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一章 绝情

    心蛊是没有办法可解的,而唯一能解心蛊的,就是绝情。【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最后,蛊族的族长为了救麻子,逼她喝堕胎药,将那肚子里的野种弄死。据说麻子哪里下得了此狠心,亲手打掉自己肚中的小孩,最后是在族人的强行下,硬着将堕胎药给灌进了肚中去的。

    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因为种下了心蛊,一旦双方任一一方心意变了,双方都会心蛊发作,最后直到活活痛死为止。

    不过,堕胎只是第一步,要想作到绝情,还得解决掉那个汉族男子,也就是麻子的情郎。所谓解决掉,就是杀死他。

    族长领着蛊族的人,跑到熟苗区去要人,在苗区,无论是哪个寨子都是惧怕蛊族的。最后,男子那个族的人只好将麻子的情郎交了出去。蛊族的人将男子带回到蛊族,绑到麻子面前,最后硬逼着麻子亲手将自己的本命蛊,一条大蜈蚣,放进情郎的口中,让那只蜈蚣从情郎口中钻进他的心脏吃尽他的心血……

    后来,麻子的心蛊自然解了,而他的情郎自然也被她亲手解决掉了。经过此事的麻子,再也无法在蛊族呆着了,最后一个人跑到了苏大哥这个寨子,过起了独来独往孤僻的日子,不容忍任何人去打扰她。

    说到这里,苏大哥叹了口气,说:“这就是关于她的传闻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大家也只敢私下里议论,不敢让她知道。”

    听到麻子这往日里的经历,倒是让我颇为感叹,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麻子竟会有这样的经历,这种经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啊?

    从心仪生爱,到情爱浓浓,两情相悦,甚至是两人将心掏出来下心蛊,发着誓言永不变心。这个时候的麻子,可以说是整个人掉进了爱情的世界,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最后却要面对着对方的背叛,还要亲手杀掉自己的小孩和情郎。世上的绝情莫过于此,而这一切却让她经历了,我无法想像得到,当时她亲手解决小孩和情郎时的那种感受,因为这种绝情不是谁都能够做得到的。

    这时候的我,内心已是五味杂陈,虽然觉得麻子心狠、绝情,但是却又觉得她十分的可怜。是的,她太可怜了,不但面对了情郎的变心,还要面对亲手解决自己肚中的小孩和情郎,这种伤害比杀死她还痛苦万分吧!

    如今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去看待麻子这个人了,说她是个恶人,她又常替人解蛊,而且还如此的可怜。说她是好人,她的经历让人同情,但是却又不值得让我同情,因为她虽然的遭遇虽然可怜,但却又那般的绝情,让你无法去了解她,也不敢去了解她,不过,她是孤独的。

    当天晚上,我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一来是想着麻子这个人,想着明日该怎么去面对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同时,又担心着陈贤懿和老汤,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哪,是否真的被麻子这个蛊婆抓走了?还是逃离了这儿?亦或者是已经死在了野外?

    这一切,都让我心中不得安宁,诸多烦忧使得我无法入睡。直到后半夜,我才昏昏沉沉中睡着,可是却做起了恶梦,梦见陈贤懿怪我为什么来湘西,说这样我会死在这的。后来梦境一转,梦见了老汤,老汤一个劲的喊我去救他们。

    当多从梦中惊醒过来,此时已经天亮,全身都出了一身冷汗。想着刚才的恶梦,心里越加的不是滋味,电话中他们也说过这样的话,叫我不要来湘西找他们,难道他们真的就只是因为得罪了麻子,所以才不叫我来的吗?难道那个麻子真有这么厉害,能取了我的性命?

