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 打听

    我们离开南宫黎家返回到寨子里,本来就是为了来打听南宫黎的消息,可是刚才那个牵着水牛刚从田地里回来的中年男人,却总是指着端阳。【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对此我十分的好奇,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麻子不是在打听南宫黎的消息,反而是对我们打什么主意?亦或者是说那个中年男人认识端阳不成?

    心中疑惑,我便望向端阳,等着他的答案。

    “我……我也不知道。”端阳可能真是被刚才那个人给吓坏了吧,说话都有些发颤。接着他细声的对我说:“不会是麻子想害咱们吧,要不然她干嘛不去打听南宫黎的事情,反而好像把目标定在咱们身上似的呀?”

    我看了一眼麻子,发现她的眼神的确有些异常古怪的盯着我们看。我疑道:“应该不会吧?如果她要害咱们,在半路上就对我们下手了。”

    的确,如果麻子要打我们的主意,完全在半路上就能下手。就算不用她下手,早在半路上遇到的那堆石头,我们就看不出是石头蛊,只要她不提醒的话,我们定然坐到石头上中了蛊,何况刚才在南宫黎家外的篱笆门口,若她不提醒,我们同样会中篾片蛊。显然,她并没有要对付我们的意思。

    端阳说:“苏大哥的死,也只是麻子一家之言说是南宫黎害的,总之她的话咱们不能尽信,我总觉得这个麻子不安好心,得防着点她。”

    对于这话我心里倒是有些认同,如今一却都还在雾中,在苗区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谁的话都不能尽信,也不能轻易太过信任不熟悉的人。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特别像我们走江湖的阴阳先生,更是谨记着这句话。

    我点了点头,嘀咕了一句:“那个男人总指着你,我还以为他认识你哩。”

    “不可能,我又没来过这儿,他哪能认识我。”端阳说到这,还咒了一句那男人神经病。

    我们细声说话间,那麻子也走过来了,于是我便问她:“麻子,你有问到一些南宫黎的消息了吗?”

    麻子点了点头,说:“问出来了,刚才那个人说,南宫黎两年前就没有在寨子里住了,而是一个人搬在寨子西边去了,那边有一栋茅草房,据说就是他的房子。”

    “怪不得刚才那栋房子大门紧闭了,原来还真的搬到别处去了。”如今打听到了南宫黎的消息,心里也有了计较,只要他还住在蛊族,我们就可能找到他,否则就只能空跑一趟了。

    这时,我又想起了刚才那个人古古怪怪总指着端阳的事情,于是我就问麻子:“刚才你问那个人什么了呀,怎么他总是指着我们呢?”

    问出这话,麻子脸上又露出了之前的那种怪异神色,看了一眼端阳,然后反问道:“你们真是第一次来蛊族吗?”

    “当然,如果不是你带路,我兴许还真找不到这个地方。”我点了点头,心里更加疑惑了。

    麻子点了点头,又看向端阳,好像在等着他的答复。

    “湘西我都是第一次来,更别说这儿。”端阳见麻子看向他,也赶紧点头说道。好像担心麻子不相信,接着他还补上几句:“我进到老家寨就被当成烧死他们族长的凶手抓起来了,而且老家寨离此隔着重重大山,正如大师所说,若不是有你带路,外人怎能进来蛊族。”

    麻子听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问道:“怎么了?干嘛突然问我们这个?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寻个人说些啥呢。那个男人古古怪怪的盯着我们,很是奇妙。”

    是的,关于我们是不是第一次来蛊族,其实我一早就曾告诉过麻子,她根本就犯不着再次来确认。若是我们来过蛊族,之前也就不需要向她问路了。

    麻子说:“刚才我的确是向那个人打听南宫黎的事情,可是那个人却告诉我,他好像见过端阳。”

    一听,我和端阳都张大了嘴巴,露出惊讶之色。

    我说:“不可能吧?”

    “绝不可能!”端阳也猛得摇头说:“想来是那个人看错了吧?又或许是我长得瘦,兴许是以前这儿来过一个和我这般瘦弱的人。”

    我也点了点头,端阳是我从老家寨救出来的,怎么可能会来过蛊族呢,显然那个男人说的话不可信。

    不过如今这么听来,我这心也就放下去了,心想怪不得那男人总对着端阳指来指去,原来竟是看着端阳眼熟的原因呀。

    麻子也说:“或许是看错了吧!”

