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 凶手

    血婴一直很少出现,虽然我是阴阳行当里的人,与蛊术并不打交道,但是对于血婴这种邪物我也是早有耳闻,爷爷曾经就说过这种邪物,说它是蛊术里面的一种绝术。【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所谓“绝”,并不是指它的方法多么绝秘,而是指炼制这种血婴会绝后代,绝子孙,绝福德,所以它称之为绝术。炼制一个血婴,要用几条人命,所以它对蛊师的反噬也是极大的,害人害己。

    我曾经听说过关于血婴的一个故事,说的是解放前,在苗疆有一个蛊婆,有两个小孩,由于生第三个小孩时出现了问题,使得孩子夭折了,她就有点神经失常发了疯,拿自己夭折的孩子炼制血婴,结果最后血婴炼成了,那血婴反倒把蛊婆另外两个小孩都给活活吃掉了。

    看到出现的竟然是蛊术里面最为残忍的血婴,我当下就大吃一惊,心中一颤,暗叫一声糟糕,猛得冲端阳喊道:“快带苏亚离开!”

    血婴我虽然没有见识过,但是却也听闻过,据说这种邪物看起来似婴孩大小,但是却力大无穷,长着一口利牙,一口就能把大水牛给活活咬断脖子。

    端阳和苏亚早已吓得脸色都变白了,惊恐万状的盯着窗户上的血婴,满脸的惊慌失措,听到我的喊声,这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忙往客厅跑去。

    再说那血婴,已经爬上了窗户,站在了窗户上,咧着嘴咯吱一笑,双脚一弹,就像一只老鹰一样直冲着我飞窜了过来……

    我只看到一个黑影对我飞了过来,心中大惊,若是被它给咬到了一口,可就和苏大哥一样的下场了!

    此时因为从阁楼上跑下来,根本就没有符咒和法器,见那黑影迎面撞来,只好从地上一滚险险躲去。而这时,那黑影一个扑空落在地上,离我只不过一两米,嘴里发出一声怪笑声,又朝我扑了过来。

    好在我也不是普通人,心中虽然十分震惊,但却也不至于惊慌失措乱了手脚。就在我在地上一滚躲去它的攻击之时,我也打出了手决,念起了雷剑咒:“东起泰山雷,南起恒山雷,西方起华山雷,北起衡山雷,中起嵩山雷,无雷不发,嗡,啼啼,急急神兵五雷如律令!”

    这是雷剑指的咒语,是剑指里面的一种至阳之法,如今我手中无任何法器,也只好用剑指了。

    雷剑咒一念完,这时候那血婴也已朝我扑了过来,我忙打出剑指,对着它一点,喝敕一声:“急急神兵五雷如律令!”,接着一道白光就从指尖飞射而出,正好打在了向我扑来的血婴胸口上,顿时炸出一串火光,那血婴也直接被雷剑指震退到了两米开外的墙脚边。

    剑指,阴阳行当里的人都会用,但却不能乱用,如果打到生人身上,可能会伤及无辜。像我这种雷剑咒,就是借的五雷之力,若是打到人身上,可能会将生人的魂给打坏。在阴阳行当里,如果先生掐起了法指,这个时候阴邪是近不了身的,因为法指代表的就是法令,乃是神通之力。

    雷剑咒对血婴还是有点效果的,虽然没能炸得它血肉四溅,但却也把它震得连连后退。几个剑指连续打在它的身上,血婴哇的一声,一下从地上蹦到了天花板上,像一只猴子一样,双手双脚抓着天花板,像是被我给激怒了似的,脑袋上的青筋整个暴突了起来,很是恐怖!

    我忙又对着它打出剑指,可是这一次它头一偏却给躲了过去,接着它便双脚一蹬,居高临下冲我窜了过来!

    它来的速度极快,又是居高临下冲来,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喊完“急急神兵五雷如律令!”,最后只好舌尖一咬,对着迎面砸过来的黑影一口舌尖血喷了过去!

