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九章 树敌

    “啊?生蛇蛊!这玩意我可是听说过,太恐怖了吧!”

    “竟然有人敢对柳家的人下蛊?”

    “下的是什么蛊呀,还得把你请过去?”

    “那你解了蛊么?柳家给了你不少好处吧?”

    与他同桌的人都十分的惊讶,又十分的好奇,纷纷压低着声音问了起来。【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那男人说:“生蛇蛊,唉,这种蛊可是绝蛊,我哪能解得了,就算是下蛊的蛊师也解不了。”

    说到这时,他还叹了口气,道:“我原来以为这赣州城里就属我蛊术了得,如今这才发现,原来是我太高看自己了,这赣州竟然还藏着一位这么厉害的蛊师,也不知道他是何人。”

    听到他们的谈话,我和杨晴对视了一眼,心中自然知道他们说的中蛊,肯定就是张如锟了。

    他们那桌的人就说:“这柳家不是谁都敢惹的,竟然会有人敢对他们柳家的人下蛊,这人也太胆大了吧?”

    那去过柳家的男人就说:“这事谁知道是谁招惹谁呢?柳家虽然让人闻风丧胆,名声很大,但是却也不代表柳家就是最厉害的,要知道江湖之中高人并不少,只不过很少露面而已。不过这回依我看啊,柳家是遇上对手了,对方肯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众人皆是点头,其中一人压低声音道:“柳家这些年太猖狂了,这回算是招惹上不该惹的人了,这也算是报应。”

    “你别乱说,万一让人听到了可不好。”旁边一人担心道,同时四周环视一圈,生怕这坏话传到柳家人的耳中。

    这时,另一个人问道:“柳家的那个外甥如今怎么样了?”

    “中了生蛇蛊还能怎么样,我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全身长满了一个个的肿包,一条条的毒蛇从肿包里面钻出来,那血溅得满地都是,浑身全是血洞,唉,真是要多惨有多惨啊!”男子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不由狠狠打了个激灵,眼神之中满是恐惧之色。

    听到那人说张如锟死了,虽然我一早就知道会是如此结果,但还是不由叹了口气,心中略有几分感慨,心道: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选的路,怨不得人啊!

    那些人还在聊着这些话题,接下来他们谈论的都是在猜下蛊的人是谁,为何下蛊,是柳家人得罪了高人,还是如何如何,总之出了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是个十分震惊的大新闻。

    这时其中一人就问:“柳家这次吃了这么大一记亏,你们说柳家这回会如何呀?”

    另一人就答道:“依柳家的性子,还能如何,肯定会报复回去的,不弄得对方家破人亡,我看柳家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个去柳家解蛊回来的男人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这才说:“这次恐怕柳家不敢太过轻易去报复了,如果对方真的是位高人,而且此次出手显然也不善,柳家可能也不敢知来了吧,毕竟他们柳家也不是不怕死的人。”

    大家皆是点头,觉得他说的有理。

    听着他们的谈论,我就在想,如果他们知道下蛊的人就在他们临桌坐着,他们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呢?是惊,是恐?

    他们后面的谈话我已经没有继续听下去了,杨晴脸上露出几分伤感之色,显然她心里是不愿看到这个结果的。

    我握了握她的手,问她要不要先回去?她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就离开了茶馆,我将她送回了杨家。

    杨晴将玄堂的钥匙交给了我,叫我暂时搬回到玄堂去住,说在我没有改变命局之前,她不会提要跟我结婚的事情。

    我接下了钥匙,下午就回了玄堂。后来陈贤懿也来了,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特意跑过来告诉我张如锟死了的消息。

    我告诉他,这事我已经听说了,问他是从哪里听到的?

    陈贤懿说,全城的阴阳行当都在传这事,说柳家好像为此事十分的气愤,发誓一定要为张如锟报仇,不管对方是谁,绝不善罢甘休。

    听到这话,我面色一冷,问:“真有此事?”

