拿下。

    不过此时的端阳可紧张得打起了抖,虽说他每晚都会去坟前供奉鲜血,但这一回他却害怕了起来。也对,这回可是去找对方麻烦的,万一降住,说不定对方一怒,小命都会丢掉。

    当然,害怕归害怕,端阳也没有其它选择,最后也只好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了。

    大概在半夜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我们就出发了,拿着准备好的家伙什,一行人便再次来到了破庙旁的乱坟地里……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