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六章 黑洞

    待所有的尸血钉都滴完了至阳之血,我立刻拿出一个小空碗出来,让他再滴几滴在碗内,并倒上墨水,用毛笔搅拌了一下,并让众人赶紧把那八个即将断气的人抬过来,一字排开。【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我拿出毛笔沾了沾血墨,并点在他们各自的眉心上面,口中急急念颂:“一点神光入凡体,五雷阳神定玄机,一定三魂永不散,二定七魄归五脏,三定邪祟速速退,敢有不服尽灭亡!”

    点完八个人的眉心,我就转身对大家说:“没事了,很快就会醒来了。”

    果然,不久之后,那八个人真的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皆是诧异地看着我们,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哭他们的几个妇女,也都破涕为笑,纷纷向我磕头,声称感谢大师的救命大恩!

    曾被曾支书命令绑过我的几个人,此时正满脸愧疚不安地低着头,我没有理会他们,转身看着眼下的棺材,并告诉众人,一旦香火燃尽,就可以砸开棺材盖子,那些尸血钉已经被至阳之血破尽,再也不会危害村民们了。

    陈二率先提着铁锹砸向棺材,其他村民们也都陆陆续续的拿着家伙什上前帮忙。棺材盖子很快就打开了,里面顿时传出一股子浓烈的腐臭味道,村民们纷纷向后退,并捏着鼻子问我接下来怎么办。

    而众人身后的曾支书儿媳妇,却是突然痛哭失声,因为那里面的死婴,就是她的孩子。现在看到棺材打开,他们毕竟是有血有肉的人,还有对自己的孩子的一种不舍和深深的愧疚。

    棺材内,一张很小的草席,包裹着一个死婴,虽然众人看不到草席里面的死婴,但从流出的尸水不难想到,那死婴已经腐化了,不少人吓得连连后退,不敢往棺材内看,我让人准备桃木枝,然后拿起小树棍走到棺材跟前,轻轻挑开草席,这一刻,所有人皆是齐刷刷地扭回头,不敢看接下来恐怖的一幕!

    树棍掀开了草席,我顿时脸色一惊,只见那死婴身上的皮肤乌青一片,而脸上似乎布满了黑色的血丝,而那双眼睛,竟然也是睁开的,死死地盯着我,要说刚出生的婴儿是不睁眼的,再说这个死婴根本不够月份。

    我心中疑惑,怎么死婴的尸体完好无损的保存着呢?怎么会这样?

    这一幕有些恐怖,在我看到死婴的面容时,似乎心里听到了死婴嘴里发出的哇哇笑声,我知道这死婴还想挣扎,于是忙对村民喊道:“快用桃木枝烧化死婴,快!”

    陈二赶忙往棺材内扔桃木枝,并开始点火,但点了一会儿,火却怎么也点不着,急得汗都出来了。

    正当我觉得这事透着古怪的时候,陈二突然又说点着了点着了,可是刚把火苗扔进棺材内,顿时窜起一团火焰,将整个棺材都烧在里面,但棺材跟前,还站着陈二,我急忙去拽陈二,但这时棺材忽然像是炸开了似的,“砰”的一声碎裂,然后紧跟着呼啦一下消失了,而我即将抓住的陈二也跟着棺材没了。

    说是没了,消失了,都不对,准确的说,是棺材的下面有一个巨大的窟窿,不知是什么把棺材连同陈二,一同卷了进去露出了一个井口那么大的洞。

    众人都吓呆了,惊慌失措的想跑,但见我没动,大家也没敢动,而曾支书这时走到跟前,震惊地表示他当初按照鬼婴的吩咐弄这么个倒运棺,并没有见过下面有这么大的洞啊!

    “你敢肯定当初埋棺材的时候里面没有洞窟?”我盯着曾支书问,同时心里已是心急如焚,显然陈二要出大事了。

    “我……我也不敢确定,因为当时是大半夜,天很黑,而且我当时害怕极了,只想赶紧埋完了就回去。”曾支书一下子又不敢确定了。

    我忙问道:“那这个地点,就是鬼婴让你埋的地点吗?”

    见曾支书点头应承,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下面怎么还会有个洞窟呢?而且这个洞窟通往什么地方?

    一连串的疑问瞬间涌上心头,我竟也想不通了。原本棺材已经顺利打开,只要将鬼婴烧了就万事大吉,可是事情却突然莫名其妙的急转直下,让我措手不及。

    想到陈二这么好的人竟然出了事,我心里就十分的难过,也带着几分自责。心中知道他是凶多吉少了。

    村民们皆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都将视线投在我的身上,正所谓救人要紧,我忙对曾支书说:“去砍九根柳木桩子来,另外抓三只白色的鸡仔,其他人都可以回去了,留三个人在这里就行了!”

