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南宫黎

    既然老汤在给我打电话报信时,是被端阳给打晕的,那么他自然知道老汤的下落。【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端阳甚是得意的样子,他说:“老汤他们自然是在我们的手里。”

    听到陈贤懿和老汤果真是还在他们的手里,我心里倒是略微松了口气,既然他们二人还在端阳的手里,自然就说明他们二人还没死。虽然这个结果也并不好,但最起码却还证明着他们还活着。

    我指着端阳怒道:“陈贤懿和老汤为了你身上的心蛊,陪护你不远千里的来到湘西,没曾想到你竟然不心存感激,反而还恩将仇报,你还是人么!若是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劝你赶紧将他们二人放出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端阳做出一脸苦相的说:“说实话,他们二人的确是为了我才进湘西的,但是为了能解掉我身上的心蛊,我也只能恩将仇报了,我这也是无奈啊!”

    我自然知道,一定是南宫黎要端阳这么做的,但是人不能因为自己,而去害自己有恩的人,这个借口并不能让我原谅他。我说:“你这么做,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休跟他这种人说这么多,取了这小人的狗命再说吧!”一旁的麻子怒道。

    我点点头,对端阳说:“我只问你一句,人你倒是放不放!”

    “哈哈……”端阳突然大笑了起来,笑了几声然后笑声一止,饶有兴趣的看向我,说:“怎么,你还真想取我的性命不成?不过你如今已是自身难保了,你知道为什么我要骗你,留在你身边吗?”

    我眼睛一眯,的确,蛊族并不是他叫我们来的,就算没有端阳,我们也会来到蛊族,那么他这样一路跟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突然,我心中有些着急了,喝问道:“你这小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端阳笑了起来,问道:“怎么,你中了蛊还不知道么,你看看你这满头大汗的,想必如今已是腹痛难忍了吧?哈哈……”

    “中蛊?”听到这话,我心里顿时大惊,说实话,就在之前过独木桥时我便感到阵阵腹痛,不过起初倒还能忍,而如今腹痛逐渐加剧,的确难忍,别说额头上满是大汗,就是后背都全湿了,但是因为大敌当前,我只是一直在硬撑着。

    我心里一直只是以为吃坏了肚子,所以才肚痛的,可是如今听到端阳这么一说,我岂会不明白,我这腹痛却是中了蛊啊!当下,我便指着端阳喝道:“你……你给我下了蛊?”

    一旁的麻子忽然听到端阳这样说,也猛得吓了一跳,忙转头看向我,接着显然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因为此时的我,已经是痛得眉头紧皱,脸色惨白,满身的斗珠大汗。

    麻子忙走到我面前,将我的眼皮掰起,看了一眼我的瞳孔,然后表情明显一惊,露出一丝惊慌之色,嘴中同时惊呼而出:“这……这是中的金蚕蛊!”

    “啊!你是说我中的是金蚕蛊?”听到麻子这么一说,我心中也是大惊失色。

    金蚕蛊我是听说过的,据说它是把多种毒虫,如毒蛇、蜈蚣、蜥蜴、蚯蚓、毒蝎、大绿毛虫、螳螂、蛤蟆等多达十二种毒物,一起放在一个瓮中密封起来,让它们自相残杀,吃来吃去,过了一年,最后会只剩下一只毒虫,这只仅剩下来的最后一只毒虫,形态颜色都会变样,形状似蚕,皮肤金黄,便称作是金蚕。

    民间也有一种说法,说是把十二种毒虫放在陶罐中,偷偷埋在十字路口,经过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再悄悄取出放在香炉中,早晚用清茶、馨香供奉,配以秘咒,这样获得的金蚕是无形的,只存在于香炉中的香灰之中。放蛊时,取香炉中的香灰下在食物中让过往客人食用,便能让人中金蚕蛊。

    金蚕蛊,是湘西苗疆最为厉害的一种蛊,此蛊不畏火枪,最难除灭。若是中了金蚕蛊,便会感到胸腹搅痛、肿胀如瓮大,七日之后,将七孔流血而死。据说,中了金蚕蛊的人,死时口鼻之间会钻出数百只虫子,死者的尸体即使火化,心肝也是烧不化的,呈蜂窝状,很是恐怖。

    如今突然从麻子口中得知我中的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金蚕蛊,你说我能不害怕吗?