    想到今日就要去会一会那个麻子,我心中也担忧了起来,或许的确会把性命丢在这里吧,毕竟陈贤懿就着了她的道。

    不过,为了救陈贤懿和老汤,我不能就此回去。

    闲话不多讲,话说当天在苏大哥家用过早饭,我和端阳就跟着苏大哥出了门,一起前往寨子南边,去找那麻子。

    原本我是不打算叫苏大哥去的,毕竟麻子可是个危险人物,苏大哥之前也讲过,平时就是小孩跑过去玩都会被她下蛊,何况我们这是去找茬的。我们被麻子所害,那也不冤,倒是苏大哥与此事毫无关系,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心里过不去了。何况,端阳去过麻子的家,认识路,也不需要有人带路。

    不过,苏大哥说他一定要带我去,他的意思就是,他毕竟是本地人,虽然麻子不与他们往来,但是最起码也算是认识的熟人了,有他带我们去,说不定会更加的好说话。

    我也告诉了他,此去的风险,我不想让他出事。可是他却态度十分的强硬,说我救了他家女儿,所以我的事就是他的事,最后我也没办法,只好随了他的意,心中感动万分。

    是的,我没有想到之前只是举手之劳一次相助,却换来了对方的一片感恩之心。

    就这样,我们朝寨南走去,离开寨子,穿过一片田地,走过长长的田梗,最后进入了一片山中。

    山路很小,青石所铺的小山路崎岖难行,不大的青石路面上还长满了青苔,不小心极容易摔倒。看得出来,这条路很少有人行走。

    苏大哥说,寨民们都住房在田地那边,而麻子则一个人住在这林子里头,走十来分钟就能到了。

    我和端阳跟在苏大哥身后,端阳白天蜈蚣蛊倒是没怎么发作,虽然偶尔疼痛,但是阵痛过后也会消停很久,只是晚上才会闹腾起来。

    大约走了一袋烟的功夫吧,我们已经穿过了之前的山林,然后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地,或者说是一座山谷吧,因为这儿四面围山,只有一个山谷相对平坦。

    这时,苏大哥停了下来,指着前方说道:“到了,前面山脚下那栋茅草房就是麻子的家了!”

    我顺着苏大哥所指的地方抬眼望去,果然在前方的一座大山脚下,见到了一座茅草房,房屋外面还有缕缕炊烟升起,或不是因为我们事先知道麻子这个人的厉害,倒是会感叹这儿恍如世外桃园,人间仙境。

    是的,这儿四面环山,是一处山谷,青山绿水的,一栋茅草房犹如置在画中一般,让人陶醉。

    不过,因为我们知道那可是麻子住房的房屋,所以自然心中有几分惧意,也就没有这看风景的心情了。反而觉得这儿对外闭塞,常年不与外人往来,住在这儿的麻子的确是性格孤僻。

    苏大哥继续带着我们朝那茅草房走去,穿过一片菜地,接着我们就来到了山脚下的那栋茅草屋前。

    只见茅草屋十分的破旧,像极了那种贫困之人所住的地方,屋前零乱的堆着柴火,显得十分的乱。站到屋前十几步开外,一来到我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臊之味,这种味道虽然淡,但是却让人有点作呕的感觉,仔细一想,这种味道像极了虫蛇身上的腥臊味。

    此时的茅草屋,一扇破旧的木门房门紧闭,看上去不似有人在家。

    我们三人对视一眼,苏大哥便走前几步,然后冲着大门里头喊道:“麻子大姐,您在家么?”

    连喊了几声,屋内并没有任何的回应,接着我就说:“难道她不在?门都是关着的。”

    “她一直是关着门的。”苏大哥说完,便走上前去,来到大门前,然后就去拍门,一边拍门,一边喊道:“麻子大姐,我是寨子里的苏山啊,今日有事寻你帮忙,麻烦您给开下门吧!”

    这时,屋内终于悠悠的传来了一句话:“你带着生人来,还是请回吧!”

    听到这声音,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因为这声音根本就不像是正常人发出来的,而是一种非常尖锐刺耳的声音,这种声音说不上来,只能说不像人发出来的,更像是某种动物发出来的声音,或者说像人吹着口哨的哨声,十分的尖锐,听着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