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生蛇蛊

    “费三娘?”听到南宫黎叫出这个名字,我方才明白原来麻子的真名竟然叫费三娘。【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看来之前苏大哥说的没错,麻子这个名字的确只是因为她脸上看上去满是麻子,所以大家才唤她为麻子的,而她的真名只有蛊族的人方才知晓。

    “没错,看来你终于是记起我来了!”费三娘冷冷的盯着满脸惊讶的南宫黎,说:“如今你还会说我这是多管闲事么?”

    “你还没死!”南宫黎恍然大悟,接着自嘲道:“真是没有想到,老家寨的蛊婆麻子,竟然会是你费三娘!”

    费三娘冷笑一声,说:“想当初,你硬是逼我将小孩杀死,还欲想将我在猪笼里浸死,若不是我母亲帮我逃跑,我还真就死在了你手里。”

    “呵!你这将族规不放在眼里的女娃子就该浸猪笼,当初算你命大被你给逃了。不过,你以为如今回来族规就能饶了你么,识相的话现在就给我滚出蛊族,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南宫黎冷笑道。

    “哈哈……”哪成想费三娘听闻此话却放声大笑了几声,接着笑声一止,带着浓浓的恨意道:“真是笑话!当初你不仅害了我的小孩,还将我逼出了家乡,不仅如此,后来你炼制血婴,血婴竟将我的父母给吃了。今日,我是回来跟你算总帐的,一定要取了你这条狗命,为我的小孩和父母报仇!”

    南宫黎说:“看来你今日是下定了决心了,不过当初我能将你逼出蛊族,今日我也能收了你这条小命,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能报得了仇么,哈哈哈……”

    “还有我们呢!”这时,陈贤懿突然也跨出一步,站在了费三娘的身旁,盯着南宫黎说:“老狗,识相的就将阴阳仙经和奇门仙经交回来,否则今日我们联手取了你的狗命!”

    如今,已然是生死关节,要么我们死,要么南宫黎死,当真的有我没他,否则是不可能轻易离开这了。所以,如今有了麻子,不,是有了费三娘的帮助,大家自然要搏一搏了,或许还能有一线离开的希望。

    费三娘之前说的没错,要想南宫黎替我解蛊那是天方夜谭,唯一的希望便是留着命离开这里,然后去山里找山魈,取它的草帽子来替我解金蚕蛊了。

    “就凭你们,哈哈哈,一个中了我的金蚕蛊,两个是我的手下败将,你们当真是找死!”南宫黎显然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不过却也对我们突然间联合起来的反抗起了怒意。

    见南宫黎猖狂的样子,陈贤懿恨恨的道:“笑吧,以后你就再也没机会笑了。”

    “手下败将,我能抓住你一回,自然能抓住你第二回。”南宫黎根本就不将陈贤懿放在眼里,或者说根本就不将我们几个人当回事儿。

    也是,陈贤懿和老汤之前都栽在了他的手里,而费三娘的蛊术他更是不放在眼里,而我则中了金蚕蛊,只差疼得倒在地上打滚了,根本就没有能力去对付他。

    不过,陈贤懿却回道:“上回是你派端阳对我下了阴招,今日老子就让你尝尝奇门术的厉害。”

    “少废话了,既然你们不乖乖的交出仙经,非得找事,那老夫便成全了你们,今日就让你们死在一起,也好有个伴儿。”说到这里,南宫黎突然将背在身后的手掌朝前一送,接着我们就看到从他的手掌里头送出一大团的白色粉末,直朝我们喷撒了过来……

    我虽然不知道他手掌里朝我们撒过来的白色粉末到底是何物,但是却也晓得此物定然危险,而与此同时,一旁的费三娘看见那白色粉末之后则惊呼道:“生蛇蛊!”

    “生蛇蛊?”听到费三娘这话,我心中不由大惊失色。

    生蛇蛊,这种蛊我曾听说过,据说此蛊是用毒蛇炼制的,晒干研成粉末,置于香炉之上配以咒语而成。此物与香灰混合而成,据说若是中了生蛇蛊,即肿起物,长二三寸,跳动,吃肉则止;蛊入则成形,或为蛇、或为肉鳖,在身内各处乱咬,头也很痛,夜间更甚;又有外蛇随风入毛孔来咬,内外交攻,真是无法求治,乃为绝蛊。

    之所以称之为绝蛊,据说是因为此蛊无人能解,就连施蛊的蛊师都无法解了此蛊,一旦对他人施用生蛇蛊,就是打定主意要取人性命,是为绝蛊!

