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章 蛊女麻子

    听到我明日非要去找蛊婆,一旁的苏大哥就面露惊慌之色,他似要劝我,说:“先生可要想清楚啊,去麻子那里可就等于一脚踏进了鬼门关啊,她可厉害的紧。【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老哥不需多劝了,麻子那我明日是去定了,我不能让朋友就这样痛死。”我坚决的说道。

    虽然这里是苗区,外面其它村寨也有蛊婆,但是一般人是不会替你解蛊的,而且会下蛊的人,未必就能解别人的蛊,很多蛊都只能由下蛊的本人方可解掉,否则一个不小心,反噬了,别说解蛊了,连解蛊的人自己都会搭进去了。所以,若想解端阳所中的蜈蚣蛊,就只能找下蛊的麻子来替他解,外人是很难解去的。

    端阳虽说不是我的朋友,只不过是一个客户,但毕竟相识这么长时间了,我不可能插手不敢,任他活活痛死,而且按照端阳所说,陈贤懿和老汤就是那叫麻子的蛊婆害的,如今陈贤懿和老汤失踪了,我岂能不去找她?

    苏大哥见我心意已决,于是便哀声叹了口气,说:“那麻子是得罪不得的,就算你明日去找她,最好也要好言相求,让她为你这位朋友将蛊收回去,万万不可与她产生冲突啊!”

    我点了点头,虽然陈贤懿和老汤都是被她害的,但是能商量解决的话,我也还是愿意能通过商量谈判化解矛盾的。说实话,我对那麻子也是有几分惧意,要知道陈贤懿可是阴阳行当里的人,见过一些风浪,可是却还是道了她的道,显然那麻子不是等闲之辈,与她交手我心里也没有一点底气。

    只是陈贤懿他们有难,就算那麻子再厉害,我也得硬着头皮会上一会。

    不过,我也不是那种孟浪之人,虽然眼下这个厉害的对手我无法逃避,但是先了解一下她这个人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所以,我便问苏大哥,麻子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有多大本事?

    苏大哥便对我讲起了麻子这个人,据他讲,麻子这个人以前并不是他们寨子里的人,而是从蛊苗跑过来的,一个人定居在了他们这个寨子的南边,性格古怪,平日里也不与人来往。

    原来,他们苗人也有着许多的分支,不仅有之前说过的生苗和熟苗之分,而且还分成峒,每个峒是一个族,每个族都各成一系。外人只分生苗和熟苗,可苗人们自己却细分为峒或族。

    每个峒(族),都有峒(族)长,而最让人害怕的就是蛊苗,也叫蛊族,因为蛊族的人都会下蛊。原来并非所有的苗人都会下蛊,会下蛊的,只有蛊苗一族,他们十分的精通蛊术。蛊族的人是没有谁敢得罪的,甚至让所有苗人闻风丧胆。而麻子,就是蛊族的人。

    苏大哥说,蛊族的人,无论男女,都会纹身,纹的也多是蛇虫之物,看着就让人害怕,若是在苗区见到有纹身的人,就见好不要去得罪他们,否则就是自寻死路。

    这个倒是让我长了见识,没想到生苗里头还有这种区别。说实话,我一直以为生苗里的人多会下蛊,所以进入生苗区,别人递的吃的都不轻易吃食。而如今听了苏大哥的话,方才明白,原来外界的传闻一直有误,真正会下蛊的苗人其实并不多,主要是蛊族的人才精通此术。

    我点点头,心里越加的好奇麻子这个人,我问苏大哥,麻子这个人多大了?心肠如何,为人如何?

    是的,这么精通蛊术的人,若是一个心肠歹毒之人,那可就很难办了。

    苏大哥说,麻子年纪他们也不知晓,甚至连她的姓名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是蛊女,因为她身上有纹身。而且麻子这个人少与人来往,一个人僻居于寨南,十几年来一直独来独往,没有人很了解她的,只知道她性格古怪,常常一个人关在屋里,若不是中了蛊要去请她解蛊,一般人都不去寨子南边。

    顿了一下,苏大哥继续说,麻子虽然性格孤僻,但是寨子中若是有人在外边中了蛊,只要寻过去找她帮忙,她倒不太刁难人,一般情况都会替寨民解蛊。

    听到这里,我不由好奇的问道:“这么说来,那这个麻子倒还算是个好人喽?”

