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章 将计就计

    的确,如今整个乱地坟里空无一人,这会儿那脏东西显然已经躲起来了,一时之间还真的没上哪儿去找。【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我们在坟地里乱了好远,就是不见那东西的踪影,而老汤手里的罗盘也没有丝毫反应。最后,我们也没有其它办法,只好暂且回了端家。

    回到端阳大家都很泄气,毕竟又一次扑了一场空,不仅打草惊蛇了,而且还让那脏东西逃走了。这万一下次他不再回破庙那个地方,那可就真的麻烦大了。

    不过就在我担心着无法再找到那个蛊怨时,那东西竟然找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当我们回到端阳家后,已是三更半夜了。大家都为放跑了蛊怨,心神不宁之际,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我们心想:“此时夜半三更,街上一个人也没有,谁会在外边叩门呢?”

    端阳朝门外喊了几句,问是谁?可是门外却根本无人应声,就下我们都愣住了,心道莫不会是那蛊怨寻上门来了吧?

    这时端阳就想去开门,我赶紧一把将他拉住,我说:“万一是蛊怨寻上门来了呢?”

    听我这么一说,端阳倒是吓坏了,不过陈贤懿和老汤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那蛊怨早把我们当成了威胁,怎么敢送上门来,何况若那东西不怕我们的话,早前也就不会逃跑躲着不出来了。

    不过就在我们都不知道该不该去开门的时候,这时门又一次被扣响了,传来一阵急促的“咚咚”声。

    这次端阳可紧张了起来,心揪到了嗓子眼,不敢直接开门,走到门后边问道:“你……你是谁啊?大半夜的敲什么门?”

    这时,敲门声停了一下,接着传来了一个声音:“端阳,你与我是下过约定的,他们能保得你一时,却保不了你一世,你敢毁约停止供奉鲜血,会有你好看的。”

    这声音明显带着浓浓的怨气,一听我们就知道一定就是那个蛊怨了,它还真是寻上门来了。

    听到蛊怨的声音,端阳当场就被吓坏了,冲着门外颤抖的乞求道:“别再缠着我了,我求你了……”

    我屏住气息声顺着门缝向外张望,此时外面月光很大,亮如白昼,借着月光窥觑,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白袍影子,显然就是破庙里头见到的那个脏东西不假了。

    门外那东西听见端阳吓得求饶,不由桀桀桀的阴笑了起来,然后说:“现在害怕已经晚了,看来你是忘了你妻儿的下场了。”

    “求个球啊,你求它能有个鸟用。”陈贤懿骂了一句吓得浑身打哆嗦的端阳,然后就骂骂咧咧的要去开门。

    看到这,我急忙喊住了他,叫他先不忙着开门。

    陈贤懿说:“干嘛不开门,他娘的老子这就出去收拾了它。”

    我说:“你这样冲出去,它等下又跑掉了,那就糟糕了。”

    其实那个蛊怨说的没错,只要他躲起来,我们就毫无办法。能保得了端阳一天两天,可是总不可能我们天天都住在他这里吧?这也难怪端阳会吓得这么惨。凭心而论,在端阳看来,我们是可以随时丢下他不管的。

    端阳此时眼泪都出来了,一脸可怜害怕的问我这该如何是好?万一哪天外面那鬼又找上门来,到时候我们不在,他可就真得被鬼吃掉了。

    这时老汤突然说:“要不然,咱们来个将计就计?”

    我们一听,知道他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好法子,于是问他何谓将计就计?

    老汤就小声的告诉我们,对方不是要端阳供奉鲜血给它么,不如我们就供给它一杯血,只不过血里头咱们加一点东西。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以一试。陈贤懿也觉得这主意不错,问我们血里面加什么才好?

    我想了想,那蛊怨是阴魂和蛊虫所变,阴魂属阴,怕阳,蛊属毒虫,怕硫磺。于是我就说:“要不咱们在血里面加点朱砂和硫磺试试?”

