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离去

    我心里非常清楚,我们是不能再留在寨子里了,不管是谁要害我们,如果我们再待在寨子里的话,那么肯定还会连累到这里的人,毕竟苏大哥夫妇就是因此而遭难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既然要离开,自然不可能就此回去,因为陈贤懿和老汤至今还生死未卜。如今听麻子说来,好像血婴真不是她派来的,如果真的是蛊族的族长在对付我们,那么陈贤懿和老汤就十有**落到了他的手里。

    如今细细想来,麻子或许还真的没有说谎,要知道若只是一个麻子,陈贤懿根本犯不着如此害怕,甚至是恐惧,因为他之前曾打电话给我,莫明其妙的警告过我,要我不要来湘西,不要来找他,显然他遇到的麻烦非同一般。若只是得罪了麻子,他不至于还来担心我的安危,而若是蛊族的族长要对付他,那么就真的会让陈贤懿害怕了。

    蛊族,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这个我也听苏大哥说过,而且眼下大家听到蛊族这个名字显露出来的恐惧之色,也说明了一切。或许陈贤懿就是明白蛊族族长的厉害,才会担心我来找他,把危险引到我的身上,所以才会打电话给我,叫我别来湘西找他。

    越想越觉得麻子没有说谎,因为眼下的一切都似乎应证着麻子所说的话,或许我们遇到的麻烦真是蛊族族长,那个叫南宫黎的人。

    只是,那个南宫黎为什么要对付我们呢?是陈贤懿和老汤他们哪里得罪过他?

    对于这些我是一头雾水,别说是我,就连和陈贤懿他们一路同行的端阳都不知道南宫黎这个人,所以我就更加想不出来原因了。不过,既然麻子已经告诉了我,要害我们的是蛊族族长南宫黎,那么我自然得去找他,不仅是为了给苏大哥夫妇报仇,更重要的是为了救陈贤懿和老汤,哪怕此时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但我必须去走一趟。

    麻子盯着我看了一眼,说:“你是要去蛊族找他?”

    我点了点头,这时一旁的苏亚就担心道:“先生,蛊族您可千万不能去啊,如果我父母真是蛊族的南宫黎害死的话,我也不要你帮我报仇了,因为这样只会让先生白白丢掉性命。”

    可以说,苏大哥他们就是因我而死,我没有想到苏亚还能这样关心我的安危,心里莫明的感动。不过,正因如此,我更要替苏大哥找出真凶,让恶人血债血偿了。心里打定了主意,这蛊族我是去定了。

    我对苏亚微笑了一下,叫她别担心。一旁的法师嘴巴动了动,最后也开口道:“既然我们的族长是被蛊族的南宫黎害死的,那么你们也是无辜的,我劝你们还是离开湘西回家去吧,这仇也别报了。”

    麻子亦说道:“他们说的没错,南宫黎身为蛊族的族长,要对付他可不容易。”

    “谢谢大家的关心,不过我心意已决,不管对方是蛊族的族长,还是什么人,我都要去会一会他。”说到这,我见麻子还想再劝,于是我就对她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另外两个朋友失踪的毫无消息,或许已落到了南宫黎的手里,所以还请您告诉我蛊族怎么走,不管如何我都得走一趟。”

    大家见我这样说,也都知道无法再劝了,麻子于是就告诉我,去蛊族离此有近四五十里的山路,从他屋后有条山路,一直往南边走,就能到蛊族。

    麻子提醒我,到了蛊族之后千万不能随便吃别人递给的吃食,因为蛊族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均会蛊术。

    当下,我也谢地了麻子的一片好意的提醒之心,接着便和苏亚他们离开了麻子家,回了寨子。

    此时,一切也算是清楚了,老家寨的族长并不是端阳害死的,连同苏大哥夫妇都是被蛊族的族长害死的。虽然他们的死是因我们而起,但是回去的时候,大家对我们倒少了许多敌视之意,反而大家还在劝阻着我别去蛊族。

