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九章 换命救人

    听到南宫黎说我中了金蚕蛊,陈贤懿和老汤皆是一惊,露出惊恐的表情望向我,见我没有说话,于是陈贤懿很是自责的叹了一口气:“都是我害了你!”

    南宫黎说:“现在赶紧交出仙经,我可能还会解去金蚕蛊,留你们一条活路。【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否则,你们几个今天一个也休想离开。”

    说实话,此时的我胸腹绞痛难忍,若不是因为眼下大敌当前,事关生死,我绝对一早就忍受不了这种痛苦倒在地上捂着胸口打滚了。

    我知道,眼下我中了金蚕蛊,能硬撑着没有倒下就算不错了,根本就不可能有办法去救陈贤懿他们。

    我看了一眼身旁的麻子,只见她一声不吭,并没有要帮我的意思,或许是因为她看见我中了蛊,知道没有了胜算,所以不想插手此事了吧!

    望了一眼一脸绝望无奈的陈贤懿和老汤,最后我只好叹了口气,抬头对南宫黎说:“我可以把仙经给你,但是你得先放了我师兄他们。”

    是的,如今我已经中了蛊,金蚕定然在我胸腹之中噬咬,除非南宫黎将蛊收回去,否则我今日是逃不走了。不过,陈贤懿和老汤虽然一脸的狼狈,但是却中气十足,显然无事,若是我将仙经交出去,如换他们活命逃走,倒也算划算。

    听到我这么说,陈贤懿和老汤一脸的感动,二人异口同声的叫道:“要走一起走,南宫小儿,快替我师弟解蛊,否则我定然不会让他交出仙经的。”

    陈贤懿他们的心思我自然是知道的,他们是想让南宫黎先替我解蛊,让我独自逃跑啊。不过,南宫黎这样的阴险之人岂会想不到,他笑道:“你们觉得现在有跟我谈判的价码吗?”

    我说:“少他娘废话,要想我将仙经交给你,就先放了他们二人,否则休想得到仙经。”

    哪知这南宫黎认准了我不会就此丢下陈贤懿和老汤,加上我又中了他的金蚕蛊,所以很是得意的说:“我说了,你们现在没有跟我谈判的价码。我再说一遍,快把仙经交出来,否则我就先拿你这两位朋友开刀。”

    说到这时,南宫黎便给了端阳一个眼色,只见端阳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刀子,一下顶在了老汤的脖子上。那把刀子顶在他的脖子上力气极大,我能看见老汤的脖子上顿时便渗出一条血痕。

    “端阳你个小人,有本事就把老子杀了,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来啊,冲老子来啊!”这时,老汤倒是没有一丝惧怕之意,反倒怒骂了起来。

    看到这里,我心一下就提了起来,我可知道南宫黎能下得了这个狠手的,毕竟就算他杀了老汤,他照样还有酬码能将仙经夺过去。所以,当下我便冲南宫黎急忙喊道:“慢,住手!我给,我给你仙经,但是你一定得放了他们!”

    “你给我仙经,我自然会放了他们。”南宫黎见我终于答应了,哈哈的笑了起来。

    此时的我也无其它办法了,只得从黄布袋中摸出了李神婆那本阴阳仙经,然后朝南宫黎扔了过去……

    南宫黎伸手一下便将阴阳仙经接住了,看了一眼,见的确是仙经,这时方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微微点头。不过,这时的他却又将手伸了出来,说:“还有一本呢?”

    我说:“我就只有这一本,哪里还有其它仙经,如今仙经已经给你了,你怎么还不放人!”

    南宫黎只知道我是李神婆的传人,所以我自然不可能将寻龙仙经也一块交给他。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南宫黎却哈哈一笑,好似我的心思全被他看穿了似的,笑完之后,接着阴阴的盯着我,说:“别在我面前玩小心眼了,我知道还有一本寻龙仙经尚在你的手中,快点交出来吧!”

    一听这话,我一颗心顿时跌落谷底,心想难道他真的知道我还是寻龙仙经的传人了?

