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一章 柳家

    陈贤懿所说的“断梁催命术”,指的就是上回去寻风水世家张真人后人的时候,在李老头家房梁上发现的那个邪术,一片破瓦和一块断锯,那个邪术就是柳一手下的,一直被我封着。【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断梁催命术是不能被人破的,因为一旦被人破了此术,那么下此术的邪师就会遭到反噬,轻则破法、减寿,重则当场吐血送命,据说之前有一个人破了这种邪术,结果那邪师当即就人头落地,恐怖如厮。可以说,我当初封存的那个断梁催命术就是我的底牌,如果柳一手真的要我的性命,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破了那个断梁催命术。

    关于我心里握有柳一手的“断梁催命术”一事,除了陈贤懿和当事人老李头知晓之外,并无第三人知晓,所以陈贤懿说完这话之后,杨晴与费三娘都听不明白,问陈贤懿说的这个催命术是啥玩意?

    不过,如今还没到取柳一手性命的时候,所以自然我也不会将这事说出来,只是对陈贤懿点了点头,告诉他我心里有数。的确,之前我之所以封起那个“断梁催命术”,之所以没有直接破了它,原因就是不想轻易去害死一个人,也就是说,只要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我是不会去用它来搞死柳一手的。

    而这次我去找柳一手,就是打算跟他来明的,问问他到底想怎么样,是否不愿罢手,如果真要斗起来,我就不会对他留什么情了。

    见我要去找柳一手,费三娘就说她也要一起去。

    原本我是想叫她留下来的,毕竟这次去寻柳家,也不一定就是去动手的,只是把这件事情摊到明面上来讲,所以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不过费三娘却不肯,说多一个人去不是坏事,万一对方又玩阴的,也好有个照应。

    费三娘不是吃素的,所以她要跟着一起去,我也就没有拦着。当下,我就让杨晴留在医院照顾一下陈贤懿,而我和费三娘,还有出租车司机李照堂则直接离开了医院,往柳家赶去……

    柳家我没去过,也没打听过具体在哪儿,不过李照堂知道。他告诉我们,柳家在郊区开了一家风水馆,虽然靠近郊区,但是因为柳家的名气在赣州极大,所以去柳家风水馆寻求帮忙的人却很多,平时都要预约。

    李照堂开着他的出租车带着我们直奔郊外的柳家风水馆,很快我们就出了市区,朝郊外奔去,当车子开到郊外没过多久,李照堂就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把车子停了下来,然后指着前方的路边叫道:“先生快看,那就是前些天柳一手让我开车碾压过的那件衣服!”

    一听这话,我忙顺着李照堂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见在路边的草丛边上,一件满是灰尘的衣服扔在那里,看上去和平时咱们在路边见到的那些烂衣一样。

    我和费三娘当时就下了车,走到前方的路边,费三娘捡起那件衣服看了一眼,然后就说:“这的确是老陈的衣服,这衣服还是去年我帮他买的!”

    听到这话,于是我就忙接过那件衣服看了一下,衣服很脏,上面到处都是污垢和尘土,脏兮兮的不成样子了。我用力将衣服上面的尘土抖了几下,尘土抖得我眼睛都睁不开来,不过当尘土落尽,接着我就看出问题来了。

    只见在衣服的背面,竟然用黑墨写了一行小字,仔细一看,这行小字不就是陈贤懿的名字么!

    看到这里,我当下就说:“看来我们之前所有的猜测都没有错,师兄出这样的意外果然是柳家人害的!”说着这话的同时,我就指着衣服上写着的名字给费三娘看。

    费三娘见到衣服上面的名字,眼睛里顿时露出一丝杀气。

    如果是普通的一件衣服,丢到路上也不怎么要紧,毕竟那只不过是一件衣服,平时咱们也常常会见到路上会有衣服,有的是车祸遗留下来的,有的则是路人掉落的,掉落在公路上的衣服自然免不了被车辆碾压,这也不代表衣服的主人就会出事。

    但是,这衣服如果落到有心人的手里,结果却又不同了。因为在阴阳行当里认为,衣服是人常穿之物,一件衣服穿久了,就带有这个人的生气,是可以被当成这个人的替身的。

    在民间,也常有神婆用衣服来做法事的,比如有些小孩丢了魂,这时候民间的一些神婆就会叫小孩的家人,在晚上利用小孩的衣服来喊魂、招魂。

    其实,这衣服穿久了带着这个人的生气,这话一点也不假。比如你认识的一个人,时常见他穿着某件衣服,然后当你哪天见到这件衣服时,往往你第一反应就会想起这个人。因为看见这件衣服,就等于看见了这个人。

    同理,如今这件陈贤懿的衣服被不怀好意的人得到了,利用这件衣服身上所带着的生气,就可以用邪术害人了。这也是为何陈贤懿之前会连做三个晚上的怪梦,梦见自己被车撞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就已经中招了!

    见到那衣服上有名字,这时候的李照堂也更加相信我说的话了,知道自己的确是被柳一手当枪使了,被他当成了倒霉蛋。

    当即,我们将衣服收了下来,接着上了车。

    李照堂告诉我们,前面几百米外就是柳家的风水馆了,而柳家的房子也在那旁边。

    很快,我们的车子就停在了柳家的风水馆门口,只见那风水馆比我的玄堂还大,门面装修的古香古色的,里面有很多人,看来业务的确很好。

    在风水馆的不远处,有一栋大别墅,背靠着一座山,李照堂告诉我,那别墅就是柳家。

    我们当即下了车,进了柳家的风水馆,一进到店里,只见里面七八个人坐在一旁,而在正上方位置的长案前,则坐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见我们进了店,也没抬头看我们一眼,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来者若是有事,请先到那边稍坐排队。”

    这时,我看了一眼身旁的李照堂,意思是问他这人是不是柳一手?

    李照堂轻声回道:“这是柳一手他儿子,叫柳雷!”

    我点了点头,我看了一眼那边坐着的那七八个人,显然都是在排队等着求柳雷帮忙。

    我自然不可能坐到那边去排队,而是站在门口对柳雷问道:“敢问这里东家可是柳家柳一手?”

    这时那柳一手的儿子柳雷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脸色一变,立即就腾的一声站了起来,盯着我冷声说道:“原来是你!”

    我一听这话,自然明白他是认识我了,看来柳家不仅柳一手在暗地里对付我,他的儿子柳雷也在暗地里已经摸清我了,要不然不可能说出这话。

    见眼前这柳雷竟然认得我,那我也就不需要自报家门了,于是我冷笑道:“看来我没有找错地方,想不到你们柳家在赣州名声这么大,竟然干的却都是一些利用邪术害人的勾当,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啊!”

    我这话一出,店里的那七八个来找柳家帮忙的人也都惊愣住了,纷纷望了过来。

    这时,柳雷脸色一冷,道:“看来你今日是特意来找我柳家麻烦的了!”

    我说:“你柳家敢玩阴的,背地里害人,难道还怕别人上门找麻烦吗?”

    柳雷说:“我看你是血口喷人,背地里玩阴的人恐怕是你吧!我表弟张如锟就是被你们给害死的,你是我柳家的仇人,竟然还敢跑上门来,我看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冷笑道:“张如锟那败类的死,是我们造成,还是你们柳家一手造成的,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这时一旁的李照堂可忍不住了,当下就跳起来指着柳雷骂道:“姓柳的,老子前些天来找你们解灾,给足了你们钱,你们不但不帮我解灾,反而还要害我,让我开车撞到人,你柳家实在太过份了!”

    ...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