    这时,端阳哈哈一笑,对麻子伸出一个拇指,笑道:“蛊婆便是蛊婆,竟然看一眼便已知晓。不错,的确是金蚕蛊,所以今日你已是自身难保,奈我不何的。”

    “你……你什么时候给我下的蛊!”我心中腾起了一把怒火,但是如今胸腹中钻心般的疼痛,十分难忍,的确无法拿他怎么样。

    端阳十分得意的说:“就在白天进寨之时,在干粮之中下的蛊。”

    听他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在快进蛊族的时候,我们曾想休息一下,当时就吃过端阳递给我的干粮。只是当时我哪里会想到,这厮竟会如此歹毒呢?或者说,就连做梦我都不会想到他会给我下蛊,要知道这次进入湘西,可全是因为替他寻解蛊之事啊。这真是应了那句话,人心隔肚皮,最坏莫过于人心。

    不过,我心里也明白,自己这回已是凶多吉少了。端阳之所以这么做,全是他背后那个南宫黎的指使,如今南宫黎我还没见到,自己却中了蛊,想来今晚是真的回不去了。

    这时,麻子说:“怪不得你今日去南宫黎家时,你总提议晚上再去,原来你是想拖到晚上金蚕蛊发作!”

    端阳点点头,笑道:“对的,如今时机正好,不是么?”

    “想不到你心机竟如此歹毒!是我看错了你!”我咬牙切齿的骂道。

    端阳笑道:“为了解我的心蛊,我也只得委曲你们了。”

    一旁的麻子将我扶至一旁,然后转身对端阳冷喝道:“你虽然能对他下蛊,但是却无法对我下蛊,这次就让我收了你这条小命去!”

    说完,就往前冲出两步,手中从口袋中一摸,一条小蛇出现在掌中,然后手掌一送,那条小蛇就对着端阳如利箭一般“咻”的一声飞了出去……

    当下,端阳大惊,满脸的惊惶,我敢肯定,端阳是逃不了了,他这回是死定了。

    可是让我们想不到的是,就在麻子那条小蛇快要飞窜到端阳面门上时,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突生变故,从屋内突然快速飞出一只黑虫,一下便与小蛇对撞在了一起,然后那条小蛇便从半空中跌落下去掉在了地上。

    只见那小蛇掉在地上不断的扭曲着,都快成一根麻花了,而在小蛇三角形的脑袋上,却爬着一只黑色的虫子,似蚕非蚕,振着一双黑色的翅膀,发出嗡嗡的声音,死死的咬着小蛇的脑袋,只是眨眼间小蛇便不再动弹了,显然它是被那只振着翅膀的虫子给活活咬死了。

    我和麻子皆是一惊,麻子的这条小蛇我知道,它可不是普通的小蛇,而是经过炼化的蛊蛇,别说一只虫子能咬死它,就是普通人都对付不了它。很显然,这只虫子应当是南宫黎放出来的。

    “金蚕蛊!”麻子见到那只虫子便双眼一冷,随口叫道:“南宫黎,既然在家怎么还躲着不敢出来呢!”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惊,知道南宫黎就在屋内了。同时,得知那只虫子就是金蚕蛊,于是我便掏出一道灵符便打出敕令,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手中的灵符就对着那着金蚕飞了过去,狠狠的砸在了金蚕身上,炸起一团火光!

    “呵!你以为一个小小纸团的火就能烧死我的金蚕不成么?”就在我的灵符打中小蛇脑袋上的金蚕之时,一个黑衣人从屋内走了出来,传出一道冷嘲热讽的声音。

    “南宫先生!”人一现身,那个刚才被小蛇吓得脸色铁青的端阳,就好像是找到了大靠山似的,忙走前几步迎了上去,毕恭毕敬,如一只哈巴狗一般。

    “南宫黎,你果然现身了!”麻子一见那黑衣人,也随即喝道。

    “黑袍人!”而我抬眼一看那南宫黎时,却不由一惊,因为这个人我竟然见过,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之前在李神婆坟前打斗过的黑袍人!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