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遭难

    “支书,陈二狗陷害咱们村子,抓住了他,咱们村子是不是就没事了?”

    “是啊!我们也非常担心这个人再害人……”

    “有我牛半仙儿在,陈家村的天不会塌下来!”

    迷迷糊糊地恢复知觉,我瞬间听到四周传来一阵阵乱哄哄的吵闹声音,像是村民们在争论如何处置我,我艰难地睁开双眼,却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被村民们捆绑在陈家村祠堂的大门口一棵树的树干上面。【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浑身像是散了架似的沉重且疼痛难忍,此时的天色已经大亮,而四周,的确是陈家村所有的村民们,都围拢过来,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不乏有人说出恶意中伤的话,更有者直接骂起了“害人精”、“妖道”等等难以入耳的话语,听着村民们的谩骂,我默不作声,扭头看向站在村民们前面的曾支书和牛半仙儿。

    他们两个也是一脸冰冷的注视着我,刚才的话,我也听到了,似乎牛半仙儿在煽动村民们,不让村民们相信我,而他在村民们之中的声望,似乎也越来越高。

    曾支书看到我醒来,当即招呼村民们:“大家伙儿说说!怎么处置这个人?!”

    “不要让他留在陈家村!”村民们顿时热血沸腾地喊叫着,已然把内心的愤怒都牵扯到了我的身上。

    但我此时此刻并不在意这些,而是担心他们去碰触那个棺材,我问道:“那个棺材呢?棺材在哪?”

    “哼!你这个妖道,自身都难保了,还想着那个棺材,难道你害我们村民们的心还不死吗?告诉你也没事,我已经让几个人去把棺材挖出来了,待会儿把棺材盖子打开,让你无话可说!”牛半仙儿信誓旦旦地指着我,冷声说道。

    “牛半仙儿,你什么时候让人去挖棺材的?我怎么不知道啊?”突然,曾支书一脸惊愕地问向牛半仙儿。

    “哦,这都是我们阴阳行当的事儿,支书你虽然是一村之长,但也是个外行人,和你说你也不懂,我早上就让人去了,不过现在还没回来,算算时间,应该快回来了吧。”牛半仙儿笑着和曾支书说,并扭头向着那几座小山头扫了一眼。

    “那棺材是凶物,对咱们陈村不吉利,倒不如直接就地烧了算了,你干嘛还让人挖出来啊!”曾支书脸色难看地责怪了牛半仙儿一顿,随即转身招呼两个庄稼汉子,让他们赶紧去通知挖棺材的人,随地把棺材烧化,不要留任何痕迹。

    这时,牛半仙儿的脸色,逐渐变得诧异起来,他深深地看着曾支书,支书却是言辞闪烁,不敢和他对视,牛半仙儿随后又看向我,伸手抓了抓下巴,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曾支书即刻站出来,表示赞同村民们的意见,说不能容我留在村里了。

    但就在这时,远处去招呼人烧化棺材的庄稼汉子跑回来了,而且是边跑边大声喊:“支书不好啦!支书不好啦!出大事了!”

    曾支书面色一惊,却没有动身迎上去,倒是牛半仙儿快几步走到跟前,急问:“怎么了?!”

    “棺材那边出事了,早上去挖棺材的几个人都……都口吐白沫昏晕过去啦!”回来报信儿的庄稼汉子拍着大腿叹声说。

    “死,死了?”这次倒是曾支书先开了口,与此同时,曾支书和牛半仙儿齐刷刷地看向我。

    “反正是快没气了!”那个报信的人也说不清楚那几个挖棺材的人到底死了没死。

    而村民们也惊慌失措地向后退了几步,生怕和我离的近了也会和那几个挖棺材的人一样死掉。

    “是你害死了他们!”不知人群中谁喊了一声,其他村民们顿时附和,一致把矛头指向我,我此刻更是脸色惨白,倒不是因为村民们诬陷我,而是可怜那几个送命的村民,他们本不会出事的,但却因为盲目的听从牛半仙儿的安排,而去挖棺材有了这性命之忧。

    场内的情况一发不可收拾,有几个妇女顿时哭声震天地瘫倒在地上,声称那些挖棺材的人里面,有她家男人,现在人死了,让她们孤儿寡母可怎么活啊……

    “都是你让他们去挖棺材,才闹到这种地步!”曾支书低声训斥了牛半仙儿一顿。

    “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牛半仙儿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老脸憋得通红,却无言以对。

    “挖棺材的人,有几个人?”事关人命,我也顾不了他们错怪我了,忙问道。

    “八个!”牛半仙儿本能地回应一声,村民们也不明白牛半仙儿此时居然对我这么客气,我问什么他立刻回答。

    “八个人……众阳压孤阴,或许那几个人还不一定会死,如果你们现在放开我,或许他们还有一线生机!”我盯着那几个哭喊不停的妇女,急忙说道。

    那几个女人顿时止住哭声,急忙站起身擦掉眼泪,慌忙上前来要给我松开绳子,但曾支书却闪身挡住了她们,并骂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人都可能死了,难道你们相信一个妖道说的话吗?他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救活已经要死了的人?!”