    “那个男的脑袋有毛病,竟然对我指指点点,这么没礼貌。”端阳碎了一句,接着就将话题一转,说:“如今既然打听到了南宫黎的住处,那么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呢?是停留下来再作打算,还是现在就去他的住处找他?”

    说实话,来到蛊族,加上我对南宫黎一无所知,所以自然一切都听麻子的建议,于是就看向她,意思是问她怎么样?

    麻子想了想,说:“去西边找他吧!”

    她说现在去,那便现在去吧,于是当下我们便朝着西边赶去……

    蛊族的这个寨子还是比较大的,住着有上百户人家的样子。麻子告诉我,像黑苗等其它族群,都是会分散在很多个峒(寨子),而蛊族则从古至今都只聚居在一个峒(寨子),所在他们这个寨子比其它生苗区的寨子都大一些。

    在寨子里的青石小路上前行,时不时的会招来当地人异样好奇的眼光,就好像我们长得很稀奇似的,他们或是跑出家门来看,或是眯着眼睛来看,总着看得我们浑身不自在。

    麻子说,如果不是她故意露出水臂上的纹身来,或许现在我们就得有麻烦了,他们是不太欢迎外人进入寨子的。

    端阳说:“不太欢迎,难不成他们还会见到外人就打杀不成?”

    麻子说:“打杀倒不会,但是肯定会上来故意跟你们搭讪。”

    “故意搭讪?”我眉头一皱。

    “既然你都说这里人不太欢迎外人,又为何说他们会故意上来搭讪呢?”端阳也很疑惑。

    麻子神秘一笑,说:“给你们下蛊呗!”

    听到这话,我心里冒出一丝寒意,没想到这蛊族还真不是外人能来的啊!

    之前一直就听闻,说是湘西的苗区不能轻易踏入,只可进入熟苗区,不可去那生苗区。而现在看来,这话也不一定全是假的,虽说生苗区不一定如传言那般恐怖,但是这蛊族还真如传言中那般所讲,当真是不能轻易进入,否则多半就会被人下蛊。

    正在我们说话之时,还真就有个妇人远远的打量了我们一会儿后,便从院子里朝我们迎了过来。

    只见那妇人五十来岁,一身青衣,头上还蒙着一块大头巾,长得很黑,加上满是皱褶,样子很是丑陋难看。

    这时,麻子就轻声对我们说要小心一点,这个人肯定是来下蛊的。听到这话,我和端阳都紧张了起来,两人对视一眼,都警惕了起来。

    很快,那个妇人就走到了我们的面前。不过当她看见麻子手上露出的纹着的一只蜈蚣时,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双眼放光的打量了一眼麻子,随后便开口很生硬的汉语对我们笑道:“你们是汉人吧?”

    我和端阳都点了点头,那个妇人便伸出手说欢迎,不过手伸出来之后,一旁的麻子就对我们摇了摇头,示意我们别去握手。

    我一早就听说过在湘西苗疆的蛊婆,在给人握手或拍肩的时候,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得将蛊下到别人身上去,待到晚上那个人就会蛊毒发作,让人望而生畏!

    而眼下,这个妇人多半就是一个蛊婆,之所以麻子会摇头示意我们别去跟她握手,显然她就是想通过握手来给我们下蛊了。

    有了麻子的提醒,我们就算再笨,自然不可能伸出手去。

    那妇人见我们不伸手,便又说了一声:“欢迎你们!”

    这时,麻子就出声了,她用苗语指着我和端阳,对妇人说了一句话。大概可能是在告诉对方,我们这两个汉人是她的朋友吧,叫她别乱来。

    果然,那个妇人听到麻子开口后,便笑了笑就将伸出来的手收了回去,不好意思的拍了拍青衣长袍,然后就转身离去了。

    看到那妇人离去了,我和端阳这才大松了口气,心说这若是没有麻子带着我们,还真的轻易来不得蛊族!因为人心隔肚皮,每个人看上去都一样,表面上谁能看出谁的用心是善是恶呢?

    端阳显然也看明白了那妇人是想来对我们下蛊,所以十分后怕的说:“吓死我了,那个人的手里肯定有蛊,要是咱们刚才去和他握手了就惨了。”

    我也点了点头,可是一旁的麻子却并没有一点放松的样子,只是示意我们赶紧离开这儿。她越走越快,很快就走过了眼前这几栋房子,接着她这才放慢了些速度,然后回头对我们说:“你们刚才被那妇人下蛊了!”

    ...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