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章 烧纸人

    此时那青头鬼已经眼看着就要追上来了,我们都急得团团转,突然听到陈兴勇说有办法,于是我们便问他是何办法?

    陈兴勇说:“那恶鬼不是阳间的人给他烧来了很多纸人帮手么,我们也可以给老伯烧纸人做帮手啊。【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我一听,这办法倒是的确很好,但是如今上哪去找那么多纸人来?

    我说:“可惜此处没有纸人可烧,此法根本没用。”

    这时,那青头鬼已扑到了我们几十米开外了,散发着怨气,双眼对我满是怒意。

    “道长,你们快跑吧!”老头儿满脸绝望的说道。

    “那你们怎么办?”我说。我敢肯定,我们这一离开,这对父女肯定就得遭罪了,女子又得被那青头鬼给抢过去不可。

    那女子哭泣着说:“道长不用管我们了,快走吧,要不然来不及了。”

    我从没有见过有鬼魂如此重情义,危难来临不拉着最后的救命稻草,反而让我们走。说实话,内心一阵感动,但同时我心底也明白,就算我留下来也没用,只会丢掉自己小命。

    “先生,咱们快走吧!”陈兴勇也急了。他说:“我们快点赶到刘家村,那儿有家扎纸铺,兴许还能赶在他们拜堂成婚前派下救兵重新将人抢回来。”

    老头也说:“道长快走吧,若道长有心救我,就按这位小哥说的办吧,派下救兵来解救我们父女吧!”说完,老头儿拐杖对着路中间的棺材盖敲了三下,棺材便竖立了起来,棺盖打开,他便催着我们进去。

    再说那青头鬼,此时已经冲到了我们几步开外,正欲朝我们扑来,指着我厉声喝道:“别想跑!”

    “等着我们,我一定会派救兵下来的!”见事已然不可违了,我也只好对着老头儿一抱拳,问清老头的姓名之年,便与陈兴勇一头钻进了棺材里……

    一进棺材,之前街上那众厉鬼的声音就突然间消失了,眼前一黑,朝前走了几步之后,眼前就亮了起来,头上方的半空中挂着的是一轮明月,月光下是一片荒凉的杂草地,脚下一条小路延伸向远方,那边一片黑乌乌的房屋显然是一处小村庄。

    陈兴勇指着远方那一片黑压压的房屋兴奋的叫道:“先生,那就是刘家村!咱们终于走出来了!”

    “是啊,终于出来了!”我也长松了口气,望着这浓浓的夜色,还有那远处的高山,耳边听着时不时鸣叫着的虫鸟声,让我知道这的确就是阳间。

    回头望了一眼身后,身后并不见什么棺材,而是一片废墟,证明着身后以前是一处小村庄,一些土坯房子还留下低矮的残戈断壁,杂草丛里尽是横七竖八倒塌了的房梁门架,无尽的荒凉。

    望着身后这片废墟,恍如我们之前所见到的古香古色的街道都是一场梦一般,如今犹如梦醒,一切都化为了虚无似的。

    一旁的陈兴勇指着身后那片废墟中的村子说:“先生,这才是无人村,之前我们见到的不是无人村。”

    不用陈兴勇提醒我也知道,刚才只是被鬼迷了眼,所以闯进了阴间的无人村。

    想起阴间里那对可怜的父女俩,我心就揪了起来,不说那父女俩是多少可怜,只念他们二人那般重情重义,危急关头还让我们先撒,我就不能让他们出事。

    离开时我也答应了他们,叫他们等着我,我会给他们派救兵的,许下过承诺我自然就人办到。所以,当下我转身拉着陈兴勇说:“快,带我去刘家村找扎纸铺!”

    陈兴勇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当下便带着我朝前方那夜色中的刘家村跑了过去……

    夜色下那远处的刘家村,虽然近在眼底,但是脚下却离得有些远,二人在夜色中背着刘顺的尸体拼命朝那处村子跑,可是却总都跑不到目的地一般,惴息中,抬头望去,那夜色浓雾之中的村子依旧离得好远。

    不过,我们不敢停歇,因为我们停歇一会儿,阴间的那对父女就会多遭罪一会儿,甚至若是青头鬼与那新娘子拜完堂,那就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所以,虽然我们累得呼吸不顺了,但我们还是不敢休息,硬着头皮一直往前跑。

    也不知道跑了有多久,当我们终于跑进刘家村时,已经是累得浑身大汗淋漓,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陈兴勇的脸色都变成了煞白,我估计他也是累到了极限去了吧。当然,我也差不了多少,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进村,村子里就传起了一大片的狗叫声。此时还是半夜之时,整个村子一片黑灯瞎火,无一家亮灯,寂静的村子里只能听到一阵狗叫。

    进了村,陈兴勇带着我直奔村中的扎纸铺,大约往村里走了两三百米吧,他这才停了下来,指着村道边上的一栋老屋说:“到了,就……就是这儿了!”