    说实话,这次我真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道这回真的可能把命丢在这儿了,因为这回血婴居高临下冲来,我根本就无力躲避,只得就这么硬受着。

    不过,就在我将舌尖血一喷出,等着迎接即将迎面撞来的血婴之时,那血婴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原来我那口舌尖血不偏不倚正好喷在了它的面门上,只见那血婴脸上顿时冒起一股黑烟,带着凄厉的尖叫声直接朝窗户飞窜了出去,眨眼便消失不见了……

    见血婴消失了,我这才从惊恐之中回过神来,不过此时依旧是惊魂未定。摸了一下额头,这才发现额头乃至后背已经流满了冷汗。想到刚才的那一幕,若是我慌了神,没有及时咬破舌尖喷出舌尖血,或许这回我就已经完蛋了,要知道一旦被它咬中,我可就没命活了。

    擦了一把冷汗,我朝窗户外边看了一下,发现窗外的月光下什么也没有,想来被我舌尖血伤到了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回来了。

    想到此处,于是我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走出了房间。此时的端阳和苏亚二人正缩在客厅的墙角处栗栗发抖,见到我出来了,忙拥了过来,问我那东西怎么样了?

    我告诉他们,那东西已经离开了,暂时安全了,他们的惊慌方才稍微减轻了一些。

    这时,苏亚就问我那个婴孩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吓人,他的父母是不是就是被那个婴孩给咬死的?

    我点了点头,如已事情已然十分清楚了,苏亚的父母就是被血婴给害死的。接着我便将血婴之事说给了他们听,听得他们二人惊恐万状。苏亚伤心的说:“我父母都是老实人,几十年来从没有得罪过谁,怎么会有人放这种东西来害他们,到底谁对我们家有这么大的仇恨,非要这样来害我们,呜……”

    我忙安慰了一下她,叫她别太伤心,想了想,然后说:“或许那血婴并不是要来害你父母的。”

    苏亚抹了一把眼泪,抬头望向我,一脸的疑惑。

    我说:“或许那血婴的目标是我和端阳。”

    “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苏亚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而一旁的端阳也惊诧了起来,问道:“大师,你的意思是说,难道有人要害咱们?”

    我点了点头,对他们说:“苏大哥和苏大嫂都是好人,在此生活了几十年,一直平平安安,苏亚也说没有得罪过谁,而这时候突然遭此大难,显然不符合常理。所以,十有**那血婴的目标其实是我们。”

    “这……这怎么会这样?”苏亚完全不明白了。

    端阳也差不多,问道:“大师,那会是谁要害我们?”

    我想了想,于是问他们:“血婴是蛊术里面的一种绝术,也就是说,只有蛊师才会炼制这种邪物,你说这个地方谁会蛊术?”

    “麻子!”苏亚和端阳异口同声的叫道。

    随后,端阳立即就反应了过来,惊恐道:“大师,你的意思是说麻子要取咱们的性命?”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麻子一直要赶我们离开,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如此排斥我们,但是她对我们充满着敌意是一定的。而这里又只有麻子一人会蛊术,所以这血婴十有**就是她派来的,目标自然不会是苏大哥他们,而是咱们!”

    就在第一眼认出那婴孩是血婴之时,我就想到了是麻子所为,因为血婴只有蛊师才会炼制,正好我们与麻子有些冲突,所以心里一早就怀疑今晚之事就是她所为了。

    说实话,那麻子虽然给我的感觉性格有些古怪,但是却是万万也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蛇蝎恶毒之心,竟会炼制这种残忍阴邪的血婴,而且我们与她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却欲要取我们的性命,当真是一毒妇!

    我之前一直都是抱着能商量则商量,所以就算端阳被她下了蛊,就算陈贤懿和老汤与她有过矛盾,我也是尽量不与她产生冲突。可是如今看来这都是我一厢情愿了,对于这种心肠歹毒之人,就算你不与她计较,她也会把你置之死地。

    苏亚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是麻子害死了她的父母,又惊又怒的问我:“难道害死我父母的真的是麻子?”

    我说:“你们这还有别人会蛊术吗?”

    “方圆几十里只有她一人会蛊术!”苏亚摇了摇头,最后眼神之中充满了恨意,她念叨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父母,为什么要这么恶毒……”

    说完,她就欲要出门,我忙一把将她拉住房,问她这是要去哪?

    她说:“我要去找麻子,问问她为什么要害死我的父母!”

    我忙劝她别冲动,如果就这样去的话,说不定仇没报,反将性命丢在她手里了。我告诉她,等到天亮后我会陪她一起去。

    是的,想到麻子竟然欲要取我们的性命,想到一直帮助我们的苏大哥夫妇竟被她给害死了,我心中就腾起了一股怒火,不管是为了替苏大哥报仇,还是为了我与她之间的冲突,我都要去找她。对于这种恶人,我绝对不能让她留在世间害人!

    ...
推荐阅读:圣王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求魔 百炼成仙 宠魅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