    曾支书连连点头,但一回头,还没开口,村民们却是对他爱答不理的,倒是爱管事儿的陈天良和陈顺走了出来,表示马上去砍柳木桩子,抓鸡的人也表示马上去抓鸡,剩余的都回家去了,几乎没有人再理会曾支书,曾支书尴尬地低下头,不停的唉声叹气。

    看到曾支书一脸的悔恨自责,于是我就对他说:“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你去找一位屠夫,借把杀猪刀来,待会儿能用得上,如果这次能帮李村挽回这次祸端,相信村民们都会原谅你的。”

    老村长没二话,扭头就走,去借杀猪头。

    天色渐暗,几个庄稼把式和曾支书也都赶来了,现场只有五个人,我,三个庄稼把式,曾支书,我让庄稼把式把柳木桩子围绕着地下洞窟钉了一圈,唯独留出一个豁口,并让曾支书把那三只白色的鸡仔系在豁口的地方。

    “杀猪刀有凶煞之气,有极强的辟邪之力,你们拿着它,守在这里,直到明天天亮之前,除了我,无论是谁出来,你都要一刀砍下去,记住了吗?”我一脸谨慎地嘱咐着曾支书他们四人。

    “啊?这里面不什么也没有吗?还能有什么从这里面窜出来呢?”曾支书一下子脸色惨白,手臂微微发抖。

    我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而是转回身看向那三个庄稼把式,三个庄稼把式也听愣了,他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见证了我种种作为后,他们现在都深信我的话,分别点头表示应承下来这个活计,准备好了一切,我拿着黄布袋子,跳下了那个洞窟,在大家目瞪口呆之下,钻了进去。

    “二狗,你告诉我的话我都记住了,可你千万别先出来,不然我老眼昏花看错了人把你给砍伤了就罪过大了!”曾支书大声向我嘱咐道。

    “守好出口位置,这比什么都重要。”我回头说了一句,消失在洞窟之中。

    如果有人问我怕不怕,我自然害怕,但是想到陈二被拉进了洞里,我不得不下去救他。

    漆黑的洞窟内,一路都是滑坡,我忍着被山石划伤的疼痛,一路滑到了洞窟之底,刚一落地,只觉空气里顷刻被一股子浓郁的腐臭味道所充斥,这味道,分明就是那死婴的尸水味道,让人作呕。

    洞内阴风阵阵,更让人感到恐惧!

    我从布袋里拿出火柴盒,同时拿出一根蜡烛,点燃,枯黄的光亮,照亮了四周,这是个极为低矮的洞窟,前面像是一条蜿蜒曲折的通道,往上看,曾支书和出口位置都已看不到了,这一路也不知滑了多远多深。

    通道内,滴答滴答的水珠,透着潮湿的气息,再加上让人窒息的腐臭味道,我紧锁着眉头,小心翼翼的拿着蜡烛向前走。

    “啊!”

    就在这时,远处的传来一声惨叫,吓得我差点把手中的蜡烛给抖掉,仔细听了听,仿佛还带着一声声无力的求救声音,这是陈二的声音,我惊愕地睁大双眼,没想到陈二还没死,当即快步冲了过去。

    很快,走得近了,似乎能够听到前面的漆黑洞窟内,传出一声声清脆的啃嚼声音,像是嚼鸡骨头的声音,不对,这里面又没鸡肉,怎么会有人嚼鸡骨头呢,只有一个大活人和一具烧了一半的死婴尸体,难道是……

    我的面色越加凝重。

    “救命啊!”忽然,只见昏暗的通道尽头,陈二脸色惨白地伸着手想要跑出来呼救,但他的身子马上又被什么东西拖了回去,看到这里,我飞快地来到跟前,将蜡烛放在一边的石头缝内,闪身来到洞窟跟前,向里面看了看,脸色大惊,只见陈二浑身血迹斑斑地躺在里面,四周什么也没有,但当我抬头看向上面时,竟然看到一个拖着长尾巴的黑影,瘦身尖耳的怪物,双手抱着死婴的腿骨正在津津有味的啃嚼。

    “孽障放肆!你是何鬼,竟敢跑出来为祸百姓!”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棺材会突然掉进洞里来了,竟然是这么个怪物,却不是那个所谓的鬼婴作的怪。因为,如今鬼婴都成了这怪物的食物了。

    “咯吱咯吱……”那个鬼怪模样的东西也不说话,嘴里依旧不停的啃嚼着,似乎那啃嚼的声音就是回答,也似乎在嘲笑我的质问。

    我见对方不说话,于是打开天眼一看,发现眼前这个怪物并不是活物,而是带着浓浓的阴气,显然是个阴邪之物,于是急忙掏出一道驱邪符捏在了手里。

    不多会儿,那黑影模样的怪物扔掉死婴的腿骨,闪身出现在洞口,但它距离我仍然有些距离,仅仅是小心翼翼的试探,却不敢上前来。见到这般,我一道灵符对着他砸了过去,灵符直接打在了它的身上,顿时就将那鬼怪打出去几米远,发出一声惨叫,远远地躲在角落之中看着我。

    一将那怪物逼退,我便冲上前去几步,一把将陈二拉了过来。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