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八章 今夜,注定让我心碎

    其实,我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据说,黑白无常还没死的时候,白无常名叫谢必安,人称七爷;黑无常名叫范无救,人称八爷。谢范二人自幼结义,情同手足。有一天,两人相偕走至南台桥下,天将下雨,七爷要八爷稍待,回家拿伞,岂料七爷走后,雷雨倾盆,河水暴涨,八爷不愿失约,竟因身材矮小,被水淹死,不久七爷取伞赶来,八爷已失踪,七爷痛不欲生,吊死在桥柱(所以很多白无常的形象是伸著长长的红舌)。阎王爷嘉勋其信义深重,命他们在城隍爷前捉拿不法之徒。

    这个故事,说的就是他们很重情义,宁愿死,也不失约。特别是黑无常,因为等白无常,宁愿被水淹死,对于这种讲情义的人,就得用情义手段来感动他们。

    听我说为了等他们,一等就是几个轮回上百年,二人着实感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黑无常也开口了,对白无常说:“七爷,这位小兄弟如此重情重义,实在让人感动,不如就了却了他这份心意吧!”

    白无常为难了起来,说:“可是我们有公务在身,怎么能耽搁呢?”

    我说:“恩公既然有公务在身,那便先去忙吧。只不过我一生人来到这阴间的土地庙中,不能久留,要不然阴气浸体是活不成了。不过,恩公与八爷乃是重情重义之人,当初你们二人为了不失约,宁愿在桥上等着对方而被洪水淹走。今日,为了等恩公办完公务回来,我也宁愿在此被阴气浸身而死,也要等恩公来吃完我做的酒饭。”

    我这是拿准了他们二人重情重义,肯定不会让我死在这里的,何况我还故意说了一下他们二人重情重义,宁愿身死也不失约的故事。

    二人一听,果然神情激动,相互对视一眼,最后白无常说:“罢了罢了,你为了报恩,宁愿一生人跑到这阴间之所,被阴气浸体而不走,我又怎么能为了一点点责罚而离去呢!”

    黑无常也神色动容,显然也是想起了当日他们二人的往事,对白无常说:“七爷说的对,今日听到小兄弟提起我们当初的往事,实在让我颇为感慨,往事历历在目,兄弟我们不如今日便痛饮一次。”

    就这样,我以死来动容他们,最终终是将他们二位爷给留了下来。将酒杯摆上,我们四个便开喝了起来。

    席间,无常二位爷也问我这一世的姓名,我自然没有告诉他们我叫陈二狗,而是说和上一世一样姓陈。

    几杯酒下肚之后,几个人话也就多了起来,土地公对我这份感恩之情也十分的感动,同时也对无常二位爷为了不让我被阴气浸身,而宁愿被地府受罚而感动,说他们二位爷真是重情重义之人。

    无常二人听着很是受用,对此事毫无后悔之意,反倒是说我让他们又恍惚找到了他们当年在桥上的感觉。

    同时,黑无常叹道:“今日耽搁拿人,或许也是天意,可能是那人阳寿未尽吧!”

    我装作好奇的问道:“你们要拿的那个人,是何年纪?”

    “那女子年纪正轻。”黑无常说到这,不由叹息道:“那女子原本是有八十五年的阳寿,只不过因为与孤煞星走在一起,故而折损寿元,也是悲哉。”

    我心里涌起一阵自责与伤感,知道这全是自己的过错。不过此时无常二位在面前,我也不好表露丝毫出来,只得说:“既然是这样,那说明那女子也并非真是阳寿已尽,也许这真是天意,因为今日我之故,使得你们耽搁拿人,留了此女子一条生路。”

    黑无常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而白无常则道:“但愿是天意如此,让我们放她一条生路,只不过若是那孤煞星不离开的话,明日我们也还得来拿她下去。”

    听到这话,我心里如刀绞一般疼痛,明明就要在一起了,可是天意却逼得我不得不离开。

    或许是因为我太过难过了,被白无常看出来了,于是好奇的问我为何难过?

