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九章 抢鬼亲

    屋外就是一口大棺材,此时的棺材又如同起初一样横着摆放在街道上,将街道整个给拦住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从棺材旁穿过,眼前的青石街道上如之前一样冷清,空荡荡的无一人影,长长的古老街道上阴风阵阵,卷着烧为灰烬的草纸钱扬的是漫天飞舞,阴森诡气。

    此时我也不敢耽搁,顺着青石街道就往前跑去,约摸着跑了有一两百米的样子吧,接着就看见前方漫天飞扬的草纸灰烬之中,一顶大红的花轿停在了那儿。

    大红花轿跟前左右两旁各站着一人,穿着一身唐装,戴着帽儿,看守着花轿,除此二人之外,倒是不见多余的鬼魂,显然青头鬼还在街道尽头处的药铺门口等我呢。

    看到这里,我倒是放心了不少,若是多几个阴魂守着,就不太容易了。

    因为担心青头鬼发现我离开了店铺就返回这边,所以我顺着街边的房子就摸了过去。很快,我就来到了轿子近边的房屋下,打眼一看,只见站在花轿旁的那两个穿着唐装的阴魂并不是鬼,而是两个纸人。

    看到青头鬼就留下两个纸人看守着新娘子,我就笑了,要知道阳间扎好的纸人虽然烧到阴间后化为魂体,但是却没有真正的鬼厉害,必竟这玩意儿就是一个鬼魂的仆人,不像鬼魂那样有着怨气。

    当下我就从包袱里掏出两道灵符,直接就朝那两个纸人冲了上去。当我还到近前时,这两个纸人这才反应过来,欲伸手来掐我脖子,不过我一道灵符往其中一个纸人脑袋上一拍,它就冒起了黑烟,“轰”的一声燃了起来,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另外一个纸人一看同伴烧了身,吓得转身便跑,速度飞快,转眼间就跑出去好几十米远。见追是追不上了,我也只好将灵符收入怀中,赶紧掀开花轿,让新娘子出来。

    花轿本就是纸糊的,我手往前一捅,就捅出一个大窟窿。里面发出一声女人的尖叫,我干脆双手将纸糊的轿子一撕,轿子的一面就全被我给撕开来了。接着,我就看到一个哭得面带梨花的女子,吓得颤颤巍巍躲在花轿中的一个角落里头。

    她见到是我,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倒是少了几分惧意,想来是把我当成了无常了。

    我说:“出来吧,我是来救你的。”

    女子一听,满脸的激动,赶紧从轿子中钻了出来,说:“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我望了一眼那个纸人消失的空荡荡的街道,知道那纸人是去给青头鬼报信去了,不久他们就又赶过来。于是我对那新娘子说:“别说这个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吧,不久他们就会追上来了。”

    说完,我拉着新娘子就转身往街口往回跑……

    新娘子的女十分的冰凉,拉着她的手就犹如握着一块寒冰一样,透骨的冷。不过,说实话,她算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漂亮的鬼了,长得精致漂亮,特别是如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让男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怜惜之情。

    这也好在她是鬼,要是换成活人,说不定我牵着她的手,不免动情。

    跑了一会儿,我就看到前方了街头棺材旁的老头和陈兴勇,他们见到我后,就迎了上来。特别是那个老头儿,已是热泪盈眶,抱着女儿就哭了起来,说都怪爹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女儿也哭了,抱着老头喊着爹,父女俩哭得很伤心,让人闻者落泪。阳间有弱者被强势之人欺压的,没想到这阴间也有这等仗势欺人之事,实为可悲。

    老头儿哭了一会儿,然后松开女儿,便一头跪在了我面前,磕着头道着谢。那女子也跪了下来,泣不成声。

    我望了一眼身后,虽然青头鬼还没有追上来,但是这也是迟早的事儿,于是赶紧扶起他们父女二人,说:“你们不必如此,我只是一个阴阳先生,如今虽然能从青头鬼手里救出人来,但是等会儿青头鬼追上来可就没办法了。”

    老头是早已知道了我们不是无常大人,所以没有太多惊讶,但是那新娘子很惊诧的望了我一眼,眼神中对我的感激之情更浓了。

    老头听到我这般说,也着急了起来,接着苦着脸求道:“道长,你能不能带我家小女先逃离此地?”