    “是的,我也是听阴阳行当里的朋友说的,此事应当不假。”陈贤懿点了点头,脸上泛起一丝怒色,道:“这柳家看来是也想自寻死路了,别人怕他,老子可不怕。当初在湘西蛊族的族长咱都对付了,还会怕小小的一鲁班术士!”

    听到柳家不愿收手,要为张如锟出头报仇,我眉头都皱了起来,心想这柳家看来是真不知悔改了,难道张如锟的死不是柳家自己一手造成的么?如果柳家一心向善,不用邪术帮助张如锟害人,张如锟又怎么会有今日的下场。现在倒好,他们柳家自己害死了张如锟,如今反倒把这事怨在了我们的头上,看来这柳家倒和张如锟一样的货色。

    虽然柳家要为张如锟报仇的事情是从旁人口中听来的,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我也还是对陈贤懿叮嘱道:“如果这消息没错的话,咱们接下来可得处处小心些了,柳家会的是鲁班术,咱们也没和他真正交过手,不知对方深浅,小心才驶得万年船啊。可别在阴沟里翻了般,将小命丢在了这种奸人手里。”

    是的,既然我们敢对张如锟下手,我们自然就不会怕柳家。但是如果柳家真的一心要替张如锟报仇,对我们来说的确也是一个天大的麻烦,算是捅了马蜂窝,我们不得不小心些。

    陈贤懿刚才虽然嘴上这么说,什么也不怕,但还是点了点头,说他会多注意点的。

    接下来天也快黑了,我就问他晚上有没有空,他问我做什么?我说如果有空的话,今晚想下一趟阴曹办点事,你帮我守一下身体。

    于是,我就将准备下阴曹去搬一些鬼差上来,让杨林那别墅变成凶宅的“奸计”简单说了一下,陈贤懿一听,一拍大腿,说这主意真他妈的好。同时也开玩笑的问我,什么时候开始能想出这种缺德鬼主意了。

    我说:“不惩恶扬善,眼睁睁地看着恶人奸人霸占着他人财物,而无动于衷,那才是真缺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叫美德!”

    陈贤懿撇了撇嘴,说:“少给自己的缺德主意辩白了,不过这缺德主意倒是挺合我的胃口,哈哈……”

    我说:“你到底今晚有没空啊?”

    “有,这惩恶扬善的事儿挤也得挤出时间来办嘛!”陈贤懿嘿嘿一笑,显然是觉得这事儿挺有趣,想看看那姓杨的坏人到时候怎么样。

    就这样,陈贤懿先回去了,说晚些时候再过来。

    陈贤懿离开后,杨晴就打来电话,说李善人的儿子李锋回电话了,杨晴把对方约在明天早上在玄堂见面。

    对李锋这个人,虽然还没有见过面,但是却已经留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映象,虽然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富足的生活及一切,租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但是却能拾金不昧,这种人还是挺让我佩服的,觉得帮助他是一件很值得欣慰的事情。

    李锋的事情我先放在了一边,于是开始准备起过阴曹的事情,先是找出一煤油灯,然后是画了一道过阴符。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到了晚上九点左右的时候,陈贤懿就来了。

    这次过阴倒是轻车熟路,因为上回下过一次阴曹,心里也不太紧张了,很快我就将过阴符拍在了胸口上,念起过阴咒,不久就下到了阴曹……

    这回过鬼门关,我是直接报出天上星宿的名头,所以守鬼门关的鬼差很快就将我进去了。

    过了鬼门过,经过黄泉路,很快我就来到了阴曹地府的鬼都。这次守城门的依旧是温子龙,见到我又来了,很是欣喜的将我迎进了城,问我这次是来做什么的,怎么不唤他直接抬鬼轿去阳间接我。

    我笑了笑,告诉温子龙,我是来找阎王爷办点事的,或许等下会需要你帮忙。

    说完,我就直接进了阎王殿,找到了阎王爷。

    ...
推荐阅读: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