    而就在我准备找借口骗他时,他却当先开口道:“我之前曾对你师兄用了噬心蛊,他已将真话全倒出来了,他告诉我,另外两本仙经都在你的手里。哈哈哈,以前我说怎么一直打听不到寻龙仙经在谁手里,感情你小子倒是拿着两本仙经啊,不过这样也好,今日正好一并送到我的手里。”

    “师弟,是我对不住你!”那边的陈贤懿顿时痛哭了起来,说不尽的自责。

    “师兄,这个不能怪你。”我冲陈贤懿投了个微笑,是的,这个我的确不怪他,因为他也是被南宫黎下了噬心蛊所以才说出来的,虽然我不了解这种所谓的噬心蛊是什么蛊,但是想来一定是那种能让人将真话给逼出来的毒术。

    如今显然瞒是瞒不过去了,不过听南宫黎的意思,在对陈贤懿下噬心蛊之前,他是不知晓我除了有阴阳仙经,还有一本寻龙仙经的,甚至寻龙仙经究竟在谁的手里他都不知晓。

    想到这里,我心中便大感奇怪。我之所以奇怪,是因为既然南宫黎不知晓我是爷爷陈国栋的寻龙仙经的传人,只知道我是李神婆阴阳仙经的传人,那么就代表他没有追杀爷爷陈国栋了,如此一来,爷爷为什么说有人要追杀他呢?

    据李神婆告诉我,当初爷爷和她一起从县里的牢里放出来时,爷爷便一个人跑了路,说是有人要追杀他,至于是谁要追杀他,为何原因会有人追杀他,李神婆也不知晓。不过后来因为南宫黎为了抢夺阴阳仙经,把李神婆给害死了,所以我便一直以为爷爷之所以说有人要追杀他,就是因为抢夺仙经的那个人。

    可是,如今当初抢夺李神婆仙经的人正是南宫黎,而眼下南宫黎却显然不知晓爷爷陈国栋这个人,那么我以前的猜想便全错了,原来爷爷要躲着的并不是南宫黎,而是另有其人。

    想到这里,我越加觉得糊涂了,因为我发现事情远远没有我想的那般简单,究竟爷爷他在躲避谁?而他老人家如今又在何方?

    “怎么,还不快把另外一本交过来!”南宫黎的冷喝声生生将我的思绪打断。

    我抬头看了一眼南宫黎,知道这回这本寻龙仙经也留不住了,于是就说:“不错,寻龙仙经的确也在我手里,不过若要我把寻龙仙经也给你,你得先放了他们二人。”

    我知道,这回若是没有救下陈贤懿和老汤,那么等最后一本寻龙仙经也交给他了,那么三个人都别想活着离开。于是我在南宫黎还没开口前,真接从黄布袋里掏出了那本寻龙仙经,并取出了一道灵符,对南宫黎说:“你若是不放人,我便将它烧成灰,就算死,你也休想得到它。”

    “你想威胁我?”南宫黎眼睛一眯。

    “你可以试试看!”我也知道此时是绝对不能服软了。

    “好,我便答应了你这个要求。反正抓他们二人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引你出现,如今你既然来了,我倒是可以先放了他们。不过你可别想着一起逃跑,中了我的金蚕蛊,除非我将蛊收回去,否则是没有人能解得了的。”南宫黎说到这,便转头对端阳一个眼神,接着端阳便给陈贤懿和老汤一一松了绑。

    一松绑,二人便朝我跑了过来,眼里都还带着热泪。特别是陈贤懿,一下便拦在我的前头护着我,一边回头对老汤喊道:“老汤,快带我师弟离开,我来拦住他!”

    老汤听到陈贤懿这话,愣了一下,随后便欲来拉我走。不过我怎么可能留下陈贤懿,自个儿逃命呢,而且就算我和老汤逃出去了,我身中金蚕蛊,又怎么能活得了呢?所以,我也火了,一把将陈贤懿给扯到了我身后,对他骂道:“少他娘的婆妈,老子中了金蚕蛊,横竖是一个死,你们赶紧给老子离开这,这样老子死也便甘心了!”

    “要死一块死,要走也一块走,我陈贤懿怎能扔下自己的师弟自个儿活命的。”哪知这陈贤懿牛脾气一上来,硬是不走了。

    老汤也说:“贤懿说的对,出生入死的兄弟,哪能独自逃命的道理。”说完,站在了我的身旁,摆出一副打死也不独自逃走的样子。

    ...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