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上吊换命

    刘哥手里端着一盏煤油小灯,煤油小灯之上满是灰尘,只不过那散发出来的灯火却是蓝绿色的,或者说是幽绿色的,因为端在刘哥的手里,所以把刘哥的脸都照得发绿,看上带着几分阴森诡异,像极了一个鬼似的。【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刘哥并没有说话,而是招了招手,那意思是叫我过去,好像是要告诉我什么似的。

    看到他这样神神秘秘的,说实话,我心里十分来火,有点怪他乱跑什么。不过,脚下还是朝他走了过去。

    可是往前走了两步,刘哥却又端着那盏幽绿色的小灯往后退了几步,又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又朝前走了两步,可是让我奇怪的是,刘哥却又退后了几步。或者说他并没有退后,而是一直就在那儿,只是无论我往前走多少步,他都是离我那么长的距离,这种感觉给人一种无力感,就好像你想去抓住他,可是他却一直让你抓不到。

    看到这里,我心头隐隐发觉他不太对劲了,而且行为举指十分异常,不仅一个人跑开,而且我喊了他那么多句,他一句都不理我。

    想到这里,我心里猛地一惊,心道自己不会是被黄皮子给**了吧?

    当下,我就甩了甩脑袋,然后抬头一看,眼前的刘哥还是在那里,被那盏小绿火照得脸色发绿。

    这时,我心里有些慌了,于是干脆一咬舌尖,接着一个激灵,再睁睛一看,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刘哥呀?黑咚咚一片……

    看到这里,我知道果然不对劲。于是赶紧又拿出一道灵符点燃,接着一看,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只见自己竟然就站在二楼的走廊边缘处,而脑袋面前从屋梁处垂吊下一根麻绳绳套,正对着我的脑袋,只要我刚才再往前走一步,就会直接将脑袋伸进那根绳套里去。

    看到这里,我顿时生出一片寒意,想起了黄皮子换皮的事情。它们换命就是迷惑别人来上吊,柱子他爹王水根不就是这么死的么。

    我暗道一声晦气,知道自己差点就着了黄皮子的道了。

    这时,我也火了,同时心里更加焦急了起来,不知道刘哥去哪儿了。

    这次,我拿出了更多的灵符,足有十几张,然后一起点燃。这次的火苗很大,足可以照亮周围好几米远。这时,我终于在我前方三四米的走廊边缘处看见了一个人,他的脑袋吊在一根绳套上,整个人吊在半空之中,双手双脚在空中踢打挣扎着,想喊却又喊不出声。

    我不知道你们见过人上吊么?就是脑袋被绳子给套住了,吊在半空中,因为内心对死亡的恐惧,拼了命的踢打和挣扎,可是越挣扎绳套却套得越加的紧,这种时候只能听见喉管里头发出咔咔的声音……

    定眼一看,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哥!看到这里,我吓了一大跳,他娘的刘哥竟然上吊了!

    当下我就如箭似的几步就窜了过去,一把将他扯了过来,把他抱起,将脑袋上的绳套给解了开来。

    被救下来的刘哥不断的咳嗽着,眼泪流得满脸尽是,整个人都像傻子一样,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还问我这是怎么了?

    我说,你刚才都上吊了!

    刘哥听到这话,自己也吓坏了,同时打开手电,看见头顶上边那根绳套还在晃荡着,而且在房梁上,还有很多绳套,绳套上吊着七八具死尸,还有七八具黄皮子的尸体,那些死尸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人,一具具吊在半空中,已成风干成了干尸。

    看到这里,刘哥竟然害怕的哭了起来。

    一个四十来岁的老男人却哭了起来,可想而知吓得有多惨。他问我刚才去哪了,一直找不见我。

    我却憋了满肚子的火,说老子一直站在原地,是你突然不见了,为了找你,差点连我都送掉了性命。

    刘哥显得有些吃惊,他说当灯笼灭掉之后,就看见我一个人一声不吭就朝这边跑了,然后他就追了上来,还喊我的名字,可是我却没有理他,而后面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

    听到这里,我也算是明白了,这都是黄皮子搞得鬼。同时,我也是被黄皮子迷住了,要不然怎么会听不见刘哥的喊声呢。

    我骂了一句:“这些黄皮子真是欺人太甚了,竟然敢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如果今天不给他们一点颜色尝尝,日后指不定还得害多少人!”