    “曾支书,可是他刚才说……”

    其中有个妇女哽咽着反驳,但看到老村长冷冷的眼神,她们也都不敢上前了。

    曾支书顿时又说了几句狠话,谁要是敢放了陈二狗,若是家里再死人出事,就不要再哭天抹泪儿,有什么苦果都得自己咽到肚子里去,这话一说出去,谁还敢给我松绑啊,本来现在家里死了一个人,万一和曾支书说的一样,放了我后,家里再出更大的事情可怎么办?

    谁也不想事情越来越糟,可那几个女人仍然抱着一丝希望,一脸祈求地望着我,似乎这个时候谁能救她们家的男人,她们就信谁!

    既然曾支书不让村民们为我松绑,更不让我去搭救那几个挖棺材的人,村民们就询问曾支书接下来该怎么办,都要死人了,若是棺材的事情还不处理好,以后陈家村可怎么办啊!

    曾支书当即招呼大家回家拿煤油,直接把棺材烧化,兴许就没事了,牛半仙儿听到这里,顿时脸色发绿,苦着脸说:“支书,你这是瞎搞啊!你都不懂阴阳行当里面的事儿,怎么能随便让大家伙儿去烧棺材呢?万一棺材烧了之后事情还没解决怎么办?”

    “你有能耐,你有能耐就不会让他们几个去挖棺材送死了!”曾支书同样大声反驳牛半仙儿。

    没想到穿一条裤子的曾支书和牛半仙儿,竟然在这个时候闹掰,村民们也都看呆了,他们看了看曾支书,又看了看牛半仙儿,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听从谁的安排,曾支书当即招呼人去烧棺材,但牛半仙儿却严肃地阻止。

    “你们都不能去!谁去谁死!”我也大声说。

    村民们一听我这话,顿时不敢动了,谁去谁死,这简直比过去的老人们赌咒都狠,谁也不想送死,当然不敢去。

    但曾支书却是异常的不满,指着村民们骂,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从小大字不识一个的牛半仙的话你们也听,现在居然不听我的话,我是支书,我让你们去你们就得去!

    牛半仙儿没想到曾支书一下子就掀开了他的老底,顿时怒吼着回应:“无论以前的他李二牛如何,现在村民们都不能去,那个棺材真的很邪门,如果没有办法破解其中的门道,谁去谁会死,不会骗大家,一定要相信我牛半仙儿!”

    一时,曾支书竟然和牛半仙儿僵持不下。

    “李二牛,你是怎么了?先前还是非常听我的话,为什么现在反水向着陈二狗说话,他一个妖道的话你也信?”曾支书冷声问牛半仙儿。

    “不,支书,我谁也不信,我只信自己的良心,已经有八个村民出事,不能再有人出事了,陈家村的村民们太可怜了,不能让他们盲目的去送死,阴阳行当里面的门道轻易碰不得啊!”牛半仙儿一脸惭愧地看着那些死了男人的妇女,低声说:“我知道你们觉得我没用,的确,我仅仅是学了一些卜算和风水术数,对于阴阳行当里面的门道,还是半桶水,现在我恍然醒悟,不能再让你们出事,不能啊……”

    我此时没有闲工夫听牛半仙儿向村民们诉苦道歉,而是大声说道:“现在时间不多了,如果中午过后你们还不放我去救那八个村民,他们很可能熬不过来,必死无疑!”

    “不要听他瞎说!”我的话刚说完,曾支书顿时大声反驳起来,并招呼大家赶紧去烧棺材,但这个时候,村民们却无动于衷了,而看向曾支书的脸色,也齐刷刷地显现微妙的变化,似乎眼前这个老支书,已经不是那个热心肠的老支书了,他看起来是那么的脾气暴躁,似乎所有人都没疯,疯的人是他!

    就在这时,村子里传来一声呼喊,嘹亮的呼喊声传来,村民们纷纷扭回头去看,只见来人是陈二。对,他这两天都没出现,就是我叫他去寻找支书的儿子去了。

    此时,陈二的身后,却还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这两人大家都认识,可不就是曾支书的儿子和儿媳妇么?

    ...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