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九章 黑蛇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看着老两口这样,我也不忍心立刻说出刘茂庆早已死去的消息,生怕老两口想不开,再双双撒手人寰,那他们家可就太可悲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大爷大娘,我是陈家村的陈二狗,前两天偶遇你们家儿子刘茂庆,他告诉我你们刘家沟频出祸事,求我来管事,并让我给你们二老带话,说他现在很好,只是在外地很忙,以后有空一定会回来看望你们二老的。”我不得已编出了一个善意的谎言,眼看眼前的二老寿命也不长久,何不让他们安心过个晚年,他日离世之后,自然会知道真相。

    “这个畜仔子!害得我们老两口寝食难安,都几年了居然不回来看一眼,再敢回来我非打断他的腿!”刘茂庆的父亲听到我的话,顿时气呼呼地拍了一记桌子,但很明显他的底气足了许多,似乎听到儿子在外面好好的没事。

    “老头子,能够知道咱们儿子在外面好好的没事,还有什么好挂念的,你就别一口一个打断他的腿了,咱们就这么一个儿子,只要他以后有时间回来,就不让他走就是了,呜呜呜……”刘茂庆的母亲激动地抹着眼睛,而她的双眼奇异的流下了两行热泪。

    似乎听到儿子的消息而激动,也似乎是盼了这么几年,守了这么几年,总算盼到了希望,虽然刘茂庆的父亲口口声声的骂着刘茂庆,但他的眼眶也早已红润,偷偷的扭头抹眼泪,可怜天下父母心,真若是刘茂庆现在站在他面前,他肯定下不去手打儿子,话是那么个话,父母永远都不记子女的过错啊……

    接下来,刘茂庆的父母紧跟着追问我,关于儿子刘茂庆在哪的问题,在外面都干些什么活计,能不能吃饱穿暖,不行就早点回来等等,寒暄了许久,老两口才意识到询问我饿不饿,要为我做饭芸芸。

    直到老婆婆坚持要为我打几个荷包蛋做碗香菜汤,老两口才算停下激动的心情,老婆婆摸索着去厨房做饭了,老头儿则陪着我在堂屋说话。

    “陈大师,你是我家儿子请来的,那肯定是有本事的人,我们相信你能帮到我们村子,要说我们村子,这些年村民们都快被祸坏死了!”老头儿提及刘家沟的事情,一脸的唉声叹气。

    “你儿子刘茂庆说是黑蛇精,不知……”

    “嘘!”没等我说完,老头儿急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了一眼外面,回头急忙低声说:“事情可以说,但这个称呼可不敢说,谁敢说谁倒霉,现在村民们都怕极了,以前请过几位阴阳行当的先生来管事,结果事情管到一半,不是疯了就是吓傻了,要么卷着东西就跑,直到我们刘家沟变成了光棍村,唉!”

    “光棍村?我不太懂大爷的意思。”我皱着眉头问。

    原来刘家沟的祸事,正如刘茂庆起初所说,那黑蛇精不断侵扰各家各户,挑选哪家的姑娘长得标致漂亮,就在夜里扮成俊美的男人迷惑人家,开始时村民们还不知道,直到后来有几家大姑娘未过门就怀孕了,这事放在村里还得了。

    村民们什么都不看重,唯独看重脸面,姑娘还没过门就怀孕,这说出去简直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事情,有几家姑娘跑去城里打胎,倒是有一家姑娘居然痴迷上了那个夜晚来早晨走的俊美男人,非要为那个男人生下孩子,结果怀孕五六个月就哭着要生,原因是肚子疼得受不了,结果生下了一个怪物,至于是什么怪物,人家也没说,总之姑娘的母亲直接吓死了。

    她父亲就把那个怪婴烧了,之后各家各户才知道迷惑自家姑娘的,越来不是个人,而是个鬼精,什么鬼谁也不知道。

    于是乎,但凡到了年龄的大姑娘,要么立刻嫁人,连聘礼都不要,倒贴嫁妆也要嫁闺女,有的姑娘被那黑蛇精玷污的,嫁不出去,就全家搬走了,总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邻村知道后,自然不敢把女儿嫁到刘家村来。

