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蛊族

    法师问出这话,大家都望向脸色已经变得煞白的麻子,等待着她承认自己就是杀人凶手。【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是的,在大家想来她就是害死苏大哥夫妇的凶手,因为方圆几十里只有她一人会蛊术,昨晚出现的血婴除了麻子能炼制这种邪物,又还能有谁呢!

    可是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麻子望了一眼大家,最后却说人并不是她害的。

    这一样大家可就怒了,指着她怒斥了起来,骂她害了人竟然不敢承认。苏亚也被麻子这态度给重新激怒了,质问她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要这般害人取命?

    法师对麻子给出的答安案显然也不是很满意,虽然他看上去是在询问麻子,人是不是她害的,但是在法师的心里,一早就认定了苏大哥夫妇应当就是麻子所为。所以,当听到麻子说没有害苏大哥他们后,他就说道:“我们这里除了你会蛊术,能炼制这种东西,还有谁能够整出这种邪物来。”

    麻子说:“人不是我害的,我也没有炼制过血婴那种残忍之物,是他,是他害死的苏山夫妇!”说着这话的同时,麻子伸手一下指向了我。

    听到这话我当时就一愣,接着就明白了过来,她这是故意想要整死我啊,她放血婴的目标本就是我,如今我没死,她自然是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我冷喝一声:“你别血口喷人,我与苏家无冤无仇,何况我又不是蛊师,哪里会炼制血婴害人。倒是你,你一直排斥我们,昨晚那血婴就是你派来的害我的,不过我还算命大,可是苏大哥和苏大嫂却没有我那般运气,杀人偿命,这次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不会轻饶了你,定要替苏大哥他们报仇!”

    既然她要取我的命,那么也就别怪我无情了,取了这恶妇的性命,也算是替天行道。

    其实听到麻子指着我说是凶手的时候,大家也皆是一愣,纷纷惊讶的望向了我,不过当他们听到我的辩驳后,也明白了过来,知道是麻子故意陷害我,于是纷纷将矛头又指向了麻子,骂道:“他是阴阳先生,而且当晚也和苏亚在一起,怎会是先生所为,我看你实在是太坏了,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还不愿承认。先生说的对,这事除了你不会有他人,不管你承不承认,今日我们都要让你偿命!”

    麻子好像这事就与她无关似的,反而还一脸的怒气,冷着脸说:“我说过人不是我害的,我也从没炼制过血婴。苏家之所以遭此大难,就是他们害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在,苏家是不可能出事的。”

    麻子一边说,一边指向我和端阳,而且那表情还一板一眼,还真就像那么回事似的。

    大家看到麻子这个样子,心里虽然不太相信她说的话,但还是转头望向了我,想看我怎么说。

    此时端阳倒先怒了,骂道:“你凭什么说是我们害了苏家,别血口喷人!”

    我也说:“苏大哥算是我们的恩人,当初在祭坛前还替我们做保,我们岂会害他。”

    “昨晚绝不是先生所为,若不是先生在,可能我也没命活了。”苏亚转头对众人说:“大家千万别信她的话,她这是故意狡辩!”

    这时法师也站了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对麻子说:“麻子,他只是一位阴阳先生,血婴显然不是他能炼制出来的。你说苏山夫妇不是你害的,你也不能随便冤枉人不是。”

    哪知麻子却依旧指着我说:“他们得罪了蛊师,昨晚他们住在苏家,所以至使苏家遭难。不仅如此,族长的死也是因为他们而牵连的,所以,他们不能留在寨子里,要不然只会害了寨子里的人!”

    听到这话,大家都愣住了,此时我已经有些蒙了,一头雾水,因为听麻子这样说,就好像她知道一些什么情况似的,难道昨晚派血婴来的真不是麻子,而是另有其人?可是我自进入湘西以来,却从未得罪过任何人,麻子说是别的蛊师在害我,那么这个蛊师又会是谁呢?难道是陈贤懿他们招惹来的?

    当下,我就侧头问端阳:“你们进入湘西后,是不是还得罪过其它蛊师?”

    端阳也是一脸的惊讶,听到我这样问他,忙摇头说除了与眼前这个麻子有冲突之外,不曾得罪过任何人。

    这下我就不明白了,不由质问麻子:“你说的是真是假?”

    “我像是会说谎的人吗?”麻子盯着我,然后说:“我一早就劝你们离去,不管是为了你们好,还是为了寨子里的大家好,可是你们不识好人心,偏偏留下来,若是你们一早离去,族长又怎么会死?苏家夫妇又怎么会死?”