    我曾听说过,有一个人就是中了生蛇蛊,结果身上起了很多的肿块,倒在地上疼得哭天喊地。当时正好有一郎中路过,见此情景便用小刀划开肿胀的肌肉,只见里头竟有东西一动一动的跳动着。郎中一看,便说他中的是生蛇蛊,无药可治,摇头叹息便离开了。结果果真如此,那个人连一刻钟都没有挨到便死了,死相极惨,全身各处的肿块全都破开,人们看见许多的小蛇从那个人的肿包里头钻了出来,让人心胆惧寒!

    言归正转,当我一听说南宫黎对我们施放的竟是生蛇蛊,当下我便吓得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可是朝我们撒向过来的粉末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南宫黎十分阴险,突然发招,情况来的突然,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躲闪,所以眼看着粉末就快撒向我们时,我心里涌里了无尽的绝望,心道这回是真的完了!

    不过,虽然眼见着大量白色粉末朝我们扑来,知道很难逃避开去,但是费三娘和老汤还是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急急往后退去。

    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贤懿却一个人站在我们原地一动未动,根本就没有要后退避开的意思,看到这里我心中大惊,想要叫他快跑,因为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生蛇蛊的厉害。如果中了生蛇蛊,那可就死定了!

    不过,就在我想要叫他快跑的时候,却看见陈贤懿脚下的步子早已变了步形,一看就是踏着一种法步,接着就听见他口中念道:“天辅星到九宫,天英星到二宫,八将盘上白虎落三宫,奇门法令借东风!”

    就在他念完这些咒语的时候,那些白色粉末已然迎面撒了过来,而就在这时,陈贤懿右手往前猛得用力一送,接着怪事便出现了。只见不知道为何,突然之间便无形刮起一大股东风,自我们后方猛得一刮了过来,呼的一声响,夹带着地上的尘土,一下便将那些快要撒在陈贤懿身上的白色粉末倒刮了回去,最后一股脑的全刮在了南宫黎和端阳的身上……

    看到这里,我是又惊又喜,心里也知道,这风来的古怪,定是跟陈贤懿有关,难道这便是奇门循甲之术里头的借东风?

    所谓借东风,我也只是听闻过此事。据说,奇门循甲可呼风唤雨,移行换影,无所不能,里面就有一招称之为借东风的法术。相传,在三国里头的诸葛亮,就习过奇门循甲之术,能够借来东风,其中就曾在赤壁之战时借过一回东风。

    话说曹操北军不习惯水战,得庞统献连环计,将战船尽皆连在一起,诸葛亮向周瑜密书十六个字曰: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瑜见了便说此季节只有西风、北风,没有南风、东风,怎么能用火攻呢?孔明就说:亮虽不才,曾遇异人,传授八门遁甲天书,可以呼风唤雨。都督若要东南风时,可于南屏山建一台,名曰七星坛。高九丈,作三层,用一百二十人,手执旗幡围绕。亮于台上作法,借三日三夜,只一夜大风,大事可成矣!

    法坛建好,孔明于是上到坛上开始作法祭风,结果最后真的东南风大起,破了曹操连环船,这便是奇门循甲里头的借东风之事了。当然,孔明借东风要上法坛做三天法,借的是大风,而陈贤懿显然只是借来一阵短暂的东风而已,与孔明借的东风无法相比。

    这阵莫明生出的东风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呼的一声响,一扫而过,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尘土还未散去,这时我们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很快,当尘土散去,接着我们就看见南宫黎一身的尘土,很是狼狈的模样,而在他脚边的地上,则倒着一个人正在地上打着滚呢。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端阳,显然南宫黎撒向我们的白色粉末全被刚才那阵东风刮回去了。南宫黎是炼制生蛇蛊的人,自然没事,但是端阳可就遭了殃,显然是中了生蛇蛊,那惨叫声就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

    ...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