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六章 阴谋

    麻子见我调头回去,要去质问端阳,她在原地顿了一会儿后,最后也跟了上来。【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二人一路无话,匆匆忙忙直朝麻子父母的家赶去。

    可是,当我们匆匆赶到麻子父母老屋时,只见大门洞开,原本因为虚脱说在那里等我们的端阳,却不见了踪影!

    是的,端阳不见了!我和麻子在屋里找了个里里外外,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影,这倒让我大感意外。我惊讶道:“他人呢?怎么会不见了,他刚才不是明明一脸虚脱的样子么,怎么这会儿便不见了呢?”

    “我看他一定是跑了!”麻子眼睛微微一眯,猜道。

    “跑了?”我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屋内,很显然麻子或许说的没错,这也更加的印证了我们之前的猜测,端阳或许的确一路上都在骗我们,他在跟我们玩花样。

    不过,我心里却又有了一个疑惑,如今他人不见了,他又会去了哪儿呢?

    我越加的觉得端阳这个人不简单了,他行为如此诡异,一定有着什么原因和目的。同时,我也对此次进入湘西之行,感到越加的复杂,心里就好似有一大堆的问题和疑惑不能解答似的,一团乱烦堆在脑中,使得我根本就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端阳到底是不是在骗我?如果他在骗我,又是为什么呢?还有陈贤懿和老汤,他们真的来过蛊族吗?他们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呢?这一切的一切,我心里都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

    不过,我也知道,这一切的答案都快了,我有种预感,等我见到了南宫黎,我想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会明白的。

    这时,麻子对我说:“既然端阳跑了,他就不会再回来了,我们还是先去找南宫黎吧!”

    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如今也只好先将端阳的事情放在一边了,将满肚子的疑惑和气愤压在了心中,跟着麻子再次出了门,往寨子西边的南宫黎家赶去……

    一路上,我和麻子都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或许是心里装着太多事了,又或许是急于去见南宫黎,想问问到底是不是他在派血婴我们?所以,二人这次都直朝南宫黎家赶。

    大概走了一袋烟的功夫吧,我们便出了寨子,眼前是一大片的田地。此时天色已暗,但是也能看到田地里种着大片绿油油的稻子,顺着田地往远处望去,在田地那边的一条河对面,亮着一家灯火,麻子说,或许那亮灯的人家就是南宫黎的家了。

    我也看了一下,在这寨子的西边,除了那亮着灯的人家之外,并无其它人家,想来麻子说的并没错,于是我们便朝那亮着灯的人家走了过去。

    穿过长长的田梗,接着眼前便是一条小河,小河上边架着一栋独木桥,只不过过这独木桥时,我却差点一个没站稳栽了下去。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脚步真的不稳,而是我过桥的时候突感肚痛,不过好在还能忍受,倒不至于影响赶路。

    过了独木桥,接着我们就来到了那户亮着灯的人家家门口。

    这是一栋茅草屋,倒是与之前麻子打听到的情况相符。只见茅草屋的门前站着一个人,此人因为背着屋内的灯光,所以倒是看不清他的模样。

    我和麻子对视一眼,心里都紧张了起来,然后便径直朝那个人走了过去。

    没多久,我们便来到了茅草屋的屋前,这时我们也看清楚了这个站在茅草屋门口的人,这个人我们竟然认识,这个人并不是南宫黎,而是端阳!

    对的,当我走近去了一看,顿时傻眼了。因为这个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体形瘦弱,他不是端阳还会是谁呀?

    当下我就惊愣住了,不由对端阳喝问道:“端阳,你怎么会在这里?”

    端阳很显然知道我们会来这里,站在大门口一脸冷笑着的模样,见到我问他,他便说:“我自然会在这里,谁说我就不能出现在这里的呢!”

    看到他这副表情,我自然也就明白了,麻子说的没错,端阳之前的确是骗了我。只不过让我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会和南宫黎搞在一起,因为这儿可是南宫黎的家啊。

    我眉头微皱,心中万般怒火涌上心头,不由大声斥喝他:“这是为什么?”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骗你,还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在南宫黎家呢?”端阳一副自得的模样,让人十分厌恶。

    看到他这个样子,说实话,此时我非常的后悔将他从老家寨的寨民手中将他救下来,早知道让他被寨民们活祭了算了。

    我压住了心中的怒火,没有直接上前便将他活撕了的冲动,我说:“你知道我要问你什么!”