    刘哥拿着手电往屋梁上照了照,只见屋梁上边到处都是黄皮子,正在上边穿来穿去,细细一看,足有上百只。

    他说:“先生说的对,不能留这些害人精!”说着,拿起背上的猎枪就要打那些黄皮子。而那些黄皮子却也精明,一见到刘哥要拿枪瞄它们,全都窜来窜去躲着,刘哥瞄了半天功夫一枪也没开。

    “这肯定是黄皮子的老窝,既然他要害人,老子就一把火烧了它们的老窝去!”我心头怒火的确很大,因为刚才若不是我反应得快,咬了舌尖,今天就真的死在了这儿,被它们换去了命。

    说着,我就一脚将身旁一扇门窗踢烂,然后将门窗干燥的木屑木片点燃,就要烧了这栋古楼。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楼里响起了一阵怪叫声,呜呜直叫,非常刺耳,就像有很多人发出惊慌的喊声似的。

    很快,一楼的木质楼梯处就传来了一阵嘭嘭嘭的走路声,接着就上来了十几二十个人。

    是的,是来了一群人,这些人都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因为他们都穿着解放前的打扮,衣裳破烂,一看竟全是死人。

    这可把刘哥给吓破了胆,妈呀一声就躲在了我的身后,指着这突然冒出来的一群死人吓得话都不敢说了。

    说实话,我心里也是吃了一惊,很显然,这些人都是这十里坟小土包里的死人,只是黄皮子钻进了这些死尸的躯骸之中,操控了这些尸体,就像之前那个鬼状元一样。

    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黄皮子,发出嗡嗡的怪叫声,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惊慌与悲凉,全都看着我手中点燃的火把,好像很担心我放火烧这栋古楼似的。

    这时,就有一只黄皮子操控着一具死尸走了出来,开口道:“上仙,上仙,放过我们吧,我们不敢了,别烧我们的房子。”

    一听,它们果然是怕我烧他们的老窝,心里就有底了。于是我就怒道:“你们这些畜生,随意害人性命,难道不怕下辈子还投畜生道么!”

    “我们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上仙手下留情,别烧了我们的房子,我们一家老小上百口,就指望在这栋破楼里摭风挡雨。上仙若一把火烧了我们的房子,我们一家老小就无家可归了。呜……”黄皮子说到这里,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那声音倒真有几分悲伤凄凉的感觉。

    这时候,那些房梁上的黄皮子,也纷纷窜了下来,聚在那些尸体的脚下,把半个房间都站满了,灰溜溜地一大片。

    有的黄皮子很大,有的很小,还没有人的一只拳头大,就像刚出生不久似的。这些黄皮子都好像意识到了我要放火烧它们的房子,于是都现出悲伤的神情,而且还像人一样,两只后脚撑地,前脚伸出合十,对我作起了揖,像是在求我一样。

    都说黄皮子死精死精,和人一样,这回我算是见识到了。

    这时,躲在我身后的刘哥见到这一幕也惊讶到了,倒是不害怕了,瞪大了眼睛望着房间里这上百只黄皮子。

    说实话,之前的确因为差点死在了它们的手里,心中很大的怒火。但是如今看见它们求饶,我的火气倒也下去了,或许是因为看见这些畜生为了家人,为了刚出生的幼仔而向我求饶,让我觉得这些畜生也是有亲情的,于是我心里不免产生了同情之心。

    当然,还有一方面原因,那就是这些黄皮子实在是太多了,足有上百只,斩杀不尽。而且黄皮子又极为的记仇,如果一把火烧了它们的老窝,等我一走,它们肯定会变本加厉的祸害王家,甚至刘哥一家都难逃黄皮子的报负。

    想到这里,于是我便对它们道:“见你们拖家带口也的确可怜,让我放过你们也可以,但是你们从今日起不可再去害人。王家虽然打死过你们一只黄皮子,但是王水根也被你们害死了,也算是一报还一报,此前的恩怨一笔划消,你们可否做到?”

    那些黄皮子连忙点头,表示答应我的条件。

    “如此便好,如若它日让我知道你们再有害人,定当回来一把火将你们全都铲除,替天行道!”我威胁了一句,免得它们心里打鬼主意。

    它们十分惊慌,纷纷摇头。看到这里,刘哥被这些古灵精怪的黄皮子都差点逗乐了,说这些黄皮子还真的听得懂人话。

    既然一切恩怨都了结了,我也就将火把给踩熄了。不过,当我打着手电照向之前的木椅处时,却不见了柱子。于是我就问它们,柱子在哪里?它们纷纷朝楼下窜去,示意我们柱子被它们弄到楼下去了。

    就这样,我和刘哥跟着黄皮子下了楼,接着在一楼的一处墙脚下果然见到了柱子。不过此时的柱子,完全不醒人事了,我忙在他的额头上画了一道增阳火的符咒,因为如果他之所以昏迷,就是阳火太弱了,再耽搁下去,一准没命。

    画完符,接下来我就准备背起柱子回家。可是这时,刘哥却一个人愣愣地站在一面墙壁下发着呆。我叫他差不多要走了,他却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反而把我给叫住,手电照向他前面的墙壁,惊疑道:“先生你快看,这墙壁上画的人是不是你呀?”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位面祭坛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