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零七章 活祭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按照苏大哥的描述,被抓的那个瘦得跟一根柴似的人极有可能就是端阳,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去族长家打电话,为什么族长的房子就会着起火来,但是如今得知了端阳有危险,我自然要想办法去救他。【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只有救出了端阳,我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才能知道陈贤懿和老汤去了哪,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危险?这一切,我都得去问端阳。

    我曾记得,陈贤懿打电话给我,就是叫我千万别来湘西,别来找他。我不相信他这样做,就只是因为得罪了当地的寨民,他们肯定还遇到了其它麻烦,包括族长的死或许都是别人所为,因为陈贤懿他们并不坏,不会做出这种取人性命的恶事来。

    苏大哥告诉我,那个瘦子被关在法师家里,说我想去救出来很难。

    我问他难道法师能随便给人定罪不成?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苏大哥苦笑了一下,说:“在我们这生苗寨子里,自古就与外不相往来,凡事都是族长或法师说了算。如今族长死了,所有事情就都由法师来决定了。你那朋友被锁在法师的家里,只要他不交出钥匙,就没办法救出人来。”

    说实话,我想到了报警,不过想到凤凰县离此地相隔着几十里山路,如今天色已晚,就算警察愿意过来,也很难赶在法师活祭之前进到山里来。

    不过,我还是不愿放弃希望的问苏大哥:“那报警的话,警察不会管事么?”

    苏大哥说:“不太管生苗区的事,因为每次他们进入生苗区,都会被下蛊,如今早已心惊胆颤,哪里敢来呢?”

    我说:“那该怎么办?”

    苏大哥也为难了起来,他想了想,问道:“先生,那个人真是你朋友么?”

    我点点头:“听你描述,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我的朋友,不管如何我都得将他救出来。”

    “既然这样的话,那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抢人!”苏大哥郑重的说道。

    “抢人?”我十分惊讶。

    “是的,等晚一点法师就会设祭坛,把你朋友押出来活祭,到时咱们就去将人给抢回来。”苏大哥点点头。

    其实我也有此打算,只是一个人要去对付整个寨子里的人,就是我将人抢下来了,也逃不出这个寨子的。

    我将这个担心讲了出来,苏大哥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到时只能硬着来啦,实在不行,我来替先生朋友做保,大家还是会给几分面子的。”

    对此,我万分感激,要知道如今端阳可是被当成了害死族长的凶手,苏大哥真的愿意去做保的话,万一我们逃跑了,大家可就会找到苏大哥了。

    想到他竟愿意用身家性命相保,感动之余,我便问他:“苏大哥,你难道不担心族长真是我朋友害死的么?”

    苏大哥笑了笑,说:“我相信先生,先生是好人,你的朋友自然也不会是随便伤人性命的恶人。而且就算族长是你朋友害死的,我也愿意为先生脱困,若没有先生,我家女儿也不可能得救。”

    说实话,我之前出手救她女儿时,完全是出于同情之心,并没有想着要他们的回报的。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只是无心出手帮了人家一把,却换来人家如此的相助,这让我十分感动。

    不过,如今也不是客气的时候,当前我的确是需要苏大哥的帮助,要不然端阳可就死定了。

    打定了主意,接下来我们就等待着天黑。不久,苏大嫂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饭,因为晚上要去救端阳,所以晚饭并没怎么喝酒。

    用过晚饭,天便已黑,苏大哥说差不多到时间了,于是就带着我出了门,临出门时,苏大哥只是告诉妻子,我们去今晚祭坛那边看看。

    出了门,苏大哥指了指寨子的西边,说:“先生你看,那边有火光的地方就是寨子里举办祭祀的地方了。”

    我朝西方望去,凄黑的夜空,在不远的那边的确有很大的火光,虽然隔着半个寨子,但是那边的天空却亮堂了许多,显然那边十分的热闹。

    跟着苏大哥急忙朝祭坛走去,而我的心则越加的不安了起来,七上八下的,对接下来将要去面对的一切十分的担忧。

    大约走了不到一袋烟的功夫,苏大哥就带着我来到了寨子西边的一处祭坛前。他指着前方火光冲天的地方说:“先生,就是这儿了。你看看那个被绑在柴火堆上的那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我抬头望去,只见这里是一块平坦之地,是中央有一座三米多高的塔,显然这里是他们寨子平时专门用来祭祀的场地。

