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四章 鬼状元

    (同志们,求各种票,各种支持!)我这是故意问她的,因为我已经觉得她不是王大嫂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一来,王大嫂不可能跑到这十里坟来,就算她真的担心柱子跑过来了,也不会跑到我们前头去。二来,她说已经找到了柱子,就在鬼楼那边。可是作为父母来讲,肯定是拼了命也会把儿子背出来的,绝不可能啥也不管,反而跑去找人帮忙。

    同时,我也打开了天眼。果不其然,在天眼里,它只不过就是一只黄皮子变幻而成的。只见这只黄皮子,皮毛长得是油光水滑的,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一件破衣裳,顶在脑袋上,做出一脸奸笑的表情。

    此时的黄皮子还不知道我已经看出它的真身来了,还在说着谎话:“我进山时走的急,手电掉了都不知道。不过月光这么大,我也就没回去找。”

    刘哥倒是一点奇怪都不觉得,根本就没有想到手电一直打在手里照路,怎么可能丢了还不知道呢。

    对于眼前这个王大嫂是黄皮子变的,我也没有说破它,而是跟着它往前方走,想看看它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王大嫂朝头带路,我故意要走中间,让刘哥走最后边,这样就算黄皮子突然作怪,也不会让刘哥受伤。

    一路走着,我也一路问着它。我说,那鬼楼不是说闹鬼么?你怎么还敢去那儿?

    王大嫂却一笑,说那都是老辈人故意说谎话吓人的,那楼里根本就没有鬼,而且还住着人。她家的柱子就是在那楼里坐客,只不过今早进山摔伤了脚,所以没回家。

    对于这样的答案,我心中冷笑了一下,心道这黄皮子撒谎的功夫倒真有一套。

    不过一旁的刘哥听到这样的话,倒是感到十分的意外,说那鬼楼怎么可能住着人,这里是十里坟,十里坟在解放前就不住人了。

    王大嫂说自己没有说谎,不信的话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刘哥半信半疑的看向我,显然是想听听我的看法。而我为了让黄皮子以为我们真的上当了,于是就笑道:“刘哥,别多想了,你们几十年没有来过这儿,万一这些年有人移居到此处来了呢?何况咱们先前在山坳上,可不也看见古楼里亮着灯火的么。”

    刘哥点了点头,紧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没有说话。

    倒是王大嫂嘿嘿笑着:“对!对!对!那楼里的确亮着灯,因为住着人。”

    也许有人会问我了,既然明明知道眼前这个王大嫂是黄皮子变的,为何还要跟着它走呢?难道就不怕上当,着它的道么?

    其实要说怕,我心里的确有些害怕,毕竟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诡异阴森了,而且还冒出个黄皮子来了。不过,既然这个黄皮子能变幻成王大嫂的模样,嘴里还知道柱子的事,很显然,柱子一定是被黄皮子给迷走了。

    十里坟方圆十几里,要想一时半会儿寻找到柱子,实在不容易,倒不如就跟着这只黄皮子走,直奔它老窝,或许就能找到柱子了。也正是如此,所以我才故意假装上当。

    就这样,跟着王大嫂走了半袋烟的功夫,她突然停了下来,朝前一指,道:“到了,我家柱子就在前面那楼里了。”

    我们朝前方一看,果然之前我们在山坳里看见的那栋古楼就是这儿了。只见,眼前出现这栋古楼还真是有些年载了,全是用木柱与木板建成的两层楼房,楼的房檐那是雕龙刻凤,栩栩如生,古香古色。

    楼有七米多高的样子,此时是灯火通明,两层的房檐屋角之上都挂满了灯笼。若是放在外面的城市里,显然就是一处古代遗留的古建筑,那是铁定会当成保护遗产的。不过,这座古楼放在这荒芜人烟的十里坟,却给人一种诡异之感。你想想,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四周尽是一个个的乱坟包,怎么可能还有这座灯火通明的古楼呢?

