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 解蛊

    屋里传出来的声音几乎听不出来说话之人多大岁数,所以虽然我已听到了麻子说话,但对她却还没有任何的印像,连对方是老是少都不清楚。【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不过,听屋里头的口气,显然是对苏大哥带着外人前来,十分的不悦,似有责怪之意。

    苏大哥继续喊道:“麻子大姐,您就开下门吧,我们真有要事寻你商量。”

    “再若不走的话,可别怪我放蛊了!”

    屋里头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威胁之意,吓得苏大哥立即脸色大变,忙闪身退回到我身旁,一边对屋内喊道:“麻子大姐,您可千万别对我下蛊,我是寨子里的苏山啊!”

    喊完,他就一脸惊恐万状的对我说:“先生,你看这……,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我是不可能因为对方说些威胁的话语就离开的,我还不至于俱她到如此地步。何况,我还想在麻子这里得到陈贤懿他们的消息,而且端阳的蜈蚣蛊也需要她来解。

    我对苏大哥作了个手势,叫他别怕。然后走前一两步,冲着屋内的麻子喊道:“久闻麻子大名,一手蛊术十分了得,我朋友被人下了蜈蚣蛊,今日特来请您解蛊,望能开门搭救。”

    虽然端阳所中的蜈蚣蛊就是麻子所下,我之所以不说破,主要还是给她一个台阶下,如果想惩罚一下端阳,如今也惩罚够了,若能开门解蛊一切好说,毕竟我也不想真动起手来硬闯。

    屋内的麻子听到我的喊话,果然说话了,她说:“在你阴阳先生面前我这点蛊术又算得了什么,落洞女你都能从洞神手里抢回来,你朋友身上的蛊,我就不在先生面前搬门弄斧了。”

    我很惊讶对方躲在屋内,是怎么认出我来的,不过很显然,我之前在寨子里救苏亚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所以他才会说我连落洞女都救得了。不过,对方说这话的意思明显是不想出手替端阳解蛊。

    我说:“既然你也知道我是阴阳先生,那么咱也就明人不说暗话。原本阴阳与蛊术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奈何我这位朋友之前来过你这儿,如今却中了蛊术,所以今日前来就是需要你能将蛊给收回去,免得咱们伤了和气。”

    她不愿意解蛊,我也就不需要再给她面子了,明确的告诉她,端阳在你这儿被你下了蛊,你要么将蛊收回去,要不然伤了和气可别怪我了。

    见我这么说,可把一旁的苏大哥给吓坏了,忙冲屋内喊道:“麻子大姐,你就开下门吧,有话好商量,可千万别斗气呀!”

    “我还不至于跟别人斗气,门我可以开,就怕你们不敢进屋里来商量。”屋内的麻子带着几分嘲弄之意说道,话落,只见那紧闭的大门突然传来吱呀一声响,接着门就半开着。

    我们三人对视一眼,接着我就叫他们二人在外边等我,我一个人进去看看,倒要看看屋里会布下什么天罗地网。

    可是,苏大哥却一把将我拉住,说叫我先别去,让他去跟麻子谈好了,再让我进去。

    我想劝他别进去,因为屋里一定不简单,对方既然都说了门可以开,就怕我们不敢进去,显然对方不会让我们那般轻易进去,而苏大哥一个普通人,就这样进去实在危险。

    不过,苏大哥并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当先一个人就跑了出去,朝大门跑去,一边喊道:“麻子大姐,我先进来了。”说完,他前脚就迈了进去……

    只是他这一进去,可就出事了。只听见他发出“啊”的一声尖叫,尖叫声中充满了惊恐之意,然后就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

    一听到他的尖叫声,我心里就大叫一声不好,知道他一定是出了事。不过当我看到他冲出门外来时,却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只见他身上竟然到处都是蜈蚣,爬得满身都是。此时的苏大哥已是吓得脸都变白了,一闯出大门就在地上打起了滚,嘴里发出惊恐万状的喊叫声。

    见到这般,我和端阳把扑了前去,端阳脱下身上的外套,去帮苏大哥拍打身上的蜈蚣,可是这样拍打根本就不顶用,于是我忙从包袱里拿出一包雄黄粉,全数朝他身上洒了过去。

    雄黄粉一洒,那蜈蚣这才纷纷从他身上落去,接着我忙扶起已经吓破了胆的苏大哥。不过还好,虽然他身上满是蜈蚣,倒是没有被咬到,只不过经过这一次惊魂,苏大哥已吓得不轻,拉着我就惊魂未定的叫道:“先生,屋……屋里全是蜈蚣和蛇!”

