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古怪的端阳

    说实话,在张开嘴巴的那一刻,我浑身都在发毛,甚至于想到有一只从别人嘴里刚爬出的蜈蚣要放在我的嘴巴里,我就感到一阵的恶心感。【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不过,就算心里有多恐惧,有多恶心,眼前也只得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了,最起码总比丢掉小命强吧?

    很快,我就感到有一只腥臭且冰冷的东西顺着嘴唇爬到了我的嘴巴里,顿时我舌头都僵硬在了那,动都不敢动一下,接着我就能明显感觉到有一条会爬的东西在我嘴里往里头钻,当它快要钻到我的喉咙处时,我差点就吐了。

    我发誓,这种难受的感觉是我从没有过的。不知道大家可否想像的到,一条蜈蚣顺着嘴巴往喉咙里头钻的时候,这种感受会是多么的难受,特别是那条蜈蚣又有二十多公分长,所以当它前一截身子钻进喉咙深处时,它的后一截身子却还留在我的嘴里,甚至它的尾巴还露在我的嘴巴外,不断的扭动。

    一截在喉咙深处,一截在嘴巴外,这种感觉让我胃里一阵翻腾,眼泪鼻涕全部都出来了。如今细细回想当初的细节,我只记得当时我猛得一阵干呕,甚至觉得这比死还难受。说实话,当时我真的好想一牙将其咬死,不过理智却告诉我,如果我真的咬下去的话,自己肯定也就没得活了,而且麻子肯定也会出事。所以,我只得硬着头皮承受着这种痛苦,任其在喉间爬动。

    当然,干呕是自然反应。可是无论我如何干呕,那只蜈蚣都不得出,反而越来越往里头钻,最后整条蜈蚣都钻入了喉咙,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好受了一些。这时,我方才发觉自己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可是,这种让人汗毛直栗的难受感觉才刚刚过去,接着我就突然又感到肚子里头一阵钻心般的疼痛,这种疼痛让人难忍,差点我就倒在地上打起了滚子。

    我知道这一定是那只蜈蚣在肠脏里吃咬疳蛊,所以虽然肚子里疼痛难忍,心里倒并不感到害怕。

    不过好在这种疼痛并不太久,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儿,这种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见麻子念了几句咒语,接着我又感受到了之前那种让人汗毛直栗的感觉,那条蜈蚣又从喉咙里头钻了出来,跳回到了麻子的手掌上。

    到得这时,我方才结束了这种难忍的痛苦,抹了一把眼泪,问麻子,是不是好了?

    麻子点点头,说:“你体内的疳蛊已经解决掉了,放心吧!”

    听到这话,虽然刚才承受了让我一辈子难忘的痛苦,但心里还是十分的欣喜,毕竟我这条小命又拣回来了。

    这时,麻子就转头对一旁的端阳说:“到你了!”

    这下端阳脸都白了,满脸的惊恐,不过后来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将嘴巴张开来了。

    接着,只见麻子轻喝一声,那只蜈蚣便从她的手掌中飞到了端阳的嘴巴上爬着,眨眼间便朝里钻了进去。

    这下端阳的样子可就惨了,鼻涕眼泪全下来了,而且微头皱到了天上,猛得呕了起来,那样子要多难受有多难受。不过,我想我之前肯定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

    不久,端阳的疳蛊也解掉了,麻子这才将蛊收了回去,吞回了肚里。看到她就这样将蜈蚣吞回肚中,我不由眉头一皱,心说难道她不怕我们的口水么?

    我和端阳二人的疳蛊都化解了,接下来天色也已近黑,我便问麻子是否现在就去南宫黎的家?

    麻子望了一眼屋外,想了想说:“去吧,我们去找他,总比他来寻我们好,时间一长他定会知晓我们来蛊族了。”

    我觉得她说的不无道理,如今去或许南宫黎还没有准备,若是等他知晓我们要去寻他,他布置好了等着我们,那危险就大很多了。

    所以,当下我便点了点头,赞成了她的打算。不过,这时端阳却还是一脸虚脱了的样子,连动都不想动,听到我们现在就要去南宫黎的家,他便问我能不能在这里等我们?

    原本我就不太建议端阳跟着一块来的,毕竟此次进入蛊族就等于身入险境,端阳又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必要拉着他一块涉险。我也是因为他一心担心着陈贤懿和老汤的安危,所以才让他一路跟来的。

    如今他刚刚因为解疳蛊的原因,还处于虚脱的状态,自然不跟着我们一起去冒险最好,当下我便转头对麻子说,让他留在你家里休息一下可好?

    麻子倒没有多说什么,十分痛快的便答应了。

    就这样,端阳留在了麻子家等我们,我也告诉他,若是我们一去不回,明日你便不用等我了,一个人尽快离开这儿。

    叮嘱完这些,我和麻子便出了门,朝寨子西边的南宫黎家赶去……

    因为天色近黑,寨子里的人也纷纷从田地里收了工,正忙着往家赶。家家户户都冒着炊烟,忙着开始准备晚饭了。

    由于有了之前被人下蛊的经历,所以这次当有人扛着农具收工要从我身边经过时,我就故意躲到麻子身侧去,生怕不知不觉间又被他们下了蛊。

    还好,对方明显没有对我下蛊的打算,只是对我这个外乡人很好奇的看了一眼,便从麻子身边走了过去。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不招惹我们,反而麻子却回头把人家给喊住了,接着跟对方询问了几句话后,麻子便眼皱着眉头,一脸的若有所思的样子。

    见那个人离开后,我便好奇的急着问麻子,这是打听什么呢?

    麻子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紧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不对呀,难道他说了谎?”

    “说谎?”我更加好奇了,问道:“什么说谎?”

    麻子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一脸疑惑的样子,也不回答我的疑惑,反而反问道:“端阳真的是你朋友?”

    “我们认识有个把月了,之前他请我解过灾,因为后来发现中了蛊,于是便由我另外两个朋友带他来到湘西寻人解蛊。”我点了点头,心中更加好奇,问她:“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事来了?”

    “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啊?”麻子嘀咕了一句,还是不回答我,继续问道:“那他们真的是三个人来的么?”

    “是啊,陪他一起来的就是我的另外两个朋友,其中有一个还是我的师兄哩。”说到这,我便再也按奈不住了,催问道:“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事来了?”

    麻子说:“这就怪了,那个端阳为什么要故意在骗我们呢?”

    “骗我们?端阳?”这下我可愣住了,一时之间根本就听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我说:“你是说端阳在骗我们?他骗我们什么了啊?”

    麻子点点头,说:“他骗我们,说是第一次来蛊族,可是他之前却来过一次,而且还是在一周前刚来过这里。”

    “啊?”这一下可把我震惊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当下,我就说:“这怎么可能,他不是说过没有来过么?”

    麻子说:“对呀,他明明说之前从没来过这儿,可是我却从这里人的嘴中打听到,端阳曾不久来过这儿。”

    听到这话,我不由眉头一皱,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同时,我心里也还是不太愿意相信会是这个结果。

    麻子见我不太相信她的样子,于是就说:“你还记得我们下午打听南宫黎时,那个牵着水牛的男人总指着端阳的事情么?”

    我点点头,这事我倒还记得十分清楚,当时原本麻子是向对方打听南宫黎的事情,结果那个男人却总指着端阳嘀嘀咕咕的跟麻子讲些什么,当时我还对此十分的好奇,所以印象十分深刻。

    麻子见我还记得,于是就说:“你知道吗?当时我向对方打听南宫黎的事情时,对方却指着端阳跟我说了一句话,你知道对方说什么吗?”

    ...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绝世唐门 医道官途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