    我赶紧找借口说:“我想到那女子觉得甚是可怜,而那孤煞星也甚是可怜,所以替他们难过。”

    白无常说:“孤煞星下凡,命局如此,凡是跟他在一起的都将招来大祸,没有谁的命能硬得过他。其实何止是那女子受不了他的煞气,就连他的亲人也都难逃大祸。”

    这时,我突然好奇的问道:“你们见过那个孤煞星下凡的人?”

    问出这话,我心里很是担心,生怕他们认识,然后看出我就是那个孤煞星下凡之人。

    好在他们二人都摇了摇头,说:“尚没见面,但是,他此生带着使命而来,我等以后想必终会见面。”

    “带着使命?”我心中顿时大惊,满是好奇。他们说我是带着使命下凡的,那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而且我又是带着什么使命来的?顿时,我整个人都愣住了,一头雾水。

    只是,他们二人并不愿多讲,只是说了一句:“此乃天机,我们二人也不知晓,罢了,喝酒喝酒!”

    我不知道他们是真的不知晓,还是因为天机而故意不说,但是因为听他们说了这么一句话,可把我的心搅乱了。

    只是让我更没想到的是,让我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只听见黑无常叹息了一声,放下酒杯道:“那孤煞星倒的确可怜,听说他出生不久便失去双亲,好在有一阴阳先生将他养大。而那阴阳先生最后也不敢与他终日在一起,只得远躲他乡避灾,要不然也被那孤星克死了。”

    “这便是命!”白无常也叹了口气。

    听到这话,我整个人都僵化了,就好似突然之间被五雷轰顶了一般,黑无常说的那位将我养大的阴阳先生,不就是指的我爷爷么?

    爷爷这些年来,一直就不见人影,李神婆曾告诉我,说爷爷是因为有人要追杀他,所以躲灾去了。我这么些年一直搞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原以为是有人要抢他的仙经,所以他才去远躲他乡的,可是后来南宫黎说的话显然不知道爷爷这个人,我心里这些日子一直还疑惑到底是谁要追杀爷爷。可是如今听到黑无常的话,我才终于恍然大悟,黑无常的意思显然是在说,爷爷之所以远逃他乡,原因竟然是因为我,因为我这个孤煞星会克死他,所以他才远逃他乡,有家不能回!

    此时的我,完全的惊住了,随后黑白无常他们的谈话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我心里一直在念着一句话,原来爷爷所说的躲灾,竟然躲的不是别人,而是我!

    想到爷爷在我五岁时将我捡回家,一手将我养大成人,可是最后却无法享受我的孝心,七八十岁了竟然还得远离家乡,有家不能回,我心里就涌起了说不尽的自责与悲伤。

    我恨我自己,恨自己的不孝,内心深深的自责。甚至于我想发疯,想嘶吼,想流泪。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忍住,因为我不能让黑白无常看出来,因为我不能害了爷爷,还害死杨晴。

    接下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在席间坚持下来的,只知道傻傻地跟着他们一起笑,一起干杯。

    直到子时过了,酒全喝尽了,我们终于才散去。

    送走黑白无常,我与土地公告了别,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土地庙。

    被柳树枝浸泡过的酒本就性寒,更容易醉人,而我已是醉得一塌糊涂,又或者是我故意把自己当作醉了,因为我不敢清醒,我怕自己去想起黑无常说的那句话,爷爷躲灾,躲的就是我。

    我就这样疯疯癫癫的往前走,阴间的这条路空无一人,荒凉如旧,就如此时我的心情一样,一切都是荒凉的,凄凄惨惨一片死气……

    一个人像丢了心似的走在无人的路上,不知不觉来到了灯火通明的夜市,夜市两旁的大排档中,传出的那些欢声笑语的声音恍如离我很远很远,穿过夜市,不知不觉间我回到了熟悉的地方,玄堂。

    进到店中,我收拾了一下行李,留下一张字条,我便离开了,离开了玄堂,离开了赣州这坐城市。最后,只留下字条里的七个字:对不起,不要等我了……

    ...

    ...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