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三章 疳蛊

    “啊?我们被那个妇人下了蛊?”我和端阳皆是一愣,一时之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要知道刚才有麻子的提醒,我们根本就没有伸手去与那妇人握手,也无任何肢体上的接触,怎么就被她下了蛊呢?

    “这怎么可能,我们没有跟她握手啊!”端阳当下便不敢置信的说道。

    我也点点头,一脸疑惑的看向麻子,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同时,心里也有些担心,如果真的被别人下了蛊,那可就糟糕了。

    麻子点点头,一脸确定的说:“你们的确被那妇人下了蛊,虽然你们没有去握她的手,但是就在她拍打衣服的时候,蛊就下到了你们身上。”

    我眉头一皱,细细一想,那妇人还真的在我们面前曾经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当时因为麻子示意我们别去握手时,那个妇人就将手缩回去拍打了一下衣裳,难道就是这样蛊就被下到了我们身上?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由着急了起来,忙问麻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麻子便告诉我,那妇人原本是将蛊放在了手上,想通过握手将蛊下到我们身上。可是因为我们没有伸出手去,而且麻子也表露了身份,告知对方她是蛊族的人,而我们这两个汉人是她的朋友,要对方不要动我们。哪成想,那个妇人伸回手后,竟然通过拍打衣服,终还是将附着在衣裳上的蛊毒粉尘下到了我们的身上。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惊,显然麻子说的一板一眼,不可能是骗我们。

    这时端阳就说:“那我们三个人岂不都中了她的蛊?”

    麻子说:“我有本命蛊护身,若想对我下蛊起效,对方下的蛊还得先厉害过我的本命蛊。”

    麻子的意思很明白,她有本命蛊护身,对方的蛊还没不能对她造成伤害,所以只有我和端阳中了蛊。

    得知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就中了别人的蛊,当下我心里便大惊,忙问麻子,我们中的是什么蛊?要不要紧?

    麻子说:“你们中的是疳蛊!”

    “疳蛊?”闻言心头又是一惊。

    端阳见到我脸色有变,就问我是不是知道这种蛊。

    疳蛊,我的确听说过。这种蛊据说是在农历五月初五,取小蛇、蜈蚣、蝉、蚂蚁、蚯蚓、蚰虫、头发等晒干,研磨成粉末,置于刻有五瘟神的箱内,经过长期供奉便成为疳蛊。据说,疳蛊若想下到别人身上,可放在酒、肉、饭、菜等吃食里给人食用,也可放在路上,路过者踏着即中蛊。中了疳蛊者,疳蛊粉药会粘在肠脏上,使人腹部胀痛难忍,上吐下泻,若无解药,很难活命!

    总之,疳蛊这种蛊虽然算不上是绝命之蛊,但也是一种让人闻风丧胆的恶蛊,一般若不是有什么仇怨,是不会随随便便给人下这种蛊的。

    我将疳蛊这种蛊说给了端阳听,端阳吓了一跳,忙望向麻子。麻子也点了点头说:“先生说的没错。”

    正因为我听说过这种蛊,所以如今得知自己竟然被人下了疳蛊,不由心中生惧,急忙问麻子,可否能解得了此蛊?

    端阳也一脸乞盼的望向麻子,虽然他已经中了心蛊,能解的希望已然不大,但是却也担心刚被下的疳蛊。

    麻子的表情倒不太担心,对我们微微一笑,说:“这疳蛊虽然厉害,不过因为此蛊不需要心法咒语,所以我倒是能够应付,你们不需要担心。”

    听到这话,我心中大松口气,不由喜道:“那还得烦请您替我们将蛊解了。”

    麻子点点头,便继续带着我们往前走,走了有几分钟之后,前方又露出了一栋房子,接着她便突然停了下来。

    此时我发现麻子一直盯着前方那栋房子,露出异样的眼神愣在原地,似是在回忆着什么似的。

    我心中好奇,朝那房屋看去,只见那房子也并没有什么特别,房屋如寨子里其它房子一般无二,反而还更加的破旧,大门紧闭,屋前杂草丛生,一看就知道此屋许久无人居住了。看到这里,我心中不由疑道:难道那房子是麻子的家?