    如今这块平地四周都燃着很多的火把,冲天的火光把这块夜色照得通红。火光下面已聚集了大量的人,大多都是男人,小孩和妇女极少,显然活祭这种活动对于当地的妇人来说,也是极为害怕的事情。

    黑压压的人群中央,也就是那个宝塔前面,摆着一张长长的供桌,供桌上面摆满了各种供品,有香烛,有果品,还有猪头等肉类。

    而在供桌前面不远的地方,则架着一大堆的柴火,在柴火上边此时正绑着一个人,一个男人,双手被反绑着,嘴里塞着破布条,正在不断的挣扎。

    我定眼一看,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端阳!

    看到端阳,我心一下就紧崩了起来,看到他那惊恐万状的表情,想喊又喊不出,想跑又跑不掉,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以想像得到此时他心中的恐惧。

    我对苏大哥点了点头,说:“那个人的确是我朋友。”

    苏大哥眉头紧了紧,显然也是把这当成了一个坏消息,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那就只好硬抢了。”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心里一时之间十分的乱,为了救端阳,我是可以不怕与整个寨子为敌的,虽说端阳并算不上是我的朋友,但是也算是熟人了,而且只有救下端阳,才能知道陈贤懿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让我心乱的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让苏大哥插手此事,因为我不想连累了他,如果到头来把他给连累了,那么我心里也会一辈子过意不去的。

    最后,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对苏大哥说先过去看看情况再说。

    二人朝人群中间挤了过去,苏大哥告诉我,整个寨子里的男子差不多都来了,想要硬抢不太容易。

    其实我也已经看出来了,来的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人,全是男人,想从这么多人手里将“杀人凶手”抢走,谈何容易?

    往祭坛中央看去,只见白天见到的那位法师正在供桌前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他还是像白天一样,穿着一身红色法袍,头上戴着一顶法帽,手里还拿着一个铜铃铛,脚下跳着舞,就像是跳大神的神婆差不多,一边唱着咒语,一边摇着铜铃铛。

    我看了一圈左右,发现这儿也没见到有人哭泣,按理来说,这个祭祀活动是为了给族长报仇,族长的家人肯定怀念族长,会伤心落泪。我就问苏大哥,他告诉我,族长没有家人,以前有过妻儿,不过早些年被熟苗那边的蛊婆下蛊给害死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倒放心了一些,因为如果族长有家人的话,那更加难办,因为其家人一定会拼死不放过端阳的。

    我又看了一眼绑在柴火堆上的端阳,此时离得比较近了,在火光的照亮下,我能清楚的看见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之前有挨过不少打。此时的他似乎已经绝望了,也不试图叫唤了,也不挣扎了,一脸死灰的闭着双眼,满脸的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两旁吹起了悠长的号角声,我朝左右一看,已经走出四个人,每个人手中都举着一个火把,看那样子,就好像就要点火烧死端阳似的。

    这时,众人皆是跪了下去,而那个法师口中唱着的咒语也越加的大声了,语气也越加的急凑了起来,显然祭祀法事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对于生苗区的人来讲,这种祭祀活动是非常神圣的,不过这样一来,大家通通跪下去了,而我一个人愣愣的站着,倒是显得鹤立鸡群了,所有的人都纷纷朝我看了过来,不过很多人一眼就认出了我,毕竟我下午在娃娃洞也是出了很大的风头。

    当然,注意到我的不仅仅是那些跪在地上的寨民们,此时那唱着咒语做着法事的法师也注意到了我,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似是带着几分敌意。而被绑在柴火堆上的端阳也发现了我,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不断的挣扎了起来,显然是犹如看到了重生的希望。

    这时,只听见那法师高唱一声,接着手一招,那四个举着火把的汉子就要朝柴火堆走去,显然就是要去点火了,我哪里敢再有耽搁,急忙跑了出去,窜到柴火堆前,一把将那四个举着火把要点柴火的汉子拦住,大声喝道:“且慢!你们不能这么把人活活给烧死!”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位面祭坛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