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四章 斗血婴(上)

    “奇门换形术?”我们一愣,看向了他跟前的那个纸人儿。【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虽然陈贤懿没有解释这种法术,但是我也能大致想得出来,这所谓的奇门换形术,一定就是起到对换的作用。就有点像阴阳术里的借替身差不多,别人若是打你,有了小纸人当替身,对方就无法真正打到你了,而是全打到了那个替身上。

    只不过,陈贤懿这个奇门换形术比阴阳术里的替身还更厉害一些,他这个纸人并不止是替身,因为纸人身上写着南宫黎的姓名,显然这个纸人就代表着是南宫黎,真正的起到了对换的作用。

    也就是说,南宫黎对陈贤懿的打击,在如今施用了奇门换形术之后,全部通通移换到了南宫黎自己的身上去了。这也是怪不得南宫黎突然间受创,而且捂着脑袋发出惨叫声了。

    陈贤懿冲受创的南宫黎冷笑道:“南宫老儿,你这便叫作自作自受!”

    南宫黎强忍着痛苦,显然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抬头怒气冲冲的盯着陈贤懿,恶狠狠的喝问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呀?你不是不晓得奇门术的厉害么,我这不就是让你领教一下么。哈哈……”陈贤懿见到南宫黎一脸气愤的样子,甚是得意。

    南宫黎气的怒火直冒,拿起银针又对着手里的草人肚皮上扎了下去。不过这次陈贤懿依旧没事,反而南宫黎自己顿时脸色一变,发出一声闷痛声,捂着肚子就一下坐到了地上。

    这时候他也是又惊又恐,他了一眼手中写着陈贤懿名字的草人,然后又看了一眼依旧好好的陈贤懿,甚是不解。不过很快他便看到了陈贤懿跟前的那个纸人,接着终于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气得赶紧将草人身上的两根银针拔了下来,接着他果真就好转了过来。

    “你……你好个阴险!”南宫黎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陈贤懿便大骂了起来。

    陈贤懿笑道:“我都说了你这是自作自受,你偏偏不信,岂能怪我。”

    “少跟他废话了,咱们合力取了他这条狗命再说吧。”费三娘对陈贤懿说道,接着便从衣袍口袋里抓出一把粉末,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蛊,总之就欲朝南宫黎冲去。

    南宫黎倒是一点也不惧她,冷笑道:“被你们阴了一招,当真以为你们能对付得了我么?”说完,他便又念起了咒语,接着我就看见从他身后的屋内突然窜出一物,最后出现在了他的脚边。

    我定眼一看,顿时一惊,只见这突然出现在南宫黎脚边的是一个婴儿,光着身子,长着满嘴的利牙,一身杀气浓浓,这个婴儿我一眼便认出来了,这不就是之前害死过苏大哥的血婴么!

    血婴,我之前是跟它打过交道的,它有多利害自不用多说,一口利齿若是被它咬到一口,非得落个苏大哥夫妇一样的下场,脖子都难保住。

    不只是我,就在血婴一现身的同时,正欲往前冲的费三娘也是一惊,顿时就停在了当地,而陈贤懿和老汤因为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所以不由好奇的叫了起来:“他娘的,那是什么玩意,怎么跑出个婴儿来了!”

    我还未说话,费三娘便已经一把拉住了陈贤懿的手臂,一边示意他往后退,一边说:“那是血婴,快点带大师先离开这!”

    “血婴?有这么厉害吗?”陈贤懿见费三娘要他带我先逃跑,不由一愣。

    费三娘道:“它很难对付,快点离开这吧,要不然可就走不了了!”

    陈贤懿听到这话,也知道危险了,赶紧回身窜到了我身边,然后一把将我背到了背上,回身冲费三娘问道:“那你呢?”

    “你们快跑,我来帮你们挡着。”费三娘面无表情的回道,接着挡在了我们的面前。

    听到这话,陈贤懿便愣住了,大家不是傻子,谁都听得出来,她这是要舍命为我们断后啊。当下老汤就呆住了,问我该怎么办?