    说完,他将刘顺的尸体放在了路边,就去拍门。

    我看了一眼这栋房子,这栋房子在村中孤零零的,周边一两百米外都无邻居,房子是那种像解放前的老房子,全用木板拼成的,在农村也称之为门板房。

    被陈兴勇这么猛得一阵拍,门板拍得是嘭嘭作响,很快透过门板缝就看见里头亮起了灯,接着从屋里传来一句老头的声音,只不过那声音有些生气,喝问着:“谁啊,这么晚了不睡觉还来拍俺这扎纸铺的门啊!”

    我冲里头喊道:“老叔,麻烦您给开开门,我有急事要买你家的纸人啊!”

    “这真是怪了,哪里有半夜买纸人的呀,明儿再来吧!”里头传来一句拒绝的话。

    我说:“老叔,在下是行走江湖的阴阳先生,这次真的是需要你家的纸人救性命,还望老叔能出手相助啊!”

    此时,我也只好亮出自己的职业,让他明白我这真是有急事。

    对方一听我这话,虽然没有再说话了,但是我却听到了一阵往门边走来的脚步声,显然对方是起来给我们开门来了。

    很快,脚步声来到了门边,接着门板从里头一块一块的拆下,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探出头来打量了我们一眼,接着说:“你就是阴阳先生?”

    我点点头,因怕耽搁时间,所以直接切入主题的告知对方:“正是在下,实不相瞒,我们刚刚从无人村那边过来,闯入了阴间,那里有两个可怜之阴魂被一帮恶鬼欺负,所以我要借你纸人一用,派下救兵前去解救那两个可怜的阴魂。”

    “竟有这事?”老头一愣,显然十分的震惊。

    这时,陈兴勇可急了,他说:“没有骗你,你快将门板打开,将纸人抱出来吧!”

    扎纸老头点点头,忙将门板一块块拆下,接着我就看见屋内十分的寒酸,就一桌老旧八仙桌,还有几张木椅子,整个客厅里摆着各种纸物,有纸人纸马,也有纸桥纸屋,可谓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我对所纸老头说:“老叔,你店中有多少纸人啊,麻烦全搬出来给我吧,钱我自然不会少给你的。”

    扎纸老头说:“大概也就十几个吧,你们真的跑到阴间去了?”

    “是的,难道老叔这还不信么?”我点头道。

    扎纸老头点头道:“信,因为早些年就有无人村的鬼魂半夜跑到我这店铺外头来敲门,要我给他们烧纸人。所以,你们说在无人村见着鬼了,我自然是信的。”

    听到这话,我倒是很惊讶,没想到他做扎纸这行的也挺招阴邪的啊。不过他相信我自然更好了,也省得我过多的解释了。

    扎纸老头指着客厅里的两个纸人,对我说:“你先将这两个搬出去吧,里屋还有,我去帮你搬。”

    我点点头,然后就和陈兴勇将那两个纸人抱到了屋外的路边上,而扎纸老头则一个个的从屋里将纸人搬了出来。

    没几个来回,扎纸老头就拍了拍手说:“没有了,纸人全在这儿了。”

    我一数,一共十六个纸人,我心想,这十六个纸人可难敌青头鬼啊。于是就问扎纸老头:“老叔,你这儿有纸马吗?还有纸剑纸刀之类的?”

    扎纸老头点点头,说:“有,我这就去给你拿!”

    说完,他便转身进了屋,我忙叫陈兴勇一块去帮忙。而我,则拿出黄纸和笔墨,写下阴间那老头的姓名,好让这些纸人烧下去后,能顺利的接收到。只不过在黄纸上我还另附上了一句:平安与否,请在水碗中告知!

    很快,陈兴勇和扎纸老头就抬出来了三匹纸马,六柄纸剑,我问扎纸老头还有没有,他说没有了,我这才罢休。

    接下来,我便将其中三个纸人放在纸马上,手中让它握着纸剑,如此一来,倒是威风了许多。

    如此,十六个纸人就全部弄好了摆在一堆,其中六个纸人手中持剑,三个骑着白马。

    将写有老头姓名的黄纸封皮贴在了纸人身上,这时陈兴勇早已点好了火把,接着就将这十六个纸人烧了下去。

    望着眼前燃起的熊熊大火,我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不知道这十六个纸人到底能不能帮上那对可怜的父女……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