    这时,一旁的麻子冷笑道:“依我看,他之所以跟南宫黎混在一起,一定是南宫黎答应了给他解心蛊吧!”

    听到麻子的这话,我瞬间也反应了过来,之前在来蛊族的路上,我曾请麻子替端阳解心蛊时,她就曾经说过,心蛊是蛊族历任族长才会的秘术,除了如今的南宫黎,无人能解。如今之所以端阳会出现在这儿,显然一定是跟解他的心蛊有关。

    “对,还是你聪明!”端阳冲麻子笑了笑,不明白的人还以为他这是在夸麻子呢。笑完之后,他便转头看向我,说:“没错,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的确是因为南宫先生会帮我解蛊。也正因为他会替我解心蛊,所以我才会骗你。大师,你也别怪我,我这也是为了活命,说实话,若不是为了活命,我是不会恩将仇报的。”

    果然是因为南宫黎会帮他解心蛊,所以他们混到了一块去了。听到这里,于是我说:“你已是恩将仇报了,便不要再说这话了。我问你,你一路骗我到此,到底是何原因?”

    南宫黎能帮他解掉心蛊,这事是他们自己两人的私事,可是为何要骗我呢?这是我心中最大的疑惑。

    端阳说:“原因嘛,自然是南宫先生想见你。”

    我眉头一皱,我与那南宫黎从未有过相识,他为什么会要对付我呢?

    我说:“是南宫黎要你骗我来的?”

    端阳点点头,说:“事到如今我也不需瞒你了,实话告诉你吧,我的确一直都在骗你。其实我一周前便来过蛊族,陈贤懿和老汤的下落我也是故意不告诉你的,还有在老家寨放火烧死族长的也是我,甚至昨天夜里苏家会有血婴来害你,我都一早便知晓。哈哈,不过你这个人不得不说你命真大,连血婴都没能把你性命取去,倒是让我叹服。”

    听到这话,我心中的怒火顿时冲上头顶。如今我虽然知道他一路上都在骗我,可是让我万万也没想到的是,老家寨的族长竟然真的是他烧死的,而且苏大哥的死也是他造成的,想到这里,我眼睛里瞬间便冒出了怒火。

    想我不惜自己的性命,不顾与老家寨的寨民们为敌,将他从祭坛上救了下来,除了是因为把他当成了朋友,更重要的是我相信他不是烧死族长的凶手。可是如今听到他亲口承认,他就是烧死族家的凶手,我能不怒吗?而且他明明知晓陈贤懿和老汤的下落却不说,甚至苏大哥的死都是他造成的,我便有种想活撕了他的冲动!

    我指着他便怒道:“你……你好生狠毒!”

    “原来族长真是被你害死的!他与你有何恩怨,你竟要烧死他?”麻子听说老家寨的族长真是被他害死的,当下也心生了怒意,冷冷的盯着他斥问道。

    端阳一脸不以为然的说:“他也我无怨无仇,我并没有要害死他,只不过当时老汤要去他家打电话报信,这就怨不得我了。”

    说到这时,端阳一顿,好像在回想着当初的情况,随后接着说:“我原本将老汤打晕,欲将其带走,可是哪想那族长竟要阻拦于我,是他自己要找死,我也只好送他一程了。”

    端阳说着这话的同时,那是一脸的轻松,就好像族长的性命在他的眼里,就如一只蚂蚁一般不足为奇。

    “你!我定不饶你!”麻子指着端阳,脸色一变。

    而我则眉头猛得一紧,因为我想起了当初老汤给我打电话时,他语气急促,还没说两句完整的话就硬生生的挂断了电话,原来电话竟是被端阳打断的!

    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老汤在电话中曾告诉我,说陈贤懿听出了,要我来救他们。还说他们被骗了,上当了,可是当我问他被谁骗了,当了谁的当时,他刚说出端阳二字之后电话便硬生生的挂断了。

    当时我还没有理解这话的意思,可是如今一切都明白了过来。原来,老汤当初在电话中所说的被骗了,竟然是被端阳骗了,他和陈贤懿都是上了端阳的当。只不过他说出端阳二字之时便被端阳给打晕了过去,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显然,他后面的那句话,是想说端阳就是骗他们的人!

    这时的我,老汤的那个电话我全部都明白了过来。此时,一旁的麻子欲要出手,我忙将她拉住,因为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没问完,我急忙对端阳喝问道:“快告诉我,陈贤懿和老汤现在在哪?你把老汤怎么了?”

    ...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