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零六章 奈何桥

    奈何桥是冥界唯一一条通往轮回之路的桥梁,不管你是善是恶,都得经过奈何桥,才能到达往生之处。【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我们下了马,排着队伍朝奈何桥头走去。前边哭声震天,那是因为一些生前为恶的阴魂,不敢过那最下层的奈何桥,所以站在桥头不愿前行,被鬼差打得死去活来。

    有些阴魂因为害怕过桥,宁愿不去投胎往回跑,不过他们根本就跑不了,到了这阴间黄泉路上,岂还容得你想不想,愿不愿意的吗?只见有一个阴魂转身想逃跑,很快就一股阴风追了上去,一条粗粗的铁链就锁住了他,直接就往最下层的那破烂桥上一推,那个阴魂本就吓得破了胆,再这么被鬼差一推,直接一个没站稳就栽到桥下的滚滚黄汤水中去了。

    忘川河里的河水冰冷刺骨,河水中鬼怪、虫蛇满布。那个栽落河中的阴魂顿时发出震天的惨叫声,在水中扑通扑通,不过很快四面八方的鬼怪和虫蛇就涌了过去,那阴魂再也没有露出水面了,这种情景很是凄惨,或许这就是地狱吧。

    经此一幕,那些原本还打算逃跑的阴魂也不敢逃跑了,只得硬着头皮往桥上走去,时有落水,时有惨叫发出。因为最下面一层的钢丝木板桥,晃晃悠悠破破烂烂,脚下巨浪涛天,河水拍打着桥面,水中的鬼怪为了能投胎,纷纷去拉过桥的阴魂下水,好个惨绝人寰。

    忘川河里大多都是些生前为恶的鬼魂,这种人因过奈何桥时行走的是,所以很多为恶之人的鬼魂掉落进河里,然后永世无法投胎,只能去拉过桥的替身换自己上去。

    很快就轮到了我们,这时我心里也开始打起鼓来了,心说这奈何桥分三重,我虽然不是去投胎的,但是这次过桥会不会也得按我的善恶来过桥呀?那我到底算是善人呢,还是恶人呀?亦或者是善恶参半?

    “批票!”这时,一位守桥的鬼差将我们拦了下来,向我们索要前往轮回的批票。

    李善人忙将轮回路引拿了出来,递将过去,守桥的鬼差接过一看,然后就说了一句“请”,同时做出一个恭迎的手势,让出最上层的金玉桥面给李善人通过。

    我一看,这行善之人还真是走的最上层的金玉桥面,这话一点都不假,而且还有鬼差迎送,这待遇与那些行恶之人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法去比。

    只见那些阴魂们都投来了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同时也有不少的阴魂看到这里不由哀声叹气,又或是后悔不矣。

    是啊,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如果当初活在世上之时多行善事,今日也就不必害怕过这忘川河上的奈何桥了,奈何奈何啊!

    李善人被鬼差迎扶着上了最上面的那层金玉桥,接着我也就跟了上去,可是却被鬼差一瞪眼,将我给喝斥了下来,道:“你一生人,不能过桥!”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急了,忙对那鬼差说:“这位差爷,我是受阎王之命,护送这位李大善人投胎转世的。”

    我心想,上回进城的时候,我拿黑白无常的名头就进了城门,这回老子将阎王爷的名头抬了出来,就不信你这个小小的鬼差还敢拦我。

    可是让我没有料到的是,眼前这个鬼差却不买阎王爷的帐,他说:“阎王爷叫你护送此人,那可有批票路引呀?”

    我暗骂了一句,心说白无常让我送李善人去投胎,可没有说要路引。于是我说:“阎王爷并没有给我路引,只是让我送此人步入轮回,你还是放我过去吧,要不然阎王爷怪罪下来,可就不关我事了。”

    哪知,这丫的竟然还是不肯放我过去,也不知道这鬼差是脑子不好使,还是真那么不开窍,竟然连阎王爷的面子都不卖,只是一个劲的叫我给路引,说就像阎王爷派我送人,也会给路引的,还说我肯定是想蒙混过关。

    我一听,当时就气得不行,心道老子本就不想跑这么一趟,要不么白无常将这苦差事交给俺,俺还真不想干。

    可是,如今这份差事已经落到了我的头上,眼下不干自然是不行了。但是这路引没有,而眼前这个鬼差又非得按规矩来办,可知道办才好啊?