    王大嫂很是熟悉的当先便进了楼,而我故意放慢脚步,然后回头轻声对刘哥叮嘱一句,让他小心些,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惊慌,紧跟着我。

    刘哥问我怎么了?我只是说了一句:王大嫂不是真的王大嫂。

    刘哥一惊,差点叫出了声,不过我赶紧做出一个嘘声的手势,他才没叫出来。同时,为了免得黄皮子起疑,随后我便赶紧进了屋。

    此时的刘哥已经是知道内情了,所以十分的害怕,那真是紧紧的跟着我,大有拉着我衣角走路的势态。

    一进屋,眼前是一片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客厅里,到处挂满着字画等物,古香古色的场景甚至让人觉得自己走进了另一个时代。

    客厅里挂着好几盏的红灯笼,王大嫂直接带着我顺着木质楼梯上了二楼,二楼也是古香古色,墙壁边都有灯笼,木桌木椅尽有。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见到我们来了,便迎了上来,满脸堆笑的说稀客啊稀客。

    一见着这个迎上前来的年轻人,我身后的刘哥就吓得不轻,一下就扯住了我的衣角,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手在发抖。同时,他的嘴里也发出了一声轻声的惊叫:“鬼……鬼状元!”

    是的,眼前迎上前来的这位年轻人,还真像是一位状元郎。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官袍,戴着乌沙帽,俨然就是古装剧中状元郎的打扮。

    这又不是拍戏,谁没戏会这身打扮呀?而且这十里坟的鬼楼,一直就流传着鬼状元闹鬼索命的传说,这也难道刘哥一见到眼前这位,就会吓得浑身发抖。

    我轻轻拍了拍刘哥的手,示意他不用害怕。接着那位状元郎就将我们请进了二楼,在桌椅前坐了下来。

    他显得十分高兴,说多年都不见有外人路过此地,如果我们能进来做客,他十分的开心。

    我笑了笑,称自己只是来此处找人的。同时,对一旁的王大嫂说:“你家柱子呢?怎么不见他人呢?”

    王大嫂说柱子在休息,说着指了指另一边长椅。

    我朝那长椅上一看,果然见到柱子躺在那儿。在天眼里我也看出来了,那柱子的确是他,只不过如今他身上自带的三盏阳火灭了两盏,只剩下的那一盏也已经变的有些弱了。

    看到柱子没事,我也略微松了口气,毕竟我们来的还算及时,如果再晚来一点,等那唯一一盏变得再弱一些的话,阴邪之物就可以害他了。

    正所谓,人生自带三盏灯,阳火不灭阴难侵。当人无灾无难身体健壮的时候三灯具在,一些阴邪之物是近不了身的,这时候的人火气很旺,邪物靠近会让阳火烧身,所以阴邪想要折腾一个人,就必须先灭其阳火。但阳火作为人身之元气可不是那么容易灭的,但在时运不济,犯丧阴德,痨星上身,久侵阴风的时候阳火就会灭,不灭也会变的很弱,这时候就会有阴邪之物出来吹灯,然后害他。

    说起来,这也是为何柱子失踪了一整天,如今还能活着的原因,毕竟他失踪的时候有着三盏阳火。阴邪之物要害他的命,也得慢慢的将他身上的三盏阳火先吹灭。而柱子的老爹王水根,也是因为黄皮子在他家门外哭了三天的丧,他才送掉命的。正所谓,黄皮子哭丧者三日内必死无疑,当初王家门外哭丧的黄皮子,可不是真的来哭诉求可怜的,而是来犯丧损气运的,三天时间,就能使王水根阳气变弱,犯丧灭灯,如此一来不丢命都难了。

    言归正转,见到柱子果然在这里,我就想过去背后回去。不过这时那位状元郎却走出一步,伸手将我拦了下来,声称难得有稀客前来,非要请我们喝过茶再走不迟。接着,他就拍了拍手,不久便来了两个丫环,端着茶水点心就上楼来了。

    只不过这两个丫环实在让人看着心里发毛,因为这两个女子竟然是两个纸人儿。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扎纸铺里头的纸人。穿着一身的绿衣服,扎着两个马尾辫,纸白色的脸蛋却用胭脂涂抹成两块粉红色,嘴唇也用红墨画成了小小的樱桃小嘴,看上去那感觉要多古怪有多古怪,要多瘆人有多瘆人。

    再看这两个纸人丫环端上来的茶水点心,这哪里是点心呀,茶是红色的,红中发暗,一股腥臭之味直呛鼻子,让人闻着作呕,也不知道这茶水是什么做的,或者是血,又或者是尸油也说不定。而那点心,也并非咱们想像中的花糕,饼干之类的,而是一截截的香柱等物,还有一个个干得像石头一样的馍馍,那馍馍上面还沾着片片黄纸钱,俨然就是从坟头上取过来的东西。

    ...

    ...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