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 半夜鬼哭

    我背着一具尸体,累得气喘呼呼,耳朵里除了自己的喘息声外,哪里还听得到其它声音。【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如今突然听到陈兴勇说前面有哭泣声,我大感好奇,忙屏住自己的呼吸顺耳听去,这一听还真就如他说的一样,前面不远处时不时的传来了阵阵的哭泣声!

    只闻那阵阵的哭泣声,似有似无,我也不敢确定,又似男人的哭声,又似女人的哭声,甚至还能听到像小孩的哭啼声,听得我直皱眉头,心道怎么这大半夜的还会有人哭啼呢?

    我转头问陈兴勇:“你再听听,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哭?”

    “是有人在哭,难道还会听错么?”陈兴勇一脸肯定的说道。

    我说:“那就怪了,前边好像没有人家住啊,怎么大半夜的还会有人在哭呢?”

    陈兴勇或许是这一晚上遇到太多怪事了吧,所以胆子小了不少,有些害怕的说:“要不要过去啊?”

    我想了想,这都到了刘家村,再过个十几分钟就到刘顺的家了,总不可能因为一点哭泣声就躲在这儿不敢前行,等天亮吧?当下,我就对陈兴勇说:“走,怕个鸟,阴市咱都闯过来了,还怕夜半的哭泣声么,我倒要看看前面在搞什么名堂。”

    说完,我就将刘顺的尸体让给陈兴勇背,而我则带头走到前头,往前方的哭泣声走去……

    前方是一个小树林,进入林子,穿了过去,接着前方的哭泣声就越加的清晰了起来,我敢肯定,前方一定是有人在哭。而且听那哭声,显然不是一个人在哭,而是有一帮人在哭,因为那囔囔噪噪的哭泣声中,听上去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让人听上去就好似前方有人死了,在办丧事一样,哭得好个热闹。

    陈兴勇突然一把拉住了我,提心吊胆的说:“先生,我怕,我看咱们还是倒回村里扎纸老头那去吧,等天亮咱再去刘顺家。”

    其实,这也不能怪陈兴勇害怕,在这大半夜的,换成是谁听到阵阵哭泣声都会心里发慌,要知道这一块可是没有一户人家的荒郊野地里啊,白天尚且有人哭泣都会觉得奇怪,何况是在这大半夜里呢?

    不过,要我倒回去扎纸老头那,我是不可能倒回去的,毕竟我身为阴阳先生,就因为听到有人在前边哭,我就吓得倒回去,万一敢明儿天亮后是有人在哭呢,这事一讲出来,可就得闹出大笑话来喽,我这名声可就败光了。这我的面儿事小,祖师爷的名头可事大。

    我对陈兴勇说:“放心,这不是有我在么,跟着我就行了。”

    说完,我便继续往前走。

    此时若是有人问我害不害怕?其实说句实话,说不害怕是假的,我也有点害怕,毕竟那阵阵哭泣声就好像一声声传在心里头似的,直让人听得头皮直发麻,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特别是在这大半夜的荒郊野地里,更是让人觉得不正常。

    不过,我心里也有计较,并非只是为了一个面子就愿意把性命都丢掉的愣子。如果前面真是阴魂的话,那我也是有点把握的,最起码这儿可是阳间,不是之前在无人村时的阴间,量那些小鬼也不敢太过胡来。

    小树林并不大,里头的树木竹子长得比较稀疏,走在这样的林子里倒是有月光能照进来,不至于看不清路。

    小树林走了不到几分钟就穿过去了,可是一出小树林,耳边的哭泣声就突然大了起来,一看,前方十几米开外站着一群人,大约有五六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个个披麻带孝的穿着白色孝服,头上用白色麻布摭成帽子,一群人哭哭啼啼的十分吓人。

    我一看,顿感惊讶,心道难不成这群人是刘顺的家人亲戚?敢情是来接尸体的?

    看着那群人,哭的那是一个伤心,连站都站不稳似的,捶胸打背的,哭的稀里哗啦。

    陈兴勇问我:“先生,难道这些是刘顺的亲戚?是来接刘顺的?”

    我也十分好奇,看着他们哭成那个样子,个个披麻戴孝,不是来接尸体的又会是来干嘛的呢?

    不过,我心里有一点不明白,我转头问陈兴勇:“难道刘顺他们家亲戚也知道我们今晚会送尸体回来么?”

    陈兴勇说:“大致知道我们这两天会将尸体送回来,但不可能知道我们这个时候到的,难道村里有人给他们报了信?”

