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三章 柳一手

    爷爷当初传我五百钱的时候就叮嘱我,此为防身之术,切不可轻易使用,否则有损阴德,怕会断子绝孙,不得好死,所以平时我都是从不露手的,若不是柳一手使出“阎王钱”,我或许一辈子都难得使一招五百钱。【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没想到你这小阴阳倒也识得五百钱,算你命大!”柳一手脸上尽是愤愤之色,脸色也有些扭曲了,显然没能伤到我,让他心里十分的不爽!

    我厉声道:“随便对人使用阎王钱,你就不怕遭雷劈么?”

    柳一手似乎对使用五百钱伤人性命感到不妥,淡淡地道:“功夫就是用来对付人的,只有你们这些自以为正人君子之人才会拿此当借口。”

    说完此话,他就走入店内,请那些客人先行回去。那七八个顾客一离开,长案后面的柳雷就跳了出来,指着我们对柳一手叫道:“爸,他们害死了如锟,你一定不能放他们离开!”

    柳一手冷色一脸,道:“既然来了,自然就不能急着走!咱们柳家可不是谁都能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地方!”

    一听这话,我眼睛一眯,自然知道柳一手看来今日是不打算轻易放我们离开了。

    这时,费三娘则冷笑道:“好大的口气,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柳家能留不留得住我们!”

    柳一手冷眼盯向费三娘,然后说:“没猜错的话,你就是下蛊害死我外甥张如锟的蛊婆吧!”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人蛊族费三娘!张如锟那杂碎死有余辜,要报仇就尽管来,只怕是你们没那个本事!”费三娘倒是一点也不惧那柳一手,显然陈贤懿被害一事,费三娘想找回一口气来。

    柳一手淡淡地道:“湘西蛊族听过,费三娘没听过。”

    费三娘道:“你不需要听过,你只要知道张如锟的下场会是你的下场就行!”

    “你是在威胁老夫么?”柳一手眼神中带着杀意,他说:“你要是自认为能够降得住我,尽管出手,我没有意见。只是就怕你们今日通通没命!”

    我冷笑道:“这么看来,你是非要与我们作对,不愿罢手了!”

    柳一手说:“害死我外甥,这仇不报,我柳家还怎么在江湖中混了。在赣州别说是你这狐尾鼠辈的小阴阳,就算是阴阳张家也得给我柳家几分面子!”

    阴阳张家,我自然知道他说的就是我的师伯张正林了。

    这时候,一旁的李照堂就质问柳一手:“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也来害我?我花钱请你解灾,你却害我撞人!”

    柳一手根本就不为所动,淡淡的说道:“那是你倒霉,我正缺一个替死鬼,你正好寻上门来,要怪就只怪你倒霉!”

    明明自己缺德害了别人,在他口中却是这么风轻云淡,这种人也算是我见过最无耻的了。当下,我就叫李照堂别跟他讲这些了,因为这人已经坏到骨子里了,说再多也是无用。

    这时,柳一手道:“不过可惜啊,那人被你撞得这么重竟然没死!”

    “姓柳的,你好个恶毒,你,你,你。难道你真的不怕天谴,不怕下去见你柳家的列祖列宗么?你柳家出了你这种阴险狠毒之人,也真是丢你柳家的脸!”费三娘一听到他说陈贤懿的事,顿时就怒了。

    柳一手忽然作出沉思状:“天谴,什么是天谴,魂飞魄散、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列祖列宗,呵呵。”说到这,接着忽然神态疯狂的笑了起来,“真好笑,当年我被当成牛鬼蛇神批斗打的半死的时候,列祖列宗在哪里,我无助的时候,善人在哪里?笑话。谁招惹我柳家,我必将让他不得好死!”

    “那我就先让你不得好死!”费三娘一声冷喝,接着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手掌朝前一送,一股白色粉末直往柳一手身上撒了过去……

    柳一手倒是反应极快,翻手就一道灵符捏在手里,剑指一打,灵符冒出一大团火光,嘭的一声响,火花消散,接着就只见在柳一手身前的地面上落满了一大层密密麻麻的虫子,好个吓人!

    费三娘一见下蛊失败,气得又继续伸手往衣服里一摸,然后再次连续撒出三团粉末。

    那柳一手也不敢轻敌,连连几道灵符打出,火光闪闪,嘭嘭作响,当一切落尽之后,只见满屋子到处都是一条条的小蛇!显然,费三娘刚才施放的就是生蛇蛊!