    特别是法师,我与他虽然无仇,但是我的出现,或多或少之前驳了他许多面子,没想到他还会提醒我。他告诉我,蛊族在湘西苗区让人望而生畏,因为蛊族的人都精通蛊术,谁若得罪了他们,就会被他们下蛊,最后多半只有死路一条,除非取得他们的原谅,将蛊给收回去。

    说到这,法师还给我讲了一件事,说的是在解放前,黑苗族的一个寨子里也有一位蛊婆,因为本命蛊到了一定的时间就会噬咬养蛊的人,所以蛊婆就得将蛊下到别人身上,如此方才能保证自己不被本命蛊反噬。

    说当时寨子里来了一个外乡过路的路人,正好到蛊婆的家里去讨水喝,结果蛊婆就将蛊下到了那个路人身上。

    可是让蛊婆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路人偏偏是蛊族的人。当这个路人回到蛊族之后,当天晚上就肚疼了起来,知道自己是被人下了蛊,于是当时蛊族的人就来到黑苗族那个寨子,要黑苗族将蛊婆给交出来。

    当时那个蛊婆正好是黑苗族族长的亲娘,黑苗族的族长自然不肯,结果激怒了蛊族的人,最后据说黑苗族的那个寨子里的人,当晚就全部长出了脓包,三天之后整个寨子的人全都死光了,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无一幸免。

    说到这里,法师就面带恐惧之色的说:“一个寨子百来人口,老老少少全都死绝了,这就是得罪蛊族的下场。所以,在整个苗区,是没有人敢轻易招惹蛊族的,哪怕是产生口角都不敢。”

    听到这话,我也是脸色一变,没想到蛊族竟然如此可怕,怪不得连法师和大家都会这么惧怕蛊族的人,原来得罪了蛊族的人,不仅自己会难逃一死,而且还甚至会灭门灭族。

    想到自己这次要对付的竟是让整个苗区闻风丧胆的蛊族族长,我心里头也是有些担心,不过这次我之所以从江西跑过来,心里头一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知道这次陈贤懿和老汤他们是遇到了大麻烦,所以如今尽管知道自己要应付的对手是蛊族的族长,我也不可能逃避!

    不多久,我们就回到了老家寨,在苏亚家收拾好衣服行李,接着我便准备离开。我本打算叫端阳留下来等我的,毕竟他去到蛊族也帮不了什么忙,反而会有危险。不过,端阳却自愿要跟着我一块去,说想跟我一起去救陈贤懿和老汤,而且他还说自己被玉虚下的蛊,至今无人能解,就算留在这里也会因为蛊毒发作而死。

    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既是感动,又是伤感。感动的是他心里还挂念着陈贤懿和老汤他们,明知道此去危险还愿意陪我一块去,伤感的是他身上中的蛊,时间并不多了,这次陈贤懿他们原本是陪他一块来寻人解他身上的蛊,结果如今为了救陈贤懿他们,我并没有时间来去替他寻人解蛊,这让我心里也极为的过意不去。

    最后,我只好叹了口气,告诉他,等将陈贤懿和老汤救回来后,一定找人帮他解掉身上的蛊。

    或许端阳也明白要想解掉玉虚所下的蛊,希望渺茫吧,所以只是对我说的话抱以微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苏亚也说要跟着我一块去,不过她却被我坚决的拒绝了。虽然她的父母极有可能是被蛊族的族长害死的,但是我是不可能带着她一块去的,因为这样只会让她身入险境,不管是为了她的安全,还是为了苏大哥,我都不能让她出事。

    我告诉她,要她在家里等我的消息,若是一周之后我们还没有回来,那么也就不要再等了。

    说实话,对于此次去蛊族,我心里也没有一点底,不知道这次前去还有没有机会回来,或许一去不回也说不定吧!

    听到我这样说,苏亚竟然落起了泪,泣不成声的说能不能不要报仇了,能不能不去了?

    我叫她别担心,我们不会有事的,不过虽然这样说,但是我们心里都清楚,此去并不轻松。

    当下,我也没有跟苏亚多说什么,背上包袱就和端阳出了寨子,往南边走去……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