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六章 旧事

    老人并没有立马就讲,而是拿出烟纸与烟丝卷了起来,然后点燃猛吸了一口,这才开口跟我们讲道:“这件事情离现在已有几十年了,那还是解放初的事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我和陈贤懿知道老人马上就要进入正题了,于是都认真的听了起来。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在解放初的时候,全国卷起一股破四旧、立四新的风暴,这股风暴袭卷中国大地,而他们这个白石乡自然也不能幸免。

    当地的老人李先国正好是这个集体大队的队长,当时县里下来了红卫兵,邻着村大队里的人搞运动。

    当时白石乡这边运动进行的十分激烈,许许多多的庙宇被砸,一切跟牛鬼蛇神、封建迷信有关的神婆神棍也都被五花大绑了起来,进行批斗。像一些神婆和八字先生,本身就瞎了眼,一通批斗过后,有些人连命都没了。

    那时候的柳家,正好是李先国这个村大队里的人,起初并破四旧立四新的运动并没有将柳家牵连进来。但是后来因为一些神婆神棍,八字先生和风水先生都斗完了,这时候就有人说柳家也是牛鬼蛇神的宣传者,虽然是木匠,但是却会鲁班术,十足的社会主义大毒瘤。

    红卫兵小将一听,柳木匠竟然学过鲁班术这种邪术,那还了得?于是立马就要求李先国通知村大队的人开大会。这里所说的柳木匠,自然就是如今柳家的当家人,柳一手。

    当晚,在村礼堂里,红卫兵小将见所有人都到齐了,于是手一招,便有几个人去将前来开会的柳木匠给绑了起来,押到了主席台前。一顶大帽子一盖,说柳木匠是封建迷信社会主义的大毒瘤,今晚就要在这个村大会里对他做批斗。

    当时的柳木匠完全蒙了,于是不断反驳,称自己只是个木匠,并不是牛鬼蛇神的神棍。

    红卫兵小将就要在场开会的全体村民指证,到底柳木匠是不是神棍,是不是学了鲁班术。

    当时前来开会的有一百多村民,虽然大部分人不吭声,但是还是有一小部分人指证了柳木匠。

    柳木匠自然知道一但这个大帽子盖过来,封建迷信的事情坐实了,那么他这辈子也算完了。所以就不断的哀求村民们不要害他,人到了生死关头,乞求起来那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要多真诚有多真诚。加上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祖祖辈辈一起生活在这个地方,所以村民们一见柳木匠哭的那个凄惨,于是大部分人都不忍心,生出了同情之心,指证他会鲁班术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了。

    红卫兵小将一看,就发火了,扬言谁若是不说实话,等查实了通通当作同谋一起批斗。这下众人都慌了,如果说了实话就会害了柳木匠,不说实话则自己会受到牵连,顿时大家都闭上了嘴巴。

    红卫兵小将最后就质问李先国,因为他是村大队的大队长,要他当着村大队所有村民,说句实话,柳木匠到底会不会鲁班术。

    当时李先国也不想去害柳木匠,但是如果包庇柳木匠的话就是同谋。那个年月这种大帽子一盖,别说你一个大队的队长,就是县长都都立马玩完。最后身为大队长的李先国,只好讲了真话,说柳木匠的确会鲁班术。

    有了大队长李先国的指证,这下柳木匠是封建迷信大神棍的标签算是坐实了,被当成了批斗的对象。当晚,他就在大礼堂被村民们五花大绑,开会做了一通批斗,所有村民轮流上台批评柳木匠,吐口水的吐口水,踢打的踢打,总之他柳木匠就是人民的公敌,大家都得跟他划清界线,站在他的对立面。

    这边柳木匠在礼堂做着批斗,另一边又有村民去了柳木匠的家,对柳家抄家。一夜之间,柳木匠就从一个木匠,沦为了阶下囚,成为了人民的公敌。

    就这样,柳木匠绑着村里做完批斗,送乡里,乡里做完批斗送县里,晚上则送回来关在了牛棚里。

    李先国说,当时柳木匠被关在牛棚里时没有吃的,每晚他都会偷偷地送吃的给柳木匠,这才保住了他的命,要不然就算没有批斗死,也一早饿死了。

    同时,李先国也对柳木匠讲,他也是没有办法,在大会上不得不讲实话。当时的柳木匠倒也没有记恨他,还说只怪这个运动。

    话说在批斗柳木匠的那些日子里,他老婆跑去红卫兵小将那儿求情,最后以死相逼,上了吊,人死了,柳木匠也关进了牢房里。

    这一关,就是关了好几年,直到这股运动过去了柳木匠才从牢里放出来,出来后为以为继的他,只好继续做着木匠活计。

    讲到这里,老人李先国满脸的自责,叹了口气道:“如果要说柳家与我有何恩怨,就只有这件事了。唉,当时那是社会动荡时期,我也是没办法啊,身为大队的队长,我怎么能当着大会这么多人说假话呢?”

