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七章 痨病鬼

    逃入藥店,發現這藥鋪非常大,外間是藥室,架著層層疊疊的木匣,往內也是如此,积滿了各種藥料,屋中桌椅壹类的摆設大多古老陳舊,古香古色的感覺。【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桌椅上落著厚厚壹層灰土,似乎空置已久,並沒有人家在此居住。不過,屋內卻燃著幾盞油燈,那油燈也不知多久沒添過燈油了,燈光如鬼火壹般微弱暗淡,可能隨時都會滅掉。

    一走进药铺,我们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材气味,环视一周,店内倒是安全。

    “先生你快看,那些鬼魂没有追进来了。”这时,陈兴勇拍了拍我,兴奋的叫道。

    我朝藥鋪外的街道上壹看,還真如陳興勇所言那樣,那些剛剛還緊追著我們,想拔我們皮的鬼魂都在店外頭停了下來,也沒有離去,就這樣盯著我們,那樣子欲想沖進來,但是又好像懼怕什麽似的。

    陈兴勇说:“这下好了,那些鬼魂不敢进来,我们终于可以歇一歇了。”说完,他就一屁股坐到了一张椅子上。

    可是我心里却越想越觉得奇怪,因为那青头鬼可不是普通的阴魂,而是十足的怨魂,被这种怨魂盯上了怎么可能眼看着我们不追呀?难不成这屋里有什么连青头鬼都惧怕的玩意?

    想到这里,我顿时心里就感到一股寒意,知道自己肯定是闯进什么很凶险的地方来了,不由对陈兴勇惊道:“糟糕,这屋里一定有什么东西。”

    “啊?有東西,難道這屋裏也有鬼?”陳興勇嚇得不轻,立馬就从椅子上跳了起來,朝四周亂看。

    我說:“這裏面壹定有陰魂,妳小心點。咱們快點想辦法離開這。”

    說完,我就朝藥鋪的後門望去,因爲前邊有青頭鬼他們在街道上等著,如今只有找店鋪的後門逃跑了。

    “是誰在喊老夫啊?”我正想叫陳興勇趕緊離開的時候,這時突然药鋪裏頭传來壹個老人的聲音。

    聲音是從我們身後傳來的,當時就嚇了我壹跳,知道果然店裏有不幹淨的東西。當下便轉身回頭壹看,可是身後空空如也,根本就不見剛才喊話之人。

    “阳人過路,阴人何苦相扰,不知道來者是哪位,爲何又不現身呢?”我心裏捏著壹把汗,當下也知道如今無法逃跑了,于是就幹脆大聲喝問了起來。

    “咳咳咳!老夫壹直在此呢!”之前那聲音夾帶著壹陣咳嗽又响了起來。

    我忙順著声音來源之处壹望,在我們身後几米外的櫃台後边出現了壹個老頭,六十來歲的樣子,穿著長袍,站在櫃台後邊手拿著算盤看上去像是壹個郎中模樣。

    只不過,這老頭樣子卻長得十分恐怖,長得是瘦骨如柴,只剩壹身皮包骨壹般,滿臉的皺紋兩眼深陷眼眶,手捂著嘴巴不斷的咳嗽著,顯得壹副病容。

    看到這個壹臉病容的老頭,我當下就對陳興勇細聲說:“千萬別過去,那是壹個痨病鬼。”

    所谓痨病鬼,其实就是生前得痨病而死的人,或者是长期得重病的人,这种人死后还会是一副病态,通身散发着疫病的气息,若是生人沾惹上了这种痨病鬼,可就麻烦大了。轻则生上一场大病,重则被痨病鬼把小命都给缠去了。

    在民间,特别是在一些农村的地方,时常有人得病,久治不好,然后找来阴阳先生去瞧,如果说是被病鬼缠上了,那说的就是被这种痨病鬼给缠上了。然后,一般阴阳先生就会在夜深人静之时送鬼,将缠着生人的痨病鬼送到三岔路口上。

    孤魂野鬼有很多种,一种是找上生人索要钱财供奉的,一种是因为有冤恨索命的,还有一种就是这种痨病鬼,是来缠你小命的。总之,若是遇到第一种,烧些纸钱油烛就好了,第二种则无仇无怨不会缠你,怕就怕遇到第三种痨病鬼,那可是烧纸钱都没用,非得用道行逼迫着送其离开,否则就会丢掉小命。

    書歸正轉,見出現的是壹個痨病鬼,我也不免有些擔心了起來,這可真是痨病鬼拦路,不死也得病一身啊。當下,我就對那痨病鬼作了壹揖,說:“我乃陰陽弟子,今日路過貴地,還望老先生高抬貴手,給我們二人壹個方便,讓我們從後門離開,改日定當厚報!”

