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两百零一章 老家寨

    进入苗寨,到处都是木质鼓楼,男子服饰头著青花布帕一至三丈,斜十字缠带,大如斗笠。【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身穿花格七扣对襟布衣,衣袖长而小,裤筒短而大,脚打青布绑腿。女子头戴青帕银凤冠,苏山耳环吊两边,颈围银项圈,身挂银披肩,满襟绣花又滚边还配银铃银链银牙签。女子的圆满襟衣,过腰大而长,袖大而短,裤短筒大,裙长且宽。衣胸、袖口、裤筒、裙沿均饰以“苗绣”,很是特别,也很是好看。

    一路往前走着,听着他们说的话也多是苗语,其中也有汉语,显然河这边的熟苗的确是被汉化了。

    苗寨里全是青石道路,或许是这儿很少有外人进入,所以一路走来,许多人都朝我望来,就好像十分稀奇似的。

    顺着苗寨的青石路往里走,时不时的能遇到迎面走来的当地人,有老有少,我试图问他们有没有见过三个外地人来过,他们均是好奇的看着我,然后摇头离开,那样子就好像听不懂汉语似的。

    直到,我后来找到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老人询问,他才点头告诉我,前些日子的确来过三个外地人,不过直接过了河,去老家寨了。

    老家寨,这个名字就是杨晴帮我查电话号码查出来的详细地址。这里虽然还没通公路,但是却已经通了电,每个村寨都有一部电话,算是唯一与外界的通信方式吧。我问那老人:“栖凤寨是生苗么?”

    那老头坐在青石路边上的竹椅上抽着旱烟,点头说:“对的,河那过的老家寨就是生苗喽,你这小伙子最好还是没事别跑那边去,那边的麻子可是很厉害的。”

    “麻子?是什么?”我很疑惑,心想难道这个年月还有麻子这种怪病的么?

    老头说:“麻子是一个人,一个蛊婆,老家寨那边就连族长都惧她几分。而且她特别排斥外人,所以你最好没事别跑到那边去。”

    “哦?那个叫麻子的蛊婆这么厉害?”我惊讶道。心里越加感到陈贤懿他们一定是老家寨着了蛊婆的道,要不然不可能出事。

    “麻子是专门养蛊的蛊婆,常常对人下蛊,我们这边的人只要过了河,就会着那麻子的道,回来就会肚疼咳血,实在让人害怕啊!”老头点点头,一脸惧意,那样子就好像说着她的名字都让他感到心惊胆颤。

    我说:“那叫麻子的蛊婆为何这般敌视河这边的人呢?”

    老头说:“从前,这边的苗人因为汉化了,懂得的事情多些,叫熟苗;河那边的苗人相对落后,就叫生苗。熟苗常常欺负山里的生苗,生苗提上十斤米过来,只能从熟苗这儿换回来一斤盐。熟苗还常常搔扰、侵犯生苗,所以世世代代下来,自然就有化解不了的恩怨了。而且在解放前的话生苗和熟苗之间的过节就更加严重了,进老家寨只有一条小桥通过,一旦有熟苗过桥进去,就有壮年男子把住寨门,全寨子的人一齐抵抗。”

    说到这里,老头看向我,说:“小伙子,你不会真要去河那边吧?”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我有三个朋友可能在那边出了事,我得过去救他们。”

    老头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丝惊恐之色,说:“那可就麻烦了,你那朋友或许就是被麻子给下了蛊了,你这一去可就危险了。听我一句劝,还是回去吧,你一个人是救不了他们的。”

    听到这话,我眉头都皱了起来,听老头这话,显然大有可能多半就是那个叫麻子的蛊婆害了陈贤懿他们。

    想到这里,我便对老头抱了抱拳,道了声谢,然后说:“谢谢老先生提醒,不过我还是得去一趟那边!”

    老头见我一定要去,好似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说:“那你可得小心点了,如果你看见哪个人眼睛通红,就离远些,那就是蛊婆。”

