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二章 惩恶扬善 感谢书友“天津莲龙”打赏大皇冠!

    水碗一直毫无动静,一碗死水,三个人都有些紧张的盯着水碗。【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紫You阁 .ZiyouGE.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我们等了有十几分钟之时,已是一分一秒都是一种煎熬。时间过得越久,我们心里都越没底,毕竟关公烧下去那也是关公,不是仆人,不是老头喊他往前冲,他就会往前冲。

    “怎么还没动静呢?”又等了一两分钟,我不由焦急了起来。

    “上次纸人烧下去不到五分钟,老先生就来传话了,现在过去一刻钟了,不会老先生出事了吧?”陈兴勇也担心了起来,眉头都皱到了天上。

    扎纸老头说:“先别急,关公如此正义之人,是绝对不会容忍那恶鬼欺负善良的,你们别太担心了,说不定等下就上来报信了。”

    虽然扎纸老头安慰着我,但是我心里还是十分的焦急,脑海中总浮现出那老头的无奈与绝望,总想起那新娘子满是乞盼着的目光,那眼神就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身上。若是我没有帮上他们父女,说实话我一辈子都会不心安。不仅是因为我同情于他们,更是因为我们当时走入绝望之时,是他们给我们指的明路,紧要关头还是那老头一把将我们推进的棺材,就凭这些,我就一定不能让他们父女受到伤害。

    心里这般想着,也就越加的焦急担心,鬼魂我遇到了不少,打过交道的亦不少了,但是愿意让我拼尽全力去相助的,真的只有那对父女。

    又过了一会儿,水碗还无动静,这下我可等不了,心中焦急万分。我问扎纸老头,家中可还有兵马,若是没有的话,能否现在再帮我扎一个威风点的?

    是的,我担心关公不会帮助普通平头百姓,毕竟关公封为武神,非普通兵将。

    扎纸老头一脸苦相,他说:“先生,你莫着急,相信关公的正义吧。何况你现在要我扎兵马,我又怎么来得及呢?一个兵马就算再快也需老半天时间啊?”

    听到这话,我也知道是不可能来得及了,就算扎纸老头愿意临时帮我扎出兵马来,但是到了那时,青头鬼早就逼迫着新娘子成婚了。

    在阴间,拜堂之后可就不能像阳世一样离婚了,那么新娘子以后就是青头鬼的人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到得那时就算新娘子不从,青头鬼是可以告到阎王那去的,自有地狱刑罚惩罚新娘子。

    就在我万里无奈之时,突然扎纸老头眉头一动,喜道:“水碗有动静了!”

    一听这话,我整个人都惊喜了过来,猛得朝水碗看去,只见筷子颤动着,接着就竖立了起来。

    当下,我忙一把扑到水碗前,喊道:“老先生?”

    喊完之后,水碗中就显现出了老头的影子,只见他衣衫依旧破烂,很是让我担心了一把。我忙问道:“老先生,可见着了关公?他可有帮你将女儿抢回来?”

    老头那边并没有答话,而是突然跪了下去,我忙问他这是怎么了?他抬头对我说:“老头我感谢道长的救命之恩啊,多亏了道长请来的神兵神将,关公爷一下来,就帮我将女儿抢回来了,而且还把那王鬼头一众一扫而光,如今无人村已经没有了恶霸!道长,您的大恩大德,老头我只好下辈子当牛做马来奉还了!”

    听到这话,我也是一阵欣喜,不仅是我,一旁的扎纸老头和陈兴勇也是大喜过望,不由从地上蹦了起来,止不住的欣喜。

    得知关公不仅帮助老头将女儿救回来了,还将那青头鬼一帮恶鬼通通拔掉了,我着实松了口气,这样一来,以后老头他们父女俩就不用再担心青头鬼前来报负了,从此以后就能安心太平的等待着投胎转世之日。

    当下,我就忍不住心中的激动,我对老头说:“老先生,这是大好事啊,你快起来吧,你们父女俩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老头感激的点点头,然后站起来后接着一个女子出现在了他的身旁,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女儿,那个被青头鬼强抢去的新娘子。

    只见那新娘子面带梨花,满是泪痕,那泪珠在她这张如玉琢过一般的精致脸上,更是显得她楚楚可怜,让人想将她保护着不受伤害的冲动。她对我说:“谢谢道长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下辈子愿为你做妾做仆相报。”

    我忙叫她别那么说,只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只要你们没事就好了,我也算是做到了之前许下的诺言了。

    说完,我就问他们:“那关公呢?现在何处?”