    这时,李善人也在一旁求情道,说我的确是一起的,希望鬼差能让我一起过去。

    那鬼差脸一黑,说:“不行,要么你现在回去取路引,要么不准过去。”

    我一听,心说这不欺负人么,这儿离鬼都那么老远,还得折腾老子回去取路引。当下我就问他:“你难不成是新来的?”

    哪知对方却点点头:“是的,你怎么知道我是新来的鬼差。”

    我一听,顿时便没有了脾气,心说这新来的鬼差果然都不懂得通融。我想了想,记起了白无常之前说过的话,说我只要报出自己瘟神孤星的名头来,鬼差就不敢拦我。于是我就说:“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没路引,就是不准过桥。我奉转轮王的命,在此看守奈何桥,除了转轮王的路引,其它一概不认。”鬼差那真是连看都不正眼看我一眼,哪里会看出我是瘟神孤星下凡的命啊。

    此时,我真是拿这个鬼差没办法了。不过我也明白,怪不得这厮不买阎王爷的帐,感情守这奈何桥的鬼差是受转轮王管辖的啊。

    在阴间地府有十个阎王,我之前所见的只是十殿阎王之一的第五殿阎王,阎罗王。而转轮五则是第十殿的阎王,而眼下这座奈何桥,就归第十殿的转轮王所管。

    “看清楚点我是谁吧,省得等下后悔。”我重复道,心想,我是瘟神孤星,我就不信过不了这个奈何桥。

    对方说:“你不就是一阴阳先生么,虽然这些年很少有阴阳先生下来,但是我可不卖你们道家的面子。”

    我气得哭笑不得,于是说:“我是上天星宿,孤星瘟神,还不让道!”

    哪知让我更加哭笑不得的是,这厮听完我这话之后,竟然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指着我说:“你这个小阴阳,竟然还自称是上天星宿,如果你都是上天星宿,那老子岂不是天王老子了。”

    说完这话,这厮竟然举起了打鬼鞭就要朝我打来,说:“敢在此处戏弄老子,看老子不抽死你!”

    我一看,顿时就吓了一大跳,暗骂一句怎么白无常说的法子不好使呀。当下我就转身要跑,可是我的后面却堵满了排队的阴魂,想跑根本就跑不了,而就在那鬼差手中的打鬼鞭就要打下来的时候,这时前方传来一声喝止声:“住手!”

    我一听,这声音很熟悉,可不就是白无常的声音么?与此同时,那鬼差倒是住了手,没有打过来,而是朝前方看了过去,接着就作揖道:“无常大人,您怎么来了?”

    我抬头一看,一个白袍人正穿过阴魂赶了过来,这人正是白无常。看到来的果真就是白无常,我就迎了上去,大骂道:“白无常,老子不干了,你自己送李善人过去吧!”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说的好好的你送李善人转世么,怎么就不愿意了。”白无常装作一副莫明其妙的样子,嘿嘿傻笑着。

    看到他故作不知的样子,我就感到气愤,我说:“我刚才差点就没命了,难道你没看到么?”

    白无常嘿嘿一笑,说:“哦,这都怪我啊,我忘记给你路引了。这不,我这次来就是特意给你送路引来了。”说着,递过一张黄纸折子给我。

    同时,他也对那个鬼差训斥道:“你是不是新来的,怎么如此不长眼,这位大人你也敢打,你知道他是谁么。算了,说了你也看不出来。”

    那鬼差倒是惧怕白无常,被他一骂,立刻就老老实实的声都不敢作。我说:“被你说中了,他就是新来的。”

    白无常一拍脑袋,说:“哦,那就然怪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不开窍了。”

    接下来,白无常就把我拉到一旁,语重心长的对我说,要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将李善人送往轮回。因为他实在没有时间,有好几个寿终之人还等着他去拘。

    我原本想说,这儿的阴魂都是自个儿拿着路引去投胎的,怎么李善人就要送呢?不过话到嘴边我又吞了回去,心想之前拿了李善人这么多冥币金票,如今都送到半道上来了,倒也不好意思让他一个人去。看来这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话一点也没错啊。看来,这份差事我是只能硬着头皮做完它了。

    就这样,白无常交待完之后,就又化作一阵阴风不见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桥头。

    话说这时那鬼差倒是不敢对我横眉竖眼了,笑嘻嘻的说:“大人勿怪,大人勿怪,小人也只是按规矩行事,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包涵。”

    其实这鬼差也没做错什么,如今我也有了路引,自然就不与他计较了,于是将手中的路引递交过去,接着就朝上方的桥头走去。

    可是前脚这才刚一迈到金玉桥头,背后那鬼差却突然叫道:“大人且慢!”

    ...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