    这个我倒是听说过,养蛊的蛊婆眼睛会如布满色丝一样发红,这就是蛊婆。

    我问老头,生苗那边是不是真的不会说汉语?老头告诉我,现在虽然他们那边都讲苗语,但是毕竟年代不同了,所以汉语也还是听得懂的。

    我点了点头,作了一揖,便告辞离开了,直接朝河那边老家寨走了过去……

    穿过寨子,很快我就来到了河边,眼前一条五六米的河流将生苗和熟苗两个寨划分开,生苗和熟苗不相往来,就算要过去,也只有眼前这座老桥能够通行。

    河水清沏见底,水并不深,还能用肉眼看见河里有着许多游来游去的鱼。

    站在河这边,我能看见河那边的村寨,那边的房屋比这边更加的稀疏,也更加的破旧。

    虽然还没进入老家寨,就已听到这么多有关那边让人色变的事情,但是为了救陈贤懿和老汤他们,我也只好一条道走到黑了,哪怕前方的寨子里是吃人的地方,我也得闯上一闯。

    眼前的桥并不宽,宽不到一米,是用很大很长的青石条搭起来的,看上去也不知道有多少年载了,显得很老很旧。

    我直接过了桥,接着穿过一片田梗,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处寨门。

    寨门是用青石叠起来的,斑斑驳驳不知几春秋,寨门敞然洞开,门内门外阒寂无声,来来去去只有风吹过;寨门旁边立着一个头戴斗笠的稻草人,很是突兀,稻草人肩头落着几只麻雀,对着我啾啾鸣叫。

    寨墙是半包围结构的石头寨墙,青石板街巷,苗式片石民居。朝寨门望着里面民居的飞檐,那飞檐少有完整的,满是一副苍桑,

    进入寨门,眼前是青石台阶曲折朝里弯延,斑驳的青石台阶,满是苍桑之感。顺着青石台阶朝里面走去,街巷没有行人,家家大门紧闭。整个寨子显得十分的安静,不,是死寂!

    走进这样的一处寨子,就好似走进了一处早已无人的村落之中一般,给人就是一种苍桑落旧的感觉,远离外界的喧闹。

    在寨子里走了有一会儿后,这时才见到巷尾有几个耄耋老者和垂髫小儿走过,不过当他们看见我后,都眼神中透出怪异,像看见怪物一样匆匆转身离开,我想打听一些话都毫无办法。

    后来,我在一栋用片石垒成的老旧民居跟前,终于看见了一个老婆婆。她穿着青蓝色粗布苗服,坐在高高的片石民居台阶上,身后是她的屋子,大门微敞着。一头全白的头发,面皱如核桃,发白如秋草。老人的眼睑褶皱成一条缝,瞳孔空无一物,满是沧桑孤寂之感。

    我走到老婆婆的面前,问道:“老婆婆,请问前些日子你有没有见到过三个外地人?”

    老婆婆抬头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她是听不懂我说的话,还是不想回答我,她一个劲的指着我来时的寨门方向冲我挥手,嘴里嘀嘀嘟嘟的说些什么我也听不懂。不过,她这手势我看的懂,是叫我离开的意思。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我离开,或许是排斥我这外人,或许是关心我,不过我是不可能离开的。见她不告诉我有没有见过陈贤懿他们,于是我就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问她哪里有电话?

    这回老婆婆看了我一会儿后,最后倒是给我指了一个方向,示意前面那个方向有电话。

    我对她道了个谢,然后就按照老婆婆所指的方向往前方找去。

    走了一会儿,前方就是东一座,西一座的民居了,住的很稀疏,到处都是田地或菜地,一个年青人正在田梗上往我这边走来,于是我便迎了上去,问他有没有见过三个外地人?

    那年青男子倒是听得懂汉语,他打量了我一眼,却是用一种厌恶的表情盯着我,那样子就像要吃人似的眼神,他说:“你们快走,别来我们这里,快走!”

    我没想到这年青人会这么排斥外人,于是我忙说:“小哥误会了,我来此没有恶意的,只是来寻找我的朋友。”

    年青男子说:“我不知道,你快点走吧!”

    见他根本就不愿帮助我,我也没办法,不过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讲汉语的,我又不愿错过,于是还是抱着希望问了一句:“小哥,你知道哪里有电话吗?”

    男子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看得我莫名其妙的,他说:“又是找电话,族长都被上回打电话的人给害死了,你赶紧离开这!”

    听到这话,很显然,不止我一个人来此找过电话,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陈贤懿他们。只不过听这男子的意思,族长的死好似还跟上回打电话这事有关。

    想到这里,于是我就急了,问道:“小哥,是不是之前也有人来在寨里往外打过电话?不知道那打电话的人现在在哪?”

    男子说:“有个恶人在族长家打过电话,后来把族长都害死了,这个恶人是老家寨的敌人,我们晚上要把他放在祭坛上烧死,给族长祭灵!”

    这下我可吓了一跳,用活人祭灵?还活活将人烧死?这个人不会是陈贤懿他们吧?

    想到这里,我心都纠了起来,忙问对方,那个人现在在哪?

    可是这个年轻男子不再理我了,只是瞪着眼盯着我,挥手示意让我赶紧离开,眼神之中对我充满了敌意。

    男子离开后,我心乱成了一团,虽然对方没有说明那个将要被祭祀的人是谁,但是我却有种预感,这个人一定跟陈贤懿他们有关。因为那年青男子说了,因为有人在族长家打了电话,所以族长死了,而正好陈贤懿他们就是从这个地方往我那打过电话。

    ...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