    是的,关公可不是普通纸人,烧下去后可不会一直留在他们身边当打手。

    新娘子说:“关圣帝君已经离去,王鬼头的那些纸人帮凶尽被关圣帝君斩杀,如今他已押着王鬼头去阎王殿去了,说是要让他下地狱受刑罚。”

    “哦?那是最好不过了!”我大喜,没想到关公竟然如此大公无私,虽然贵为关圣帝君,但是却替民出头做主,但不斩杀阴魂,而是让他们受到应有的律法惩治,当真是让人佩敬。

    我说:“如今恶鬼已除,你们就安心等待投胎之日吧,希望来世能投个好人家。”

    父女俩点头相谢,同时一一谢过扎纸老头和陈兴勇的相助,最后抹着热泪消失在了水碗之中……

    “大事已成,在此我替那对父女感谢老叔的相助!”大松了口气,转头我对扎纸老头作揖相谢。

    扎纸老头嘿嘿笑着罢手道:“谢啥谢啊,这次你也是让我开眼了,真没有想到这阴间竟有这等事情,更没有想到我扎的纸人有如此作用,唉,没有想到啊!”

    是啊,谁又会想到我们利用纸人,竟然帮助阴间的一对可怜父女,拔掉了阴间的一帮恶人呢?谁会想到,我们利用纸人,竟能在阳间替阴间惩恶扬善呢?或许,没人能想到吧!

    当然,这事也只有我们三人知晓,不足为外人道,就算告诉给外人,外人也不可能相信。反正这行善积德之事并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为自己的心去做的。

    当下,忙完这一切已是近下半夜了,扎纸老人邀请我们进屋休息,被我给拒绝了,因为我们得将刘顺的尸体送到他家去。

    扎纸老头在黑灯瞎火的屋外,一直就没有注意到路边上有一具尸体,当听闻我们就是给刘顺送尸体的人,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好人!”

    我说:“老叔夸奖了,只是不忍刘顺常留在异乡,所以帮忙送回家而已,不足当此美誉。”

    扎纸老头摇摇头,一脸无奈的说:“先生不知道啊,刘顺的死我们刘家村的人都听闻了,只是他的那些亲戚都不愿去接回刘顺的尸体,真是让人寒心。而先生与这位小兄弟,乃是和刘顺非亲非故之人,却能把刘顺带回来,的确是好人啊!”

    我和陈兴勇笑了笑,心里却也鄙视了一把刘顺的亲戚。

    当下,我也不再停留,问扎纸老头之前所烧的那些纸人要多少钱财,准备付上工钱给人家,然后便去刘顺家。

    可是那扎纸老头却不愿要钱,说就当是他也做回好事,为下面那对父女尽份力。何况那父女也已谢过了他,所以不要我再付纸人的工钱了。

    既然他如此坚决,我也就没有强求,或许给钱给他,他反而心里不会痛快,因为对于一些人来说,行善比赚钱更加快乐,这种快乐是打心底里来的。

    道完谢,我和陈兴勇背着尸体就离开了扎纸老头的家。扎纸老头告诉我们,刘顺无父无母,是跟爷爷住一起的,家在村南边离此还有两里路,没在村庄里头。

    其实陈兴勇去过一次刘顺的家,所以倒也不会迷路,于是便往村南边赶了过去。

    下半夜的村子更加的寂静,就连田地里的虫蛙都不鸣叫了,走过黑灯瞎火的村庄,顺着一条小路往南边的一座山下走去。陈兴勇告诉我,刘顺的家就在不远处那座大山脚下。

    二人一尸,就这样在夜色下往南边的大山脚下赶去,尸体比活人更重,或者是说更加难背,因为尸体死了几天了,早已僵硬,也不会抓着你的肩,所以就这般直挺挺的扑在你的背上,你得两只手死死的环搂住对方的腿,十分累人。

    这也好在有两个人,走个几百米就换一下手,两人轮流着来。此时的我们早已在走出无人村时,便已将黑白无常的衣服给脱下来了,要不然早在扎纸老人开门的那会儿,他就会吓了个半死。

    离开村庄越来越远,眼前也就再也没有人家了,就这样在荒郊野地里走了有七八分钟,这时候突然走在前头的陈兴勇就停了下来,而我背着尸体累得气喘吁吁的差点就不小心撞在了他的身上。

    我问他:“你干嘛突然停下来了?”

    陈兴勇却好似见到了什么很奇怪的东西似的,皱着眉头说:“先生你听,怎么前面有哭泣声呀?”

    PS:感谢书友“天津莲龙”打赏大皇冠!

    ...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