    黑白無常的身份自然是用不上了,畢竟外邊這麽多的鬼魂在追趕著我們拼命。如今,我也只好用陰陽先生的名頭來鎮壹下眼前這個痨病鬼了,讓他明白若是想對我們不利的話,後果也是很严重的,若是讓我們離開,還能得到壹些好處。

    “咳咳咳!既然進來了,又何必急著走呢?”痨病病笑呵呵的說著,伴隨著壹陣巨烈的咳嗽,臉上雖然帶著微笑,但是聽到我耳朵裏卻是覺得這痨病鬼不想放我們走。

    我說:“這樣可不好吧!難不成妳老真想強留我們不成?難道妳不怕就此傷了和氣麽?”

    既然他想強留我們,我自然就開始警告起他來了,讓他明白,要想強留我們,我也會讓他難活。

    “呵呵呵,道長誤會了,誤會喽!老頭兒哪裏敢強留道長啊,只不過眼下門外有衆多陰人好似欲對道長不利,而我這又無後路可逃,妳說道長又該往何處去哩,倒不如就在老頭兒店中稍座倒還安全許多。咳咳咳!”痨病鬼笑呵呵的說道。

    壹聽這話,倒好似眼前這痨病鬼並無害我們的意思。不過,他說無後路可逃,這可就難死我了,心想這該怎麽辦?

    不过,我心里更加好奇的是,药铺外边那些阴魂怎么会不敢追进来,难道都怕眼前这个痨病鬼不成?想到这里,于是我就说:“既是如此,那在下就在此谢过老先生了。老先生也知门外众阴人欲对我们二人不利,可是不知为何他们到了门外不敢进来呢?”

    “哈哈……”痨病鬼听到这话大笑了几声,然后这才说:“我是这儿的郎中,几十年前此地发生瘟疫,众人求我救治,乱极一时,老夫本欲关门,直到后来众人在门外发下誓言,不在店中吵闹,我这才放众人进来一个个医治,虽然最后无力回天,但这誓言他们是不敢不遵的。”

    “原来如此!”对于阴魂来讲,生前许下的誓言大都是会遵守的,这个在之前也讲到过,千万不要乱起誓言,因为阴魂是会把誓言当真的。不过话又说回来,阴魂相比人心,倒是讲信用多了。

    我说:“门外众阴人都欲对我们二人不利,怎么老先生却愿帮我们呢?”

    痨病鬼笑了笑,说:“先生可想离去?”

    “自然是想。”我点点头,心里知道这痨病鬼果然是不真正的心善,而是有什么要求啊。

    说完,我就望向他,知道他接下来肯定还有话要说,等着他接着讲下去。

    果然,痨病鬼說:“我可幫妳們離開,但是……咳咳咳!但是道長可否答應幫我壹個忙?”

    我說:“老先生請講,倘若本人能做到的話,自然壹切好說。”

    此時有求于他,我也只好滿足他了,只要不是太難的事情,爲了能安全離開,也沒辦法不答應了。

    這時,痨病鬼望了壹眼門外的陰魂,然後就示意我們過去他面前。

    說實話,見到他喊我們過去,我還真不太敢過去,要知道他可是痨病鬼,壹身的疫病氣,只要走近沾上了疫氣,那麽鐵定纏上壹身大病。

    所謂大病,可不是什麽傷風感冒之類的。凡謂大病者,輕則臥床七七四十九天,重則開膛破肚之病,此乃大病。所以說啊,這痨病鬼可是沾不得的,不死也得病壹身。

    見我有遲疑,痨病鬼就笑了笑,說:“過來吧,我不會害妳的。”

    雖不論他是不是真的無心害我們,就算他真是無心害我們,只要我們沾染上了他身上的疫氣,那也得犯病不是?

    不過,如今也沒有其它辦法,于是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走了近去,來到櫃台前,對他說:“不知老先生有何吩咐,您老就直接講吧!”
推荐阅读: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网游之天谴修罗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雪中悍刀行 神座 一品江山 重生小地主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