    哪知道苏大哥却苦笑了一下,似乎并不认为麻子是个好人。看到他这个表情,我倒是疑惑了,既然麻子愿意帮人解灾,也算热心善良之人了,怎么看苏大哥这苦笑的表情,倒不这么认为呢?于是我问道:“难道不是?”

    苏大哥说:“虽然她愿意替人解蛊,但是却也常对人下蛊,可是让人心有余悸啊!”

    “哦?”这倒让我更加意外了,我说:“她也常对你们当地人下蛊?”

    “是的,平日里若是无事跑到她那里去,多半回来当天就会肚痛,一准就是被她下了蛊。”苏大哥说到这,又继续说:“不过好在只要回去求她,她还是会将蛊收回去的。”

    我问他:“这是为何呢?”

    “可能是不让我们没事跑到她那边去吧,去了她那边,她就会惩罚一下你。”苏大哥讲到里时,突然好像想起了一件事情,于是跟我讲了起来。

    原来,在几年前他们寨子里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因为野惯了,大人一直叮嘱小孩不能去寨子南边,可那小孩却硬是要跟大人作对,反着来。结果趁大人不注意,一个人跑到了寨南边去了,结果当天回来晚上就肚疼了起来,后来大人一问,才知道小孩白天去过寨南,知道是被麻子下了蛊。后来连夜跑去寨南求麻子,她这才将蛊收回去,小孩虽然没事了,但是却受了不少苦,肚痛得连嘴唇都发紫了。

    “你想想,连一个七八岁的小孩都随便下蛊惩罚的人,能是有多善良的人么?”苏大哥苦笑着看着我。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怪不得苏大哥他们会这么害怕她,这人的性格也的确是太古怪了,让人不敢轻易靠近。七八岁的小孩,只不过去她那边玩了一下,也没得罪过她,尚且遭她毒手,何况大人呢?

    这时,苏大哥神神秘秘的看了我一眼,说:“我们这还流传着她的一个传闻,也不知真假。”

    我说:“什么传闻?”

    苏大哥就说:“就是麻子为何一个人跑到我们寨子定居的传闻,因为每个苗寨都是一个分支,有着自己的族系,一般是不会轻易脱离本族,跑到外人的地盘上定居的,一来会受到排斥,二来还会容易受人欺负。”

    我好奇的问道:“你说她本是蛊族的女子,那为何她会一个人跑到你们这个寨子里来的呢?你快讲来听听?”

    苏大哥点点头,于是就讲了起来……

    原来,据说麻子以前看上了一个熟苗区的汉族男子,于是就对那汉族男子下了情蛊。所谓情蛊,就是让对方爱上你,对你产生爱恋之心。

    情蛊是苗族女子特有的,用“心血”加“蛊”炼成,每日以心血喂养,十年得一情蛊。情蛊可下在饭菜里,也可下在服饰上,相传苗家蛊族女子都以情蛊下到自己的情郎身上。被下了情蛊之后,情蛊每夜都会发作一次,发作之时那种感觉是撕心的,会莫名的思念下蛊的那个女子,就连做梦都会梦见她。如果中了情蛊的男子不吃解药的话,在情蛊发作的时候,会很难忍受那种撕心的思念。而且,中了情蛊的男子不许背叛女子,如果背叛就会用生命付出代价,爆毙而死。总之,情蛊就是让别人爱上你的一种蛊术。

    话说麻子给那个心仪的汉族男子下了情蛊之后,那男子倒是爱上了她,二人私自相会走在了一起,变得郎有情,女有意,爱意浓浓。

    这时候,二人都愿意一辈子在一起,死也不分开。于是,麻子就给男子下了心蛊。心蛊也是桃花蛊(情蛊)里的一种,它与情蛊的区别就是,情蛊是单方面下蛊,让对方爱上自己,若对方不爱自己,对方就是死。而心蛊则不同,心蛊就两个人一起下蛊,等于是双方自愿的情况下用心血为蛊,一旦有一方心意变了,那么两个人都得死。

    麻子原以来他们二人此生都不会再变心了,毕竟双方都自愿将命交出来了,种下了心蛊。可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不久之后,那汉族男子却变了心,爱上了另外一个女子,使得心蛊发作,麻子自己也心痛得死去活来,最要命的是,此时的麻子竟然已经怀了孕。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祭坛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