    这时,屋内的麻子带着几会嘲讽之意笑道:“若再是不走,就不是吓吓你们了,定当咬你个半死!”

    我安慰了一下苏大哥,然后转身冲屋内冷喝道:“想用几只虫子就吓跑我们,恐怕不行!”

    说完,我便径直朝大门走了过去。很快,我就跨进了大门,一进大门,我就看到屋里的地上尽是蜈蚣和蛇,那些蛇在地上吐着信子,竖立着三角脑袋,若是胆子小点还真的会吓得转身逃跑。

    不过我早有准备,手里捏着一大把灵符,然后指决一打,一声敕令,符咒“嘭”的一声燃起大火,接着我就朝着地上的那些虫蛇扔了过去。

    这些虫蛇本就是阴邪之符,加上虫蛇本性怕火,所以灵符阳火一燃,它们便害怕了,纷纷向四周逃去……

    “呵呵,果然有些手段。”不知何时客厅上方的角落里出现了一个人。

    我眉头一皱,这个人虽然我不认识,但这声音我却熟悉,想来这个人就是麻子了。

    只见这个人穿着一身粗布灰衣,头上戴着青蓝色头巾,脸上长满了麻子,很是丑陋,看上去像是有四五十岁的老妇女。

    见对方现了身,我也不想在她面前示弱,我说:“现在只是将你的虫子吓跑,如果再拿这些来对待上门的客人,可就别怪我将你的虫子全给烧喽!”

    麻子也不怒,只是冷冷笑了笑,然后说:“你那朋友不听我的警告,我自然得惩罚惩罚他。”

    我知道她说的是端阳中蜈蚣蛊的事,于是我就说:“那么如今惩罚也惩罚过了,是不是得将蛊给收回去了呢?”

    “蛊我可以收回去,不过我的警告你们必须听从。”麻子说到这,眼神之中现有几分坚定之意,似乎不容得我们不从。

    我说:“不知我那朋友没听从你的什么警言,还望明说。”

    “离开本寨!”麻子斩钉截铁的说道。接着她看了一眼外边的端阳,然后又道:“只要你们离开本寨,我便替他解蛊,否则休怪我无情!”

    这倒让我很奇怪,心想这麻子就这么排斥外人吗?竟然都容不得外人进入他们这个寨子了。

    心中虽然对眼前这人的性格很好奇,不过我也不可能去问她为什么。只得冷笑道:“我倒想早点离开这,只不过我朋友已被你们这的人当成了谋害族长的凶手,若是找不到凶手,我们根本无法离开。”

    麻子一脸的阴晴不定,最后说:“这跟我无关,总之若想解蛊,就必须离开。”

    如果为了让她给端阳解蛊,而就这样离去,岂不害苦了苏大哥?要知道他可是在寨民们面前给我们做了保,在还没找到凶手前,我是不可能离开的。所以,我说:“待放火烧死族长的凶手找出来后,我们自然会离开此地,还请您将下到我朋友身上的蜈蚣蛊收回去吧!”

    “凶手你是查不出来的!”麻子似是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说:“你喊你那位朋友进来吧!”

    听到这话,我自然知道她这是愿意解蛊了,于是忙喊端阳进屋。

    端阳和苏大哥都走了进来,不过苏大哥因为刚才的惊吓,此时一直躲在我的身后,一脸警惕的四周乱看,生怕再被蜈蚣袭击。当然,端阳也十分的害怕,不过看到有我在,他心里这才放下几分心。

    麻子瞟了一眼端阳,然后也不说话,直接就进了屋。不久之后,她又再次出来了,这次手里拿了个水碗,她将手碗放在桌子上,然后拿出一枚银针往手指上一扎,从手指上挤出一滴血滴入水碗中,最后将那碗水递给端阳,说:“喝了它!”

    ...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胜者为王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