    连续下蛊都被对方化解,费三娘自然气愤难平,所以还欲继续下蛊,不过这时候我却见到柳一手打着法指,手里捏着一个小人偶,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就阴风大作,吹得地上的粉末与虫卵飞了起来。

    看到这里,我知道柳一手这一定是在施什么邪法了,于是赶紧将费三娘拉了回来,接着急忙打开天眼,就看到在柳一手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高七八尺的巨人。

    这时,只见柳一手令指一打,大喝一声:“速速捉拿!”

    一听这声喝令,我自然知道柳一手这是用法旨请神,请神来拘我们的魂魄,使我们的魂魄来投在那小人偶之上。

    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用法旨请神,这请来的神何以会助妖道?其实正神不助邪术的,所请的神,无非是山精水魅,魑魅魍魉之流,或者是地神鬼仙之辈,或是一些凶死的精灵而已。

    人有三魂七魄,如果被拘走了一魂一魄,一般人的感觉是一阵冷,一阵热,魂魄离身,便同忧郁的失魂者一般。这一魂一魄被收走了,拘在人偶身上,对方就能用铜钉沾鸡血特制的符,把一魂一魄钉在人偶之上,表示这一魂一魄被紧紧的钉住了,之后就任凭处置了。

    也正因如此,所以当下我心就提了起来,见柳一手请上来的那个高大身材的邪神朝我们扑来,我便急忙掏出一把灵符往他们砸了过去。

    那个高七八尺的邪神,虽然是人的身子,但是却又不像人,全身上下黑乎乎的,人身、蛇颈、猴脸、鼠眼、猪鼻。这种神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五通神么?

    所谓五通神,又称“五郎神”,并非是真正的神,而是地神鬼仙之流,是邪神。民间传说五通神是横行乡野、淫人妻女的妖鬼,因专事奸恶,又称五猖神。来历复杂,一说指唐时柳州之鬼;一说是朱元璋祭奠战亡者,以五人为一伍;一说为元明时期骚扰江南、烧杀奸淫的倭寇。总之,五通神为一群作恶的野鬼。

    当然,这种地神鬼仙之类的野鬼,是比普通阴魂难对付多了。没想到柳一手请来拘我们魂魄的尽是这么个邪物。

    言归正转,灵符砸了过去,倒是起了作用,直接就火星飞溅,将那五通神震得连连倒退。这若换作是普通的阴魂,这些灵符砸过去,一准让它们魂飞魄散,而这个五通神则只是被镇退几步。

    当下,我也知道要想收拾五通神没那么容易,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破了柳一手的拘魂法术。

    想到这里,我心里也有了主意,见已将五通神镇退,我也急念起了咒语:“天清清地灵灵,施阴兵五鬼听符令,神通变化千万里,收斩天下无道人,斩尽凡间不正神,左手持印通天兵,右手掌旗调天将,调得天兵天将进前来,若有凶神恶煞不服者,五鬼发火烧妖精,弟子一心专拜请五方五鬼进坛随符听令,急速奉行,神兵火急如律令……”

    我这是请阴阴兵五鬼来破坏柳一手的拘魂法,咒语一完,敕令一打,这时就又有阵阴风扑了过来,只见此时风水馆中不知何时来了五个黑乎乎的人影,那五道黑影一闪,随着消失不见,当然,随着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之前那个柳一手请来的五通神。

    而这个时候,端着小人偶,捏着法指的柳一手也立即发出一声闷喝之声,随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显然是我请来的阴兵五鬼破了他的拘魂法,而且连那五通神这个野鬼也一起被收走了!

    法术一破,柳一手自然惨遭反噬,手中的人偶掉落在地,双手捂着胸口,踉跄倒退,直到按到后面的案桌上这才站稳身子,嘴角上满是鲜血,脸色惨白,一脸的恨意!

    这时,我就指着他喝道:“明人不说暗话,张如锟的确是中了我们下的蛊,他几次三番欲来害我,他的死是自作自受。今日我来就是来告诉你,以前我与你柳家无怨无仇,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如果你柳家非得跟我们过不去,那也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完,我也不再理他,然后转身对费三娘及李照堂说:“咱们走!”

    “想走?哪有这般容易!我柳家可是你们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么!”就在我们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这时身后却传来了柳一手那带着浓浓杀气的冷喝声!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位面祭坛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