    我想费三娘之所以会愿意舍命让我们逃命,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刚才陈贤懿救了她一命的原故。不过,我们又怎么可能真的会让他一个人替我们挡着呢?如果我们真的一走了之,那么她可就真的死定了,何况南宫黎也不可能让我们就这样逃掉。

    我说要走一块走,陈贤懿也道:“对,老子可不会让一个女人来保护咱。”

    说完,便将我重新放了下来。

    这个时候,南宫黎得意的笑了起来:“想跑可没那么容易,今日你们一个也逃不掉,通通给我死在这儿!”

    费三娘见我们没有要离去的意思,于是转头对我们说:“血婴一口利牙十分利害,你们一定要小心了,如果一旦被它咬中,非得少一大块肉。”

    我们点点头,而这时候南宫黎一个手势指向我们,接着站在他脚边的血婴便发出一声怪笑,呼的一声就朝我们直窜而来,速度极快!

    这下我们四人可真是狼狈了,真是能躲就躲能爬就爬,什么招数都使上了。可能那血婴也看出了我中了蛊行动不便,所以扑了几次空之后,便直奔我来了,看那架势是要报之前舌尖血伤它那次的仇啊。

    这时陈陈贤懿和费三娘也都发现了血婴朝我来了,吓得脸都变了,好在老汤离我比较近,扑了过来带着我马上侧身一闪,躲过了血婴的攻击。

    与此同时,陈贤懿不知从哪抄来了一根柴火棍,杀了过来:“我操他妈!老子就不信你这婴儿还能打得过我这个大人,老子今天打的就是你了!”。

    一棍打在了那个血婴的脑袋上,这还真的把血婴给砸得连连后腿,而且这一个闷棍打的力气极重,直接将血婴脑袋都打的开了裂。

    “我让你个小孩敢打大人!”见到血婴脑袋裂开了一条缝,陈贤懿更来劲了,举起柴火棍又欲砸将过去,可是这时血婴缓过劲来,一转身就把他给扑倒了,并压了上去,这下,陈贤懿被血婴压的难受,虽然只是一个婴儿,但是看陈贤懿的表情,显然这血婴犹如有数百斤之重一般。柴火棍也丢在了地上,只能用双手和血婴肉搏了,只见他一边推着血婴的脑袋,一边求救道:“老汤……快……快把它撂下去!它要咬我!”。

    我们吓得不轻,若是被血婴咬到,陈贤懿可就完了。

    老汤当先扑了上去,捡起那根柴火棍,猛得往血婴的脑袋上砸去,可是一看,血婴的小光头早就开了几道裂,流着黑色的血,可是愣是没事儿,张着利齿就要去咬陈贤懿。

    “它是死物,打它没有用!”费三娘急着叫道。

    而这时候的我也反应了过来,想起之前我就是利用舌尖血将它给打跑的,于是也忙叫道:“快喷舌尖血!”

    老汤一听这话,忙一咬舌尖,对着血婴那小脑袋就一口舌尖血喷了过去。

    果然,血婴哇的一声,发出类似于婴儿的惨叫声,一下便窜出去好几米远,脑袋上冒着烟,成烧焦了似的焦黑色。

    不过,这次血婴没有像上次在苏大哥家那样逃跑,而是反倒激起了他的怒意,嘴里发出呼呼的怒叫声,显然是誓不罢休。

    趁这工夫,老汤马上拉起了陈贤懿,撒腿就往我这边跑了过来,问道:“师弟快想办法啊!这东西和铁打的一样,这怎么收拾啊!”

    费麻子也显然没有丝毫办法,焦急的望向我。

    说实话,我也急得不行了,不知道该如何去对付这个鬼东西。如今虽然能用舌尖血逼开它,但是却也对他造不成什么大伤害。

    之前我之所以能与南宫黎打个平手,那还是因为请了“地仙师傅”常太奶来帮我,所以才能在南宫黎的手里捡回条小命来。可是这次可不行了,如今我已经来到了湘西,出了千里,常太奶没那么大神通,“师傅”就护不了我了。

    要知道,请“师傅”的人手艺往往不能出千里,远了“师傅”护不到,只能在很小的范围内过活,要是哪个“徒弟”不听话,非要远行耍手艺,那“师傅”不但不会帮你,反而会想办法折腾你。

    这时候的我脑子里就像开了锅一样,这血婴怕是拿不住了,现在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个问题,更别说还有一个南宫黎。

    ...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祭坛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