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九章 心蛊

    出了寨子,不多久我们就又来到了麻子的屋后边,因为去蛊族要经过她屋后面的山路。【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只不过当我们正好经过她屋后时,却看见她站在山路边上等着我们。

    走到她面前,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她却告诉我,路途太远,而且蛊族危险,所以这是打算带我们前去。

    这倒让我很是意外,没想到之前一直与我们不对付的麻子,竟然不但不记仇,反而还愿意给我们做向导,所以一时之间我想不出来她为什么要帮我。于是我惊讶道:“你真的愿意带我们去蛊族?”

    说实话,如果她是真心想帮我的话,有她带路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一来不会走错路,二来她也是蛊族的人,有她在,进入蛊族会少很多麻烦。

    麻子显然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她说:“南宫黎是个恶人,我的父母也是被他害死的,单靠你一人是对付不了他的。”

    听到这话我更是惊讶,没想到南宫黎竟然也是麻子的仇人。

    我说:“你说的是真的?”

    麻子点点头,于是告诉我。在几年前,南宫黎的妻子难产,妻子大出血死了,而产下的儿子也不日夭折。他就有点疯了,拿自己的小孩炼制成了血婴,结果害死了蛊族好多人,其中就有麻子的父母……

    说到这里,她面色露出了一丝恨意,最后她说:“所以我一听到你说是血婴咬死的苏家夫妇,我就知道是南宫黎了,因为整个湘西也只有他才炼制了这种邪物,别人不敢炼制。”

    我问她:“南宫黎害了蛊族的人,那他还能在蛊族容身吗?”

    “当初因为妻儿死去,他有些神精失常,所以致使族人遭难。后来慢慢正常了,他依旧是蛊族的族长,所以还尚留在蛊族。”麻子说道。

    我说:“这样的恶人岂能留他,留他只会让他害死更多的人。”

    麻子亦点头认同,接着她便好奇的问我,怎么会招惹上他的。

    我苦笑了一下,告诉她,我根本就不认识南宫黎,自然就更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来对付我了。

    麻子对我的说不置可否的撇了一下嘴,说:“他来对付你,一定是有原因的。”

    这个我也相信,南宫黎就算再坏,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来害我,显然是有着原因的。而这原因,暂时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也只有到了蛊族之后当面质问他了。

    得知了麻子为何愿意帮我们,我自然也不会拒绝她的相助,有了她带路,接下来就能少很多麻烦。

    麻子当先走在前头带路,我和端阳跟在她的身后,三个人就这样直奔蛊族而去。

    山路十分难行,比我们从凤凰县进老家寨的路还难走许多,放眼望去尽是是深山,崎岖窄小的山路因为长期无人行走,山路两边早已杂草丛生,若不是有麻子带路,单是我们还真有可能迷路。

    一路同行,我这才发现麻子并不像我们之前想像中的那般孤癖,反而一路上还与我们一直说话,完全没有之前苏大哥所说的与人不相往来的感觉。

    麻子告诉我,她的确也是蛊族的人,至于为什么最后她会来到老家寨,这个她只字未提,我们也不好追问。只是她告诉我们,她也有十多年没有回蛊族了,对于这次回蛊族,她显得有些五味杂陈的样子,感叹颇多。

    她讲,蛊族的人也分善恶,并非所有会蛊术的人就都会利用蛊术害人,相反,蛊族有许多人虽然精通蛊术,但是一辈子都从未用过蛊术。

    接着,反正路途漫漫,麻子便跟我讲了起她父母的事。

    麻子告诉我们,她的蛊术是她母亲传给她的,在蛊族每个人都会蛊术,一代传一代。不过她母亲虽然会蛊术,但是却很少动用蛊术,在麻子记事起几十年里,她母亲一共只用过两回蛊术。

    第一回是麻子还尚小的时候,她们寨子里有个妇人常常喜欢栽赃陷害,搬弄是非。麻子父母因为人老实,所以常常被那妇人栽赃陷害,吃过她不少的欺负。有一回那妇人去偷了麻子邻居家里的鸡,却跑过去告诉对方,说是麻子母亲偷的鸡,惹得邻居跑到麻子家门口,指着麻子母亲骂了三天三夜。麻子的母亲气愤至极,就动用了她的蛊术。

    她先是问清楚鸡丢的时辰,然后在第次日的这个时辰,她做了一个带有舌头的小草人,接着就嘴着蛊咒,用银针去扎那个小草人的嘴巴和舌头,最后用剪刀剪断了小草人的舌头。到了晚上,那个妇人就嘴巴疼痛难忍,在地上打起了滚,并且用牙把舌头全给咬烂了,郎中也没能把她的舌头救过来。

