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九章 同门

    听到张正林这话,我心顿时一沉,内心深处满是失落。【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或许那句话说的没错,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如今的我为了寻找古境湖,为了弄明白我的身世,整整三年时间天南海北的去寻找,最终终于在古楼找到了一条线索,这就好比是黑暗绝望中看到了一丝光明。我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这条线索上,顺着这丝光明往前寻去,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丝黑暗中的光明却也是条绝路。

    陈贤懿听到这个结果,他最是了解我,立马就来安慰我,叫我先别担心,就算这儿没有寻到古境湖的消息,说不定别处能寻到。为了给我鼓励,他还说保证会陪我一起去将古境湖的下落寻出来。

    我自然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为了怕我伤心难过,但是我也知道,如果张家这儿也没有任何有关古境湖的消息,那么我就真的没有任何线索可找了,也就等于这三年来好不容易寻来的线索,就这么无情的断了。

    失落、迷茫、无助,这是我此时内心的感受。对于这个结果,我心里还是不愿意接受的,明知事已不可违了,我还是再次问了一句:“前辈,您真的连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吗?”

    张正林依旧摇头道:“真不知晓,从没有听说过古境湖三个字。”

    这下我算是再也不抱有幻想了,于是起身对张正林抱了一拳,道了声打扰,便准备离去。

    “两位等等!”不过,就在我们准备即将离开时,身后的张正林却将我们给叫住了。

    一听他喊住我们,我便回头问道:“前辈是否想起什么来了?”

    张正林摇头说:“不,我只是想问一句,你们既然是仙经门的人,不知你们的师父是谁呢?”

    见他突然喊住我,并不是因为想起了古境湖的事,我心里不免轻叹了声。不过对于他好奇我们的师父,这个我们倒是出乎意料。

    我和陈贤懿对视了一眼,陈贤懿就说:“我们二人虽是师兄弟,但师父并不是一人。”

    “仙经一派共分三门,一门风水,二门阴阳,三门奇门,不知你们二位分别是哪一门呢?”张正林似笑非笑的问道。

    一听他竟然这么了解我们仙经一派,我和陈贤懿都显得十分吃惊。要知道仙经一派并不像其它门派那样人多势众,小时候我就听爷爷说过,我们仙经一派一直以来多是家传,很少收弟子。也就是说,仙经一派就是靠一脉传一脉,弟子不可能多。所以,我们一般都是自称阴阳先生,而不自报仙经家门,原因就是民间除非行当里的人知晓,一般的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仙经一派。

    而眼前这个张正林,不仅知晓仙经一派,而且还晓得仙经一派分为三门,这不得不让我们惊讶。

    我说:“晚辈是风水与阴阳二门的,我这位师兄是奇门的。”

    “哦?真是想不到啊,你竟然一人得两门传法。”听到我说是风水与阴阳二门的传人,张正林显得有些小小的惊讶。

    我点了点头,接着反问道:“前辈似乎很了解我们仙经一派,不知道前辈与我们仙经派到底有何渊缘呀?”

    是的,这是我最好奇的地方。先不说他对我们门派这么了解,单是刚见面时,他听说我们是仙经门里的人而露出来的表情,我就已经觉得他与我们仙经门派一定有些渊缘了。

    不过,从张全听说我们是仙经门的人,之后就变得更加亲切的情况来看,对方显然并不会有恶意,就算有些渊缘,那也多半是善缘。

    张正林并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反问道:“你们的师父是谁?放心,我并无恶意,只是仙经一派的人并不多,而我正好认识三位仙经派的人,想知道你们师父是否就是我那三位朋友。”

    一听这话,我一顿时恍然大悟,忙告诉他,传我法术的分别是李神婆和陈国栋。同时,一旁的陈贤懿也报出了他父亲的名字,原来陈贤懿的父亲叫陈真子。

    张正林一听,饶有深意的看了我们一眼,竟然哈哈的笑了起来,笑得有几分高兴,也有几分玩味之意,看得我和陈贤懿二人莫明其妙,不知道他这是在笑什么。

    不仅张正林在笑,就连他儿子张全也露出微微笑意,似乎就我们二人还像个傻子似的,啥也不知道。

    见他们只笑不说话,我就忍不住了,我说二位为何发笑呀?难道我们的师父,您真的认识?

    张正林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张全说话了,他捂嘴笑道:“既然你师父是陈国栋,那你怎么会不认识我爷爷张真人呢?”

    这话更是把我问傻眼了,张真人是我从古楼里的壁画上知道名字的,这关我爷爷什么事呀?难道……?

    想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急忙问道:“难道我爷爷认识张真人老前辈?”

    果然,张全点了点头,说是的,还说他们何止认识。

    一听,果然渊缘颇深,我就说:“我爷爷与你家长辈张真人是何关系呢?怎么他们会认识呀?”

    这回张全还没有说话,张正林便开口了,他说:“这真是大水闯了龙王庙,自家不认自家人了。实话告诉你吧,我张家也是仙经派的人,而且……而且你爷爷张国栋是我师弟,他是我父亲的徒弟!”

    这下我是彻底的震惊了,虽然我已经知道爷爷与他们家有渊缘了,但是却万万也没有料到爷爷竟然会是张真人的徒弟。也就是说,眼前这位张正林前辈,岂不就是我的师叔了?

    这事真真切切的让我惊愣住了,谁会想到这次前来打听个消息,竟然认了一门亲啊?这真是敲破脑袋,我都想不到的。

    就在我大感惊诧的时候,王正林又说话了,对陈贤懿说:“不单单是陈国栋,陈真子也是我的师弟。还有李神婆,李三妹,他是我的师姐。”

    这回换陈贤懿惊诧的张大了嘴。

    张正林大笑了几声,说:“起初你们自报家门,我就怀疑过你们是否就是他们的弟子,毕竟仙经一派并无几个传人。可是后来从你的话中得知,你们竟然不认识我父亲张真人,就连他的名字也是从壁画上得知的,我就以为你们是张国栋他们传了几代的后人。哪成想到,幸好我还是问了一下你们,要不然咱们这门亲可就错过喽。”

    是啊,这么说来张真人就是我的师公,我却连师公都不认识,这也的确不太像话了。

    不过,好在张正林并无怪罪之意,但是为了爷爷,我还是解释了一句,告诉他,张国栋是我的爷爷,在我小时候他就被抓去批斗坐了牢,出来后就失踪了,只留下一本仙经,所以这才没能知道师公的名讳。而李神婆的阴阳仙经,是在他离世之时方才传给我的,传给我之后没过一两日就被人害死了。

    张正林听后点点头,说:“我并没有责怪之意,你说的这些我自然知晓,唉!师姐是可怜人啊!”

    “李神婆的仇我已经替她报了,但愿她老人家在下边能够得以安息。”我说道。

    张正林说:“谢谢你替师姐报仇,听说是蛊族的族长害的她。”

    “是的!”我点点头,突然发现不对啊,张正林怎么知道这么多?听他的口气,不仅知道爷爷被批斗了,还知道李神婆是被蛊族族长害死的。当下我就好奇道:“师叔,您怎么知道这些的?”

    张正林道:“你爷爷两年前告诉我的啊!”

    “我爷爷告诉你的?”顿时我就震惊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苦寻着爷爷,可是却一直没有任何有关于他的消息,就好像他在人间蒸发了似的,毫无踪迹。如今却在这里听到了爷爷的消息,你说我能不震惊么?当下我就急忙问道:“师叔,您两年前见过我爷爷?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将夜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傲世九重天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