    我心想,这不可能有人半夜来报信的。

    这时候,那群披麻戴孝的人也看到了我们,然后就一拥纷纷往我们这里走了过来,一边走那是一边抹着泪啊,看上去无比的伤心。

    当下,几个年纪轻一点的女人就扶着一个老婆婆走了上来,那老婆婆嘴里唤着:“顺儿,顺儿啊,你终于回来了,呜……”

    一听这话,我也明白了过来,看来这些人还真是刘顺的亲戚家人,这是来接尸体呢。

    我上前两步说:“你们是刘顺的亲戚吧?”

    老婆婆依旧喊着“顺儿啊,顺儿……”根本就不理我,而她一旁扶着的年轻女人倒是点点头,说:“多谢大哥将刘顺送回来。”

    这时,陈兴勇就将刘顺的尸体背上了前,将他放在了老婆婆的面前,老婆婆哭的那叫一个惨,好似就要晕倒断气似的,我想白发人送黑发人也许就是这样吧!

    我说:“你们也别太伤心了,生死有命,一早注定,节哀吧!”

    他们并不理我,一旁的陈兴勇就问了那老婆婆一句:“你是刘顺她奶奶还是外婆啊?”

    那老婆婆这时抬头看了一眼我们,说:“我是刘顺她奶奶。”

    我见不得老人如此伤心,于是就安慰道:“那您老也别太难过了,保重身体啊。”

    哪知话一出口,我就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于是就回头轻声问陈兴勇:“小陈,你不是说刘顺只有一个爷爷,他奶奶和父母早死了么?”

    陈兴勇一听这话,也一愣,惊道:“是啊,他的确没有奶奶,可是这……这个老婆婆是谁?难道是……是鬼?”

    陈兴勇说完这话,吓得脸都煞白了,而我也是一样。如今细细一想,还真是不对劲,要知道刘顺的亲戚可都冷情着呢,连刘顺死在异乡,接都不愿来接,怎么可能还会大半夜的一大帮人迎在半道上来接人呢?不合情理呀!

    想到这里,我忙打开天眼往前一看,只见这群人哪里有一点阳火呀,全身上下连一盏阳火都没有,浑身满是阴气。看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这是碰上鬼了啊!

    发现到前眼这些披麻戴孝之人并非是生人,而是阴魂之后,我心里大吃了一惊,于是大喝一声:“你们到底是谁?”

    被我这么一声大喝,那些原本哭哭啼啼穿着麻衣的人都瞬间静了下来,全部死死的盯向了我。而一旁的陈兴勇显然明白我看出问题来了,所以一下就急忙窜到了我的身后。

    那个披麻戴孝的老婆婆见我识破了自己,于是也不哭了,阴阳怪气的盯着我说:“老身是来接尸的,你们可以回去了。”

    我说:“尸体是送往刘顺家的,可不是给你们的,岂能容你们说抢便抢!识相的赶紧离开,否则休怪本道不客气了。”

    我这是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们我是阴阳行当里的人,识相就赶紧走,要不然我就不客气。

    只见他们听到我这般一声大喝,倒是往后退开了几步,显然是也知道今晚遇上了阴阳先生,所以一时之间倒也不敢造次,但却也不太甘心就此离去。

    见他们退开了几步,我便示意陈兴勇去将尸体托回来。而我则从包袱里掏出了铜钱剑,与那群阴魂对峙了起来,防止陈兴勇拉尸体时,他们爆起发难。

    陈兴勇虽然害怕的浑身发抖,但还是鼓起胆子从我身后钻了出去,跑到那群阴魂跟前拉着刘顺的手准备将其托回来。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陈兴勇拉着尸体的手往前拉了几步,快到我跟前的时候,他突然就“啊”的一声惊叫,猛得一下松开尸体,一下就窜回到了我身前,叫道:“鬼……鬼……”

    他这突然间的惊叫样子,可把我吓了一大跳,忙问他怎么了?

    只见此时的他脸色煞白,浑身抖得不成样子,嘴唇打着哆嗦说:“动了,尸体自己动了!”

    “啊?”我被他这话吓了一跳,忙朝刘顺的尸体看去,只见刘顺惨白的脸上青得吓人,就在我望向他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猛得一下睁了开来!

    这一下我都心里一惊,暗叫一声不好,知道这是要诈尸了啊!忙往刘顺的尸体上一扫视,这才发现,原来尸体身上原本贴在额头上防止诈尸的镇尸符竟然不见了,而且原本塞在尸体嘴巴和鼻子上的朱砂也没了,显然是刚才被那群阴魂给揭掉了!如今再被他们这种阴魂的阴气侵身,岂会有不诈尸的道理?

    ...
推荐阅读: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最散仙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