    如此一来,刘家沟的姑娘都拼命往外嫁,外面的姑娘不敢嫁到刘家沟来,渐渐的这些年下来,刘家沟的小子都讨不到媳妇,村子里一堆的光棍汉,刘家沟也被人戏称光棍村。

    那黑蛇精不但迷惑大姑娘,而且还变成美貌妖艳的女子,迷惑那些懵懂的小伙子,不少年轻小伙子遭了殃。

    听到这里,于是我就问刘老头,你们是怎么知道害人的是黑蛇精?

    刘老头儿说:“是一位神婆说的,说一直在村里作乱的是一条黑蛇,就盘距在隔壁叫石头庄的荒村中。”

    起初村里请了好多先生过来降那黑蛇,可是阴阳行当的先生来一个栽一个,有不少先生连石头庄的路都还没找到,就莫名其妙的发疯了,几个村子的村民们都搅合得人心惶惶。

    直到两年前有一位先生,跟那黑蛇精谈了半天,最后在石头庄给黑蛇精建了一座仙庙,每月初一十五送上供品供奉,这样那黑蛇精才略微消停下来,不过每年也会有小伙子被这黑蛇吃去心肝。唉!

    说到这里,老刘头已是伤心绝望的落泪了,他说如今几个村子,能出去的都出去外面了,剩下一些走不了的。他目前只指望自己的儿子能有出息,能在外头的城里买房子,这样就不会再受那黑蛇精的祸害了。

    听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个村子这么穷,原来这个村子大部分人都出去了,而这个村子自然就不可能有人建新房安家立业了。

    只是,老刘头这个希望是不能实现了,因为他的儿子刘茂庆已经死了,不可能有机会去城里买房了。

    我长叹了口气,于是问道:“老伯,不知道这黑蛇精在此地祸乱多久了?”

    “四五十年了,在我小的时候就有这东西祸害村子了。”老刘头一脸的无奈。

    “四五十年?”我不由一惊,说:“这么长时间来,就没有一位先生能降住它?”

    “降不住啊!”老刘头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几十年前,来村里的那位神婆,虽然知道那是一条黑蛇,但是却不愿出手帮忙。”

    “哦?那神婆为何不愿帮忙呢?”我很好奇,既然那神婆知道作乱的是一条黑蛇,那为何却置之不理呢?是她没有那个善心,还是她没有那个本事?

    刘老头说:“那神婆自称常太奶,她说这妖物无人能降,只有等七七四十九年之后,自会有人来收它。”

    常太奶?一听这话,我不由一愣,因为我的师父就叫常太奶,难不成老刘头所说的常太奶就是她老人家?要知道常太奶时候幻化相貌,有时是一位老婆婆,有时却是仙女模样。我忙问刘老头,这个常太奶长什么样子,哪里人氏?

    刘老头说,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儿了,样子记不得了,只知道自称姓常,名太奶。穿着一身黄衣服,戴着一顶黄帽子,在村里住了一晚就离开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直打鼓,这种描素太像我师父常太奶以前的装扮了,难道真的是她?

    这时,刘老头接着说:“那常太奶还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因为那条黑蛇就是来找我们报仇的。”

    “因果报应?”听到这里,我更加的对这事感到好奇了,我说:“难不成你们之前害过那条黑蛇?”

    问起这事,刘老头就叹了口气,直喊这都是上一辈子的孽债。听得我更是好奇,知道其中必然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随后,刘老头便将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原来在四十多年前,那个自称是常太奶的神婆,到了村子查明是黑蛇精作乱,村民们就求她帮忙降妖,她却不愿帮忙,说这一切都是报应。

    村民们就同现在的我一样,对此十分好奇,问常太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常太奶就对村民们讲起了一个刘家沟上一辈的故事,问村民们是否有这么回事……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