    第二回用蛊是在麻子离开蛊族的时候,当时有人要追她回去,她母亲就在路上下了蔑片蛊,阻止族人追赶麻子。这种蛊是能要人性命的蛊,中者不出三五年就会一命呜呼,不过后来她母亲也将蛊给收回去了。

    听到这话,我也算明白了,这蛊术虽然可怕,但是也得看是谁用,若是掌握在善人手里,蛊术就只是一种防身之术,亦或是治病之术;若是掌握在恶人手里,蛊术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害人之术。或许蛊术就是一把刀,刀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因为人心一旦坏了,他就能握着刀子去杀人。

    不过听完麻子说完这些事,我也明白了,她一定是在蛊族发生了什么事,这才离开蛊族的,要不然不可能离开时还要她母亲来帮助她。

    我想了想,虽然觉得这是人家的私事,但我还是十分好奇的问了一句:“你离开时,你们族里的人为什么要追你呀?”

    问出这话,麻子就愣了一下,最后她只说了一句:“因为犯了一些族规。”

    我点了点头,见她不愿多讲,我也就没有再问下去了,不过心里却想,或许苏大哥之前讲的不假,麻子还真有可能是因为爱错了人,所以未婚先孕犯了族规,这才逃离蛊族的。

    对于生苗区里的族规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们不惧法律,也不受法律约束,族规往往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解犯了族规,严重的是会死人的。

    如今讲到蛊,我就想到了端阳身上所中的蛊,于是就问麻子,能不能解掉端阳身上的蛊?

    说着这话,我就忙叫端阳将衣服撸起来,露出了里面那满是一个个的红色脓包。

    是的,以前进入湘西之前,端阳身上还只是红点,只不过奇痒而已,可是如今却已长成了脓包,而且肉眼可见脓包里头很多黄白之物,细细一看,那黄白色的并不是脓,而是一条条细细的虫子,很是恐怖。

    麻子看了一眼端阳身上的脓包,接着眉头就紧皱了起来,到了最后连眼睛都半眯了起来。

    看到这里,于是我就问她,怎么了?

    “你是不是认识南宫黎?”麻子转头就问端阳。

    这一下我和端阳都愣住了,一时根本搞不明白麻子为何会这样相问,要知道端阳之前也是根本没听说过南宫黎这个人的。

    再说那端阳,听到麻子这样问,脸色一变,满脸的惊讶,说:“我怎么会认识他,连南宫黎这个名字也是今天从你口中才听说过的。”

    我也点点头,说:“麻子,你为何突然问出这话呀?”

    麻子说:“这就奇怪了,因为你这蛊是心蛊,是蛊族族中的不传秘术,除了每代蛊族的族长,没有其它人会下这种蛊。所以,你这蛊显然是被南宫黎下的,你怎么又会说不认识他呢?”

    听到这话,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端阳所中的是蛊族族长才会的心蛊,怪不得麻子会突然莫明问端阳是否认识南宫黎了。

    麻子见到我们的表情,便问我难道说错了么?

    我点了点头,于是端阳便将被玉虚下蛊之事前前后后讲了出来。最后,我们告诉她,之所以我们跑到湘西来,就是来寻人解蛊的。

    麻子听完之后,这才明白过来,她说:“原来如此,想来那个给你下蛊的玉虚,应当就是以前蛊族的族长了。”

    我们均点头表示认同,于是问道:“这心蛊到底是什么样的蛊,你能否化解它?”

    “恕我无能为力!”麻子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看到她摇头,我和端阳都很失望,特别是端阳,刚升起一点的希望又跌落了谷底,一脸的绝望。

    我说:“你真的一点也没办法么?”

    麻子说:“是的,这心蛊可是蛊族里的不传秘术。所谓心蛊,不需要将蛊下到吃食里,也不需要触碰欲害之人的身体,只需要通过心念下蛊,只要蛊师说的话你动了心,就会被他下心蛊。在蛊族,这种心蛊也称作贪心蛊,因为只要你有贪欲之心,这蛊就能下到你身上。这种心蛊十分厉害,防不胜防,因为世上又有几人没有贪欲呢?而一旦被人下了心蛊,就无人能解,因为心蛊是配合了心法的,除非蛊师本人将蛊收回去,否则不出半年,你将浑身破洞,虫蛇从肉中破皮而出,万虫钻心之痛无人能忍受得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都直打寒颤,鸡皮疙瘩瞬间就起了一身,而端阳则脸都吓白了。

    一时之间,三人都沉默了下来,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道:“难道这种蛊就真的无人能解了么?”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