    听到这里我也算是明白了,怪不得柳家要用断梁催命术害李家了,感情他们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恩怨往事。我敢肯定,柳木匠之所以欲害李家家破人亡,定是因为此事。

    不过,李先国说的也没错,当时他也是无奈的,这都是时势的原因。当时那个运动岁月里,并不是如今的我们可以想像得到的,李先国身为大队的队长,只不过是说了一句真话而已。

    只不过,柳木匠肯定不会真的将仇恨都怪在时势上,在他心里,肯定是认为他遭受的一切都是李先国造成的。

    爷爷和李神婆也是那个时代的受难者,经历过批斗,最后虽然活下来了,虽然他们不怪恨当时批斗过他们的村民,但是那些年的痛肯定是一直忘切不掉。

    我长吸了口气,更加的为难了起来。如果柳木匠害李家,若只是因为招待不周,或克扣工钱之事的话,我倒真就救了他们李家,毕竟就算柳木匠遭到反噬,那也只能怪柳木匠他自己行事太过恶毒了,我救李家那是出于行善。

    但如今事情并没那么简单,因为李先国当初在大会上的指证,柳木匠遭受了这么多的痛楚,不仅挨批斗坐监牢,抄了家,而且连老婆都为了此事上了吊。虽说这件事都是当时的时势造成的,但并竟是李先国指证的他,所以根本分不清谁对谁错,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因果。而我总不可能为了救李家,就害死柳木匠吧?

    当然,若他们之间的仇恨,是因为李家单纯的害死过柳家人,我倒也不会为难,直接转身离去便行,毕竟那是李家自己种下的恶果。之所以我为难,就是因为这事分不出对错,李先国身为队长只是说了真话,这并不算恶人,为此他死了三个儿子,难道还不可怜么?

    可是,若我救李家,而让柳木匠遭反噬而死,那么对于柳木匠而言,也是很可怜的。或许是因为爷爷和常太奶都经历过那个年代,都遭受那种被批斗的痛楚,所以我心里还是对柳木匠有几分同情的。

    见我不说话,紧锁着眉头,李先国老人可就急了,问我会不会柳木匠因为此事而在为李家建房时做了手脚?

    我没有立即回答他,心里还在为难着。只我没有回答李先国,一旁的陈贤懿也明白我的难处,于是就对我说:“师弟,此事十分复杂,我看咱们是帮不了李家了,还是让他另请高明吧!”

    陈贤懿的话说的很明白,意思就是劝我别管这闲事了,这事讲不清对错,都是因果,咱们还是离开算了。

    不过,那李先国老人一听陈贤懿这话,自然也明白他是劝我别管,立马就朝我跪了下来,口中乞求道:“先生,两位先生,你们行行好吧,看在我孙子的份上,救救我们吧。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我也不为难先生了,反正我也活够数了,可是儿那孙儿他才十六岁,如果先生看出问题来了,希望两位先生能够施施善心,救救我们李家。老头我求你们了,呜……”

    说到最后,或许是想起了他们李家这几年来的遭遇,顿时痛哭了起来。

    一个六十岁的发白老人跪在我们面前,不断的痛哭着,这种场面的确认人心酸。

    我忙去将老人扶了起来,可是老人却不愿起身,说:“我们李家从不做恶,虽然当初柳木匠批斗的事,我也十分自责,但当时的时势如此,我并不是有心要害他。就算柳木匠要报仇,我李家已经死了三个儿子,我都认了。可是我那个孙儿是无辜的,两位先生,求你们无论如何都得替我保住这个孙儿呀,老头我来世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二位的。”

    看到老人声泪俱下,着实可怜,同时他说的也没错。他当初指证柳木匠,都是没办法的事,是时势的原因,如今三个儿子都死了,一切也该结束了,他的孙儿是无辜的。

    我和陈贤懿站在老头身前为难了起来,陈贤懿也不好再劝我离开了,毕竟他也不是那种无情之人,见到这般场面也感为难。

    我紧锁着眉头,良久之后,我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伸手再次去将老人扶去,同时对他说:“救你可以,但是有一事你必须答应我!”

    ...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绝世唐门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