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一章 杨晴出事

    这一次前往白石乡,虽然没能直接打听到有关于古境湖的消息,但是收获却也不小。【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不仅得知到爷爷很有可能知道古境湖的消息,而且还得知了爷爷下个月会去龙虎山参加阴阳大会的消息,这无疑是此行最大的收获。

    当然,这次白石乡之行,收获不仅仅是这些,因为我们还认了一门亲。谁会想到阴差阳错间的一次登门打探,却会遇到仙经一派的人啊,而且还是同宗同门,张真人竟然会是我的师公。

    除了这些收获之后,我们还帮助了李先国一家,虽然为了救他们李家,我插手了他人法术,有违行内忌讳,但是我觉得我并没有做错,因为我化解断梁催命术并没有对他人造成伤害,不仅没有让害人施术者遭到反噬,还救下了李先国及他的孙子。何况,我化解这个恶毒的邪术,也算是在替柳家在补救,以免他们柳家继续损阴德。

    说起这柳家,其实在张正林的家里,当晚我也问起过他,问他这柳家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当时张正林就告诉我,柳家是几代人的木匠世家,家传鲁班术。早些年他们柳家行事倒也是与人为善,做着木匠活,家中虽有《鲁班书》,但是几代人都只学其中的木工厌胜之术,而真正的鲁班秘术却并没有去学,也正因如此,他们柳家才没有绝后。

    不过后来到了如今的柳一手那一代,因为破四旧、立四新搞运动,结果柳一手被当成了封建迷信的神棍,被当地人抄了家,做批斗。最后运动过去了,柳一手整个人也就变了,结果学起了上辈人留下来的那本《鲁班书》,精通了鲁班秘术,可能是心里对当初被批斗之事怀恨在心,所以行事风格变得十分的阴狠,谁若是得罪了他,他必然报复。

    起初还没有人怕他,但是凡是与他交恶,或对他冷落相处的人,都被他害惨了。慢慢的,他的名声也就大了,当然,大的是恶名。到了后来,也就是近二十来年,凡是提起鲁班术,谁都会知道柳一手。也正是如此,他们柳家的名声传得极响,加上鲁班秘术本就阴毒神通广大,而柳一手行事又多阴狠,所以无论是阴阳行当的先生,还是平民百姓,都不敢得罪他们柳家。

    同时,张正林还叮嘱我,最好别去招惹柳家,他说就连他都忌柳家三分。

    当然,我当时并没有将我在李家插手柳家法术的事情告诉给张正林知道,一来,我不想让张正林担心,二来因为我只是封存了柳一手布下的邪下,只要我和李先国不说出去,对方也不会知晓,所以我只想这件事就这样一直烂在我们肚子里,没必要让其它人知晓。

    言归正转,带着满满的收获,我和陈贤懿回去的心情都变得好多了,这就好像颇有几分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感觉。

    白石乡回赣州城里还是有些远的,当我们坐车回到赣州城里时,已是下午时分了。

    因为杨晴白天都会在公司上班,而且自上次离开玄堂时,我便将玄堂的钥匙留给了杨晴,前些天杨晴将钥匙给我时,我并没有要。白天玄堂多半关了门,于是我就跟着陈贤懿回了他的家。

    就在我们快到家时,却见到费三娘一副很急切的样子,急匆匆的往外边走。

    我就对陈贤懿说,那不是费三娘么,她这么早就去幼儿园接小孩吗?

    陈贤懿看了看表,才三点钟,于是就喊了一句费三娘。费三娘转头一见到我们,于是就小跑了过来,说:“你们终于回来了!”

    陈贤懿点点头,正准备告诉她,我们这一次找的人竟是同门师叔,所以对方留我们住了一晚。可是话还没说话,就被费三娘给打断了,她说:“先不说这个了,二狗,你还是赶紧陪我去一趟杨晴家吧!”

    “去杨晴家?”我心里顿感疑惑,特别是看到费三娘这慌张的样子,就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似的。

    费三娘说:“是的,杨晴刚才打电话来,问你在不在,听说你不去外面了,她就叫我过去她家里一趟,说她不舒服,我听她的语气,感觉好像出了什么事。”

    “不舒服?她有说哪不舒服吗?是病了还是咋了?”我担心道。

    费三娘说:“她没说,只是好像很惊慌的样子,咱们还是快点过去看看吧!”

    杨晴我非常了解,她可不像一些小女生那样娇滴,手下管着一个大公司,表面上看上去绝对是一个女强人。她如果感冒病了,第一时间求助的一定不会是费三娘,而会是选择上医院。可是,如今却求助费三娘,显然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想到这里,顿时我心里便慌了起来,忙道:“那我们快点过去吧,一定出什么事儿了。”

    我和费三娘急忙往外走,陈贤懿想了想,也没有回家,也跟了上来,说他也去看看。

    我们来到马路边拦了一辆车,大约十分钟不到就来到了杨家的门口。

    杨家是别墅,别墅四周非常的安静,平时也很少有人。别墅最外边是一扇大铁门,铁门被电子锁锁得死死的,站在铁门往里面看,隔着一个不小的花园,里头的别墅大门紧闭。

    我按了按铁门的门铃,屋内的杨晴却并没有给我们开门,我眉头一皱,说:“难道她没在家?”

    “不可能,她一定在家里的,是她叫我到她家里来的。”费三娘肯定道。

    “那怎么不开门?”我又按了几下门铃,铁门的电子锁还是没有动静。

    这时,陈贤懿就说:“不会杨晴在里面出事了吧?”

    一听这话,我心里一沉,于是也不再按门铃了,直接就翻过铁门,跳进了花园里。跑到别墅的大门前就对着大门一阵猛拍,一边喊道:“杨晴!杨晴!你在里面吗?”

    这时,陈贤懿和费三娘竟然也翻越铁门进来了,见没有人开门,也跟着喊了起来。

    大门是黄铜做的,没有钥匙是不可能进入得了的,就是拿把斧子给你,也不可能将门给劈开。接着我退后了几步,抬头看了一下,发现二楼阳台的门是敞开着的,于是我就对陈贤懿他们说:“我爬上去,你们先在门口等着。”

    杨家的阳台倒是好爬,很快我就轻松的爬了上去,从阳台直接进入了屋内,喊了几声杨晴的名字,却并没有听见她的回应,于是我就下了一楼。

    一到一楼我就看到了杨晴,此时的她就站在一楼的楼梯口,冷冰冰的盯着我。不知道为何,我被她这冷冰冰的眼神看得有些发寒。

    不过,如今既然看到了她,于是我就放心了,便问她怎么不给我们开门?一边朝楼梯口走了过去。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杨晴竟然不理我,转身一个人回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她坐姿端端正正,眼睛呆滞的就这样望着地上,那样子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按理来说,她见到我来了,肯定会惊讶我怎么会出现在她家里,会惊讶我是怎么进来的。就算不惊讶,那么我问她话,她总该会理我的,可是眼下这一幕却让我明白,杨晴有问题!

    我首先是去开门放陈贤懿和费三娘进来,他们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杨晴,陈贤懿当下就说:“她在家里呀,怎么刚才不开门呢?”

    而费三娘则朝杨晴走了过去,问她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不过对于费三娘的询问,杨晴也依旧没有理睬,就是直愣愣地望着地上,在她的眼里,就好像没有我们这几个人似的。

    费三娘见她不说话,就转头问我,杨晴这是怎么了?

    “你也发现不对劲了?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我将我的感觉说了出来。

    费三娘和陈贤懿一愣,也反应了过来,陈贤懿说:“看来是真出事了,这模样不是丢了魂,就是闹撞客了!”

    ...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