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八章 斗法索命(2)

    小黄旗布好,接着我拿起那个用南宫黎衣物所剪的小人,朝法坛上一放,提笔在小人与小黄旗之间用墨画了一条直线。【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做完这事,我就掐着法决捏起一道事先画好的**符,然后念起了**咒:“天冬冬地冬冬,鬼符惊吓恶人从,专压恶人魂魄糊,收服南宫黎来顺从,**小鬼摄摄摄,速将恶人带坛前!摄摄摄!”

    咒语一念完,我右脚猛得往地上一蹬,接着那写着南宫黎名字的小人一下便立了起来,然后我大喝一声:“摄摄摄,来坛前!”

    接下来,让费三娘和老汤他们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用薄薄的布片剪出来的小人,不仅站起来了,而且还慢慢的动起来了,顺着我画的那条直线,朝小黄旗走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老汤一愣,满脸的不敢相信。是啊,他是风水蓝道,自然没有亲眼见过阴阳法术里的做法。

    见小人慢慢的朝小黄旗走去,我也就松了口气,笑着对他们说:“我这做的是**法,这小人就是代表着南宫黎,而小黄旗则代表咱们这个法坛,既然他想跑,我便迷了他的魂,把他带回来。”

    **法,就是李神婆阴阳仙经里的法术,无论对方走的多远,只要知其姓名,或者有对方的私物做引,就能将其**,然后让对方糊里糊涂的回到法坛跟前,哪怕是穿州过府也阻挡不了。

    “啊,这他娘的也太厉害了,等那南宫黎迷到坛前了,我非打死他不可,敢绑架老子这么多人!”老汤大为惊喜,就好像看到南宫黎马上就要到坛前领罚了似的。

    费三娘也说:“这日我算是开眼了,原来阴阳之术竟如此高深!”

    我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回头继续看向法坛上的那个小人。不仅是我,大家也都既紧张,又好奇的死死盯着那个小人。

    小人移动的虽然很慢,但是等了一袋烟功夫后,那小人也在法坛上向前移动了十来公分的距离,差不多走了有三分之二的路,最多半袋烟的功夫就能到移动到小黄旗跟前了。

    看到这里,我也知道,那南宫黎倒是没有跑多远,要不然小人不可能移动的这般快。

    又过了一会儿,陈贤懿不由喜道:“快了,小人快走到小黄旗那了,南宫小儿就快来了。”

    可是陈贤懿的话才刚落,大家脸上的喜欢还僵在脸上,这时候却情况突变,只见突然之间小黄旗无风颤抖了起来,而那正往前移动的小人也晃动了起来。

    看到这里,大家脸色都变了,知道这是出问题了。而我一看到这,也一惊,不由叫道:“糟糕,对方显然知道自己被**了,正在做抵抗!”

    “不是被迷了魂么,怎么还能抵抗?”老汤惊诧道。

    “肯定是被外人打破了!”说完,我也不再说话,赶紧掐出法指,急急念咒:“**小鬼摄摄摄,速将恶人带坛前!摄摄摄!”

    咒语念完,小黄旗瞬间恢复了颤抖,而小人也慢慢的立回来了,可是才稳定一两个呼息,小人又晃动了起来,接着小黄旗猛的一颤,那写着南宫黎名字的小人啪的一声便倒了下去!

    我大惊,忙看向小黄旗,小黄旗摇摇欲坠,而且似有折断的意思,我吓了一跳,忙一咬舌尖,一口舌尖血喷到了小黄旗上,它这才又重新稳稳的立在了法坛上。而这时再看那写着南宫黎名字的小人时,已然倒在法坛上一动不动了。

    “怎么了,这是?”陈贤懿几人忙问道。

    我叹了口气道:“**术失败了。”

    此时的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虽然看似经过简单,但是其实我刚才却差点命都给丢了。行这种法术之时,小黄旗就是代表着我的命,法术顺利,小黄旗便纹丝不动,可是一旦对方也施法与我斗时,造成小黄旗倒下或折断,那么我也将和小黄旗一样的下场。不过,好在我及时一口舌尖血喷了上去,使得法术神通暴涨,这才将对方的法斗下去。

    我说:“都是我太大意了,当初曾与他交过手,忘记了他也懂得一些阴阳之术。”

    陈贤懿也受了很大的惊吓,因为他也是阴阳行当的人,自然清楚刚才如果小黄旗倒下,我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所以担心的说:“既然南宫黎也会阴阳之术,那我们这次就算了吧!”