    带她离开这个村子倒是可以,但是离开这里又能去哪呢?我走的是阳关大道,阴魂自然不能跟着我,天亮后还得替她找一安身之所。

    或许,有人会说,把他们父女俩送去阴间地府就是了。其实,我们今晚进入的这条街道根本就不是阳间的路,而是无意中走进了阴间的路上来了。之前陈兴勇就曾说过,无人村早就成了废墟,整个村子一片荒芜,根本就不可能还有房屋与街道。也就是说,这里就是阴间,我总不可能把一个阴魂带上阳间去吧?阴阳两界有着自己的律法,人死就该留在阴间,阴阳有别,我又怎么可以因为念其可怜被恶魂欺负,就把她带去本该她去的地方呢?

    这就好比在阳间,难不成有人被恶人欺负,我就让他死去,去阴间逃避恶人欺负么?显然,这是不行的。

    听到老头儿这么说,我还没开口,那女子就哭着拉着自己的爹说:“不,我不离开您,如果真没有办法逃去的话,我也宁愿被王鬼头抢去,也不愿看到爹因我而被王鬼头所害。”

    见到那女子为了怕自己逃离后,自己的爹自到伤害,宁愿被恶人抢去,我心中自然十分感动,也十分的无奈。显然,这对父女俩早有了绝望之心。

    我说:“如今可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那青头鬼我倒是能对付的了,只是其帮凶太多,我也无能为力啊!”

    我说的是实话,有心想救这对父女,若是只是一个青头鬼,我倒真不放在眼里,可是其帮凶太多了,我一人根本就不可能敌众。

    在民间,一些阴阳先生给人驱鬼,进屋见到是青头鬼,多半就转身离去,让苦主另寻高人,这是为了保身。也就是说,青头鬼本来就不容易对付,何况还有一帮众魂相助。

    老头儿满脸绝望无奈,叹了口气说:“可恨那王鬼头,生前便是村里的土霸王,死后奈何其一外村兄弟烧来大量纸人,于是他帮手多达几十人,村中无人不受其欺负。”

    说到这里,老头儿很是气愤难平,显然平时受其欺负不少。

    看来,人分善恶,鬼亦分善恶。有的人生前为恶,死后还是恶性不改,就不怕受阴间律法么?

    我将我的想法说了出来,问道:“既然那青头鬼生前便是一村霸,死生到了阴间怎么没有下那地狱,遭那恶报呢?”

    老头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原本是该如此,可是奈何在他生前良心尚存之时,他与朋友在大雨天路过一栋破败的地藏王菩萨庙中时,见庙中地藏王菩萨佛像上方屋瓦破了漏雨,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将自己的斗笠取下戴在了地藏王菩萨的头上,为菩萨摭雨。当天夜里借宿之时,其朋友睡在地藏王菩萨佛像前的供桌上,而他则睡在了菩萨供桌下。如此一来,他便种下了善因。后来死了到了阴间,阎王念其为菩萨摭风挡雨,所以功过相抵,只让他等待数十载便可投胎转世,唉!”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过来,敢情这青头鬼还有这等造化。这也算是因果吧,正所谓,你睡供桌他睡地,他入轮回你遭罪。这个善果冥冥之中一早就在为菩萨摭雨之时种下了,他生前虽有做恶,但是却也种下了大善,所以这才能免去地狱刑罚,让其能在阴间自由等待转世之日。

    不过,像他种下这种善因,若是他后来也不为恶的话,说不定下一世还真会是一条好命。只不过,一切都被他自己给毁了,这也是造化。

    当然,此时青头鬼的前世今生我可管不着,眼下要紧的是要想一个对付他的办法。因为那青头鬼已经从街道远处朝我们冲了上来,一大帮鬼魂,来势凶凶,显然极为生气。

    老头儿父女也看到了追上来的青头鬼他们,吓得脸色大变,急问我该怎么办?

    这时,陈兴勇突然开口说:“我想到了一个对付那恶鬼的办法!”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位面祭坛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