    麻子愣神了有一会儿,然后便回过神来了,接着带着我们径直朝那栋房屋走了过去……

    来到屋前,只见半人多高的杂草并没有人经常踏入,房门没有上锁,一扇破旧的大门上面到处都是蜘蛛网。麻子回头说:“先进屋将你们的蛊解了吧!”

    我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这是你以前的家吧?”

    麻子微微点头,似是想起了之前的一些往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旧物如初,可人却已故!”

    我知道她是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如今看到自己以前的家,家还尚在,而父母却不在了,自然免不了伤感一场。对于这事,我也不好说什么,所以也就跟着叹了口气。

    麻子说着这话,随着便将大门推开了,将我们请进屋。屋内可能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因为屋内尚有着桌椅家具,虽然十分简陋,但却也十分的齐全。

    我问麻子,疳蛊该怎么解,需要用时多久时,她却告诉我一会儿便好,接着她便叫我和端阳稍坐在椅子上别动。

    我和端阳自然言听计从,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麻子到底怎么来帮我们解这疳蛊。

    只见她并没有去寻草药,而是也找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我们的面前,然后盘膝一坐,双手合十,接着竟然念起了几句莫明其妙的咒语……

    念咒一会儿后,麻子眉头微皱,嘴唇一动,一条灰黑色的大蜈蚣从她的嘴巴里头慢慢的钻了出来,吓了我一大跳!

    不过,当我看到麻子并没有什么惊慌之色,顿时也明白了过来,知道这只从她嘴巴里钻出来的蜈蚣可能就是她的本命蛊了!

    本命蛊,之前也曾说过,就是一种寄生在蛊婆或蛊师身体里的蛊虫,此蛊虫是经过炼化的,与蛊婆血肉相连,合二为一。据说蛊婆一旦拥有本命蛊之后,蛊术就能增进好几层。当然,本命蛊也利有弊,利就是能让蛊婆蛊术大增,而且只要别人的蛊没有她的本命蛊厉害,那么别人下的蛊就对她无效。弊则是它把蛊婆当成了一种寄生本体,隔段时间便会发作,发作之时蛊婆或是不对别人下蛊,本命蛊就会反噬蛊婆,那种钻心之痛可不是人能够忍受得了的。

    书归正转,再说那麻子,将那只大蜈蚣吐出来之后,这才缓缓睁开眼睛,伸出右手,那条蜈蚣便跳到了她的手掌之上。我仔细看了一眼那只蜈蚣,我发誓,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蜈蚣,通身发黑,直有二十多公分长,嘴里还不断的发出吱吱的声音,看上去很是恐怖吓人。想到这么一只大蜈蚣,是从麻子的肚中爬出来的,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我静静的看着麻子,想不明白她将本命蛊吐出来是想要做什么,难不成是用它来替我们解蛊不成?

    这时,麻子已经站了起来,手掌托着黑色蜈蚣走到了我们面前,将手掌朝我前面送了过来,说:“张开嘴巴吧,我让它钻入你肠脏之中,将疳蛊吃掉。”

    “啊!”这一下我可吓了一跳,看着眼前那只生龙活虎般的大蜈蚣,想到要它顺着我的嘴巴钻进肚子里,我就从心底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一下就起了一身。更要命的是,这家伙还是刚从麻子嘴里出来的,那得多不卫生呀?

    不仅是我,一旁的端阳也顿进便脸色都变成了煞白,毕竟想到要将这只大蜈蚣从嘴里钻进自己的肚子里,谁都会害怕。

    我说:“只有这一个办法么?”

    “只有此法,要不然就得去寻那下蛊的妇人将蛊收回去。”麻子点点头。

    听到这话,我心一下就灰溜溜的了。既然那妇人要给我们下蛊,如今要去求她将蛊收回去,自然希望不会太大。最后,我只好一咬牙,心道被虫子钻进肚子里,总好过疳蛊发作活活疼死强,于是便点点头,眼一闭,将嘴巴张了开来……

    ...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