    我看了一眼那纹丝不动的小黄旗,又想到我身中金蚕蛊,现在虽然有费三娘的本命蛊牵制已经没有痛苦了,但是金蚕蛊七日便会发作,七日之内如果找不到山魈的草帽子,我照样会死。既然终究可能会死,那我又怕他什么呢?不如与他拼了这条性命。

    想到这里,我就对陈贤懿说:“他终究是一个蛊师,我身为阴阳弟子,若是连他都斗不过,岂不丢了祖师之脸面。”

    说完,我便再次来到坛前,法步一踏,念道:“今弟子求六甲坛列位祖师、吕山法王、六甲六丁神将大显威夷。南宫黎魂魄归身,魂定心定人定,收汝心定神定,邪符邪师速退开,急急如律令。”

    右脚顿地一下,顿时写有南宫黎名字的小人又重新立了起来。

    当然,这次并非是**了,而是斗法了,现在我已经用咒把法坛上这个小人与南宫黎心身神定在了一块,合二为一。

    一将南宫黎的心神定在了小人身上,我便念咒:“天清地灵,兵将随令,兵随印转,将随令行,吾奉祖师法主敕令,急调神兵速到法坛,斩其正天道,神兵火急如律令。”

    咒完,我便将之前准备的那几个用黄纸剪下的小纸人往法坛上一扔,四五个纸人通通立于法坛这上,然后与写着南宫黎名字的小人对峙了起来。

    看到这里,我眉头一紧。或许在外人看来,他们就这般立着,其实如今已经双方在斗法了。因为如果对方没有抵抗的话,那五个纸人一立在法坛上时,代表南宫黎的纸人便会烧为灰烬。而眼下他们对峙着,就代表着我请来的神兵一时拿不住对方。

    所谓请来的神兵,其实就是鬼,并非真的是神兵,用鬼去拿南宫黎的性命。

    此时的我与法坛是神心合一的,感觉到心头沉沉的,掐着法指,定着心神,额头上大汗直流,后背顿时便湿透了。

    就这样坚持了大概半分钟时间吧,我突然感到一阵胸闷之感逼来,接着小黄旗又颤抖了起来,随后法坛上凭空发出一声闷声的炸响声,那五个小纸人全部顿时冒起了浓烟,眨眼间就化为了灰烬,而我也随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头脑一阵炫晕,差点就栽倒了下去。

    他们三人吓了一跳,脸色大变,忙要上前来扶我。不过好在我心神坚定,没有晕过去,忙稳住身子打出法指,法步一踏,就快倒下去的小黄旗重新被我立了起来。

    此时,只见那写着南宫黎名字的小人,正在挣扎着,一会儿转圈,一会儿摇摇欲坠,显然对方想破我的法。

    我岂能让他破了我的法,如果被他从破了法,对方就会立即封住心神,那么眼下这个小人就不再与他有关联了。

    想到这里,我忙施锁魂术:“锁魂童子显赫,锁锁缚缚,铁链铁锁锁其身,疯疯癫癫锁其口,锁其不知人事,锁其遍身不能动,锁其魂魄无处走,吾奉阴山老祖敕,急急如律令。”

    锁魂咒一念完,那小人便不再动了,已被我锁困住了,对方一时之间是不可能逃困。

    不过,之前我已请了神兵(孤魂野鬼)拿他,却拿不住他,看来孤魂野鬼是没用的了。我记得李神婆阴阳仙经里有一道法坛拘魂咒语,请的是五鬼拘魂,这五鬼也称之为五瘟神,若是能起效的话,想来一定能拿下他的。

    只是让我心里没底的是,这五鬼既是五瘟神,自然很难请到他们,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开始只用请鬼拘魂法的。

    也许这时有人会问了,既然眼下法坛上这个写有南宫黎名字的小人,就代表着南宫黎,为何不直接拿针扎它,拿剪刀剪他?还要请什么鬼去拘他呢?

    其实,这就是阴阳正法与巫邪之术的区别,巫邪之术扎的人偶纸人,是害人,虽然能伤人,但是却不能立即取对方的命。比如某某人扎个纸人,天天拿针扎它,对方就会害病疼痛,时日一久便死去。而阴阳正法,利用纸人和人偶施法,是拿他到阴司正法,取的是命。一个是害人,一个是正法,一个是伤人,一个是取命。南宫黎作恶多端,我自然不可能只伤他,而是要取他的命正法。

    想五鬼,我略一思考,既然阴阳仙经里有此咒,我便不如试试,于是我忙念咒请五鬼拘魂……

    ...
推荐阅读:火爆天王 宠魅 官术 百炼成仙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最终进化 召唤万岁 唐砖 最强弃少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