    大家都觉得加这两种东西应当可行,可是如今我们却只有朱砂没有硫磺,于是只好叫端阳先稳住对方,让他明晚再来。

    这时,门外的蛊怨还在拍门,把门拍得嘭嘭作响,听上去让人头皮发麻。

    我赶紧示意端阳依计行事,于是他便哭着脸对门外那蛊怨喊道:“玉清老哥,你难道忘了我是你老弟么,小弟我已经供奉了一两年鲜血给你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明日就把这几个道士赶走出去。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可好?”

    果然,门外那蛊怨上了当,以为端阳这真是在向它求饶,把它得意的阴笑了起来。然后说:“端阳小弟,为兄也是念你当作小弟,要不然你怎能活到今日呢,早就到地下与你妻儿团聚去喽。你要我放过你也可以,只要你再供奉七七四十九天,我以后便不再缠你了。”

    端阳说:“玉清老哥说的可是真的,我若再供奉你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你真的就会放过我?”

    “为兄不会骗你的,你先将门打开,把今晚的血给我吧!”门外那蛊怨拍着门说道。

    端阳顿时哭的心都有了,乞求道:“玉清老哥,今晚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一开门,我怕家里那几位道长会伤害到你。”

    可门外那蛊怨却不答应,它拍着门说:“快点给我血,你请来的那两个小阴阳你自己解决,如果他们敢动我,可别怪为兄改日还回在你的身上。呵!”

    端阳这下可苦着脸了,轻声问我们该怎么办?

    我想了想,于是只好说,今晚就先给他血吧。

    端阳叹了口气,也只好听我的了,他对着门外说:“那小弟就信玉清老哥一次了,希望你说话算数。”

    门外桀桀的笑了起来,说算数算数。

    很快,端阳就翻出输血管和针头,插入血管不一会儿就弄了小半杯,然后浑身栗栗发抖的不敢去开门。

    这时为了配合他,我就故意朝陈贤懿和老汤挤了个眼,接着我们就故意大声骂端阳。我骂道:“端阳,你请老子来,怎么就不信老子了,难道你真的不要我帮你收拾门外那东西了吗?”

    陈贤懿也大声的骂了起来:“你不要我们帮你也行,反正你的生死与我们无关,只要你给我们车马费便行,老子还爱管不管了呢。”

    “是啊,自作自受,既然不信任我等,明日我们便离开。”老汤也配合道。

    端阳也大声回应道:“你们就是为了我的钱,万一你们一两天解决不了,到时候没命的就是我了。钱我自然不会少给你们,人心难测,我还是更相信玉清老哥。”

    这时,门外的蛊怨笑得正欢,这时,端阳就去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全身颤抖的将那小杯血递了出去。说:“玉清老哥可别骗我啊,我明日就把们他几个道士赶走,你以后就来我这取血吧,希望四十九天之后你能放过小弟。”

    只听见门外阴笑了一会儿,然后说:“兄弟放心便是,只要你能把他们赶走,供我四十九天鲜血,我一定不再为难你。”

    端阳双手合十拜了几拜,然后这才关门回身。只见就这么眨眼的功夫,他的衣服后背就全被冷汗打湿了,显然是吓得不轻。

    我问他:“走了吗?”

    端阳点点头,说:“已经离开了,现在该怎么办?”

    我说:“现在就等明天依计行事了,但愿能够让它上当吧!”

    这时,已经近天亮了,想来那个脏东西也不可能再回来,于是大家也就休息了,一切只待明晚再来。

    次日,我们去买来了硫磺等物,诸事皆已安排妥当,吩咐好端阳要依计而行。

    闲话不多说,当天一黑下来时,我和陈贤懿、老汤,三人便没有再走动了,而是躲在了房间里说话都不敢大声了,担心蛊怨来了发现我们没有离开,而起疑心。

    时间慢慢过去,夜色也越来越浓,今晚的月光比昨天亮了不少,待月至中天之时,也就是正好半夜之时,那蛊怨果然又来了,死静的端家别墅大门,顿时响声了一阵急促的扣门声,嘭嘭嘭……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