    这话听得我眉头直皱,麻子说的一板一眼,让我感觉不似在骗我。如果说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还真就解释得了她为什么这般排斥我们了。不过,我进湘西以来,并没有得罪过任何人,而端阳也说他们未曾得罪过任何人,这却让麻子的话显得不那么可信。

    当然,既然麻子这样说,我自然就要搞清楚,不管麻子说的是真是假,不管是真有别人要害我,亦或者是她故意以此来开脱自己的关系,我都要问个清楚。于是,我问她:“我们是第一次进入湘西,不曾得罪过任何人,你说是别人要害我们,你让我如何相信,难不成一早你就知道那个要害我们的人是谁?”

    我不得不这么想,因为据端阳讲,他们去寻麻子解蛊时,她就要他们离开寨子,后来还下蛊来逼他们离开。如果麻子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才排斥陈贤懿他们的话,那么显然在陈贤懿进寨子后,她就知道了有人要对付陈贤懿他们,要不然她犯不着逼他们离开。

    麻子点点头,于是就对我将她知道的事情讲了出来。

    原来,在陈贤懿和老汤他们去找麻子的时候,麻子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发现了一个人躲在暗处跟踪他们。而后来陈贤懿他们失踪,端阳又因为族长的死被抓起来了,她就猜到事情的不对劲,因为端阳他们只是借用一下电话,犯不着烧死族长,所以她就明白一定是之前跟踪陈贤懿他们的那个人所为了。

    听到这话,我不由心中大惊,心想难不成真的另有人要害我们?可是我们又不曾得罪过任何人,这个人又会是谁呢?还是麻子说的全是谎话?

    想到这里,于是我就问道:“那个人你可认识?”

    麻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说:“认识,他是我们蛊族的族长,叫南宫黎!”

    “蛊族族长?”听到这几个字我很是吃惊,一来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蛊族的族长,十分惊讶他为什么要来害我们呢?二来让我吃惊的是蛊族这个名字,苏大哥生前就曾讲过,蛊族的人没人敢招惹,因为他们精通蛊术,麻子就是蛊族的女子,而这个要对付我们的竟然还是蛊族的族长,这能不让我惊讶吗?

    经过短暂的惊讶过后,我也回过神来了,要知道我连那蛊族的族长见都没见过,哪里来的仇怨呀,于是我就问麻子,蛊族的族长为何要害我们?我们与他都不相识。

    麻子说:“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知晓,只知道跟踪你朋友的那个人的确是蛊族族长南宫黎。而且,湘西这边的会蛊术的人虽然有很多,但真正精通蛊术的却只有蛊族的人,而蛊族的族长南宫黎就炼制了血婴!你说苏山夫妇是被血婴所害,那就一定是他了!”

    这时大家也开始相信麻子说的话了,当然,大家听说是蛊族的族长时,也都露出了惊恐之色,显然在他们的心里,对蛊族是充满了恐惧的。

    法师就说:“既然你明知道是蛊族的族长来找麻烦,为何不早说呢!”

    麻子有些自责的叹了口气,她说陈贤懿他们与南宫黎的恩怨她并不想插手,而且后来端阳被大家当成烧死族长的凶手绑起来后,她也以为只要活祭了端阳,南宫黎自然也就会离去了,没曾想到后来会有我的出现,使得最后还是牵连到了寨子里的人受到伤害。

    说到这时,麻子突然抬头盯向我,冷喝道:“你们立即给我离开寨子!”

    这时我也明白了,如果麻子真的没有说谎的话,那么苏大哥夫妇的死还真的是因为我,若不是因为我们,或许寨子里的族长和苏大哥夫妇都不会出事了。

    想到苏大哥对我那么好,那般尽心尽力的帮我,我就有种愧疚之感,虽然害死他们夫妇的人并不是我,但他们的确是因为我的出现而遭此不幸,所以一时之间心里涌起了一股自责与不安。

    我转头看了一眼哭红着眼的苏亚,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不过苏亚却细声对我说,她说她不怪我,要怪就怪那炼制血婴的恶人。

    当下,我就对苏亚说,我一定会替她父母报仇。

    当然,如今也只是麻子一家之言,不能尽信,万一她是故意说谎骗我们呢?万一她只是在给自己对苏大哥的死脱责呢?所以,我当下就对麻子说:“既然你说苏大哥的死不是你所为,是蛊族的族长干的,那么还请告知蛊族如何去,我们今日便离开寨子!”

    ...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将夜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